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末世 > 灵视觉醒

更新时间:2021-04-27 10:51:07

灵视觉醒 连载中

灵视觉醒

来源:掌中云 分类:科幻末世 主角:赵渊, 杨思璐

精彩试读:没办法,各国在面临人类灭绝的危机面前,不得不坐下来谈合作的问题,经过漫长的拉皮条,和各种讨价还价后,最终在1951年签订了协约,正是在这份协约中特事处诞生了,协约规定每个协约国都要在自己的国家设立特事处的分部,招纳超凡者,对抗灾兽的入侵,每个分部负责自己的地区,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联合处理一些重大问题,这样的安排下,防御灾兽和招纳超凡的压力分摊下去,都减少了很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特事处的起源

这些资料虽然让赵渊有种世界观被颠覆的感觉,但这并不是他要找的目标。

一顿猛翻后,赵渊终于找到了角落里的目标“特殊事件处理处【夏国部】新人教导篇”

特殊事件处理处,简称特事处,并不是夏国一处的特殊部门,准确的来说这是个国际性的全球性组织,每一个大国都有它的分部,而且它的传承非常遥远,就特事处已知的资料来看,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期。

最早的时代里,掌握了工具的人类刚刚露出占据世界的苗头时,不知道为什么,世界每个角落随机的出现了一些空间大的裂缝,许多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逃了进来。

这些异世界的怪物都拥有着神奇的能力,普通的人类根本就无法抗衡,奇怪的是这些怪物对人类有着无法解释的敌视,仿佛他们出现的天职就是为了灭绝人类,在那一段时间里人类被大量屠杀,甚至连繁衍都成了难题,人类惊恐的称呼这些带来灾祸的怪兽为——灾兽

人类就像一根弹簧,被压迫到极致后,紧接着就是绝对的反弹,无法考证是在空间裂缝出现后的多少年,第一个超凡出现了,原本只存在于灾兽身上的神奇力量不知为何出现在了人类的身上,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这却吹响了人类反击的号角。

随着人类的反抗越演越烈,人类超凡者也接连出现,那个时代超凡人类的数量甚至占据了人类的大多数。灾兽虽多,但是具有智慧的却不多,在恢复过一定元气的人类的联合下,根本就没有坚持多久,再加上人类中出现了几位已经达到了无上境界的超凡者,他们的力量堪比陆地神仙,举手投足便能搬山填海。

最终在人类的全面联手下,几乎所有的灾兽都被斩杀或被赶回来异世界,那几位无上境界的领袖,在商议后,为了万无一失,决定联手将全球所有的裂隙全部封印,那是一场前无古人,后也不可能有来者的盛大仪式,那几位存在甚至将月亮都当作封印的节点,

那场仪式是如何举行的,没有任何的记载,只知道,那几位以自己的生命和所有超凡的力量为代价制作了覆盖整个地球的封印,空间裂缝被全部封印,人类终于迎来了文明的发展时代。

本来只一切就该这样结束了,人类如愿的占据了整个地球,兴盛的发展着,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文明更是飞速进步,可以说一切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

可就在15世纪,时代的大河再次发生了偏移,在古罗马的旧址上,人们发现了一处祭坛,不知道是何让人所建造,也不知道该如何使!

一个非常平常的夜里,一个神秘人进入了祭坛,然后一道光直冲天际,人类的梦魇再次回归。

也许封印并未被完全打开,只有一两道小的缝隙打开,出来的只是些比较弱小的灾兽,几千年的时间过去,即使当时人类失去了超凡力量,但是文明的进步使得人类拥有反击的力量。

在捉住了几只灾兽后,各国政府在秘密商议后,开始不断的发掘有关灾兽的历史,在对史前遗迹的发掘中,人类们发现了事情的起源,这是关乎人类存亡的大事,自那时起,各国都在自主的研究者灾兽,想从它们身上找回记载中的人类也能拥有的超凡能力。

还未等人类们研究出什么的时候,超凡者随着裂隙的重开也开始复苏了,但是令人头疼的是,觉醒的人是随机的,可能是七老八十的老人,也可能是刚出生的婴儿,可能出现在各个人种,各个身份,各个地区,完全没有能够追寻的依据,各国政府也不是没想过,不依靠超凡者的力量去对抗灾兽,但是人类的科技面对各种灾兽的匪夷所思的力量是显示出很大的不足,就连人类当前文明的最强力量——核弹也不是没试过,但是除了将空间裂缝变得更大以外,并没有什么用。

没办法,各国在面临人类灭绝的危机面前,不得不坐下来谈合作的问题,经过漫长的拉皮条,和各种讨价还价后,最终在1951年签订了协约,正是在这份协约中特事处诞生了,协约规定每个协约国都要在自己的国家设立特事处的分部,招纳超凡者,对抗灾兽的入侵,每个分部负责自己的地区,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联合处理一些重大问题,这样的安排下,防御灾兽和招纳超凡的压力分摊下去,都减少了很多。

