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农女的幸福田园

更新时间:2021-04-25 11:18:14

穿越之农女的幸福田园 连载中

穿越之农女的幸福田园

来源:微小宝 作者:颖儿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秦子琛向来嘴上没个把门的,闻言耸耸肩,嘴上的话不经思考就说出来了,"这可是救你留下的。要是因此娶不到媳妇儿了,你就把自己补偿给我。" 他跟一群狐朋狗友混惯了,哪学过跟小姑娘说话。只要一开玩笑,什么样的荤话都是张口就来。 直到说出口了,两人皆是愣了一下。 "你……" "我……" 两人同时开口。却在说了一个字之后,又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意外发生

  "就知道从你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

  

  赵小雅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道:"既然来都来了,正好给我带带路。上溪村,知道怎么走吧?"

  

  秦子琛失笑,"你还真是不客气。说这话时脸不红心不跳,能不能像个女孩子!"

  

  他把手中的折扇一展,故作苦恼道:"不过谁让小爷我品德高尚,乐于助人呢!丑丫头,你可要跟紧了。"

  

  药材之类都有项云墨等人带去,赵小雅只要人去就行了,因此赶路也就轻松了许多。

  

  秦子琛此人虽然说话时跟个无赖似的,但答应了给她带路,还真就老老实实在前面走着。

  

  甚至因为抄近路碰到有枝丫挡路,他也会细心地将那些东西挡开,给她清理出一条路来。

  

  赵小雅看着他微勾的唇角,不自觉地也跟着划出一道弧度。

  

  这个秦子琛,如果除去刚开始那几件混账事,有时候似乎为人还算不错。

  

  见识过秦子琛打探消息的能力,赵小雅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打算从他这里问问,"方才县令找我过去的时候,态度很奇怪。"

  

  她将见县令时的场景说了一遍,心有疑虑。

  

  然而秦子琛一听,却是嗤笑一声,全然没放在心上。

  

  "你是觉得他对你太客气了,不像是个手握权势的县太爷?"

  

  赵小雅点头。

  

  "你知道他这个县令怎么来的吗?"

  

  秦子琛摇着折扇笑道:"刘同行事谨慎胆小,凡事无功无过,原本只是个小小的同知。但他就是靠着这份谨慎,生生熬到前任县令出事落马,他则升迁补上了那个空缺。"

  

  "他对项云墨那样有点本事的人都算不上俯瞰,又何况你?且等着吧,待这次瘟疫解决之后,必有大赏落下。"

  

  他借着身高优势,用手中折扇轻轻拍了拍赵小雅的额头,"丑丫头,你要发财啦!"

  

  "说话就说话,拍我做什么!"

  

  赵小雅捂着额头躲开,瞪了他一眼后,又忍不住感慨道:"别的不说,这县太爷还真是个奇人!"

  

  困在同一个官职上死活升迁不了的大有人在。换做其他人,谁又能有这样的运气?

  

  秦子琛耸耸肩,"这样过于谨慎的性子有利有弊,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两人一路交谈打闹,很快便来到上溪村。

  

  项云墨他们到得早,动作也很快,这会儿已经让人把染上瘟疫的人集中到了村口的一间空房内。

  

  赵小雅收了脸上嬉闹的神色,取出随身带着的浸药的面巾蒙上,又顺手分给秦子琛一块,这才抬步朝那边走去。

  

  她到的时候,项云墨正急急忙忙地挨个查看那些人的状况,同时头也不抬地询问其他人,"全都在这儿了吗?"

  

  立刻便有人语气焦急地回答他,"上溪村染上瘟疫的一共九人,还有一个不愿到这里来,推开我们逃走了!"

  

  "逃走了?!"

  

  项云墨闻言立即停下手上的动作,眼中甚至还隐隐带了几分怒气,"还不快去找!要是让他接触到旁人,只怕整个村子都会染上瘟疫!"

  

  另外那人立刻应下,又急匆匆地跑出去。

  

  而直到这时,项云墨才发现赵小雅已经过来了。

  

  他惊喜道:"赵姑娘,你来了!"

  

  赵小雅朝他点点头,半点不嫌弃地走到其中一个病人面前蹲下,一遍查看一边问,"这些人情况怎么样?"

