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至尊圣手在都市

更新时间:2021-04-25 11:01:12

至尊圣手在都市 连载中

至尊圣手在都市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林风, 陈梦溪

精彩试读:忽然,林风感觉一阵眩晕,眼前一黑,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这是在哪里?”林风意识清醒的时候,发觉身处于一个陌生的空间,情景有些熟悉,好像被煤气罐砸中昏迷后进入的那个空间。“你醒了。”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林风一看,依旧是婀娜的身姿,却看不到她的脸。“你是玉灵?”“嗯,你处在灵佩空间中,所以能和我见面。”玉灵淡然说,声音宛转悠扬,十分空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阻拦

“这件事我会处理,你安心养伤,先给你交钱去。”

林风起身准备给二虎把医院费付了,二虎连忙拦住他:“我受伤了,你给我交啥医药费,又不是你打的我,我有钱。”

“行了,别跟我客气了,你的钱还是留着盖房娶媳妇吧。”

卖佛光翠赚了两千万,四块冰种翡翠赚了三百多万,除去买瓷瓶的五百万,手里还有一千七百多万,妥妥的有钱人一枚,不在乎这点医药费,从病房里出来,忽然身后有人叫他:“等一下。”

林风回头一看,原来是陈梦溪。

陈梦溪穿着白大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林风看到她的时候,透视功能自动开启,透过那白大褂,里面的蓝色内衣清晰可见,尤其是那黑丝袜,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林风是正常的男人,面对这样的画面,心底某些冲动被唤醒,眼神有些呆滞的望着焦距的最高点。

看到林风,陈梦溪也有点惊讶,中午时,他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没有实际经验的医学院学生,眼睛比CT还厉害,对林风特别好奇,可惜没来得及认识,林风就出院了。

医院里的小道消息传开了,听说院长被林风打,是因为他抢走了林风的女朋友,徐梦同时调入医院,也印证了这个传闻,所以陈梦溪对林风出手打魏敏忠表示理解,也有点同情他。

刚才看到林风时,陈梦溪还有点喜悦,但林风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胸部,她有些恼怒了,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

“咳咳!”

陈梦溪用力的咳嗽两声,林风这才回过神来,脸有些发烧,貌似刚才有点失态。

见林风窘迫的样子,陈梦溪的火气居然消了,看他的样子,只是一时间入迷了,看来自己虽然快三十岁了,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想到这里,陈梦溪心里有点小骄傲。

“你好,我叫陈梦溪,是内科主治医师。”

陈梦溪主动伸出手。

林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叫林风。”

“病房里的徐二虎是你什么人?他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浅浅的握手以后,陈梦溪看了病房一眼,声音变得轻了起来。

“他是我同事,伤得很严重么?”

林风紧张起来,没直接告诉二虎检查结果,不是什么好兆头。

“通知他家人吧,徐二虎得了脑癌,已经是中期了,尽快安排手术。”

陈梦溪淡淡的说,做医生的见惯生死,没有情绪上的波澜。

“百分之三十的成功率,可是如果不做手术,他最多有半年的寿命,你最好通知他家属,商量一下怎么办。”

陈梦溪说完,疑惑的问:“你没看出来?下午的时候不是能看出小雅肺部异常么?”

林风也是一愣,确实没有看到二虎的脑部有肿瘤,来到病房门前,透过窗子看向里面的二虎,开启了透视功能,还是没发现异常。

忽然,林风感觉一阵眩晕,眼前一黑,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这是在哪里?”

林风意识清醒的时候,发觉身处于一个陌生的空间,情景有些熟悉,好像被煤气罐砸中昏迷后进入的那个空间。

“你醒了。”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林风一看,依旧是婀娜的身姿,却看不到她的脸。

“你是玉灵?”

“嗯,你处在灵佩空间中,所以能和我见面。”

玉灵淡然说,声音宛转悠扬,十分空灵。

林风想了想,疑惑的问:“我为什么又来这里了?”

“因为你用透视功能的次数太多,以至于灵气不济,暂时陷入昏迷中,意识自然会来到灵佩空间中。”

听了玉灵的解释,林风愣住了,用透视功能还有次数限制?

