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娘子是天才

更新时间:2021-04-25 16:53:53

重生之娘子是天才 连载中

重生之娘子是天才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叶芷汐, 楚昭炎

精彩试读:叶芷汐轻笑,“叫你一声三叔已经给足你面子,骂我不知廉耻的人,也没什么教养,更何况是偷人东西,你说是不是叶三叔?”“你什么意思?”叶芷汐眸光凛冽,冷冷道:“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那你竹篓怎么回事?”她歪着头看那框竹笋。叶老三挡住,“怎么?想吃?三叔我就赏你一个。”叶老三拿了一个人给她,竹笋落地,她无动于衷,仍旧寒着脸盯的叶老三浑身不自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洗肠

文氏正煮饭听到她声音出来就看她跑开了,疑惑的追了两步,询问楚萧宇,“这丫头去哪儿了?”

楚萧宇道:“凑热闹去了。”

文氏脸就变了,唐氏忙说:“我去看看。”

文氏锅里还煮着饭,她担心叶芷汐去了惹人嫌,毕竟名声不好。她便喊楚萧宇,“你去帮我看着厨房里的饭,我去瞅瞅。”

她边说边脱下了罩衣,挂在墙壁边。

楚萧宇道:“杀猪有啥看的。”他沉着脸返回去,余光看到楚昭炎站在门口,侧脸望了下没说话。

楚昭炎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才出来的。得知那丫头去凑热闹了,略微有点不满。也知道母亲担心什么,那丫头名声不好,最好别出门,这样别人也找不会找麻烦说难听的话。

楚昭炎叹息一声转身回了屋子里。

叶芷汐去的时候,李大叔已经把猪吊在了大树上到挂着!内脏也都扒出来放在一旁。需要肉的村民就站在李大叔旁边,要多少李大叔就割多少下来。

叶芷汐看了一会儿,视线落在一边放着的猪大肠小肠上,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很脏,估计不会要。

叶芷汐拍拍身边的大娘,看起来和文氏年纪不相上下,她也不认识,询问道:“大娘,那些东西还要吗?”

王大娘一看是她愣了下,笑说:“咦?这是谁家姑娘来着?生的漂亮,村里好像没有这么标志的姑娘吧?”

王大娘身边的陈氏朝着叶芷汐看去,扬声道:“这不是楚家新娶回来的新娘吗?叫什么汐?”

“哦哦,叶芷汐,隔壁村叶家孙女。”王大娘恍然大悟,上下大量叶芷汐,“生的倒是标志,上次谁说跟丑八怪似的?”

陈氏摇头,撇撇嘴一脸嫌弃,“叶家孙女名声狼藉,和人私奔,又被卖到窑子里,楚家大娘买回来做什么?”

“对呀,还花了五两银子和一头猪,换她母子呢。”

叶芷汐蹙眉,越来越多的妇人掺和进来奚落她,她早就料到会如此,内心毫无波澜,仍旧笑嘻嘻的询问:“你还没告诉我,那些要不要呀?”

王大娘看了猪大肠,又看着她,“我说你这丫头怎么不懂理?我们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不说话?”

“就是。”

叶芷汐无语,当着她面议论她名声问题,难道要她坐下来和她们一起讨论?

她脑子抽了吧?

“大娘这话说的,我只想弄清楚那些东西还要不要,你也没有回答我呀。”叶芷汐叹息,她这个现代人的灵魂,犯得着和一根筋的古人较劲么?

“哎,你怎么说哈呢。”王大娘声音大了点,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他们。

叶芷汐嘟着嘴委屈的掉眼泪,王大娘怒了,指着道:“嗨,你丫头咋回事?咋就哭起来了,我们可没有欺负你。”

李大叔瞧见了拿着刀走来,瞧丫头委屈的低着头,默不作声,指着王大娘,“王嫂子这是咋回事?别欺负人家小丫头。”

叶芷汐看向李大叔,解释说:“大娘没有欺负我,我只是想问那些还要不要,大娘就......”

她低着头,金豆豆往下掉。

“唉?你这丫头......”

文氏匆匆而来,揪住王大娘衣袖,“你干什么?我楚家的人还轮不到你来管教。”

“娘。”叶芷汐抓住她手臂接受道:“不关王大娘的事情,是我不好。”

文氏被他这一声娘喊的有些荒神,认真一想确实该叫娘,总不能在外面还叫大娘吧?

“楚大娘我们可没欺负她......”

