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爱你十年不肯醒

更新时间:2021-04-25 17:22:21

爱你十年不肯醒 已完结

爱你十年不肯醒

来源:追书云 作者:鱼十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艳丽刺眼的液体从喉中涌出,染红了许若兮白色丝绸睡衣的时候,男人正好转身走进浴室,错过了这幅画面。许若兮看着这一抹鲜红,顿时慌乱的坐直身子拿起床头的卫生纸,手臂颤抖的擦拭着浸湿衣服的红色痕迹。病魔已经不遗余力的开始侵袭,她真的没剩多长时间……“月寒,我做噩梦了。”此时,屋内传来一个夹杂着丝丝哽噎,满是温柔和撒娇的女音。即使隔着一扇门,声音很轻很细,许若兮却听进了心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的把戏-鱼十七

最后终于忍不住,喉中涌上一股腥甜。

-----------------------------------------

“呕!”

艳丽刺眼的液体从喉中涌出,染红了许若兮白色丝绸睡衣的时候,男人正好转身走进浴室,错过了这幅画面。

许若兮看着这一抹鲜红,顿时慌乱的坐直身子拿起床头的卫生纸,手臂颤抖的擦拭着浸湿衣服的红色痕迹。

病魔已经不遗余力的开始侵袭,她真的没剩多长时间……

“月寒,我做噩梦了。”

此时,屋内传来一个夹杂着丝丝哽噎,满是温柔和撒娇的女音。

即使隔着一扇门,声音很轻很细,许若兮却听进了心里。

结婚整整五年,顾依依突兀的声音如同恶魔般,总是会出现在江月寒和自己独处的时候。

而那个男人,五年如一日的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里,接起顾依依的电话。

就像今天这样,即便是她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疼的颤抖,也阻挡不了江月寒对顾依依的关心。

“梦见什么了,别怕,我在呢!”

江月寒刻意将声线放低,温暖细腻,和许若兮说话时的冰冷截然不同。

“梦见有人将我绑架到了一个黑森森的房子里,荒郊野岭,我好怕!”

顾依依的嗓音落下,江月寒心头一拧。

自从顾依依五年前被许言旭派人绑架了之后,她就患上了精神疾病,反反复复梦见当年的场景,对此江月寒心中的自责深了一分,声音变得更加柔软:“依依别怕,我等会就过来陪你。”

说完这句,他便推门走出浴室。

“江月寒,你别走。”

许若兮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隐忍着胃部的绞痛,起身紧紧的握住了男人的手臂。

她从未和江月寒说过如此决绝的话,以至于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再陪我六个月吧,六个月以后,我放你走,让你快乐!”

从许若兮口里说出这句话,江月寒直接顿住。

这个不依不饶缠了他五年,不惜用卑鄙手段逼迫自己结婚的女人,居然说放他走,江月寒不免有些诧异:“你在玩什么把戏?”

“没有,我只是好累,想解脱!”

许若兮低着头不看江月寒,温热的眼泪早已经遏制不住的模糊了双眼。

江月寒愣住,目光落在许若兮的身上,这一瞬间触目惊心!

这个女人怎么了……

橘黄色的灯光照射下,她的脸上毫无血色,还有她那白色的睡裙什么时候染上了一层刺眼的血迹……

江月寒心头毫无预料的一颤,顿时蒙上一层涩意。

“你……”

刚想开口问她这是怎么回事,铃声却在此刻再次响起。

“江少爷,你快来吧,顾小姐她又犯病了!”

电话是顾依依家的保姆张嫂打过来的,江月寒听完这话,心急如焚的迅速甩开了许若兮的手,将刚刚想问的全都忘在了脑后。

口中却没有忘记安慰顾依依:“要依依乖,告诉她我马上就过来!”

