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团宠夫人藏太深

更新时间:2021-04-26 11:44:54

团宠夫人藏太深 连载中

团宠夫人藏太深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夜初棠, 封城熠

精彩试读:他抬手,揉了揉夜听栀柔软的发丝。刚刚,他送完封知衡后路过这里,就看到夜初棠和人争执。夜听栀就跌跌撞撞跑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叫他‘爹地’。那一刻,封城熠鬼使神差就按照两个孩子的要求,来帮忙了。“我不就是说两句吗?谁叫你老公每次都不出现的?”女人看出来封城熠不好惹,声音顿时弱了:“你们的车,我赔就是了。”夜初棠没理会她,而是将夜听栀从封城熠的腿上扒拉下来,道:“宝宝,该进教室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团宠夫人藏太深第10章试读

夜初棠心头也是一惊。

封知衡一旦告诉封城熠,那她和宝宝们就会曝光!

当初,她生下宝宝们,带着小楼和栀栀逃走的时候,顺道将她生产的所有痕迹抹除了。

封城熠不知道她其实生了三个宝宝。

所以,现在唯一能祈祷的是,封知衡在今晚和她见面之前,什么都不要说……

一路思考着对策,夜初棠到了幼儿园刚停好车,车尾就被后面的车重重一撞!

“小楼,栀栀,有没有事?”她焦急问道。

“妈咪,我没事。”夜听楼说罢,又去帮妹妹检查。

“栀栀也没事。”小姑娘慢吞吞地回答。

夜初棠有些窝火,她拉开车门下车,发现身后是一辆红色跑车。

“幼儿园门口,怎么能开这么快?”夜初棠蹙眉道。

跑车的主人似乎也是孩子家长,女人戴着墨镜,打量着夜初棠,嘲讽地道:

“我当是谁?原来是只鸡啊?”

夜初棠瞬间脸色就冷了下来,眸底都是冰冷杀气:“道歉。”

女人被她的气势吓得本能后退一步,却又马上反应过来,硬气道:

“孩子都没爸爸,不是鸡生的是什么?”

她认得夜初棠,长得漂亮勾人,身边却根本没个男人。

听自己儿子说,夜初棠的两个孩子也没在学校提过爸爸,孩子怎么来的,心知肚明!

夜初棠看了一眼趾高气扬的女人,忍住想打人的冲动。

她戒掉暴力已经很久了。

夜初棠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初一,我给你个位置,马上弄一辆拉满鸡的车过来。”

女人见夜初棠什么都没说只知道打电话搬救兵,以为她怕了,顿时气焰更甚:

“当妈的不学好,孩子以后长大也不是好东西!”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声落在女人脸上,她的墨镜都直接被扇飞。

夜初棠终于忍不住了,说她可以,说她的宝宝们,该死!

“你敢打人,我报警了!”女人尖叫,就要上来撕了夜初棠。

“我已经报警。”一道低磁的男声响起,是刚过来的封城熠。

他看向女人,语气淡漠:“另外,你诽谤我太太,律师函稍后会送到。”

女人吃惊地望着封城熠,再看他身侧的豪车车牌,顿时脸色一变。

“爹地好棒!”夜听栀挂在封城熠的腿上,仰头望着他,声音软绵绵的:

“爹地帮妈咪教训坏阿姨啦!”

封城熠只觉得小姑娘的声音又软又萌,让他的心都化成了一片。

他抬手,揉了揉夜听栀柔软的发丝。

刚刚,他送完封知衡后路过这里,就看到夜初棠和人争执。

夜听栀就跌跌撞撞跑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叫他‘爹地’。

那一刻,封城熠鬼使神差就按照两个孩子的要求,来帮忙了。

“我不就是说两句吗?谁叫你老公每次都不出现的?”女人看出来封城熠不好惹,声音顿时弱了:“你们的车,我赔就是了。”

夜初棠没理会她,而是将夜听栀从封城熠的腿上扒拉下来,道:“宝宝,该进教室啦!”

“好呀,妈咪再见!”

