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王妃又对王爷动粗了

更新时间:2021-04-25 14:23:44

王妃又对王爷动粗了 连载中

王妃又对王爷动粗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洛白白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韩凌穆也顺势下马,守在魏玥儿受伤的那一边配合着出刀。 "不过雕虫小技罢了。"卢锡安哼了一声,根本不把两人的进攻看在眼里。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树林里又冒出来一伙黑衣人,举着刀朝魏玥儿他们冲了过来。 卢锡安瞳孔微缩,他记得其他燕国人说过,在燕国京内追踪魏玥儿等人时每次一到关键时刻,都会有黑衣人出现为他们化险为夷。 这些黑衣人来历成谜,来无影去无踪,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卢锡安之前攻击魏玥儿等人的时候,也防备着有可能出现的黑衣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拦截-洛白白

  如果此招不成,魏玥儿还准备了一个后招。好在马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奔逃,终于累了,它慢慢放缓了速度,最终停了下来。

  "玥儿!"眼看着周围的埋伏者也基本上被驱散的差不多了,耶律其急忙跳下马,朝着魏玥儿所在的方向奔过去。

  魏玥儿从马上勉强支撑起来,下了马之后,双腿直接一软跪倒在地上。耶律其正要上前搀扶,但是魏玥儿直接抓着马镫靠着自己站了起来。

  "玥儿,你哪里不舒服?"耶律其看她脸色惨白,有些焦虑不安。

  "喝点水吧。"韩凌穆走过来,把水壶递过去。

  魏玥儿没有拒绝,喝了一大口水将胃里翻腾不已的恶心呕吐感强行压了回去。

  "玥儿,你可真厉害!"耶律其发自肺腑地感叹,"这匹马已经被你彻底制服了。"

  魏玥儿长舒一口气,看了看自己身边这一匹骏马,此时正安安静静站在那里,半点看不出之前的疯狂。

  如果没有办法制服它,魏玥儿也只好拔出匕首杀了这匹马。但是她不想这么做,因为马儿在临死前的挣扎会更加剧烈,而且血腥味在这种深山老林里飘散开来,可能会引来更加凶猛的野兽。

  "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魏玥儿面色凝重,"刚刚那群埋伏者中,应该有一些已经逃走了。如果他们回去通风报信,接下来的追杀不会这么简单。"

  荒山野林想躲都没地方躲,只有去认亲密集的城镇才会安全。

  "走吧。"韩凌穆也表示赞同。

  三人再度翻身上马,这一次不再惬意地走走停停,而是全力急奔,中途除了必要的休息,没有再浪费半点时间。

  就这样快要抵达昭阳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三日的上午。

  魏玥儿看了看远处露出的城池一角,稍微松了口气。这一路上他们没有再遇到什么追杀,算是平平安安走到这里。

  "过了前面那一片小树林,应该就能看到城门了。"韩凌穆也露出一丝笑容。

  三人鱼贯进入树林,今日阳光很好,透过树叶打在林间的土地上,形成一块块斑驳的亮斑,盯得久了让人觉得眼花。

  虽然四周很安静,但是魏玥儿却本能地觉得不对劲。

  "停!不对劲。"魏玥儿开口道,一双眼睛警惕地扫视着四周,"太安静了,连鸟雀的叫声都没有。"

  韩凌穆这时也察觉到这一点,集中意识观察周围的情况,以便及时应对变故。

  就在此时,一只鸟儿忽然从天上飞下来,想要去啄魏玥儿。后者急忙用胳膊挡住脸,另一只手拔出匕首抵挡。

  鸟儿见到袭击不成,哗啦啦重新飞了起来,转而落在了从林中突然出现的老者身上。

  那老者出现的神不知鬼不觉,令众人心头一惊。魏玥儿也才看清楚袭击自己的鸟儿,竟然是一只很罕见的苍鹰。

  与此同时,队伍的左右与后方,都出现了手执武器的人,他们慢慢围了上来,气氛变得十分凝重。

  "卢锡安大师!"耶律其倒吸了一口冷气,"您怎么在这儿!"

  那个老者看着耶律其叹了口气:"世子,素王真的很担心你。你就这样在对阵之中跟着敌人跑了,可曾想过你的父王?"

  耶律其低下了头,他有些嗫嚅:"父王,父王还好吧?"

  "素王还没有被你气死。"卢锡安道,"待我将这二人杀了,你跟我回去,素王或许不会那么生气。"

  "大师不可!"耶律其大惊失色,急忙驱马上前挡在魏玥儿面前,"大师,你不能伤害她!"