  

  见识过赵小雅的本事,项云墨自然不会有丝毫隐瞒,一五一十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一遍。

  

  "全都神志不清。最严重的那个据说是陈英村那边过来走亲戚的,应该就是他把瘟疫带过来的。临走前我们带了点已经熬好的汤药,将将给他们喂下。"

  

  一听上溪村的瘟疫源头也在这里,赵小雅站起身,打算先去看看他的情况。

  

  然而她才刚刚走出两步,门口却忽然传来略显激烈的嘈杂声。紧接着,一个面色蜡黄、生得贼眉鼠眼的男人被先行跟来的官差强押进来。

  

  大约是那人一直在挣扎。他们才刚进门,便能听到官差在警告那人,"老实点儿,别让我把你捆起来!大夫们这是在救你性命,你跑什么?"

  

  同时,同行的大夫从后边跟上来,对项云墨道:"项大夫,这是最后一个人了。"

  

  上溪村所有染上瘟疫的人,全被放到了这一间略显简陋的小房子内。

  

  而那边那个男人嘴里还在骂骂咧咧,"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真要救我。我可是听说过,那些染上瘟疫的人最后都是一把火烧了,有几个能活下来!"

  

  虽然仍旧不满,但也不知是不是知道自己已经无处可逃了,男人嘴上的话难听,却不像刚进来时那样挣扎得厉害。

  

  官差以为他这是听进去了几分,妥协了。于是缓缓松开手上钳制着他的力道。

  

  谁知他才刚刚放手,那男人的脸上便扯出一抹狞笑。紧接着,他猛然朝距离最近的赵小雅扑过去,竟是张嘴要去撕咬!

  

  "我没法活了,你们也别想好过!"

  

  "小心!"

  

  几乎是男人凶相毕露的同时,一声急促的喊声响起。

  

  秦子琛是反应最快的,但那个男人暴起得实在太过突然,他也只来得及将赵小雅拉了一把。

  

  怀中的小姑娘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听一声闷哼传进自己耳中。再赶紧抬头一看,竟是秦子琛用手臂替她挡下了那一口!

  

  男人还在凶狠地撕咬着不肯松口,秦子琛忍着小臂上传来的疼痛,用力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咚!"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男人瞬间砸到墙上,发出一声闷响,墙上落下的老旧灰尘洒了他一头一脸。

  

  一看这一脚就没怎么留下力道。

  

  然而这还没完,秦子琛松开赵小雅,捂着自己的手臂一脸阴沉地朝他走去。

  

  "你、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吃到苦头,男人总算慌了神。

  

  他手忙脚乱地想要爬起来逃跑。然而刚才那一脚已经卸了他一大半的力气,连站起来都十分艰难。

  

  只能眼睁睁看着秦子琛走到他的面前,带着满脸寒气,又是狠狠落下一脚!

  

新的病症

  秦子琛从小习武功夫不弱,那力道,就算是换做普通人也受不住这么重的两脚。更何况染了瘟疫的人本就身体虚弱。

  

  那男人直接被踹得两眼一翻,总算安分下来了。

  

  变故发生的太快,屋里其他人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不少人震惊于秦子琛那毫不留情的两脚。

  

  而那个将人押进来的官差已经看呆了,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回过神来之后,赶紧上前去拖那个已经失去意识的男人。

  

  只不过才刚一靠近,便有一股尿骚味儿直往他鼻子里钻。

  

  官差赶紧将鼻子捂住,颇为嫌弃道:"这人居然尿裤子了!"

  

  当然,此时此刻,根本没人再去管那个男的。

  

  赵小雅几步走到秦子琛面前,带着几分焦急拉起他的右臂查看。

  

  项云墨见她已经过去了,简单看过那男人的伤势,确定死不了后,便指挥着官差用粗麻绳将他捆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所有人都十分担忧。

  

  偏偏秦子琛这个伤者却还有心思盯着赵小雅的发旋开玩笑,"这么着急做什么,只是一点小伤而已。大不了就是染个瘟疫,然后再喝点你的汤药治好,能有什么大碍。"

  

  听到他这幅满不在乎的语气,赵小雅不自觉提高了音量,"你管这叫小伤?"

  

  她捏紧手上的伤药,指着他血肉模糊的小臂,也不知是不是还有些后怕,连声音都在隐隐颤抖,"你知不知道,要是这里真少了块肉,这辈子你都长不回来!"

  

  刚才那个男人是真的发了疯,一股狠劲本就已经咬得极深。秦子琛一脚将人踢出去的时候,更是几乎被他生生扯下一块肉来!

