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总裁的替嫁小福妻

更新时间:2021-04-25 14:51:19

总裁的替嫁小福妻 连载中

总裁的替嫁小福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纪斐然, 封澜庭

精彩试读:那个被资助的孩子实在忒不是人。明天他们就要去老人的房子那去堵被资助的孩子了。但今天的这个外景是秦可临时有事才落在她头上的。等到明天秦可回来,这件事跟她就没有关系了。低头看了眼手头已经有点厚度的采访资料,纪斐然抿了抿嘴。秦可接手过去,光看这些资料就不知道要看多长时间,中间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我已经跟秦可和老大说过了,这件事我们两个跟到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

“你脸上有东西。”柳梧突然伸手。

微凉的手指在她的脸颊上触碰片刻便离开。

她的手里果然有一根棕色的毛发。

可能是今早上离开家时坚果在她身上蹭下来的吧。

坚果哪里都好,就是有一点,太能掉毛了。

本来封澜庭就对动物的毛发过敏,每天清理这些毛发就让纪斐然精疲力竭。

好在它足够乖,从来不会乱跑,要不然纪斐然能够累死在别墅里。

“谢谢。”纪斐然扯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柳梧转过头去,又开启了不理人的状态。

她这么清冷的性格,到底是怎么跟秦可那样欢脱的人成为好朋友的。

纪斐然有点匪夷所思。

可能这就是两人性格的互补吧。

“到了。”

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车,可算是到地方了。

这个养老院的地址太偏了。

一想到回去还要在车上坐这么长时间,纪斐然忍不住叹了口气。

等到回到办公室把今天的采访稿整理出来,回家都要深夜了吧。

“怎么不走了?”柳梧已经往前走了两步,见纪斐然没有跟上来,转头疑惑问道。

纪斐然回身,连忙应了两声跟了上去。

关怀养老院不仅地址偏僻,就连外面跟里面的装修也是叙利亚难民风格。

门口的两根大石柱上外皮剥落,两个原本应该威风凛凛的石狮子一个缺了条腿,一个缺了半个头,残缺的站在这里,哪还有半分镇宅的作用。

大铁门上铁锈斑驳,不小心就会蹭到满手的猩红,像是一手的血液。

那学生也太狠了吧,怎么忍心把老人送到这种地方来。

估计这里也是繁华的A市最便宜的养老院了吧。

纪斐然摇了摇头。

两人被工作人员带了进去。

院子里至少有十几个老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呆滞的转头看向了来人。

沉默了几秒钟,院子里突然想起各种哀嚎声。

“闺女啊,你来看妈来啦。”

“儿子啊,你可算想起我了,妈要回家!”

“我要回去,你带我回家吧,我保证吃饭不吃的哪里都是了!”

纪斐然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手腕被人一把抓住。

是柳梧。

“怕什么,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罢了。”

柳梧似笑非笑。

纪斐然总觉得她对眼前的这个景象好像很熟悉。

就好像,好像她对这里很熟悉一般。

“吵什么吵,都看清楚,这两个女娃娃不是你们的儿女,人家是记者,来采访的,杜富国在哪里,杜富国!”

负责这里的护士拍了拍手,维持着秩序。

听到有人叫自己,杜富国从院子角落的一个躺椅上,缓缓站起身来,蹒跚着往两人的方向走去。

他满头白发,精神已经不怎么好了,嘴巴合不上,歪向一边,涎水从嘴角处滴答着往下滴落。

“您就是杜富国老先生吗。”纪斐然走上前,打开录音笔,在老人耳边大声问道。

杜富国迟疑了片刻,浑浊的眼睛在两人的身上来回的打量着,似乎是在判断她们两个人是否可靠,是否可以信任。

纪斐然的心突然一酸。

这个年纪的他本应在家颐养天年的。

“您好,我们是瑞力的记者。”

杜富国浑浊的眼神在听到记者两个字的时候突然亮了起来,紧紧攥住了纪斐然的手臂,喉咙里发出似哭非哭的声音来。

“您别着急,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帮您的,有什么委屈您慢慢说。”

