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二少的缠爱罪妻

更新时间:2021-04-25 13:43:56

二少的缠爱罪妻 已完结

二少的缠爱罪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程静漪, 陶墨沉

精彩试读:看着陌生的环境有一刻的失神,不过随即淡定下来:“你这是想要带我去哪里!”那个大汉拿起一大堆医疗器械来到了程静漪的身边,冷笑一声:“当然是带你去卖钱咯,看你这个样子还真像是一个丧门狗啊!这样子卖出去估计没人要,干脆将你变漂亮一点吧!”那个大汉说着说着大声笑了起来,其实大汉的身份除了是拐卖犯以外,还是一名整容医生。他们拐卖的人一般都有出售途径,那就是丢到奴隶市场,供给别人玩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被打

陶墨沉烦躁的让胡一离开了书房,一个上午过去文件里面的东西,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陶墨沉眼里面的风暴越来越明显:“看来你的本事不止是一点点的大啊!”

夜晚慢慢的降临,陶家的所有的佣人都来到了食堂,只有程静漪一个人孤单的待在花园里,继续处理着自己那块地方的垃圾。

原本程静漪手脚利索,很快的将花园里面的垃圾都处理好了,可惜有人看她不爽,在程静漪不注意的时候,将垃圾偷偷的扫到她的地方。

程静漪在陶至庭离开了以后,已经将她身上所有的棱角给磨平了。

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没有说些什么,反正在当服务生的那段期间也有人看她的样貌不舒服,故意给自己找茬,这样的事情太已经习惯了。

程静漪知道自己如果再扫干净的话,他们还会用同样的方法来对付自己,于是选择等到他们离开以后,一个人再默默的打扫。

可惜就连老天爷也不帮助程静漪,在程静漪将所有的东西都扫干净以后,一阵狂风暴雨,将她的努力全部都给白费了。

就在程静漪收拾好心态,想要再来一次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看来这几年在外,你不仅仅能变丑了,智商也欠费了。”

程静漪有些不明白陶墨沉这是什么意思?

刚想要将自己的疑惑给问出来对方就走到她的身边,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屋檐下。

“你那个样子是想要做给谁看?还是说你想让外面人都知道我们陶家虐待女仆?”陶墨沉清冷的声音让迷糊的程静漪立马反应过来,刚想要解释这件事情,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往后面倒去。

等待程静漪醒来的时候,身边的景象已经被一片白茫茫给代替。

药水的味道刺激着程静漪的神经,嘴巴一张一合呢喃着:“昨天我记得打扫卫生,陶墨沉好像过来了……只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程静漪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连忙穿好衣服,甩了甩自己晕沉沉的脑袋,想要来到馨馨的房间喊她起床上学。

由于陶家构造差不多,每一间房间看起来也差不多,程静漪一边数着一边来到自己女儿的房间将门一打开。

看着床上并没有馨馨的影子,程静漪开始慌了起来。

依照馨馨那乖巧的性格,她是不可能独自一人跑出去的,难不成出了什么事情?

程静漪一边想着一边呼喊着馨馨的名字,刚打算去外面找馨馨,结果房间的门一关。

“啊!”程静漪尖叫一声,立即将身子一转,用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眼睛,他怎么会在馨馨的房间里面,而且还是全裸的,难不成陶至庭的弟弟是一个变态。

“捂什么东西!做都做过了,还害羞什么?”刚沐浴过的陶墨沉身上传来一阵沐浴露的清香味。

程静漪闻到这个味道,脑袋当即停运了一下。

她记得陶至庭也喜欢用这一款沐浴露。

如果不是所有人都叫他陶二少的话,她估计真的会以为陶至庭回来了,两个人真的太像了。

就在程静漪失神的这一刻,陶墨沉将她给抱了起来丢到床上,等待程静漪反应过来,陶墨沉已经将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你自己玩的火你就自己灭吧!”

程静漪感觉到他的火热,害怕的挣扎起来:“我怎么知道你会在馨馨的房间里面,你个变态,把馨馨带到哪里去了!她可是你的侄女啊!”

程静漪说完这一番话以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对上对方满是浴火的眸子,程静漪心里面一惊,出于对危险的防备,程静漪一口咬在陶墨沉的肩膀上。

陶墨沉发出一声低吼声,原本就抑制不住的情感全部爆发出来,声音沙哑充满磁性的说道:“你这个欲擒故纵的方法用的好,这个房间可是我的,你女儿的房间在隔壁,既然你已经将这个火给挑起来了,那么你就应该负责灭。”

还不等程静漪解释,陶墨沉就封住了程静漪的殷桃小嘴。

程静漪身体僵硬的不成样子,在陶墨沉碰到自己的时候,一把将他给推开。

陶墨沉已经陷入其中,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毫无防备,直接以一种有损颜面的方式摔倒在床下,程静漪也趁着这个空隙跑了出去。

陶墨沉原本冷酷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痛苦,脸色也苍白的不成样子,想要挣扎的从地上起来,最终还是有气无力的晕倒在地上。

直到收拾卧室的仆人看到以后,陶墨沉才被救了起来。

接到消息的陶夫人连忙赶了过来,看着程静漪的眼里面充满了恨意。

“啪!”

