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深情不许你白首

更新时间:2021-04-26 10:06:38

深情不许你白首 已完结

深情不许你白首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上火吃橘子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楚墨寒瞳孔微缩,紧抿着唇,没有说话。苏欣却知道她说对了,在一起七年,苏欣了解楚墨寒的每一个肢体语言,每次他戳穿心虚时,就会不自觉收缩瞳孔。一瞬间,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上了苏欣的天灵盖。楚墨寒跟她在一起的目的真的是出于报复,报复她的父亲!相对于不爱,没有什么比知道这场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算计更令人绝望……难怪楚墨寒一直要求和她隐婚,难怪他总是在她和他真爱两人面前做不了决择,一个是心头的朱砂痣,一个只是他复仇的工具,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爸走了

当初苏欣和楚墨寒的感情遭到了她父母的强烈反对,她为了和楚墨寒在一起,不惜与父母决裂。

这么多年,苏欣几乎没和父母联系,就算偶然从新闻里知道家里有项目出问题,也不敢找楚墨寒帮忙,怕惹他不快。

苏欣事事以为楚墨寒先,处处顾及他的感受。

可楚墨寒呢?连在她和那个女人之间做选择都如此艰难?

“我现在真怀疑你跟像我爸说的那样,跟我在一起是别有用心,”苏欣气昏了头,索性也没什么顾忌了,以前不敢提的,通通吐了出来,“你一直在记恨我爸对不对?”

不然她和楚墨寒七年的感情,怎么会比不上那个半路插足的真爱?

“难道不该记恨?”楚墨寒反问,声音比之前更冷。

果然,楚墨寒一直在记恨她父亲。

“我跟你解释过很多次,你父亲的死跟我爸没关系。”

楚墨寒紧绷着脸,满脸寒意,根本不信她的解释。

“那你这么恨我爸,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苏欣又气又恼,整个人的理智被灼烧殆尽,她不顾一切冲楚墨寒吼,想将心里的委屈与不满通通发泻出来。

“还是说……”发泻完之后苏欣整个人的声音软下来,红着眼直勾勾地望着楚墨寒质问,“你跟我在一起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我爸?”

楚墨寒瞳孔微缩,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苏欣却知道她说对了,在一起七年,苏欣了解楚墨寒的每一个肢体语言,每次他戳穿心虚时,就会不自觉收缩瞳孔。

一瞬间,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上了苏欣的天灵盖。

楚墨寒跟她在一起的目的真的是出于报复,报复她的父亲!

相对于不爱,没有什么比知道这场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算计更令人绝望……

难怪楚墨寒一直要求和她隐婚,难怪他总是在她和他真爱两人面前做不了决择,一个是心头的朱砂痣,一个只是他复仇的工具,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不是不选,只是懒得在明面拒绝她罢了。

从楚墨寒沉默的那一刻起,苏欣就应该知道答案了。

如果说之前苏欣还有要维护这段感情的理由,那么在知道这场感情从始至终都是一场算计之后,她的自尊再也不能允许她做出任何挽留的事。

她是苏家宠在手心的公主,楚墨寒都不要她了,她没必要继续舔着脸不放手,这点骨气她还是要的。

“楚墨寒,我们离婚吧!”

这话从说出口的那一刻,苏欣就后悔了。

相恋的七年间,楚墨寒早已经变成了苏欣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分手就相当于直接在她心口扯下一块肉来,鲜血淋漓的痛。

苏欣寄希望于楚墨寒能拒绝她,哪怕给一个台阶,他们这段感情也还有回旋的余地。

可苏欣失望了,楚墨寒的回答十分干脆:“好。”

没有任何的挽留,好像早就设想过这种结局,或者就算她不说,他也会提。

苏欣心里又酸又涩,红着眼看着楚墨寒:“你就那么恨我爸?恨到宁愿浪费自己七年的时间,也要把他的女儿拉入深渊?”

杀人诛心,蛇打七寸,报复一个人最有力的办法就是毁掉他最珍视的东西,不是吗?

看到苏欣通红的眼,楚墨寒心口微怔,突然不确定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过几天我们就去民政局领离婚,我不会再缠着你。”苏欣没有等楚墨寒回答,擦干眼泪,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对楚墨寒说道。

说完苏欣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不再看也楚墨寒一眼,快步往外走。

她怕自己一见到他,就舍不得分开。

视线被眼里的雾气模糊,苏欣磕到茶几角重重地摔在地上,很疼,却比不过心里的万一。

楚墨寒心里一紧,快步扶了上去,他已经分不情自己自己的反应是入戏了,还是戏作了太久走不出来。

苏欣甩开楚墨寒的手腕,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冷下来:“目的已经达到,就别再作戏了!”