简单来说特事处就是个国际警察,只不过追捕的对象变成了灾兽,而追捕的人是超凡者罢了。

放下手机,赵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脑袋,这些资料简直是让他的三观炸裂,他现在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所在世界的真实性了,从小到大的常识几乎被全部推翻,谁能想到,在自己看来风平浪静的世界,背地里却是暗潮涌起。

闭上眼,赵渊感到了深深的疲惫,算了,反正还有七天,还有那么多时间,自己可以慢慢考量,。

村长在后院养了几只鸡,大清早的就在扯着嗓子啼叫,无奈被鸡叫醒的赵渊,走到院子,发现村长早早就已经躺在摇椅上,慢慢的抽着旱烟。

“爷爷,这么早就起来啦“赵渊有些惊奇,自己明明睡得很浅,却没有听到村长起床的声音。

“哎呀,人老了,睡不着,想着你昨晚都没吃饭,这不,起来给你煮碗面垫垫肚子“

赵渊倒也一下子坐在村长边上,端起放在旁边桌子上的大碗,呼呼大吃起来“嗯,,谢谢爷爷,还是你做的面条好吃啊”

村长见赵渊吃的香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好吃就多吃点,不够啊,爷爷再给你做去”

吃过早饭,太阳也渐渐什了起来,帮着村长做了些农活,又将整个房子给打扫了一遍,毕竟村长老了,身子骨不好,有些地方根本就打扫不到,既然自己回来了,肯定是要帮其打扫好的。

一阵忙碌后,居然已经到了中午,正要准备晚饭的时候,屋外传来喊话声。

钻出屋子一看,居然是个漂亮的小姑娘,那小姑娘看见出来的赵渊,先是一愣,接着就是满脸的欢!

“呀,小渊哥,你回来了“小姑娘喜。

赵渊仔细看了看她,竟一时没有认出!

“我呀,李晓兰呀,以前经常跟你一起玩的呀,小渊哥你不会忘了吧“李晓兰有些不高兴的嘟了嘟红润的小。

赵渊想起记忆中那个总是跟在自己后头的野小子,再看看眼前这个穿着格子长裙,一头黑亮秀发飘扬,容貌俏丽的美少女!

“晓兰,这才几年呐,变了这么多。现在看起来可比以前漂亮了“

李晓兰拿小拳头捶了几下赵渊的胸口,小脸气鼓鼓的“什么叫以前,人家本来就漂亮”

“对了,小渊哥,我妈让村长去我家吃饭,既然你也回来了,也一起吧“

“王婶啊,好嘞,我去后园叫爷爷,一起走“

路上和李晓兰聊了会儿才知道,这几年,王婶一家一直在帮忙照看村长,毕竟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那天起不来了也说不定,。

赵渊听了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还是将这份恩情牢牢记住。

而李晓兰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考上了蓉城的高中,现在是放假才回来,没想到也是刚好就遇上了赵渊。

李晓兰一家也只是普通的农村人,在村里开了个榨油坊,收入不高不低,维持自家的开支倒也是刚刚好。

没走多久,就看到李晓兰的家,普通的农家二层小院,王婶就站在院里掰着玉米,李叔在另一旁修理有些老旧的榨油机。

没等走近,王婶就已经看见了赵渊一行,赶忙丢下手里的玉米,跑到院门口。

“赵渊呐,你啥时候回来的,快快快,进来坐“

说着就拉着赵渊往院里走“哎呀,你要是早点跟王婶说你要 回来,婶非得给你买些好菜,给你接接风”

10-起誓,守护所爱之人

赵渊笑着推辞了几句,心里却是一片温暖,他父母早死,虽说有村长抚养,但村长也只是个单身汉,要照顾一个半大孩子,却是没有那个精力,那个时候王婶一家可是给予了不少的帮助,可以说要是没有王婶一家的帮助,就没有今天的赵渊。

李叔是个老实的庄稼汉子,不会说话,但从他高兴的也有些泛红的脸来看,对于赵渊的回来也是充满欢喜的。

饭桌上,欢声笑语,李叔和赵渊都喝了几杯,气氛更是融洽,赵渊又讲了一遍自己这些年的遭遇,听到自己因伤退役,都流露出担心的样子,听到没什么大的影响后,才放下心来。

李叔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道“不管咋说,小渊能平安回来,这是好事,对了,小渊呐,接下来你有啥打算“

赵渊沉吟了一下道“没确定,但是我军营的首长给了我一张介绍信,以后我可能会在蓉城警察部门当一名警察“

”警察,警察好啊,离家近,能常回来“李叔眼睛一亮。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王婶这时也接过话茬“既然是在蓉城,也能照顾一下你妹妹,她一个人在城里读书,我和你叔都不放心,现在正好。”

李晓兰道“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照顾不好自己了,”

