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都市仙医

更新时间:2021-04-26 11:36:41

都市仙医 连载中

都市仙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天山童姥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而王强和宋倩,都是公司的管理层。 因此,严格来说,她的确没有资格开除他们二人。 但是,如果要树立自己在公司的威信,她必须这么做。 就在她不知该怎么说的时候,会议室门突然打开了。 紧接着,秦天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陆子贤,看来,你对柳总很有意见啊?”秦天看着中年男子,语气冰冷的问道。 中年男子他认识,对方也算是虹晨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从虹晨公司创立之初,就一直待在虹晨公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立威-天山童姥

  “秦天,那你觉得,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此刻,在柳诗悦的眼里,秦天俨然已经成为了无所不能的人。

  对于公司接下来的决策,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向秦天请教。

  “立威。”

  秦天并没有说太多,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立威?

  柳诗悦思索了片刻,随即眼睛一亮,她瞬间明白了秦天的意思。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柳诗悦说完,叫来了助理苏红。

  “通知所有人,五分钟后,来会议室开会,如果有不来的人,后果自负。”

  苏红听到柳诗悦的话,心中一凛,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吩咐完这些,柳诗悦看向了秦天。

  “你要和我一起吗?”

  柳诗悦看着秦天,问道。

  秦天摇了摇头,说道:“我毕竟不是你们公司的员工,就不去了,我相信,发生了刚才的事情,他们应该都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实在有你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再进去。”

  听到秦天的话,柳诗悦点了点头。

  “也好,那我去了,你是在这里等我。”

  柳诗悦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进了会议室。

  和之前不一样的是,此刻会议室里早已坐满了人。

  除了郑军和王强,还有昏迷过去的宋倩以外,几乎所有公司的重要岗位员工都到了这里。

  “郑军怎么没来?”

  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郑军后,柳诗悦看着苏红,问了起来。

  苏红摇了摇头,说道:“我去通知郑主管的时候,他不在办公室。”

  不在办公室?

  柳诗悦愣了一下,不过只是片刻后她便释然了。

  郑军仗着是她妈的侄子,在公司作威作福,迟到早退是常有的事。

  而且,在虹晨公司,郑军最喜欢和她唱反调,他没有来,也在她的预料之中。

  “好了,坐下吧,我们开会。”

  柳诗悦说着,坐在了总经理的位置上,随后目光看向了众人。

  “各位,今天我将大家叫到这里,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各位说。”

  说到这里,柳诗悦微微停顿了片刻,随后继续说了起来。

  “在正式开会之前,公司有几项人事任免通知需要向诸位公布。”

  什么!人事任免?

  当柳诗悦的话音刚落的瞬间,原本安静的会议室顿时变得嘈杂了起来。

  一名中年男子目光严肃的看向了柳诗悦,眼中带着质问的神色。

  “柳总,我们虹晨公司自打成立以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裁员的事,我们这些人中,绝大多数都是公司老员工了,你这样做,就不怕大家伙寒心吗?”

  中年男子的话,就像是一根导火索一样,将绝大多数人的情绪瞬间点燃了。

  “是啊柳总,虹晨公司能发展到现在,我们可都是做出来重要的贡献的,你可不能做卸磨杀驴的事情。”

  贡献?

  柳诗悦闻言,看着说话的那人,眼中浮现出了一抹鄙夷之色。

  在座的这些人里面,除了极少数以外,其余人不仅对公司没有任何贡献,反而这几年在不断的拖垮公司。

  要不是她无数个日夜加班,亲自跑在一线,为公司争取利润,现在的虹晨公司早已关门大吉了。

  说白了,这些人就是公司的蛀虫!

  看到绝大多数人都在反对自己,柳诗悦的心里开始动摇了起来。

  在今天之前,她早已习惯了逆来顺受,忍气吞声,虽然秦天刚才对她说了让她放手去做的话,但是她的心里还是一阵担心。

  毕竟,虹晨公司员工关系错综复杂,就连她的父亲柳长天都拿这些人都没有办法。

  她,能行吗?