一巴掌扇到程静漪的脸上,程静漪只感觉眼前的景象都变得模糊起来,嘴巴和鼻子上冒出来的献血足以证明陶夫人用了多大的力气。

“你个丧门星,害死了我的大儿子,现在还想要害死墨沉,你最好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不然的话,我让你在这个城市都待不下去。”陶夫人气的连自己的贵族夫人形象都给抛弃,程静漪低着头不敢说话,但是她不能离开这里,因为她的孩子还在这里。

陶夫人看着一动不动的程静漪,连说了三声好字,拍了一个巴掌就有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陶夫人眼里尽是狠毒:“你不是喜欢男人嘛?你不是喜欢乱勾搭人吗?接下来的那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

程静漪眼皮不停的跳动,在那个大汉走过来的时候,程静漪迈开自己的双腿想要逃跑。

还未有什么动作,后面脖子就传来一阵刺痛,整个人毫无知觉的躺在大汉的怀抱里面。

“将她带到那个地方去吧!至于多少钱,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陶夫人将手上的木棍丢到一旁,这次,她不会让陶墨沉再和陶至庭犯同样的错误了。

那个大汉眼里面闪过一抹亮光,连连说是,带着程静漪就离开了这里。

陶夫人冷眼扫视了在场上所有的人:“你们今天看到什么了?”

那些仆人也机智的很,都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其实就算陶夫人不威胁她们 她们也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因为很多女仆对陶墨沉都抱着别样的心思。

陶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在陶墨沉的房间里面待了一会以后就离开了这里。

管家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当然知道陶夫人是什么意思。

她们想要将程静漪卖到奴隶市场来断掉陶墨沉所有的念想!

换脸

管家有些不忍心程静漪的遭遇,想要将陶墨沉给唤醒,让他想想办法,结果刚走到陶墨沉的门外就被李嫂给拦了下来。

“你是不是想要将那个贱人的事情告诉少爷,你别忘了这个命令可是夫人下的,要是被夫人知道的话,你会受到牵连。”李嫂满是担忧的劝阻着管家不要多管闲事,管家无可奈何的和李嫂僵持在房外,就在管家想要强行进入的时候,李嫂突然哭了起来。

“你们干嘛一个个的为那个贱人说话,你不知道就是她害了的至庭吗?你也是看着至庭长大的,你就能够忍心看着他这样死去,凶手却逍遥法外吗?”李嫂一句句话戳中管家的心,管家也有些犹豫不决,李嫂这么一看,再接再厉的煽动着。

而另一边的程静漪被大汉丢到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面,大汉直接一盆水往程静漪的身上泼了下来,没有一点点怜香惜玉。

不过也是,程静漪长成这个样子,估计很少人能够对她有怜香惜玉的心吧。

水从程静漪的鼻子里面呛到肺里面,原本晕着的程静漪缓缓的睁开双眼。

看着陌生的环境有一刻的失神,不过随即淡定下来:“你这是想要带我去哪里!”

那个大汉拿起一大堆医疗器械来到了程静漪的身边,冷笑一声:“当然是带你去卖钱咯,看你这个样子还真像是一个丧门狗啊!这样子卖出去估计没人要,干脆将你变漂亮一点吧!”

那个大汉说着说着大声笑了起来,其实大汉的身份除了是拐卖犯以外,还是一名整容医生。

他们拐卖的人一般都有出售途径,那就是丢到奴隶市场,供给别人玩乐。

可是拐过来的人不一定都是长得好看的,有些人相貌平平很难让人注意到她,这时就需要给那些被拐的人来一场整容。

只要整的好看了,就会有人喜欢一般这里的奴隶价钱也是十分的高。

程静漪看着那些刀片,恐惧的想要后退。

可是自己的身体被紧紧的绑在柱子上,不要说后退了,就连动都是一种折磨。

那个大汉毫不客气的将程静漪的脸给掰过来面对自己,打量了一下以后,询问状态的说道:“你看你这片地方坑坑洼洼的,实在是太影响美观了,我帮你把他们都移除吧,移除以后差不多就行了。”