李叔将酒杯一放到“就这么决定了,要是小渊真在蓉城工作,那就算是叔拜托你了“

“诶,叔,咱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拜托不拜托的,再说警察的工作也不少,能照顾到晓兰的地方也不多“

“只要有你一句话,叔就放心了,平时你也不用太关注她,她现在在学校住宿,但是高三了,放假的时间也变少了,回家的话来回不方便,小渊你只要帮叔在这丫头放假那时候,帮我把她看住,别让她出什么事“

这样的要求,赵渊自然是满口答应,。

久别重逢,这顿饭一直吃到下午两点多,赵渊和村长回去的时候正是太阳火辣的时候,走回家,赵渊出了一身的汗,村长却是一滴汗都没流,老年人普遍体寒,还要多晒太阳呢,所以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老头老太太没事的时候就晒晒太阳。

农村自然是没什么浴室的,干脆拿上换洗的衣服朝后山走去,后山有一条小溪,几十年来从来没干枯过,以前,各地闹旱灾的时候,村子就是靠着这条小溪熬过去的。

赵渊去的是小溪的一个分流形成的小水潭,他小的时候就没少在这里玩耍,抓螃蟹,游泳,钓鱼,这里可谓承载了赵渊无数的回忆。

噗通一声,赵渊直直的跃入水潭,清凉的潭水瞬间驱散炎热,舒服的漂浮在水面上,闭上眼,好似在养!

突然,赵渊眼睛张开,深红色的兽瞳中仿佛射出了闪电,若是有人直视必然能震慑其心。

自从赵渊斩杀了那只猴形的灾兽后,身体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只是当时被特事处的事情给吸引了注意力,一直没在意。

一直到刚才,在静下来的时候,他再次感受到了自己身体里的异动。

就好像有一股冲动想要释放出来,赵渊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搞鬼,于是遵循着自己本能,好像有什么东西覆盖在了自己身上。

赵渊摸了摸皮肤,上面根本什么都没有,但就是感觉上面好像覆盖了些什么东西,等了半天都没什么反映。

喃喃道“难道真是我的错觉?”

反正也已经洗完了,当即穿上衣服回去了,

可就在回去的路上,赵渊察觉到了异常,这一路遇到了不少认识的村民,打了招呼后,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开始还以为是人家心情不好,但是七八个都是这样,赵渊立马感觉到了不寻常,他们好像忽视了自己。

没错,就是忽视,不是看不见,赵渊特意挡在一个人的前进路线上,但是人家却自己回避了,所以别人是看的见自己的,但就像看见的是石头一样被当成了理所当然无害的东西。

这个异常让赵渊十分的眼熟。

这,这是那只猴形灾兽的能力,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赵渊现在是满脑的疑惑,莫非,自己夺取了那只灾兽的能力?

自己能夺取灾兽的能力!!!,巨大的兴奋感涌上心头,一时间赵渊甚至想象到了自己夺取万千灾兽能力无所不能的样子了。

过了好一会,赵渊才冷静下来,不对,没有那么简单,自己一共杀了两只灾兽,可是在杀了猫形灾兽后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这么说来自己的能力还有极大的不确定性。

也许自己只能吸收这一种能力也说不定,赵渊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自己的能力绝对不简单,还需要大量的实验才能摸!

看来那特事处确实有去一趟的必要了,自己没头没脑的瞎琢磨,肯定比不上人家专业机构来的快。

这一夜,赵渊想了很多,最终还是坚定了去一趟特事处的决定,说实话,他完全没受到赵美丽的话的影响那是不可能的,人都拥有好奇心,赵渊自然也是如此,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他想到了自己和猫形灾兽舍命搏斗时恐惧,想到了大巴上那个被灾兽杀死的?这不由得使他认识到了自己的弱小。

赵渊不禁自问,若是哪天自己再次遇到灾兽自己能否幸运的再次逃出生天?答案是未知,万一下次遇到这些东西的是自己最爱的人们,自己又是否又能力保护他们呢?

在这样的考量下,赵渊决定了后天和要去上学的李晓兰一路去城里,不管怎样先去看看再说吧。

一夜无眠,第二天赵渊就去祭拜了自己的父母,时光总会冲淡一些东西,望着那两个墓碑虽然谈不上悲痛欲绝,但还是有种悲伤袭上心头,即使记忆里父母的脸都已经变得模糊,但是那份爱却从未遗忘。

赵渊是幸运的,失去双亲的艰难时候能遇上村长,遇上王婶一家,在他看来这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他从没奢望自己能保护所有人,他只想保护好自己在乎,而且深爱着的人。

跪在父母墓前,脑中想要获得力量保护所爱之人不受伤害的愿望变得无比的强烈,赵渊想着,既然上天给予我这样的奇迹,当然要紧紧的抓住。

小说《灵视觉醒》 第9章 特事处的起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