“你目前没有任何灵气修为,每天只能开启五次透视功能,再多的话身体要吃不消的。”

林风撇嘴说:“可是有时候我没办法控制透视功能,自行就开启了啊。”

“透视功能关联你的潜意识,自行开启,证明你的潜意识想要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比如刚才那个女医生。”

玉灵解释着说,声音里却流露出幽怨来。

林风脸一红,难道自己本质上是个风流的人?

“你发现了吧,灵佩和你融合以后,身体素质好了很多,不过想要驾驭灵气,这些是不够的,我传授给你一篇心法,每日修炼,待你锻体成功时,便可掌控灵气,透视功能开启的次数限制也会减少。”

“等一等,让我清醒一下,我怕记不住。”

林风连忙说道,现在思绪一片混沌,不是背课文的状态。

“你不需要记,因为我就在你的意识里,所以可以直接印刻在你的记忆中,你现在的修为近乎为零,不能在灵佩空间中存在很久,我们下次再见。”

林风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刚要开口,却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陈梦溪担忧的望着他,见他醒来,露出惊喜的表情:“你终于醒了,昨晚你晕倒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检查以后却没发现问题,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没事,可能是因为太累了吧。”

林风确实感觉浑身酸痛,有脱力的感觉,大概就是玉灵说的,身体里的灵气消耗殆尽的表现。

“嗯,天亮了,要是没别的不舒服,就办一下出院手续,徐二虎还不能出院,你最好别把真实情况告诉他,影响了情绪,对治疗没好处。”

陈梦溪的声音里有些倦意,林风知道她肯定整夜没睡,做医生的就是这样。

这时,林风发觉透视功能又打开了,不过没有看不该看的东西,而是在陈梦溪的小腹处,呈现出灰色的阴影。

“陈医生,冒昧的问一下,最近是不是快到生理期了,会有腰酸,小腹坠痛的情况?”

林风下意识开口询问。

问这么隐私的问题,陈梦溪俏脸一红,却更为惊讶,林风怎么知道的?

作为医生,眼里只有病人和病情,所以陈梦溪倒也不觉得尴尬,点头说:“是的,你看出来了?”

“你离得太远,我不好判断,能不能离近点?”

林风刚恢复意识,视力有些模糊,看不清楚那团阴影形成的原因,于是让陈梦溪靠近一些。

陈梦溪见识过林风的神奇,往前走了两步,问:“这样可以么?”

林风用力揉了揉眼睛,还是有些模糊,说:“不行啊,能再近点么?”

司空见惯

陈梦溪不知道林风要做什么,但还是又往前凑了凑,因为林风躺在床上,视线刚好和小腹平行,以至于小腹快要贴近林风的脸了。

“这样好了吧?”

陈梦溪有些害羞了,虽然医生对身体接触司空见惯,不过她还是第一次和异性走得这么近,心跳都加快起来,要不是想一探林风的神奇,怕没勇气这样做。

林风点头,这下就清晰多了,此刻他看到的画面,比CT还要清晰,陈梦溪小腹处的每条经脉,每个血管都看得一清二楚。

很快发现陈梦溪有这些症状的原因,小腹的两处经脉受阻,以至于运转不畅,林风想了半天,现代医学没办法治疗,只能通过推拿按摩或者针灸来治疗。

“你看出我这病的根源了?”

见林风似乎在沉吟,陈梦溪问。

林风沉吟着说:“我只看出了病因,却没想到治疗的好办法,给我几天时间,等我回去翻翻书,大概会有办法的。”

陈梦溪点头,却没有当真,这毛病已经有很多年了,每次生理期的时候都会生不如死,本身就是医生,看过很多妇科专家都束手无策,林风这个刚毕业不久的学生怎么会有办法?

“谢谢你,我该下班了,你朋友的家属要联系医院的话,给我打电话就行。”

给林风留下电话,陈梦溪去更衣室洗澡换衣服,此刻小腹已经隐隐作痛了,真希望林风有办法治疗,免得总受折磨,心里竟隐隐有了些许期待。

林风起床,办好了出院手续,出了医院,骑上电动车前往公司在月亮湾的营业点。

到了营业点,好几辆电动车停在门口,陈强坐在营业点的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得意的说:“徐二虎来不了了,总不能让林风一个人送快递吧,耽误了时间,谁负责?也不想想这里住的都是什么人,随便一个投诉,公司吃不了兜着走,还是快点把快递给我们吧!”