  

  瘟疫她能治,但要是因为她让秦子琛的身上永远留下这么个残缺的地方,她会记挂一辈子。

  

  "长不回来就长不回来呗。"

  

  秦子琛向来嘴上没个把门的,闻言耸耸肩,嘴上的话不经思考就说出来了,"这可是救你留下的。要是因此娶不到媳妇儿了,你就把自己补偿给我。"

  

  他跟一群狐朋狗友混惯了,哪学过跟小姑娘说话。只要一开玩笑,什么样的荤话都是张口就来。

  

  直到说出口了,两人皆是愣了一下。

  

  "你……"

  

  "我……"

  

  两人同时开口。却在说了一个字之后,又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他们的视线不知什么时候交缠到一起,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

  

  "项大夫、赵姑娘你们快过来!这里有人吐血了!"

  

  一声惊叫让二人迅速回过神来。

  

  赵小雅顾不得再问其他,与项云墨一起赶紧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角落冲去。

  

  那是个女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染上的瘟疫,如今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

  

  二人刚一走近,她便又是"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赵小雅顾不上恶心,赶紧上前查看。

  

  只见地上的血液粘稠腥臭,几近黑色。

  

  她伸手捏住女子的手腕感受脉象,同时询问项云墨,"你们到的时候,她有吐过血吗?"

  

  项云墨急忙回道:"一直在呕血。但没这么多,反应也没这么厉害。而且把人带回来之后,我们立刻给他们喂了药,当时就已经没再吐血了!"

  

  赵小雅一听,心中大叫不妙。

  

  她赶紧放下女子的手,又转过头去看其它几人。就连刚才那个发疯要袭击她的男人都没放过。

  

  然而越看,她的神色就越发凝重。

  

  "他们症状不对!"

  

  项云墨也跟着呼吸一窒,连忙追问,"怎么说?"

  

  "他们身上的瘟疫发生了变化,用来治疗陈英村的那些汤药已经没用了,最多只能缓解一点时间。然而这段缓和的时间过后,极有可能加快病症的蔓延!"

  

  换句话说,就是之前的汤药能让他们好受一段时间,但等这段时间过后,则会迅速加快他们的死亡!

  

  "怎么会这样!"

  

  项云墨瞳孔一震,不死心地扑上去亲自把脉。

  

  赵小雅见他如此,直接从一旁的药箱中取过几枚银针,手法迅速地扎进几处大穴之中。

  

  混乱的脉象停滞一刹,很快便有一种微妙的规律从中凸显出来,与先前诊断时的脉象有些相似,但却天差地别!

  此时项云墨已经说不出话来,只口中喃喃道:"我竟没有察觉……"

  

  引以为傲的医术在变化的病症面前毫无作用,若是换成别的大夫,只怕早就被打击得不知该如何自处了。但项云墨却很快便振作起来,询问赵小雅该如何解决。

  

  借着银针,赵小雅更进一步确定了上溪村的瘟疫症状。

  

  沉吟片刻后,对着项云墨道:"虽是变化过后的病症,但归根结底与陈英村的瘟疫还是同出本源。药方中最主要的几味药材不变,我另外出张方子。"

  

  如同那日在医馆时一般。一种又一种药材的名字从赵小雅的口中念出来,借由项云墨的笔墨落到了纸上,便成了救人的良方。

  

  秦子琛在不远处看着这边配合默契的两人,不自觉地微眯起眼眸,心里有些不爽。

  

  虽说变化仓促,但好在本就是为了瘟疫而来,大夫们带来的药材还算齐全。

  

  之前的汤药被全部倒掉,重新起锅熬煮药材。

  

  众人忙忙碌碌许久,直到接近正午时分,才总算将新的药汁喂进病人的口中。

  

  整整半日时间,赵小雅和项云墨都在交替着留意着那九个病人的情况,随时防备着有什么症状发生。

  

  但好在一切都在好转。

  

  直到揉着微微酸痛的腰站起身时,赵小雅这才发现秦子琛居然还没走。甚至看他那模样,似乎已经在那边看了一上午了,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她眨眨眼,伸手从一堆杂乱的药材里挑了几样,朝他招了招手,"过来,给你换药。"

  

  秦子琛乖乖走过来,嘴里嘟囔着,"你这手势怎么跟逗小狗似的。"

  

  赵小雅被他一句话逗乐了。

  

  手上一边用石杵将草药碾成糊,嘴上也不停歇。顺着他的话就道:"怎么就像逗小狗了?那你汪两声?"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