大汉越看越对程静漪的长相满意,不过也是,程静漪的外貌长得也算是极美,只不过因为那场大火夺走了她的美貌,也给她带来方便。

她以前在夜总会工作,就看到有些长得比较有姿色的人多多少少会被客人吃豆腐。

程静漪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大汉,眼里面带着惊恐,她现在心里面多么希望陶至庭能够像以前一样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及时赶到,把她给救出去。

可是,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空旷的工厂里面回荡着一声声的惨叫,如果有人经过的话,一定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而另一边的陶墨沉晕倒了几天以后慢悠悠的睁开双眼,想起晕倒时的场景,陶墨沉狠狠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没有想到他一个大男人的居然被女人推倒,这也就算了,关键的是还晕倒了,陶墨沉低声咒骂了一声:“该死的女人。”

“管家,给我进来。”陶墨沉话语刚落,年老的管家缓缓的走了进来。

陶墨沉有些疑惑,管家虽然已经有了80岁,可是平常的精神气十分的饱满,让他根本看不出来真实的年纪是多少。

管家混浊的眼睛不敢面对陶墨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少爷找我有什么事情?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需要我帮助你将家庭医生找过来吗?”

陶墨沉刚刚醒来,听到管家着啰嗦的话,心里非常的烦闷,伸出手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直接将自己叫他过来的目的说出来:“那个女人在哪里?把她给我喊过来。”

管家张了张嘴想要将真相给说出来,谁知道李嫂端着一份早餐走了进来,经过管家面前的时候瞪了一眼管家,两人之间的互动被陶墨沉收入到眼底。

李嫂将准备好的粥放到陶墨沉的手上,原本一个慈祥的老人家被怨恨代替,让人看起来有些惊悚:“那个女人在少爷受伤的时候,为了逃避责任逃跑了!”

陶墨沉身上的气息瞬间变冷,毫无感情的眸子扫视在李嫂的身上。

李嫂总感觉陶墨沉现在已经将她心里面的那些小想法看透了,因为紧张,整个人的后背已经被汗水给浸湿。

不过想起陶至庭因为那个女人而死,李嫂将心里面的紧张给收了起来,这个本来就是那个女人要承受的惩罚。

“二少爷,这个女人实属是胆大包天,还以为她有了悔改之意,谁知道心里面居然还打着这样的主意。”李嫂越说越激动,现在程静漪再也不会回来了,她被卖到了奴隶市场,程静漪终于受到了报应了。

陶墨沉花了一段时间以后才将这个事情给消化完毕,深沉的眸子里面毫无感情:“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一听到陶墨沉的询问,当即出现在陶墨沉的面前,面带恭敬的回答道:“事情就是那个李嫂说的那样,程静漪的确在打伤你以后害怕被人责骂,然后逃跑了。”

如果说之前是怀疑李嫂的话,那么这个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忠心耿耿的属下也不会骗自己。

陶墨沉将手紧紧的握成一个拳头,狠狠的打在桌面上,看来自己还是心太软了。

胡一将眼里面的精光给掩饰了下去,他能感觉到陶墨沉对那个程静漪有些特别。

可是陶墨沉现在有更好的路要走,怎么能够因为一个女人而破坏了自己的前途,反正那个女人现在经历的事情也是她本身应该要经历的。

胡一拿出医药箱蹲下身子,包扎好伤口以后害怕陶墨沉想不开,出声相劝大可:“少爷,狗改不了吃屎,当初陶大少爷就是被她给害的,现在又想要害你……”

胡一话还没有说完,陶墨沉就伸出一根指头指向门口,厉声呵斥一声:“给我闭嘴,门在那边,你自己给我滚!”

胡一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选择沉默离开了书房,果然隐瞒陶墨沉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陶墨沉用手撑住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真的是有一种受虐的体质。

明明那样的女人不值得自己如此的关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她!

陶墨沉冷笑一声:“程静漪啊程静漪,你还真是有一身勾引男人的好本事啊!逃?只要你还在这个城市,你就别想逃了”

陶墨沉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好友的电话号码,将查程静漪的任务交给他。

原本离开的管家再次折回来,那个地方他是知道的,进去以后就没有出现的可能,而且在那里,每个人都会丧失她们的意识。

虽然程静漪祸害了陶至庭,可是也不至于受到这样的惩罚:“少爷,其实程小姐……”

程小姐这几个字大大的刺激了陶墨沉的神经,被背叛的感觉让他的心态已经不好到了极致:“现在禁止说那三个字,否则的话,你们也不用在这里做了。”

管家顿时闭上了嘴巴,无奈的叹息一声:“馨馨小小姐哭着闹着要妈妈,您看……”

陶墨沉的眼眸里面闪过一丝不耐烦,还有……不忍

小说《二少的缠爱罪妻》 第10章 被打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