昨晚之所以打伤二虎,陈强自然有目的,因为他和林风关系最好,倒不是泄愤,而是林风肯定提拔二虎,让他帮忙送快递。

把二虎打进医院,别人畏惧陈强,不敢接手月亮湾的业务,林风就成了光杆司令,陈强等人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继续留在这里送快递,月亮湾住的是大人物,出手很阔绰,陈强舍不得放弃这笔不菲的收入。

林风稍微一想,就清楚了陈强的用意,二虎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这个仇,林风决定一定要报。

看到林风进来,陈强撇着大嘴,阴阳怪气的说:“呦,踩狗屎的来了。”

和他一伙的几个快递员放肆的大笑起来,大家都知道林风是从农村来的,医学院毕业以后因为没有关系,进不了医院,于是成为不少快递员的笑柄。

上学有啥用,最后还不是和自己这些大老粗送快递,累成狗不说,还受气,不过比起来,还是林风更惨点,和他一比,心理上就平衡多了。

林风淡然一笑,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计较的人,但陈强他们打了二虎,这笔账一定要算了。

“都在啊,这样也好,不用给你们打电话了,二虎住院了,月亮湾的营业点就剩下我一个人,工作不好做,所以得请你们帮忙。”

林风的姿态放得很低,这让陈强很受用,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正中他的下怀。

“林风啊,不是我们不想帮忙,你看我们不负责月亮湾了,帮你送快递有点说不过去吧?”

林风明白他的意思,淡淡的说:“规矩我懂,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别这么说嘛,大家都是同事,帮忙还要啥好处,就是大热天的,送快递辛苦,给我的兄弟们发点买冰棍的钱就行了,一人五百不多吧?”

陈强眯起眼睛说。

林风手底下没人,只能仰仗他们,不信他敢不给。

见陈强趁火打劫,林风依然不动声色,说:“五百太少了,你也说了,天气这么热,五百块钱刚够买冰棍,水都买不了,这样吧,一人一千。”

陈强满意的笑了:“嗯,这还差不多,林风啊,你很会做人嘛。”

林风笑了笑,说:“我先把钱转给你们,然后咱们开始工作,可以吧?”

说着,林风真的拿出手机,把钱转给了他们。

陈强和几个狐朋狗友眉开眼笑起来,却一点感谢的意思都没有,还以为林风是冤大头呢。

“这小子在公司就二虎一个朋友,看来不是没原因的,读书读傻了,这特么一个书呆子。”

“那还用说,五百就不少了,这货直接给一千,钱多烧的吧?”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大,毫不顾忌会不会被林风听到,就是说给他听的。

林风依旧没生气,转完钱以后来到库房,陈强等人慢悠悠的跟过来,拿了钱,怎么也得意思意思。

陈强早就想好了,林风求他们帮忙,就尽量拖延,反正负责人是林风,有客户投诉,主要责任在林风,月亮湾的富豪,随便一个投诉,林风就干不下去了,老王就得把他调走,到时候月亮湾的业务还是自己的。

如意算盘打得不错,陈强心情很好,哼着小曲来到库房门口,抬头时发现林风把手机放在桌上,摄像头正对着他们。

陈强没在意这个细节,说:“兄弟们,按照老规矩,分拣包裹了。”

林风摆手说:“不用,你们在外面等着,我自己分拣就好。”

陈强得意的笑了,看来昨晚打二虎,把林风给吓到了,连分拣的活都干了,这样也好,更清闲了,于是招呼大家蹲在门口抽烟。

林风分拣完包裹,招呼说:“陈强,你负责区域的包裹。”

陈强站起身,见林风拿着一个包裹扔向自己。

通常不是易碎品,快递员分拣包裹的时候没那么多顾忌,总不能每一个都轻拿轻放吧,那太没效率了,陈强习惯性的抬手去接。

包裹不大,在空中轻飘飘的,林风扔过来的力道似乎也不大,应该轻易就能接住。

可是陈强的手碰到包裹,整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感觉包裹上好像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推着他后退一样。

林风, 陈梦溪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