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夫人每天都在虐渣

更新时间:2021-04-25 12:46:25

夫人每天都在虐渣 连载中

夫人每天都在虐渣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片暖阳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你拿什么跟我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你这个没人要的野种!”她眸光一聚,眼中闪烁着利芒。她之所以知道自己不是盛天骄的女儿,是因为她是重生的,按重生之前的时间线,她这是第一次被告知,她是没人要的野种。原来,就连她也早就知道她的身世,所以她们母女合伙,虐待她,压榨她。前世。她被侵害之后,被赶出程家,精神崩溃,患了抑郁症,没有再帮她做研究,但她用她的清白,换到了金影奖最佳新人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要程泱死-一片暖阳

容与深邃的眼眸看着她,眉头皱得很深。

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虽然说前世把命都给了她,但其实,她对他的了解不多,也不知道他此刻心中所想。

见他不语,她心虚地抓着他的手,仰着小脸,眼巴巴地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渴望。

他用力将手抽了回去。

她垂下头,心头也跟着沉了下去。

是她太急了,合作根本不是这么谈的。

“可以一试。”

她猛地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

“我会安排医研室的负责人和你接头,如果真如你所说,我这边会加大投入。”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出了病房。

她看着他的背影,眼睛再次红了。

他总是对她无条件的支持,有求必应。

这个世上,仅此一个人如此对她。

他给她安排的人,是医研室的总负责人,魏成渊教授。

前世,她二十一岁进入容氏医院,魏成渊就是她的助手,所以对他很了解。

他是个极有天赋的医研狂人,醉心医研,爱护医研人才,和他对接,她很放心。

“轰隆——”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炎炎夏日,大雨倾盆。

她看着窗外的大雨,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咚咚咚!”陆管家在外面敲门:“二小姐,二小姐,你醒了吗?”

她神色一凛,躺回床上,拉上被子,闭上眼睛。

陆管家正要推门进来。

“算了。”老爷子扶住他的手:“她身体不好,在医院里住着也好。”

“让保镖守在这里,我先送您回去吧。”

老爷子摇头,满心愧疚:“我就在这里守着她,是我对不起这孩子,没照顾好她。”

“可您的身体……”

他年纪大了,又被气成这样,再这样熬夜下去,会吃不消。

“没事。”

第二天,医生又给程泱做了一遍检查,给她的脸上换了药,又给她开了很多药,他们才回去。

回到程家老宅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钟。

雷雨未歇,雨帘交织,地上积水很深。

程家老宅在市中心,占地一公顷,是民国时期的一处军阀府邸。

两层楼的建筑横卧在地面,大气恢弘,白色的园道,翠绿的草坪,楼前雕塑喷泉,开阔静谧,完全感受不到大都市的喧嚣。

远远地,就看到大铁门前跪着两个人,是盛天骄和程星烁。

雨水漫过她们的大腿,两人早已经完全浇透,冻僵。

陆管家:“老爷子……”

“不用管。”他一脸愠色。

盛天骄嫁进程家十八年,是他太纵容她了,她才敢用这种非人的手段折磨程泱,

“吱呀——”

大铁门打开,加长版红旗直直地开了进去。

“哗——”

车轮碾过,溅起一片水花,全拍打在她们母女的身上。

程泱侧头,透过车窗水雾,看着瑟瑟发抖的两人,眸中一片冰冷。

这算什么。

她三岁的时候,云城的凛冬,罕见的寒潮入侵,夜间到了零下六度,只因为程星烁自己调皮病了,她就将她关在外面,冻得晕厥,倒在地上。

因为是老爷子把她交给她的,她为了保护自己的贤名和形象,没让她死掉。

“爸爸,爸爸……”盛天骄爬起来,向车子追去。

“爷爷……”程星烁一爬起,双膝一坠,又倒在地上。

“星烁!”盛天骄扶住她:“你先在这里跪着,等着妈妈。”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跪?我不要!”她摇头哭道:“妈妈,我膝盖都破了,我身上好疼,我头疼得要炸了,我发烧了,妈妈……”

“是程泱,是她害的我!我要爷爷杀了她,杀了他们……”