  韩凌穆退到一边,心念急转。原来此人就是卢锡安,他是素王收服的一位江湖人士,擅长用毒追踪与暗杀,是个难缠的对手。

  燕洛泽能谋求皇位,素王的支持是分不开的,而卢锡安在其中发挥的作用自不待言。据韩凌穆了解的情况,燕国原来的太子燕洛流可就是在东宫暴毙。虽然最后传出来说是急症不治,可是这其中的玄机就不好说了。

  派了此人前来,素王对耶律其还真是重视不已。

  韩凌穆看了魏玥儿一眼,不知道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魏玥儿一见这样的情况,就知道这个老者不好对付。他就这样鬼魅般出现在树林里,能让身怀武功的韩凌穆没有丝毫发现,尤其可见他道行之深。

  眼下己方的胜算,就只有耶律其对他二人的维护了吧。

  魏玥儿暗暗叹气,面上却是横眉冷对,似乎丝毫不惧。她素来习惯将自己的命运掌握起来,而不是寄托在别人身上。即使沦落这步田地,她仍在飞速思考着脱身之法。

  卢锡安已经不愿再跟耶律其浪费时间,直接飞身上前,五指呈现鹰爪状,朝着魏玥儿肩膀抓来。耶律其大惊,一把扑在魏玥儿前头挡住。卢锡安的铁鹰爪一把可以令人见骨,玥儿如何承受得了!

  卢锡安轻轻一拨,就把耶律其摔到一边,继续进攻魏玥儿。魏玥儿反应机变,驾着马往后退。但是她的速度依旧比不上卢锡安进攻的速度,虽然卢锡安这一抓没有发挥到十成十,但也让魏玥儿左肩立刻血肉模糊。

  韩凌穆脸色微微一变,之前魏玥儿的表现太出乎意料,以至于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韩凌穆不是第一时间救援,而是想看看魏玥儿会如何表现。

  直到看见魏玥儿受伤,韩凌穆才恍然明白过来,再怎么冷静坚强,魏玥儿也只不过是个会几下拳脚的小姑娘。

  眼见卢锡安又要进攻,魏玥儿忍痛抽出短刀,直接从马上跳下来,抬脚侧踢卢锡安。

  韩凌穆也顺势下马,守在魏玥儿受伤的那一边配合着出刀。

  "不过雕虫小技罢了。"卢锡安哼了一声,根本不把两人的进攻看在眼里。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树林里又冒出来一伙黑衣人,举着刀朝魏玥儿他们冲了过来。

  卢锡安瞳孔微缩,他记得其他燕国人说过,在燕国京内追踪魏玥儿等人时 每次一到关键时刻,都会有黑衣人出现为他们化险为夷。

  

乌龙-洛白白

  这些黑衣人来历成谜,来无影去无踪,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卢锡安之前攻击魏玥儿等人的时候,也防备着有可能出现的黑衣人。

  此时见到自己最大的担心终于现身,卢锡安心中反而踏实许多,立刻大喊:"全力进攻黑衣人,不要让他们跑了!"

  卢锡安带来的人立刻大喊:"是!"

  随即便不再围攻魏玥儿与韩凌穆,转而对付新出来的黑衣人。

  黑衣人刚刚出现就遭到不明人士攻击,又听到一个老头子号召大家进攻,莫名其妙的同时也不由得心头火起,不甘受戮定然要展开反击,于是两伙人竟然打到了一起。

  事发突然,魏玥儿心中惊讶,不由看向韩凌穆。

  之前黑衣人反复出现后,她便怀疑黑衣人是韩凌穆招来的,毕竟她自己已经是个亡国公主,在她印象里手中应该没有多少可用之人了,大部分都折在燕国;而耶律其那样心思浅白,只可能招来像卢锡安这样追杀的人。

  唯一的可能,只有一直跟在身边来历不明的韩凌穆。

  而且魏玥儿也发现自从自己质问过韩凌穆的身份后,黑衣人便几乎没有再出现过。

  虽然两人已经达成心照不宣的默契,魏玥儿不会再询问韩凌穆不想回答的问题,不过有些问题,实际行动已经做出回答。

  但是让魏玥儿吃惊的是,韩凌穆也是一脸茫然。这不是装出来的,韩凌穆对于黑衣人的出现也是一头雾水。

  刚开始,韩凌穆也以为是手下见情况紧急,于是不经过自己号令主动现身。后来才发现他们的招式不是自己熟悉的招式,进攻的章法也大不相同,他才明白这伙黑衣人不是自己的手下。

  那他们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会跟卢锡安打成一片?

