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荆太太每天都想守寡

更新时间:2021-04-25 12:54:52

荆太太每天都想守寡 连载中

荆太太每天都想守寡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十月瑾秀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荆厉寒,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就是自以为是的认为我能感动你。” “你说我乔家的一切都有你的一份,我嫁给你,让你有了继承资格。” “你说哥哥总是驳你的企划案,我求爸爸让你做总经理,职位在哥哥之上。” “你说不喜欢我在学校被男生惦记,我为你放弃学业,专心为你做汤羹。” “可是我换来了什么,你算计乔家破产,你逼的我爸妈自杀,致使我哥哥被害,你囚困我,你让他们连收尸人都没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荆太太每天都想守寡第4章试读

  乔芮薇两个拳头攥的死死,冷笑:“云谦已经在监狱里了,我还有什么可怕的,你还能一手遮天吗?”

  “我不能一手遮天,但是叶城监狱的狱长跟我很熟。”

  “你……无耻!”

  乔芮薇转身走到门口,拉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秦管家和华项阳。

  时隔一年,她又见到了他们。

  秦管家五十多岁,两鬓隐约见了白发,长相颇显凶,一身古典长袍。

  华项阳还是一如既往的柔和俊朗,看人的时候眼中总是带着三分笑意。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乔芮薇以前没见过,女人手上提着医药箱,应该是他的助理。

  “薇薇,你总算回来了。”

  “项阳,好久不见。”

  两人一同开口,还像从前一样默契。

  “欢迎你回来,我很想你呢。”

  华项阳在乔芮薇的头顶揉了下,收到某人冷冽的目光之后又把手放了下去。

  乔芮薇讽刺地扯了扯嘴角:“我还是逃不掉,很可笑是不是,进来吧。”

  她往旁边挪了下,华项阳和女助理进了门,秦管家则唤了声“太太”就离开了。

  房门刚关上,华项阳柔和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厉寒,你太过分了,怎么又欺负薇薇,你是吸血鬼吗?”

  乔芮薇脖子上的牙印很明显,看着还有些触目惊心。

  他们三个人从小就认识,华项阳也是唯一一个敢在荆厉寒面前训斥他的人。

  “是她自己不听话,我只是小惩大诫。”

  “我看你就是活该,再把人气跑了你就死吧,我才不管你。”

  “她再敢跑,我就打断她的腿。”

  “你……你这个疯子。”

  华项阳看着眼前这个疯子,他也没办法。

  作吧,早晚把自己作死了。

  “薇薇,你去里卧让沐雪给你处理一下伤口,看看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

  乔芮薇转身往里卧去,到门口的时候停住脚步,攥了攥拳。

  “项阳,你最好在他伤口上撒点儿药,让他立马能死翘翘的那种。”

  说完就推门进去了。

  外面的华项阳:“……”

  荆厉寒:“……”

  三秒钟后,荆厉寒还没坐热乎的屁股腾地抬了起来。

  “这死女人,我真是……”

  “你真是够了!”

  华项阳一巴掌将人给拍坐下,开始撕开他头上粘的纱布。

  “她本来就是个小辣椒,都是让你给磋磨成了软柿子,现在本性回归我还是挺高兴的。”

  “她那是本性回归吗,她是真心想让我死。”

  “你要是害死我全家,我也想让你死。”

  荆厉寒无言以对。

  憋了好一会儿,爆出一个字:“操!”

  里卧。

  秦沐雪想要给乔芮薇检查身体,遭到她冷漠的拒绝。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没有什么可检查的,你随便坐,我去洗个澡。”

  乔芮薇转身进了浴室。

  很快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十分钟后乔芮薇就那么光溜溜走出来。

  秦沐雪看着眼前漂亮的身体,身为女人她都有点嫉妒了。

  但是看着她脖颈和肩膀几口很深的牙血印,又让她有点心疼。

  乔芮薇将秦沐雪视为空气,径自打开壁柜,她以为里面只有男人的衣服,没想到还有一半是女装。

  这些女装不是她以前穿的衣服,也没有吊牌,可见都是穿过的。

  还以为他是转性了,原来这里是佳人之所。

  那他把她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就为了恶心她?

