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其它 > 西行之寻金路

更新时间:2021-04-25 17:21:20

西行之寻金路 已完结

西行之寻金路

来源:掌中云 分类:其它 主角:林宇, 李大魁

精彩试读:要知道,这周围都是木头房子,那种老式的吊脚楼,房子也比较旧了,点火就着。当时,这让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有人说,也许就是这掌柜的得罪了什么神灵吧,受到了惩罚,一家几口都无一幸免。毕竟这件事情太邪门儿,也没有人处理后事,虽然经过警察勘察,但是也只是说家里用火不慎,所以才引发的惨案。“那既然所有的东西都付之一炬,那本书会不会?”我问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行之寻金路:地火

事情有因就有果,当初和老黄进山的就是林二爷,他们经过的地方就在黑石岭,俩人追赶猎物的途中无意间闯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仅仅是一只很平常的野狗,但是,俩人无论废了多大的劲儿都没有追上去,那家伙跑得似乎特别快,老黄当时年轻气盛,硬是不顾一切地追了上去。

那野狗就跑到了一个山洞。

林二爷和老黄走过去的时候,才知道这东西还真狡猾。不过那洞穴似乎很深,俩人也从来没有来过这地儿,等到他们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有些不对……

因为,刚才追赶的那条野狗一进入这里面好像就走不动道儿了。渐渐地俩人发现那野狗好像有了变化,整个身体开始站立起来。

要知道,那是一条很普通的野狗,能像人一样站起来,老黄当时差点儿吓死过去。

那野狗站起来之后,用锋利的爪子愣是将胸口的皮毛给划开了。

刺啦——

但是划开身体之后,里面竟然露出了一个血淋淋像是人的身体,眼见那脑袋就要钻出来了……

“有鬼——”

老黄当时叫了一声,林二爷二话没说直接将他拖回来的。

后来为这事儿,老黄大病了一场,半个多月都没有下床。而林二爷上山过好几次,谁也不知道他去是干什么……

直到有一天晚上,林二爷浑身是血,一脸惊慌跑回村子,直接推开了大门,拽着老黄说道,“你快走……快走!永远也别回来了……”

老黄硬是被林二爷给拽走了,但是林二爷留下来了,因为他说他走不掉了!

但是,老黄也没能摆脱那些东西,无论他走到什么地方,总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缠着他,直到林二爷十几年前消失在深山里面,他才回来。

“呼呼——”

老黄把他经历的事情讲完时,天都蒙蒙亮了,尤其这个季节,亮得早,出门赶早的,已经走半道儿了,眼下,主干道车来车往。

这时候,一阵怪异的风好像从山上灌下来的,紧接着,我看到前面的路都出现了白茫茫的雾气,挡住了视线。而那些雾气以极其迅猛的速度朝着整个小镇蔓延。

而这雾气顶多是冬天的时候常见,但是这七八月份的夏季哪里来这么浓的山雾。

“咳咳——”

不仅如此,那雾气将我们包裹起来的时候,我甚至能够闻到空气中令人窒息的味道,说不出的难闻,肚子里面一阵翻江倒海。

“快走吧!”

老黄说道。

“去哪里?”

“殡仪馆!”老黄盯着前面,但是由于雾气太大,根本就看不清楚十米开外的地儿了。

几分钟之后,整个小镇都近乎消失在山野了,能见度之后几米,那白雾还源源不断地从山上灌下来,小镇地势低,所以那些雾气估计一时半刻消散不了。

我们摸索着走到殡仪馆的大门。

但是……

大门紧闭!

“咚咚咚!”

老黄只敲了三下门,也不管有没有人,就直接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吱——”

又是那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开门声。

屋子里面很昏暗,到处都是被火烧灼的痕迹,虽然过去多年了,但是这里没有人收拾,老黄听别人说这火来得邪门儿。

他说,那日,当铺的掌柜和家人收拾了一切,正准备入睡,他看到地上出现了一个老鼠大小的洞口。掌柜的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儿,担心有老鼠损害财务,也就多了一个心眼儿,想把那老鼠往外面赶出来。

他就往洞口里面灌水。

哪知道老鼠没有怼出来,从洞口出来一丝丝火焰,他就觉得奇怪了,扒开洞口一看,整个人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团火焰给烧着了。

最后,那屋子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被烧毁了。

“奇怪的是……那火焰只烧毁了这当铺的东西,却并没有引发周围这条街的火灾。”

要知道,这周围都是木头房子,那种老式的吊脚楼,房子也比较旧了,点火就着。

当时,这让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有人说,也许就是这掌柜的得罪了什么神灵吧,受到了惩罚,一家几口都无一幸免。

毕竟这件事情太邪门儿,也没有人处理后事,虽然经过警察勘察,但是也只是说家里用火不慎,所以才引发的惨案。

“那既然所有的东西都付之一炬,那本书会不会?”