苏欣不允许自己再陷进去!

苏欣以自己最大的克制力快速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跑进卧室,重重地关上了卧室门,隔绝了楚墨寒和自己最后的视线接触。

如同脱力般将整个身子依靠在门后面,苏欣眼里的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往下掉,她努力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哭声溢出来。

许久之后,苏欣听到大门开启的声音,楚墨寒从别墅离开了。

一直哭到天亮,哭到苏欣眼泪都留干了,她才终于终于有了睡意,刚躺上*床,一通电话打了过来,电话里的内容让她面色大变:

“你爸爸他,走了!”

你父亲对你还不够好吗

苏欣气喘吁吁赶到市人民医院,在走廊里看到面色憔悴的苏母,跑上去追问“妈,我爸怎么样了?”

刘玉兰双眼无神,待看到苏欣时,眼里突然迸发出强烈的恨意,整个人像重新获得力量般,一个巴掌狠狠扇在苏欣脸上:“逆女,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

“妈,我爸他怎么了,医院是骗我的对不对,我爸没有出事对不对?”苏欣急得快哭了,抓住刘玉兰的手哀求。

“怎么了?”刘玉兰情绪激动,一把抓住苏欣的胳膊推开病房大门将她拖拽到病床前,掀开病床上的白布露出苏齐宏的尸体,将苏欣的头按在上方,“你不是要看你爸怎么了吗?看仔细了,看看你把你爸害成了什么样!”

苏欣看到父亲苍白的面容和早已冷却的尸体,心里的防线彻底崩溃,扒在尸体身上痛哭:“爸,你不要走,不要!”

她不敢相信一直宠爱她的父亲就这么离她而去。

她不敢相信爸爸这么坚强的一个人,会因为一些困难自杀。

“你给我装什么无辜,要不是因为你男人,你爸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刘玉兰声音愤怒,将苏欣从苏齐宏身上扯下来。

苏欣脸上全是眼泪,听到刘玉兰方才的话,止住眼里的泪追问:“楚墨寒?他做了什么?”

一股不详的预感在苏欣心里晕开。

“楚墨寒做了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刘玉兰恨恨地瞪着苏欣,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杀夫仇人,“他父亲做工时意外死在你父亲工地上,他一直因这件事对你父亲怀恨在心。

从他成立楚氏到现在一直针对苏氏,让苏氏光景一年不如一年,甚至毁了你父亲为重振苏氏押下全部身家投资的丽山别墅项目。

如果不是他,你父亲根本不会欠下大笔债务,更不至于被人追债跳楼而亡!”

“不会的,不会的!”苏欣捂着耳朵,不敢相信楚墨寒一直在背着她迫害她父亲。

她知道他恨他父亲,可不是已经选定用她来报复她的父亲吗?为什么还要这样?

难道非要逼死他们一家?

“不信是吗?”刘玉兰恼怒地拿起一旁座椅上的手提包,拉开拉链拿出一大叠报道,直接甩在苏欣脸上,“楚墨寒对苏氏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留着!”

苏欣的脸被那一叠报道砸得生疼。

她蹲在地上捡起所有报道,一篇篇往下看,每看到一次楚氏针对苏氏的行动,心就像被划了一道口子,火辣辣地疼。

“你父亲怕你过得不好,在生意场上一直忍让他,换来的却是他的变本加厉、赶尽杀绝,”刘玉兰眼眶通红,为丈夫的不值,“最后就算丽山别墅项目被毁,你父亲全部心血毁于一旦,为了不让你为难一心自己解决,也不允许我找你让你求个情!”

眼里是楚氏一次次针对苏氏的报道,耳里是父亲至死的维护,苏欣的心像是被两层的地狱烈火炽烤着,煎熬不已。

只能无力地痛哭着。

“你父亲把所有的风雨都担了,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你,你是怎么回报他的?嫁给一个对他居心不良的人伤他的心?甚至害死他?”

刘玉兰为丈夫委屈,拼命摇晃着苏欣的肩膀,声嘶力竭地质问她,“你父亲对你还不够好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