说完这句,江月寒猛地一把将紧紧拽着自己的女人推开,转身就往门口走。

许若兮被他猝不及防的一推,虚弱的身子摔在了玻璃茶几上。

“砰!”的一声。

脆弱的玻璃碎裂开来,发出一声脆响。

尖锐的玻璃,一根根刺进皮肉,许若兮顿时觉得全身上下,传来钻心刺裂的痛感。

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江月寒为了那个女人,抛下了自己。

顾依依-鱼十七

秋天的晨光透过落地窗的薄纱洒落在房间里。

江月寒一夜没回,许若兮一夜没睡。

“出来见一面,我在七号路咖啡厅等你。”

她面色苍白满身伤痕,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等来的是一条信息,落款人是刺痛眼睛的三个字:顾依依。

许若兮放下手机,和江月寒结婚五年,她很少见到顾依依。

江月寒将那个女人保护得很好,从不让自己接近她。

她只知道,这个在江月寒眼里,如同宝贝一样的女人,不需要露面就能将他们的生活搅得鸡犬不宁。

咖啡厅。

许若兮穿着一条优雅的黑色礼裙,用口红修饰着自己苍白的气色,特意打扮了一番,端庄大气的出现在顾依依的面前。

“通知月寒来咖啡厅接我,你知道该怎么做。”

编辑完这条信息发给张嫂后,顾依依收好手机,看着坐在对面的许若兮,面带微笑的问候道:“若兮姐,好久不见,最近过的……”

“顾小姐!”

许若兮浅浅一笑,她不喜欢这种假客套,没等顾依依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听说,你昨晚又犯病了?”

顾依依一怔,她没想到许若兮会这么直接。

“是啊!”顾依依看似自责的皱起眉,眼底的轻蔑却显而易见:“实在不好意思,又辛苦月寒陪了我一晚上,若兮姐,你昨晚一个人在家没事吧?”

谁都听得出来,顾依依话里有讥讽自己昨晚独守空房的意思。

许若兮收敛起心头的涩意,淡然的抿了一口手里的咖啡,仍旧浅笑:“我倒没事,病人比较重要,以后等你这病“好”了,月寒也就不用这么辛苦。”

许若兮脸上淡定没有半点怒色的神情,让顾依依胸腔里倏地燃起一股怒火,她看着许若兮从容的脸,只觉得嫉妒把心脏都攥紧了:“以后?你都纠缠了月寒五年,还没让他正眼看你一回,许若兮,你这样不觉得贱吗?”

许若兮听完这句话,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

她早知道这个女人今天约自己出来,绝不是请她喝杯咖啡这么简单。

许若兮坐直了身子,脸上仍是波澜不惊:“顾小姐,月寒是我的丈夫,他有没有正眼看过我,那都是我们的家事,请问你是什么身份来和我说这话?插足别人的第三者?或者说,连第三者都算不上?”

许若兮的声音很柔,云淡风轻,丝毫不失优雅。

而正是这样的许若兮,却狠狠的再次刺激到了顾依依。

她那伪装单纯的脸上倏然变得狰狞:“第三者又怎样?只需要我一个电话,月寒就会抛下你来我身边,别忘了,他昨晚就是在我的床上睡着的!”

许若兮身子颤了颤,放在桌下握拳的手关节泛白。

胃里的疼痛和心里的疼痛在此刻一起叫嚣起来,她忍着痛苦,刻意将身子坐的笔直:“这几年月寒之所以会去照顾你,不过是因为他对你的病觉得有愧罢了,不过,顾小姐,五年前我爷爷到底有没有绑架你,你自己该是最清楚的!”

“呵!我清不清楚重要吗?只要月寒认为是你爷爷绑架的我就行。”

说完这句她瞟了一眼门口,看着朝这边走过来的男人,随即端着咖啡站起身来,刻意将身子朝着许若兮靠近,眼底满是挑衅:“不怕告诉你,其实我根本就没病,全都是装的,而且只要我继续装下去,江月寒就永远都是我的!”

“你……”

汗毛在此刻根根竖起,许若兮激动的站了起来,话到嘴边还没说出来,只见眼前的女人,将手里的咖啡往自己的头上一淋。

“哐当”一声,人和杯子同时砸在地上。

“你这是在做什么!”许若兮满脸诧异,还没回过神来。

坐在地上的顾依依拿起瓷杯碎片,拽着许若兮狠狠朝着她的脸上一划。口里还在不停的喊着:“别过来,坏人,不要过来!”

许若兮愣住,顿时一阵皮开肉绽的痛感袭来,她捂着鲜血不断在流的脸,还没回过神来,身后便传来一道猛力。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