我问道。

“不……那本书绝对不会。”没想到老黄一口肯定,“因为那本书根本就不在这里……”

西行之寻金路:金石阁

书要是不在这里,会在什么地方,把我们带到这要命的地方,逗我们玩儿呢?而且眼前的那几口棺材,着实让我大脑一紧,脑门儿发凉。

“不是过来找书的,那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大魁盯着四周阴森森的,整个人浑身都不自在。

“等人!”

老黄盯着前面。

“谁?”

我就问他。

哪知话音刚落,我就听到了后院好像确实有什么动静,老黄就谨慎地带着我们赶紧追出去了,推开里面的一扇门,就是后院。这边的木楼几乎都有一个后院,前面是开铺子的,后院就是居住的地方,也很清净。

“他来了。”

老黄站在院子中间。

说也奇怪,那几口棺材为什么摆在前厅,而后院却很宽敞,地面显然也有被火烧灼的痕迹,但是已经不太明显了,积满了灰尘。

果然,就在后院,我看到了有一个人,二十出头的样子,看上去倒还是挺精神的。这人不紧不慢,在院落四周好像寻找什么东西,看到了突然闯进来的我们几人,也是有些诧异。

“你是谁?”

我赶紧问道,来这个地方确实让人有些想不通。

那人打量着我们几个,然后盯着老黄,好像在沉思什么,片刻之后,那人疑惑地说道,“今儿个老板叫我过来,说有人会到这地方来,该不会是你们吧?”

“老板?”

我们面面相觑。

“金石阁老板王益山!”那人不紧不慢回答。

金石阁是在镇子东头的十字路口,那里稍微比较繁华,毕竟处在交通要道上,甭管你是北上还是南下,都要经过这地儿。

金石阁也是近几年才出现在那当口子,原先谁也没有听说过,只是后面的老板据说是挖金子发家致富的,早些年跑过很多趟儿。

要说,这老板在哪儿不是发财,为什么要到这穷乡僻壤。

后来听说,那老板打听到这里才是一个风水宝地。

我们一到那地儿,这人就招呼我们进门,然后沏水泡茶。

“你们老板呢?”

老黄开门见山就问道。

“你们稍事休息会儿,我这就叫老板出来。”那人说完就走进内屋了。

看来这老板还真是见过世面的,虽然说这是会客的大厅,但是那布置,从金石玉器到山里的野物皮毛、骨头、甚至活标本都摆出来了。

我的目光被摆在侧面的那个书柜下面的主儿给吸引住了,那似乎是一个摆件,但是仔细一看,是从深山给弄出来的。

那是一只山猫!

按说这大山里,有几只也不足为奇,只是那山猫的眼珠子居然是幽绿色,就像是宝石一样,瞪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们。

似乎下一秒就要朝我们扑过来。

“咳咳——”

突然从内屋走出来一个人。那人高大魁梧,四十来岁的样子,饱经风霜,但是长得很黑,一看就知道常年在野外工作的缘故。

“哟,黄师父。”

那人一过来就看到老黄了,赶紧问好。

“是你。”

老黄有些诧异,原来老黄和王益山在十多年前认识过,那时候,王益山差点儿要了老黄的命,好在都是误会,要说起这其中的故事,那就多了去了。

不过,后来,王益山据说是离开小镇去北方闯荡了,说要是不混出个人样,绝不回乡。

没想到这一去多年,差点儿都快要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哈哈哈……”

老黄对我说,这人就是金石阁的老板王益山。

“好说,既然都是认识的,那么事情就好办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年天一当铺的老爷子交给你一样东西吧……”老黄说道。

王益山楞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

“先不着急,给你们看看我的新玩意儿。”王益山这时候从兜里面好像准备掏什么玩意儿。

“这几位是?”

王益山才注意到我和大魁。

“那东西的主人!”

老黄回答。

“是林老爷子的后人,难怪了。”王益山打量了一下我,好像对我有什么兴趣,不过之后就没再说什么。王益山拿出一个东西就放在桌子上,随后就让老黄帮忙看一下。

“这是……”

老黄看了半天也没瞧出个啥玩意儿。

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堪称完美的一块石头。我和大魁好歹也是田野考古的,见过的玩意儿不少,什么金银玉器、瓷器、铜器,好东西真家伙一过眼,就能够判断出几分真假。

但是,王益山拿出的石头,我们倒还是头一次见。

若说这是玉石,也有些牵强,石头没有任何瑕疵,表面很光滑像是被油抹了一层。怪就怪在那石头里面竟然闪烁着一团刺眼的火焰,好像随时都要蹦出来……

林宇, 李大魁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