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重生之甜妻虐渣术

更新时间:2021-04-26 10:16:30

重生之甜妻虐渣术 连载中

重生之甜妻虐渣术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安棠, 夜邢

精彩试读:再说人命关天,他只能让这个女孩放手一搏。他往旁边让开。盛家人却依旧虎视眈眈地瞪着安棠,随时都可能冲上来打断她的治疗。安棠屏气凝神,全然无视了外界的干扰。她袒露开老爷子的病号服,银针在他绷紧的肌肤上一根根扎下,不到一分钟,老爷子停止了口吐白沫,手脚不再痉挛,就连泛紫的唇色也恢复了红润!所有在场的医学专家都震惊了。将一个人从死亡边缘上这么快拉回来,就凭借几根银针,这简直就是医学奇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5-真如安棠所说

安棠已经走到眼前来,闻言心上一紧,急忙抢在夜邢面前开了口。

“自然是来看望爷爷的,三少和我不过是普通朋友罢了。”

“对了,爷爷呢,没事吧?”安棠急忙转移盛清风的注意力。

现在就被盛清风怀疑自己和夜邢之间有猫腻,这场戏还怎么演下去?

“嗯?”夜邢笑意收起,眸色骤沉,危险的目光和网一样,铺天盖地地笼罩住安棠。

她这是不想公开他们的关系?

他这么见不得人?

盛清风只能腾出心绪,来应付安棠这个蠢女人,现在光是看见这个蠢女人,他就一肚子气!

“棠棠,你怎么来了,我现在很忙的。”他极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很有耐心。

“不好了!”

安棠还未开口,一个专家紧张地惊呼了声。

瞬间众人的视线都被他吸引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你倒是说清楚啊!”盛哲海都要急哭了。

一行医术专家面面相觑,一个专家正在冷静地开始调配注射用药,明显是这些专家中为首的人。

这个专家安棠也有所听闻,叫西里尔,的确是闻名的医学专家。

但他这样的救治方法明显是错误的!

“老爷子心跳突然加速,如果十分钟之内救护车还不来,他就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了。”他严肃回答。

安棠拨开人群走进去,只见老爷子唇色泛紫,脸色苍白如纸,她伸手碰上老爷子的脉搏,皮肤和尸体一样冰冷,脉搏跳动快速而紊乱。

这的确是中罕见的病症,不过倒也没有这些医术专家说的这样可怕。

“你做什么,别碰我父亲!”盛哲海察觉到安棠的动作,一把挥掉她的手。

就是她把老爷子气成了这样!

安棠眸子骤冷,来不及和盛哲海计较,攥住西里尔要为老爷子注射药剂的手,用了死劲。

“你这针下去,用不了一分钟,他就会断气。”

“这位小姐,我相信我的医术,请你不要打扰我救治病人。”西里尔警告地凝视着安棠,示意她松手。

“安棠,你什么意思,快点让开。”盛哲海一听西里尔的话更着急,推搡了安棠几下。

安棠仍然紧紧攥着西里尔的手腕。

“让我来,我能让他坚持到上救护车。”她冷静地和他对视。

“你气病了老爷子还不够,还要害死他是不是?”盛哲海已经急得有些慌不择言。

“丧门星,今天老爷子要是有半点意外,我弄死你!”又有盛家人附和。

剩下的医术学者都嘲讽地看着安棠,对安棠的说法满怀不信。

安棠冷眼扫了下那些大声叫嚣的盛家人,他们叫得越大声,她清冷的眼神就越狠。

她被盛家人害死后,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的医学世家,成为那个医学世家唯一的传人,更是那个国家首屈一指的医学天才,在那里,可没有一个人敢和这些人一样,质疑她的医术。

西里尔终究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医术,他直接甩开安棠的手,泛着寒芒的针尖扎进老爷子的皮肤。

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那根注射器,房间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只是药物还没有注射完一半,老爷子便开始口吐白沫,全身痉挛起来。

生与死,只在须臾之间!

