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禹少娇妻美又飒

更新时间:2021-04-26 12:36:48

禹少娇妻美又飒 连载中

禹少娇妻美又飒

来源:微小宝 作者:浮生三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一听冷颜来了,两人都很诧异。 昨晚在冷家老宅闹的不愉快,冷颜怎么会来这? 冷柔一听冷颜来了,脸上划过一抹阴毒:“这可是她自己找上门的。” 冷柔亲自去开门,见门口真是冷颜,冷笑道:“大中午的,你来做什么?怎么,是想求饶道歉的?我告诉你,我不会原谅,除非你站着让我打几巴掌解气。” 以前的冷柔也这样欺负过原主。 曾经的冷颜懦弱胆怯,可如今的不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禹少娇妻美又飒:你不是冷颜

  冷颜急了。

  这刚到海城才一天,冷小墨就丢了,还是在徐辰的眼皮子底下。

  冷颜迅速与徐辰汇合。

  徐辰十分自责:“冷颜,都是我没看管好小墨,我已经报警了,相信很快就会找到小墨。”

  “一般人拐走不了小墨,只有两种可能,小墨自己出去了,或者就是被人给强行带走了。”

  自己的儿子,冷颜还是很了解。

  冷小墨聪明机灵,他把别人拐了,她还信,别人想拐了他,那不可能。

  冷颜试着联系过冷小墨,联系不上,电话手表打不通。

  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冷小墨被人强行带走了。

  冷颜立马想到了冷柔与宁芬兰母女。

  “我去冷家。”

  徐辰也想到了。

  “我跟你一块儿去。”

  “不用。”冷颜拒绝了:“你盯着警方那边,有消息随时通知我。”

  现在还不完全确定小墨的失踪跟冷柔有关,警方这边得继续找。

  冷颜只身一人独闯冷家。

  冷峰不在家,家里就宁芬兰跟冷柔母女。

  一听冷颜来了,两人都很诧异。

  昨晚在冷家老宅闹的不愉快,冷颜怎么会来这?

  冷柔一听冷颜来了,脸上划过一抹阴毒:“这可是她自己找上门的。”

  冷柔亲自去开门,见门口真是冷颜,冷笑道:“大中午的,你来做什么?怎么,是想求饶道歉的?我告诉你,我不会原谅,除非你站着让我打几巴掌解气。”

  以前的冷柔也这样欺负过原主。

  曾经的冷颜懦弱胆怯,可如今的不是。

  冷柔说着抬手就想扇冷颜耳光,不过这手还没打下去,就被冷颜迅速截住,一根银针刺入冷柔的手臂下面,冷柔顿时觉得手又像是断了。

  “冷颜,你这个贱人,你又对我做了什么。”冷柔惊恐的想要使用自己的手,却半点反应都没有。

  冷颜神情冷冽:“把我儿子交出来。”

  “你在说什么,你儿子怎么会在我这。”冷柔气的还想用另一只手去打,冷颜以同样的方法让冷柔另一只手也像断了一样。

  “看来昨天的教训还不够。”

  “啊!”冷柔吓得尖叫。

  宁芬兰听见动静跑出来一看:“柔儿,冷颜,你又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冷颜厉声道:“我儿子失踪了,除了你们母女俩,我还真想不出谁敢动我儿子,不想手真断了,就把小墨交出来。”

  “你个疯子,你儿子失踪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冷柔吼道:“你对我手做了什么,你这个贱人…”

  话还没骂完,冷颜迅速的往冷柔嘴里塞了点东西,冷柔顿时说不出话来,她感觉整个舌头都是麻木的。

  这下她真的吓哭了,急的在原地跺脚,想骂骂不了,想打冷颜,手又动不了。

  冷颜扇了扇鼻前的风:“嘴巴太臭了。”