  “不,我一定行!”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秦天刚才对她说的话,柳诗悦原本有些动摇的心又坚定了下来。

  “好了,我今天坐在这里跟你们说这些,是通知,并不是商量,如果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去找董事长。”

  众人闻言,皆是脸色一变,一个个低下头去,眼神变幻,心里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柳诗悦没有理会众人,而是直接宣布了起来。

  “王强和宋倩在公司期间,藐视公司规章制度,消极怠工,带头煽动其他员工的情绪,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营,现在我以总经理的身份,宣布开除他们二人,以儆效尤。”

  说完,柳诗悦目光看向了众人。

  “你们有没有意见?”

  众人闻言,脸色皆是一变。

  王强和宋倩,那可是公司的实权人物,他们在公司担任着重要的职位。

  他们没有想到,柳诗悦竟然会直接开除王强和宋倩。

  这时,之前说话的那名中年男子目光阴沉的看着柳诗悦,质问了起来。

  “柳总,据我所知,公司管理层的任命,需要经过董事长的批准才行吧?”

  柳诗悦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的确,柳氏集团下辖三个子公司,每个子公司的管理层人事任免权都掌握在她的父亲柳长天的手里。

  而王强和宋倩,都是公司的管理层。

  因此,严格来说,她的确没有资格开除他们二人。

  但是,如果要树立自己在公司的威信,她必须这么做。

  就在她不知该怎么说的时候,会议室门突然打开了。

  紧接着,秦天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陆子贤,看来,你对柳总很有意见啊?”秦天看着中年男子,语气冰冷的问道。

  中年男子他认识,对方也算是虹晨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从虹晨公司创立之初,就一直待在虹晨公司。

  不过,虽然从资历上来说,陆子贤的确算是元老级人物,但若是论对公司的贡献,他甚至连一个刚入职的新员工都不如。

  仗着自己是公司元老,陆子贤不仅不干活,还经常干越俎代庖的事情。

  看到秦天进来,陆子贤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阴沉了起来。

  “秦天,这是我们公司的会议室,你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进来,恐怕有些不合适吧?”

  陆子贤的语气,显得有些阴阳怪气。

  秦天淡淡一笑,目光看向众人,问道:“还有谁和他是一样的想法?”

  

颠倒黑白-天山童姥

  他刚说完,会议室内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皆是没有人说话。

  他们感觉得到,秦天恐怕来者不善。

  而且,发生了刚才的事,虽然当时看到的人不多,但秦天暴打王强的事,早已经在人群中传了开来。

  众人对于柳家的这个赘婿,心里终于产生了一丝忌惮的情绪。

  见没有人表态,秦天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可惜了。”

  众人有些不明白,秦天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

  但就在下一刻,他们瞬间明白了过来。

  只见秦天直接走到陆子贤跟前,在路陆子贤一脸惊愕的表情中,一巴掌扇在了对方的脸上。

  陆子贤顿时惨叫了一声,踉跄着跌坐在了地上。

  “秦天,你这个废物,你敢打我?”

  陆子贤捂着被秦天扇了一巴掌的脸颊,看向秦天的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虹晨公司的人,谁不知道他是柳长天的人!

  在公司,除了郑惠芝的侄子郑军以外,就属他的靠山最强了。

  可他没有想到,昔日无论在谁面前都是一副唯唯诺诺模样的秦天,竟然敢打他!

  “你个倚老卖老的老东西,老子打你算轻的了,若是你再废话一句,老子让你出不了这个门,你信不信?”

  感受到秦天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冽杀意,陆子贤心中一颤,到嘴边的狠话却是没有说出来。

  秦天见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随后目光向众人扫视了过去。

  看到秦天的目光看向自己,众人皆是神色一凛,生怕秦天注意到自己,一个个面色惊惧的低下了头。

  这样的煞星,他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一旁,柳诗悦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暗爽的同时,也是有些无奈。

  秦天今天的行为属实大胆,今天的事情,肯定会传到六柳长天那里的。

  她有些头疼死,晚上下班回去后该怎么向柳长天和郑惠芝交代。

  “好了,你们继续开会吧,我走了。”

  秦天走到身边,对柳诗悦使了一个脸色后,随即离开。

  他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柳诗悦的了。

  ……

  “爸,您一定要替我做主啊,那个秦天真的是太过分了,您看看,您儿子都被他打成什么样了?”