“宝贝,听话,啊?”她捧着女儿的脸,为她抹去脸上的雨水和泪水,可雨太大,怎么都抹不干。

“妈妈一定会安排好的,你再忍一忍就好了,再忍一忍……”她嘴唇冻得发紫,嘴边的肌肉抽动着,心都快疼死了。

昨晚,她将女儿救出来,就带着她来找老爷子认错。

老爷子重名誉,她丢了程家的脸是事实,她们冒雨前来,当场跪在门口,就是想用苦肉计,让老爷子心软。

然后,她有无数种办法,让老爷子消气,并为女儿出头。

可谁知,老爷子却被程泱那个小贱人带到医院里去了。

跪都跪了,她们总不能站起来进门躲雨,老宅的佣人大多数是老爷子的心腹,如果传到他的耳中,他就会识破她的用心。

所以只能一直跪着,几乎跪了一整天。

别说女儿了,就她活到四十岁,何曾受过这样的苦,这么狼狈过?

“妈妈,你快点……我不要这样,我才不要下跪,我要程泱死……”

“嗯嗯!妈妈马上就办好,你想要什么,妈妈都会让你达成心愿。”

而程泱,她必须死!

安抚好女儿,她跌跌撞撞进了大厅,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老爷子,上前去,“扑通”跪了下来。

“爸,我错了!”

她声泪俱下,声音沙哑,痛苦懊恼。

“是我的疏忽,没保护好星烁,才让她受到侵害,让程家蒙羞,毁了您的寿宴,您责罚我吧!”

她说完,头重重往地上一磕,顿时鲜血直流,一头湿发凌乱地贴在脸上,凄惨得让人同情。

“您老怎么责罚我都可以,但是请你为星烁做主,她是我们程家的孩子,一个如花似玉的孩子,却惨遭这样的毒手,爸,您要为她做主啊!”

她边哭求着,边抬眸,审视着老爷子。

大厅外。

程泱撑着黑色的大伞,立在程星烁的面前,大伞往前一伸,遮住了她头上的雨。

她抬起头来,她就把伞移开了,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脸上透着冷冷笑意。

“姐姐,膝盖都跪破了呢,从昨夜半夜就跪了的吧?疼吗?”

她俯下身去,伸手拉了下她身上的白色连衣裙,手臂上大片青紫痕迹露了出来,不止手臂上,湿透的衣布贴在身上,她背上,胸前,到处都有淤伤。

盛天骄不惜暴w露自己赶去救她,也没多大用处。

“啊!”她尖叫着打开她的手:“别碰我!”

她此刻的心情,程泱了解几分。

前世,她比她惨十倍,百倍,那种恐惧,自卑,自我厌弃,愤怒的心情,折磨了她一辈子。

但是她有盛天骄,及时给她做了心理疏导,让她知道这不是她的错,她才是受害者。

所以她理直气壮地来这里卖惨,要让爷爷为她出头。

“你以为我愿意碰你?脏!”

她拿出手帕,擦干净碰过她的手,甩在地上。

我会让你失去一切-一片暖阳

程星烁瞳孔大张,眸光震裂。

“程泱,你这个贱人,是你害的我,我要你死!我要你生不如死——”她骂着扑了上去,要撕打她。

她抬脚,一脚将她踢开了。

她摔倒在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这个窝囊废,敢打我?”

“是啊,我这个窝囊废就打你怎么了?”

“程星烁,你和你妈以前是怎么对我的,我会加倍奉还给你们,这才刚刚开始呢,你可要慢慢习惯。”

“就凭你这个窝囊废?做梦!”她高抬着下巴,仿佛下一秒就可以将她踩进泥里。

“是吗?以后,我不会再帮你考试,不会再以你的名誉研究人工大脑,你学霸,天才,完美千金的人设要怎么办呢?”

“哈哈哈!”程星烁大笑:“你以为这样就能奈我何?我是爷爷认定的继承人,程家,我妈妈说了算!”

“我是盛家唯一的血脉,盛家将来也会是我的。”

“你拿什么跟我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你这个没人要的野种!”

她眸光一聚,眼中闪烁着利芒。

她之所以知道自己不是盛天骄的女儿,是因为她是重生的,按重生之前的时间线,她这是第一次被告知,她是没人要的野种。

原来,就连她也早就知道她的身世,所以她们母女合伙,虐待她,压榨她。

前世。

她被侵害之后,被赶出程家,精神崩溃,患了抑郁症,没有再帮她做研究,但她用她的清白,换到了金影奖最佳新人奖。

她在娱乐圈混得风声水起,后面没有再接触科研,也凭着程、盛两家继承人的身份,扶摇直上。

后来到了京城,与高雪雅联手,地位也极高。

她俯下身去,凑近她:“那我就把程家,和盛家,都夺到手,失去这些,再失去盛天骄的庇护,你想想,你的人生会怎么样?”