纪斐然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给他顺了顺气。

两人对视了一眼,拜托护工小姐姐给他们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房间。

这里的老人并不少,可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是沉默的坐在院子里看着大门的方向,或是坐在大厅里沉默的看着电视。

老无所依。

纪斐然的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四个字来。

明明都是儿孙满堂,可在年纪大了成为拖累以后,还是成为被毫不犹豫放弃的那一个。

在这样一个地方,跟其他所有老人一样,消耗着时间,消耗着生命。

这里面,很多儿女一个月都不会来看老人一次。

直到老人生命的终结,他们的儿女才会掉着豆大的眼泪,带着早就准备好的寿衣,将老人接走。

杜富国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浑身佝偻着,神态萎靡。

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您说那个孩子是您从小就资助的是吗。”纪斐然掏出纸笔,一边写一边问道。

杜富国点了点头,笑了笑,眼里多了几分怀念。

“那会儿他才这么点点大,没钱上学,我看娃娃可怜,就把他的学费包了下来,娃娃也争气,成绩很好,一路重点学校读上来的。”

说到这些往事,杜富国精神难得好了些。

也有可能在这里没有人听他诉说。

老人讲到兴头上,甚至站起身来手舞足蹈着,像个小孩子一样。

纪斐然鼻子有些酸,索性把之前准备好的稿子放在了一旁。

“那您给他的那块桃酥到底被谁吃了。”

杜富国笑着摇了摇头,“他家里还有个瘫痪在床的父亲,他没舍得吃,都带回去了。”

听了老人的描述,纪斐然只觉得这个孩子本性并不坏,难道做出这些事是另有隐情?

“他上了大学您也一直资助他吗。”

老人点头。

“是啊,学费,生活费,都是我给的,我这一辈子没有儿女,他说,就把他当成亲生儿子,没想到啊,唉,人心还是隔肚皮。”

这是老人第一次在提到孩子的时候叹气。

“他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吧。”纪斐然接着问道。

“嗯,已经成家了,就在那套房子里,然后他们打包把我赶了出来,我一个老人,哪里是他年轻小伙子的对手,就被送来这里了。”

纪斐然越听越愤然。

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有如此忘恩负义的人。

采访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微微擦黑了。

可能是很久没有跟人痛快的说话过,老人有些恋恋不舍,拉着纪斐然的手不肯让她走。

“丫头,你一定要帮我,我想回家。”老人的眼泪一滴一滴,砸在纪斐然的手背上。

接你下班

回去的路上,纪斐然不停地整理手头上的材料。

“明天再弄吧,今天已经够累了。”

柳梧负责摄像,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轻松的工作,就算这样,一下午的拍摄工作也让她累得够呛。

纪斐然摇了摇头,“我们早点做出来,老人就能早点回到自己的家。”

那个被资助的孩子实在忒不是人。

明天他们就要去老人的房子那去堵被资助的孩子了。

但今天的这个外景是秦可临时有事才落在她头上的。

等到明天秦可回来,这件事跟她就没有关系了。

低头看了眼手头已经有点厚度的采访资料,纪斐然抿了抿嘴。

秦可接手过去,光看这些资料就不知道要看多长时间,中间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

“我已经跟秦可和老大说过了,这件事我们两个跟到底。”

就在纪斐然还在犹豫要怎么跟秦可解释的时候,柳梧突然开口说道。

纪斐然愣了一下。

“谢,谢谢你。”

纪斐然傻乎乎地道谢。

柳梧又闭上了眼睛,不理人了。

两人回到公司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人了。

柳梧拿起包刚要离开,转眼却看着纪斐然打开了电脑,在工位前坐了下来。

柳梧瞪大眼睛,见了鬼一样说,“你还要加班吗?”

她是魔鬼吗?