  王强的头上绑着一圈纱布,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一名中年男子哀声诉起了苦。

  中年男子叫王刚,是他的父亲。

  年轻的时候,他的父亲王刚和柳长天做过两年的战友。

  他在虹晨公司的这份工作,就是王刚拖柳长天为他安排的。

  可是现在,他不仅被秦天打了,而且还被赶出了虹晨公司。

  现在的他,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小强,你说打你的,是柳家的那个废物女婿?”

  听到王强的话,王刚顿时暴走了。

  王强一脸委屈的点了点头,哭丧着脸说道:“爸,您是不知道,那秦天有多嚣张,他不仅打了我,而且还辱骂你,简直是太可恶了!”

  为了让父亲替自己出气,他竟是颠倒起黑白来了。

  果然,听到他的话,王刚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起来。

  “什么!他还骂了我?真是是岂有此理!”

  王刚冷笑了一声从兜里取出了手机。

  “简直是无法无天了,我现在就给你柳伯伯打电话,他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老子跟他们柳家没完!”

  看着跟柳长天打电话的父亲,王强的眼里浮现出了一抹阴毒的神色。

  “秦天,打了老子,老子一定要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

  离开虹晨公司后,秦天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在马路上闲逛了起来。

  当他看到在几名马路边摆摊的摊贩时,眼中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唏嘘的神色。

  如果不是他被那几名混混揍了一顿,脑海中莫名其妙的多出了那些记忆的话,他现在的命运,肯定和这些摊贩一样,整日里还在为生计奔波。

  说不定,他的命运还不如这几名摊贩,因为他的摊位被砸了,那样的情况下,他根本没有钱再去置办一套摆摊的工具了。

  “我什么时候这么感性了?”

  秦天摇了摇头,将杂乱的想法抛到了脑外,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几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入了他的耳中。

  “我草,你个老东西,你是不是玩哥几个呢,你看看,你卖给老子的鞋垫都破了一个洞,你准备怎么赔偿老子?”

  “小伙子,我身上真的没钱啊,今天我刚出摊,还没有赚到钱啊。”

  “什么!没有赚到钱,哼,没有钱,你在这摆什么摊,耍老子呢?”

  听着这些熟悉的声音,秦天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了一抹冰冷的笑意。

  他的眼神陡然转冷,快步向着生涯传来的方向走去。

  “老东西,老子再问你一遍,五千块,你赔还是不赔?”

  一个摊位前,一名年过六旬的老奶奶的摊位前,一名染着黄色头发的年轻男子一脸恶狠狠的叫嚣着。

  听到要赔五千块钱,老奶奶直接冲着黄毛青年跪了下来。

  “小伙子,我真的没有五千块钱啊,就算把我的摊位卖了,也没有那么多啊,你们就行行好,放了我吧。”

  黄毛顿时冷哼了一声。

  “放了你?放了你,老子喝西北风去啊,老子这几个弟兄,你养活啊?”

  老奶奶闻言,心中一颤,双手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摸出了几张皱皱巴巴的零钱,递到了黄毛青年的眼前。

  “我身上只有这几块钱,你们要的话,就都拿去吧。”

  啪!

  黄毛青年一把将老奶奶手中的几块钱打落在了地上。

  “草,几块钱?你特么的打发叫花子呢?老不死的,看来你是不想活了,既然这样,老子先砸了你这个摊位!”

  黄毛青年说完,一脸恶狠狠的对身后的几名混混模样的青年挥了挥手。

  “给老子砸!”

  得到了黄毛青年的指示,几名小混混瞬间上前,就要开始动手。

  就在这时,一道冷喝声突然响了起来。

  “草,这世道,居然还有人想当英雄,老子倒要看看,是谁如此不长眼,敢在老子面前多管闲事!”

  黄毛青年怒骂了一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当他看清说话的人时,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