两个小家伙手拉手,走进幼儿园。

夜初棠目送着二人被老师带入教室,这才转头,冲封城熠道:“谢了。”

封城熠挑挑眉,冲她伸手:“做戏做全套。”

夜初棠望着那漂亮的手,心头又开始痒。

这么漂亮的手,真想拿回家做标本啊!

她伸手,将自己手放上去。

掌心相贴,他的温暖宽大,她的柔软娇小,竟然出奇得契合。

两人相携上了封城熠的车。

初一已经带人赶到,她的身后,还有一辆满是母鸡的车。

按照夜初棠的吩咐,她得让那个女人好好观察一下鸡怎样生蛋,不看完不许走。

叽叽咕咕,鸡叫声蔓延一片。

鼻端,还有鸡屎散发的味道。

封城熠蹙眉,关上车窗,看向外面的大戏,问身旁的女人:“你安排的?”

夜初棠点点头,意味深长:“是啊,我这人记仇得很,什么人欺负了我,我早晚也要加倍讨回来!”

团宠夫人藏太深第11章试读

“是吗?”封城熠倾身过去,拉起夜初棠身侧的安全带。

随着他靠近,男人身上的荷尔蒙气息缓缓将夜初棠包围。

“我也很记仇。”封城熠锁住夜初棠的眼睛。

夜初棠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脏猛地收紧。

难道,封知衡已经将刚刚看到的告诉了封城熠?!

可下一秒,封知衡又收起刚刚侵略性的表情,和她拉开了些许距离。

他拉着安全带扣,在夜初棠的胸.前环绕一圈,稳稳地扣在了她身侧的锁扣里。

死变态!原来刚刚他的话只是巧合,连试探都不算!

夜初棠在心头腹诽。

他记仇,她早就知道了好么?!

封城熠今天正好要去研究院,便带着夜初棠一起过去。

到了办公室,他有不少要处理的事情。

封氏旗下很多版块,研究院只是其一。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时间,特助江彦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快递袋:

“封总,这是您的包裹,没有署名,却确切写了您的联系方式。”

封城熠淡淡道:“打开看看。”

江彦打开袋子,里面掉出了一个密封的透明袋。

“是两根头发。”江彦疑惑道:“还有一张纸条。”

封城熠接过去,就看到了上面打印的一句话——

“封先生,您儿子的妈咪,没有死。”

封城熠瞳孔骤然收紧。

他吩咐江彦:“马上查寄快递的人身份,同时拿头发和少爷的做一份基因鉴定。”

说罢,他又拿起手机,一边往办公室外走,一边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黑曜,随时准备,重启全球追杀令……”

苏雨柔估摸着封城熠应该收到了快递,打算去看看他的表情,到了他办公室,却发现封城熠不在。

就在这时,封城熠桌面的座机响了。

苏雨柔四下一看发现没人,于是走过去接了起来。

是幼儿园打来的:“请问是封知衡的家长吗?您的孩子刚刚在学校打了同学,请您马上过来……”

“哦,好。”苏雨柔应着,放下手机,唇角勾起一抹笑。

看来,她早上布的局,发挥作用了。

到了幼儿园,苏雨柔一眼就看到两个被封知衡抓伤的孩子,手背上几道血痕,还哇哇哭着。

孩子的家长也来了,见着苏雨柔顿时就冲过来要讨说法。

“对不起对不起!”苏雨柔脸上立即涌起愧疚的表情:

“是我们家知衡不懂事,我马上让他道歉!另外,医药费我也会出的!”

说罢,她低头冲站在一旁的封知衡严厉地道:“知衡,还不给你的同学道歉!”

封知衡红着眼睛不说话,眸底都是倔强:“是他们错!”

“你看看,你孩子到现在还不知道错!”两个家长又要闹起来。

“对不起,是我没教育好他,让他性格变成这样……”苏雨柔又放低姿态道歉。

说罢,她拉着封知衡走到角落。

封知衡望着她,眸底都是恨意。

苏雨柔也不在乎,只是压低声音冷笑:

“你爹地没空管你,因为他忙着追杀你.妈咪,这才让我过来……”

夜初棠, 封城熠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