李大叔拉住王大娘,“好了好了要吵回家去吵,我还要买肉呢。”

“真是晦气。”王大娘愤恨的甩了衣袖推了人群走了出去。

文氏虽然没了丈夫,但是在村里也没人敢欺负,主要是家里有点小钱,比一般农户要富有多。

十几亩良田,只是这收入都拿去给小儿子治病了,可就是如此还是比一般农户富有多。

这有钱人说气话来就是理直气壮,家里娶了个名声不好的媳妇又当啥事?文氏照样压着他们,他们也就私下说,当面还不认怂?

“楚大娘,来两斤肉回去不?给你家小乔补补身子。”李大叔喊着文氏,指着自家猪肉。

文氏道:“不了,家里有。你跟我回去吧。”她抓住叶芷汐手腕。

叶芷汐道:“娘,等等!”

叶芷汐看向李大叔,指着那猪大肠,“大叔,这个你还要吗?”

“大肠?”

叶芷汐点头。

“脏兮兮的要来干什么?难得收拾。”他说。

叶芷汐眼前一亮,“大叔不要 可否给我?”

李大叔愕然,文氏蹙眉,“你要这做什么?”

叶芷汐没回话,看着李大叔,“大叔给我吧,你看不要也是扔了,多浪费。”

李大叔好奇道:“执着猪大肠做什么?”

叶芷汐说:“吃呀。”

周围一阵唏嘘,居然要吃那么脏的东西,众人嫌弃不已。文氏脸色难看,抓住她对李大叔道:“她脑子有问题,这东西我们不要。”

“哎呀娘......”

李大叔道:“你要就拿去吧,反正我也准备扔掉的。”

叶芷汐挣脱文氏手,笑嘻嘻走过去,“谢谢李大叔,那我就不客气了。”

“去吧去吧。”

李大叔嫌弃的退到一旁,她抱着猪大肠从人群里出来,大家自觉的给她让路。

唐氏站在路边,看她手里东西,惊愕失色,“汐儿,你要这个做什么?快扔了。”

叶芷汐避开她,“嘘,这可是个好东西,就是臭了点,娘你离我远点。”

唐氏一听愣在原地,她说的好东西竟如此奇特。

文氏嫌弃的站一旁,“我不同意你拿回去。”

叶芷汐顿足,“那我拿到河边去清洗。”

文氏忍着怒气,“要来做什么?能吃吗?”

叶芷汐嬉笑着点头,“大娘,这真是个好东西,就是臭了点,等我做好了给你们尝尝看,保证你们吃了还想吃。”

文氏和唐氏齐声道:“不吃。”

叶芷汐勾唇,抱着东西朝着河边。

文氏气呼呼的回来,小乔和楚萧宇互相看看没说话。楚昭炎在院子里溜达,问道:“娘,那丫头呢?”

文氏说:“去了河边。”

“河边?去哪儿做什么?”他蹙眉。

文氏忍着怒气,“洗猪大肠!”

顺手牵羊

“......嗯?”楚昭炎惊呆,“哪里来的猪肠子?”

文氏叹息,“你李大叔家的猪生了病兽医没能治好,只好宰了。那大小肠没人要,她就要了,脏兮兮的,看着都作呕,不知道这丫头要来做什么。”

说罢,文氏就进入厨房里。

楚昭炎蹙眉,缓缓朝着门口走去。楚萧宇喊道:“你身子不好,别出院子了。”

“我去找她,让她扔掉。”楚昭炎头也不回的离开。

楚萧宇追上他,“她想做什么就随她吧。你别跟着折腾,一会儿咱娘看不到你,又该担心了。”

楚昭炎被他拉了回去。

唐氏跟着叶芷汐去了河边,但是她没有帮忙,站在一边说了很多让她丢弃的话。然而叶芷汐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管她说什么,叶芷汐都笑笑,清洗的动作并没停下。

唐氏放弃了,看她清洗差不多,仍旧嫌弃,“这能吃吗?以前咱们家也没有人吃这东西。”

叶芷汐道:“叶家的钱都是老太婆霸占着,就算买了肉你也瞧不见吃不着,再说这玩意儿你们如此厌恶,怎么可能弄来吃?”

“你怎么不嫌弃?”

“有肉吃就不错了,哪儿还敢嫌弃。”叶芷汐清洗干净卷一起提着,“洗好了,回家吧。”

唐氏跟在一边,连连叹息。

叶芷汐进入院门就看到楚昭炎坐在门口,她笑嘻嘻的摆摆手,道:“楚昭炎你看我这是什么?”