西里尔慌乱了一秒,强行稳定心绪,急忙停止注射。

怎么会这样?!

竟真的如那个女孩所说!

“让开。”这一幕在安棠的预料之中,她镇定地拿出针灸包,准备施救。

16-当面送渣男一顶帽子

“怎么,让我叫人来请你离开?”夜邢从沙发上站起,冷嗤了声,攻击性十足的俊美五官给人窒息的压迫感。

西里尔看了眼夜邢,光是那双狭长锋利的黑眸,就足以让他感到恐惧。

再说人命关天,他只能让这个女孩放手一搏。

他往旁边让开。

盛家人却依旧虎视眈眈地瞪着安棠,随时都可能冲上来打断她的治疗。

安棠屏气凝神,全然无视了外界的干扰。

她袒露开老爷子的病号服,银针在他绷紧的肌肤上一根根扎下,不到一分钟,老爷子停止了口吐白沫,手脚不再痉挛,就连泛紫的唇色也恢复了红润!

所有在场的医学专家都震惊了。

将一个人从死亡边缘上这么快拉回来,就凭借几根银针,这简直就是医学奇迹!

他们一改之前的轻蔑,对安棠出神入化的医术都嫉妒而羡慕,每一个人都难掩眸中的兴奋和激动。

“这可是项领先世界的医学技术啊,我们一定要好好询问安小姐,将它发扬光大才是。”西里尔彻底被安棠的医术征服。

“是啊是啊,刚刚是我们门缝里看人了,我们应该道歉。”另一个专家喜形于色,迅速点头。

......

这些闻名医学专家对安棠的认可,让盛家人一个比一个震惊。

安棠有几斤几两他们会不知道?她根本不可能有这样高超的医术。

顶多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安棠不为所动,杏眸凝着专注,继续施针。

老爷子的脸色已经渐渐红润,呼吸也逐渐平稳,不久后救护车抵达,老爷子被送上救护车离开。

安棠镇定自若地收起针灸包,西里尔和好几个医学专家,都过来要了安棠的联系方式。

安棠答应他们,有时间会一起交流医术心得,他们这才纷纷离开。

“伯父,安棠没让您失望吧?”安棠似笑非笑地看着盛哲海。

她很想问一句,伯父,您脸疼不疼啊?

“运气好而已,没什么好得意的。”盛哲海强撑着颜面,却已经臊红了脸。

安棠不着痕迹地轻嗤了声。

盛家人向来看不起她,无论她做什么都看不起,这点安棠早看清了。

“棠棠,我是相信你的,一直都是。”盛清风这才从人群后走出来,扮演他好丈夫的形象。

“嗯。”安棠微微颔首。

早干嘛去了,在自己面前演戏都这样不尽责么?

安棠还要讽刺几句,嫩滑如玉的白皙手腕倏地被一只灼热的大掌攥住,紧接着整个人都被夜邢强行扯到身边。

男人身上冷冽的寒冷气息扑面而来。

“做什么?”她看向夜邢,再让自己讽刺几句不好么?

只是清凌凌的眼里,没有半点抵触的情绪。

“跟我走。”夜邢长腿迈开,强行拽着安棠往外走,霸道强势。

安棠都不用他扯,步子欢快地跟上。

怎么看,都有种给盛清风戴绿帽子的感觉,爽!

盛清风着急地跟上去。

“夜三少,你快点松开我未婚妻!”他不能让安棠和别的男人有任何关系,更何况还是像夜三少这种动动手指都能毁了盛家的男人!

夜邢对盛清风的话恍若未闻。

拉着安棠上车,关门,启动引擎,车子如离弦之箭,迅速驶出。

盛清风还是没能来得及追上,他盯着那辆已经走远的车子,半晌,被怒色席卷的眸子涌上漫无边际的笑意。

接近扭曲。

安棠, 夜邢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