  真是可笑!

  以为她还是那个整天围着他转,动不动就为他吃醋打架的天真少女吗?

  

荆太太每天都想守寡第5章试读

  乔芮薇从里面拿出一件没有剪吊牌的男士衬衫穿在身上,衬衫很大,几乎盖到了她的膝盖。

  “荆太太,我还是给你的伤口上点药吧。”

  “沾到伤口就死翘翘的药吗?”

  秦沐雪一惊,忙说:“当然不是,我们医生是救人,不是杀人。”

  “那就不必了。”

  既然不能解脱那还上药干什么,溃烂了才好,恶心死那个混蛋。

  秦沐雪木讷地看着乔芮薇拉开门走出去,她忙提药箱跟上。

  “项阳,我有件事想问你。”

  外面华项阳已经给荆厉寒的头包扎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荆厉寒的脸色很臭。

  看到乔芮薇只穿着一件衬衫出来,两人都愣住了。

  还不等华项阳说话,空气中就爆出一声低吼-

  “乔芮薇,谁让你这么出来的,马上给我滚进去把衣服穿好。”

  荆厉寒站起来走到华项阳前面,刚好挡住了他的视线。

  这死女人知不知道自己什么样子,头发也不吹干,两条白玉腿就露在外面。

  她是想活活气死他好守寡?

  乔芮薇盯着荆厉寒,“我是想穿衣服,可是我有吗?”

  “你是不是瞎,那半柜子衣服眼睛看不见?”

  “我有洁癖,绿茶婊的衣服我穿怕会恶心死,荆厉寒,你想恶心我你做到了,但我不是每一件事都会屈服的。”

  荆厉寒气的磨牙,谁告诉她那是别人的衣服了?

  他扼制着胸口即将喷出的怒气:“你的嘴巴别那么恶毒,你的命可还是人家救的。”

  “那我还给她。”

  “你!”

  乔芮薇眼中不见光彩,灰白的就像一潭死水,自从荆厉寒找到她,生对于她来说就已经不再重要。

  荆厉寒额上青筋暴跳,两个箭步将人扯进里卧“嘭”的关上房门。

  秦沐雪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然后看向华项阳满眼狐疑。

  华项阳头痛的扶了扶额,无奈地说出三个字:“作孽呀!”

  里卧,荆厉寒将乔芮薇抵在门板上恶狠狠捏着她的下巴,漆眸喷着怒火。

  “你想死?你敢死吗,你付得起死的代价吗?”

  “代价?”

  乔芮薇漠然地看着他,嗤嘲一笑。

  “我全家都被你害死了,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能让你还以报复的?”

  “你爸妈是自己跳的楼,你哥哥是被高利贷拉去卧的轨,他们的死都是咎由自取。”

  “还不都是被你逼的!”

  提到爸爸妈妈和哥哥,乔芮薇眼中终于又有了情绪,是恨。

  那浓浓的恨意毁天灭地,是对他的痛恨,是对自己的悔恨!

  “荆厉寒,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就是自以为是的认为我能感动你。”

  “你说我乔家的一切都有你的一份,我嫁给你,让你有了继承资格。”

  “你说哥哥总是驳你的企划案,我求爸爸让你做总经理,职位在哥哥之上。”

  “你说不喜欢我在学校被男生惦记,我为你放弃学业,专心为你做汤羹。”

  “可是我换来了什么,你算计乔家破产,你逼的我爸妈自杀,致使我哥哥被害,你囚困我,你让他们连收尸人都没有!”

  “荆厉寒,你是有多狠的心,就算我爸妈做错过事,我不是在还吗,我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还不够吗,你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泪水顺着脸颊淌下,可是保留着最后一丝倔强乔芮薇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恨他,但她更恨的是自己!

  是她天真无知!

  是她引狼入室!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