  而黑衣人之中的领头者也发现与自己对打的人中,似乎那个老者才是主使。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首领一咬牙,直接蹦到卢锡安面前,挥着刀直接砍了过去。

  虽然此人蒙着面,但是这身影颇为熟悉,魏玥儿一挑眉:那个皮老四?

  原来黑衣人真的不是韩凌穆的人,他们是皮老四率领的人,只是很不巧的选择了黑衣服,造成了一点误会。

  韩凌穆也恍然明白过来,顿时哭笑不得。

  但是此时可不是看热闹的时候,魏玥儿当机立断跨上马匹,趁着卢锡安被人阻挡的功夫,狠狠一踢马腹,箭一般地蹿了出去。

  韩凌穆夜同样跟了出去,一边的耶律其反应过来,叫道:"大师,帮我跟父王说一声,我过一段时间就回家!"

  说完便也疾驰而去。卢锡安眼睁睁看三人飞逃,几次想要追出去,都被皮老四打了下来。

  皮老四想的也很简单,之前就是对面这个老头子下令铲除自己的人,一定是那个女人的同伙。眼见着他们走了,老头自己也想走。哼,想的美!

  卢锡安眼见到手的猎物飞了,恼怒非常,出手更加重了,跟皮老四打的难舍难分。

  魏玥儿策马狂奔,生怕这两群互殴的人一旦停下来开口说话,就会发现他们共同的目标都是自己。所以只能尽快跑得远一点,越远越好,反正也快到昭阳城了。

  韩凌穆与耶律其驾马追上魏玥儿,就发现后者的嘴唇已经发乌,而左肩上的血液已经开始发黑了。

  "卢锡安大师用了毒。"耶律其一看就明白了,眉头紧皱,"我们需要赶紧去找大夫。"

  城门就在前方,他们已经脱离险境。就算那两伙人现在追过来,城门那里的士兵那么多,大喊一声,他们必然不敢轻举妄动。

  韩国律法,民众私斗都是要坐牢的。所以江湖人的事情,一般不会扯到官府去解决。

  魏玥儿心里一松,几乎立刻眼前一黑,从马上直直跌倒下来。

  "玥儿!"

  耶律其急忙伸手去接,但是韩凌穆更快一步,已经飞身下马把魏玥儿搂在怀里,面色难得严峻:"我们快点进城找大夫!"

  等到魏玥儿从昏昏沉沉的睡眠中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的被子又轻又暖。

  她微微一动,就觉得肩膀传来钝痛。魏玥儿扭头一看,就见肩膀已经被绷带层层裹了起来,动都不好动。

  屋子里还有一股药味,她往外看,就见到耶律其正全神贯注看着一只炉子,药味似乎就是从炉子上的瓦罐冒出来的。

  "耶律其?"

  "玥儿,你醒了?"耶律其注意到魏玥儿醒来,表情顿时生动起来。他丢下炉子瓦罐,跑过来看魏玥儿。

  "现在什么时辰?我睡了多久?"

  "已经酉时三刻了,你睡了快两个时辰了。"耶律其滔滔不绝,"我们已经在昭阳的福来客栈,穆大哥去请了百草堂的大夫来给你看病。"

  "毒素已经清除了?"魏玥儿问道。

  "大夫说虽然还有些残留,大部分都清除干净了。"耶律其一说到这里还十分得意,"我香袋里的香丸也可以解毒,大夫把香丸弄碎敷在伤口上,流了不少黑血。"

  素王心疼儿子,当然担心他四处闲逛会出什么问题,于是就用在香丸里加了各种解药,不要说都知道肯定也是卢锡安大师做的。

  这就叫以子之矛,陷子之盾。卢锡安留下的伤口,最后还是需要卢锡安留下的解药来治。

  魏玥儿试图起身,但还有些头晕眼花:"穆大哥呢?"

  "玥儿你小心些,大夫说你要静养数日,他还会过来看看你的残余毒素有没有清除干净。"耶律其道,"穆大哥出去了。"

  而此时的韩凌穆,正在昭阳城的郡守府上,与郡守徐阳密谈。

  "徐郡守,女子失踪案的卷宗都在这里了?"韩凌穆看着桌上的一大堆书,问道。

  "启禀公子,都在这里了。"徐阳恭恭敬敬地说道。

  "有一个叫皮老四的人,很有可能跟这个案子有关,你可以通过这个名字往下查。"韩凌穆点点头,开始飞速阅读那些案卷。

  韩凌穆记忆力惊人且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这些案卷。说起来,也不过是一个个丢失女子的涉案家庭的记录。

  

小说《王妃又对王爷动粗了》 第12章 拦截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