楚昭炎盯着她手里的东西,脸色沉了沉,“不能吃。”

叶芷汐道:“那是你们不敢吃。”

她提着在楚昭炎眼前摇晃了两下,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去除掉腥味,等做好了你尝尝。”

“我不吃。”

叶芷汐回头,“那别打脸。”

楚昭炎不懂她意思,反而下意识抚摸了自己脸,听她清爽的笑声,才意思到自己做了什么。

没事抚摸自己脸做什么?

唐氏跟着她进入了厨房,看她抓了一把盐撒在猪肠上,心疼道:“我的天,这盐都让你用掉了一半。”

唐氏体会到文氏心情了,心疼自己的盐。

叶芷汐丝毫不在意,抓了几下又喃喃道:“如果有酒就好了。”

唐氏扯了嘴角,敲了她高洁的额头,“还想喝酒?哪里学的?”

“哎呀娘,我要酒是为了去掉腥味,我才不会喝酒。”叶芷汐揉揉额头,嘟着嘴,“等我煮好了,就告诉你们什么叫打脸!”

唐氏无奈,看着那东西越发心疼自己的盐。

唐氏去煮饭,文氏已经在院子里喊吃饭了,叶芷汐也没去,尽想着怎么去掉腥味。她把能用上的调料都用上了,放在盆里腌制一下午。

吃过午饭她又背着竹篓去挖笋子了,一箩筐很快就满了,她把竹篓放在一边,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看,思索着应该不会被人拿走,便提着竹篓去给楚昭炎挖草药。

她没敢走远,抬起头能看到竹篓就好。但是时间长了,想起来看过去时竹篓却没了。

叶芷汐站在放竹篓地方,左右看看没什么人,便朝着林子外面跑去,却看到了叶老三背着竹篓朝着羊走去。

叶芷汐气的磨牙,听到唐氏的呼喊声,她才看过去。

唐氏发现她脸色不好,询问道:“怎么了?你挖的竹笋呢?”

“吶,在叶老三身上。”

唐氏愕然望去,心沉了沉,安抚说:“算了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叶芷汐咬牙切齿,“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偷我的竹笋,我砍了他手。”

说着就气鼓鼓的朝着叶老三那边走去,唐氏提着两捆柴火,又追不上,焦急说:“算了汐儿,我们再挖便是,我们不要了,你别去。”

叶芷汐回头,“娘,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懦弱的叶芷汐了,从现在开始,谁敢欺负我,我就打的他满地找牙。”

叶芷汐卷起衣袖,大步离开。

唐氏还处在震惊中,她女儿确实变了,可这变的也太大了,让她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刚刚说什么来着,要打的人满地找牙?

哎呦喂,这个小祖宗,那叶家人岂能善罢甘休?千万不要连累了楚家。

叶芷汐不动声色走过去,见他没发现自己,勾唇喊道:“叶三叔?你在干什么?”

叶老三做贼心虚,听到叶芷汐声音吓的腿软,看到她微笑望着自己,不自在的咳嗽两声,站直身子,睥睨她,“你还有脸叫我三叔?我可没有你这种不知廉耻的侄女。”

叶芷汐轻笑,“叫你一声三叔已经给足你面子,骂我不知廉耻的人,也没什么教养,更何况是偷人东西,你说是不是叶三叔?”

“你什么意思?”

叶芷汐眸光凛冽,冷冷道:“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那你竹篓怎么回事?”

她歪着头看那框竹笋。叶老三挡住,“怎么?想吃?三叔我就赏你一个。”

叶老三拿了一个人给她,竹笋落地,她无动于衷,仍旧寒着脸盯的叶老三浑身不自在。

“竹篓是我的,竹笋是我挖的,你可真会顺手牵羊。”

叶老三结巴起来,“你胡说八道,这是我家的,我刚刚挖的,你在胡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叶芷汐眉梢挑了下,扭头看了几个村民,索性坐下来大哭大喊。哭的越是伤心,凑热闹的村民就越多。

“天地良心,偷了我的竹笋,我回家会被谢大娘打死的,三叔求求你行行好,把竹篓和竹笋还给我吧。”叶芷汐抓着叶老三的衣袖,苦苦哀求。

“你走开。”叶老三推开她,听着叽叽喳喳的村民七嘴八舌数落他,他道:“我没有,她污蔑我。”

“三叔,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为什么要偷我的东西,求求你还给我吧。”叶芷汐伤心欲绝,周围人看不下去了纷纷数落他。

叶老三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它是你的。”

叶芷汐顿了下,旁边大叔看着她,“你可好证明?”

叶芷汐擦了眼泪看着叶老三,“我还真有法子证明是我的,如果我能证明,三叔可否还给我。”

叶老三不信她有法子,冷哼一声,道:“若能证明,自然给!”

叶芷汐, 楚昭炎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