  宁芬兰也被唬住了,刚才冷颜动作快,她根本来不及阻止,也没看清冷颜对冷柔做了什么,可冷柔却说不出话,像个哑巴了。

  冷颜何止是邪门,简直就是大白天撞鬼了。

  宁芬兰恐惧的喝道:“你不是冷颜,你到底是谁。”

禹少娇妻美又飒:错过

  可这张脸又是冷颜的。

  只是没有青色胎记,变得更加漂亮了。

  宁芬兰觉得冷颜太诡异了。

  冷颜想起这对母女对原主做过的事,也许是共用一具身体,原主的愤怒与不甘,她都能感受到。

  “今天你们交出小墨,我或许还可以饶了你们,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新账旧账一起算。”

  “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你那个野…”

  宁芬兰想骂野种,话到嘴边,想到冷柔的下场,还是改了口:“根本就没见过那个孩子,你别在这里找事,故意诬陷我们,让老爷子厌弃我们是不是,冷颜,你好算计啊,这样歹毒的心思都想得出来。”

  冷颜不跟宁芬兰废话,直接闯进去:“小墨?小墨?”

  屋里没有一点小墨的气息。

  难道小墨的失踪真跟这对母女无关?

  冷颜心急如焚,就算冷小墨再机灵,可终究是个孩子。

  宁芬兰怒气冲冲的跟着进去:“冷颜,你别太放肆了,这里可不是老宅,是你想闯就能闯的,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继母放在眼里。”

  “抱歉,我还真没把你们放在眼里。”冷颜眸光一冷:“只要我冷颜想去的地方,就没有去不了的,你们最好祈祷我儿子没事,否则我算在你们头上。”

  冷颜不想耽搁时间,找儿子要紧。

  “啊啊啊,唔唔唔。”冷柔还不能说话,急的一个劲的发声。

  “冷颜,你不许走,你先把我女儿给弄好了,你刚才对她做了什么,她怎么说不了话了。”

  “只不过是在她嘴巴里放了点花椒油,暂时说不了话,如果敢再让我听见骂一些难听的话,那就永远当个哑巴了。”

  冷颜确实只放了一滴花椒油,不过是她特制的,加了点药草,将麻性提高。

  至于冷柔的手,她可就不管了。

  宁芬兰只得带着冷柔去医院。

  ……

  从酒店溜出的冷小墨,并不知道冷颜正四处疯狂找人。

  他背着自己的小书包,正在外面找爹地。

  他特意甩掉徐辰,就是为了找爹地的。

  爹地在海城,而且就在身边。

  他一定会找到的。

  冷小墨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满大街溜达,肚子饿了,他进面包店去买东西,出来时,突然撞上了个女人。

  “对不起,没撞着你吧。”冷小墨还是很礼貌的,先道歉。

  冷小墨捡起掉在地上的面包,抬头那一瞬间,秦菲震惊的愣住了。

  眼前的冷小墨完全跟禹司寒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秦菲震惊之下,一把抓住冷小墨的手:“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你母亲是谁?”

  难道是当年那个青色胎记的女人?

  秦菲力道很重,将冷小墨弄疼了。

  冷小墨生气了,却还是很有礼貌与绅士风度:“阿姨,你弄疼我了。”

  “告诉我,你母亲是谁?你是谁?”

  冷小墨眼珠子一转,难道这人认识妈咪?

  这女人太凶了,难道是妈咪的仇人?

  “我是孤儿,没有爸爸妈妈,阿姨你太凶了,我要走了。”冷小墨使劲挣脱,秦菲拽的紧,心急之下,一口狠狠地咬在秦菲的手臂上。

  “啊,小兔崽子。”秦菲吃痛甩开。

  冷小墨拔腿就跑。

  “站住…”

  秦菲想追,禹司寒从另一边走过来,沉声问:“怎么了?”

  “没事九爷,一个孩子偷东西而已。”秦菲迅速敛了神情。

  禹司寒朝冷小墨跑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走吧。”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