她的瞳孔再一次瞪大,一脸骇色:“你痴人说梦!你凭什么?”

程泱站直了身,一瞬不瞬地俯视着她。

凭什么?

程家么?

上一世,程星烁将她的儿子摔死在她面前,她发疯地质问她。

“他是你的侄子,他身上流着和你同样的血,你怎么下得去手?”

“不,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你这么窝囊,这么蠢,和你流着同样的血,我可受不了。”

“所以,你……你不是父亲的女儿!不是程家的女儿——”

“程泱,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爸爸和爷爷,都已经死了,程家八年前就是我的了。”

……

所以,她只要将她的身份曝w光出来,就可以从她手中夺回程家。

而盛家。

盛和医疗有今天的成就,她的功劳也小。

她势在必得。

程星烁仰头看着她,她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妖艳似火,肌肤雪白,五官精美,淡淡冷笑着,如妖似仙,眼睛深邃,目光锋利,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在庄园的时候,她就觉得她变了。

明明站在她面前的,就是程泱,可却好像也不是她。

“轰隆!”

一个惊雷当头砸下,天地也跟着震颤。

几道雪白的闪电闪过,光落在她的脸上,她透彻的眼眸泛着寒光。

“鬼啊!”她突然失声尖叫。

程泱娇唇一勾,阴恻恻地笑了。

她可不就是从地狱里回来的鬼吗?

“不!不……”程星烁爬起来,揪着她就撕打起来:“程家是我的,盛家也是我的,妈妈不会让你得逞的,你不会得逞的——”

她一出生就是豪门千金,有亿万身家等着她继承,她是完美的,是学霸,是天才,生而为赢家,生而是像星辰般闪烁的存在。

她不能失去一切,那样她会受不了的。

佣人们听到争吵声,撑着伞出来,就看到程泱被程星烁推得连人带伞倒在地上。

就连刚刚她打程星烁的场景,从门口的监控里看去,也是她单方面被打。

陆昆上前去,将人扶起:“二小姐,您没事吧?”

“我没事……”她声音很低,眼睛红红的,忍着一脸委屈,楚楚可怜。

程星烁见她这样,顿时傻了眼。

“陆叔,你别被她骗了,这个小贱人……”

他一个冷光看了过去:“大小姐,她是你的妹妹,别忘了,你是在这里忏悔请罪的。”

她想起母亲的叮嘱,只好又重新跪了下去。

管家为程泱撑着伞,送她进屋。

她回头,和她对视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啊!”她低吼了一声,拳头砸在面前的雨水里,几乎咬碎一口贝牙。

看她气成这样,却只能忍着不敢发泄的样子,程泱心情好了一点。

她进了大厅,就看到跪在地上的盛天骄。

披头散发,妆容花乱,皮肤暗黄松弛,黑色的长裙湿漉漉地贴在身上,身下一片水渍,狼狈不堪。

她今年四十岁了,平时注重保养打扮,看起来跟三十岁一样,经过了这一夜,像五十岁一样。

“脸怎么又花了?”程老爷子看到她,眉头就拧了起来。

盛天骄一听,转身看着她,眼神凶狠恶毒。

她看了她一眼,目光闪躲怯懦,看在老爷子眼里,就是害怕,连声音也是软软的。

“外面雨太大了,我给姐姐送伞过去,她说……”

“她说什么?”

盛天骄心头猛地一沉,顿觉不妙。

“她说我是野种,不配,还说……程家是她的……”

“住口!”盛天骄厉声阻止:“程泱,你昨天把她害成这样还不够吗?还要去刺激她,冤枉她?”

“妈,昨天我怎么就害她了?我不过是见她浑身有伤,去送把伞,怎么就刺激她,冤枉她了?”

“妈,在爷爷面前,你还要颠倒是非黑白,把一切都推在我身上吗?”

“我年纪小,有很多事都是后知后觉。”

“难道你是觉得爷爷年纪大了,也和我一样好糊弄吗?”

她只觉大脑一轰,僵在原地。

昨天晚上,她就觉得这个窝囊废不对劲,变了。

没想到今天,更是变本加利,连一向巧言令色的她,都落了下风。

小说《夫人每天都在虐渣》 第7章 我要程泱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