虽然他们还是实习生,需要好好表现换得留下来的机会,可她一个关系户这么拼命做什么。

这样搞的他们这些正常流程招聘进来的实习生很被动诶。

再说了,哪里有让实习生加班的道理,那些老油条跑的一个比一个快。

纪斐然打开文档,手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字,头也没抬。

“对呀,我先把初稿写出来,明天就能早点去采访那人,这篇报道也能早点发出去。”

只有两个人的办公室顿时被纪斐然的打字声音填满。

柳梧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往外走去。

在走到门口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走了回来,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柳梧你怎么还不走啊。”纪斐然余光看见她又走了回来,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是都已经走出去了吗。

柳梧抬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突然想起来今天还有点工作没有完成。”

这个采访工作量不少,把它甩给两个实习生并不怎么合理。

不加班的话,大部分的工作量都会倾斜到这个傻瓜的头上。

晚上十点。

封澜庭的电话打了过来。

“你怎么还没回来?”

纪斐然用脸夹着电话,手上动作不停。

“我这边还有点事儿没忙完,等到做完了我就回去了,别担心,我先挂了啊。”

说完,纪斐然没等对面的人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老公?”柳梧开口。

纪斐然点了点头,脸有点红。

还有最后一千字就写完了,下班在望。

柳梧不是八卦的人,随口问了一句后,办公室重又恢复平静。

还差最后两百字的时候,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纪斐然,你才上班几天啊就这么加班,你要不要命了,你看看你们办公室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封澜庭满脸怒容,走到了纪斐然的身边,气压低的要命。

纪斐然缩了缩脖子。

“怎么没有,柳梧陪着我一起呢,诶?柳梧呢?”

刚才还跟她搭话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走了。

走的时候也不跟自己说一声,怎么说也是一起加班的交情。

“我看你是加班加的昏了头吧。”

“她刚才才走可能,诶呀,你别打扰我,还有最后一百个字了,我马上写完了。”

纪斐然工作起来专注的要命,封澜庭完全被忽视掉。

最后一个标点符号敲上,纪斐然长长松了口气。

“好了?”

封澜庭在旁边冷冷开口。

“你怎么还在这!”纪斐然被吓了一跳。

椅子跟地面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的诡异。

纪斐然缩了缩脖子,有点害怕。

当然,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鬼神来说,现在封澜庭的脸色才是最可怕的。

“那个,我没注意到你在我旁边,吃了吗,没吃的话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纪斐然眨了眨眼,跟哄小孩一样拍了拍他的手臂。

封澜庭不说话,两只眼睛盯着纪斐然,眼里情绪不明。

刚才还理直气壮的纪斐然缩了缩脖子。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吓人,明明她加班之前也告诉过他啊。

半晌,封澜庭合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纪斐然下意识的抱头。

这架势该不会是要揍她吧。

不就是加了点班吗,至于吗,她这么拼命,固然是有热爱的成分在,但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要养家糊口啊。

纪斐然心里没由来的涌起一阵委屈。

“走吧。”

封澜庭语气温柔的要命,上前来拉着她的手就要往外走。

纪斐然眨了眨眼睛,不明就里的跟着他的步伐走了出去。

贴心的他在走出门前还不忘给办公室断电,关好门窗。

A市是座不夜城。

已经是夜里十点半,路上的人流跟白天相比基本没什么减少。

这座大厦里,也只有寥寥几个办公室熄灭了灯光。

每个人都想通过努力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里获得一小片立足之地,纪斐然也不例外。

虽然现在两人住的是别墅,但总归不是自己的东西,用起来都觉得不舒坦。

可她那点工资,一年下来估计连买个厕所的钱都凑不够。

要是求助家里的话倒是勉强能够付得起首付。

纪斐然看着马路上的车流出神。

“想什么呢,快上车。”封澜庭捏了捏她的鼻尖。

纪斐然回神。

还是前两天那辆车,只是这次开车的不是司机,而是封澜庭。

车子平稳的开着,副驾驶座上的纪斐然突然开口,“我们攒钱买辆车吧。”

封澜庭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该怎么开口跟她说,这辆车其实是他的。

或许下一次该换辆车了。

纪斐然, 封澜庭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