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 浮生红颜醉

更新时间:2021-04-26 10:08:59

浮生红颜醉 已完结

浮生红颜醉

来源:追书云 作者:长木雨风 分类:仙侠武侠

精彩试读:“你还笑,你差点害死我。”君醉墨声音里还带着没缓过来的颤音和怒气,毕竟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姑娘。那个男人强撑着站起身:“放心。我这便走,定不会拖累你。”却走出没两步就晃着身子倒了下去。君醉墨后来还是不忍将他带回了自己住的地方,为他处理了伤口。期间才发现这男人相貌着实好的惊人,只是在救他时那人有意无意打听着她的身份背景,君醉墨一概不理。第二天再醒来时,人已消失无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邬城往事-长木雨风

却又见慕容祁突然笑着开口:“这模样,真是和两年前那个小丫头完全不一样了!”

------------------

君醉墨定定的看向慕容祁,眼里再无勾人入骨的媚意。

脑海里浮现出两年前的场景。

邬城。

君醉墨来这里办事已半月有余,却一直未曾办好。

这日,她从外面打听完消息路过她暂住之地必经的小巷时,却突然被一个蒙着面的男人捂住口鼻拖入黑暗拐角。

君醉墨心中一惊,袖中滑下一把匕首刚欲刺向身后,却听见不远处传来枪声,人声纷杂越来越近,似乎正有许多人朝这边跑来。

身后那个挟持住她的人靠近她的耳边,说了一句:“帮我。”

声音低低的,带着些说不清的霸道和磁性。

君醉墨闻到他身上有些浓重的血腥味皱眉,耳朵听着吵闹的人群越发近了来不及再思考太多,君醉墨打开自己的包,拿了盒香粉转身撒到那个男人身上,又一伸手将他脸上的面巾扯下来,黑暗中只看见一个棱角分明的轮廓。

君醉墨开始低低的啜泣起来,那个男人被她的举动弄得有些懵了,这时已经有人到了巷子口。

君醉墨的啜泣变成大声哭喊:“王八蛋,我放着家里锦衣玉食的日子不过,跟你跑出来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整日只知道寻欢作乐,今日又去找了哪家楼里的窑姐儿?你这味道真让我恶心?”

一群穿着制服的士兵跑过来,看到了这似乎是小两口吵架的一幕,为首那名军官皱着眉拿枪走近。

君醉墨心中一紧,哭的却更加厉害:“我这就回家去,叫我爹爹派兵杀了你。”

看见拿着枪的军官走过来,她扑上去抢过枪对着那个男子射击,却似乎因准头不稳射在了墙上。

那名军官忙将枪抢回来,把她向前一推,君醉墨趁势扑在那个男子身上。

那个男的暴躁的吼道:“你是不是疯了居然想杀我?我们回家再好好说行吗?”

军官闻着那刺鼻的香味,终于确定这就是某个军阀家愚蠢骄纵的千金被个浪荡子哄骗私奔的故事。

他皱眉问道:“别吵了,你们有没有看见个受伤的蒙面黑衣人从这里经过?”

君醉墨骄纵任性的模样越发来劲,梨花带雨道:“就是我面前这个混蛋,你们快把他抓走。”

那个军官没好气道:“别在这里闹了,赶紧滚回家,不然把你们都抓起来。”

“你敢,你知道我爹爹是谁吗?”完全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

那个军官不再理会她,转身对后面的士兵挥手:“赶紧去其他地方搜,别让他跑远了。”

人走远了,那个男人终于支撑不住地倒在君醉墨身上。

君醉墨推他,声音有些颤:“喂,你醒醒,你死了吗?”

似乎是碰到了伤口,君醉墨听到那个男人嘶的倒抽一口凉气,又笑起来:“看不出来你个小丫头还挺厉害。”

“你还笑,你差点害死我。”君醉墨声音里还带着没缓过来的颤音和怒气,毕竟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姑娘。

那个男人强撑着站起身:“放心。我这便走,定不会拖累你。”却走出没两步就晃着身子倒了下去。

万金一诺-长木雨风

君醉墨后来还是不忍将他带回了自己住的地方,为他处理了伤口。

期间才发现这男人相貌着实好的惊人,只是在救他时那人有意无意打听着她的身份背景,君醉墨一概不理。

第二天再醒来时,人已消失无踪。

君醉墨从回忆里回神,看着眼前的慕容祁的脸与一年前的那个男人重合。

有些放松的向后靠在椅背上,君醉墨挑眉一笑:“看少帅昨日那番神色,还以为您这般无情已将我忘干净了呢?”

“不知道是谁无情,名字都不告知与我,本少后来再去寻你却早已人去楼空。”慕容祁声音里带着些抱怨,又解释道,“昨晚若说认识你只怕为你惹来些麻烦。

“不过是去那里办些事,事情办完了自然就走了。少帅寻我作甚?可是想以身相许?”君醉墨掩嘴娇笑,却也知道昨晚慕容祁若表现出认识她只怕秦爷少不得就要拿他们的关系做番文章,故不再提昨晚。

“我记得你当初可是叫本少登徒子?”慕容祁看着她眼眸幽暗深邃。

君醉墨愕然,眸子一转:“不过是个玩笑罢了,少帅这样的人物不会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吧?”

“我自然不会跟你计较,不过你救我这情却是不能不报。”

君醉墨没想到一年前顺手竟救了这么个了不得的人物,得了份天大的人情,不过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只装出受宠若惊的模样:“醉墨当初救了您也不过是意外,我可没有想从您这里讨些什么。”

慕容祁看着君醉墨丝毫没有以自己救命恩人的名义自居,神色话语更没有一丝对那天发生的事感到好奇,笑着伸出了手指点了下她精致挺拔的鼻子说道:“聪明的女孩。”

君醉墨不以为意,不动声色的就转了话题:“少帅今日想去海城哪里逛逛?”

慕容祁却没顺着她的话,神色认真的看着她:“本少许你一个承诺,日后你想要什么了向我提,只要我能办到的都满足你。”

君醉墨心念一动,以慕容祁的身份看,这个承诺可比万金,以后说不得就是个保命的底牌。

“那我就先谢过少帅了。”君醉墨大大方方收下,再推下去可就有些过了。

慕容祁见她不再推脱,脸色带出满意的神色:“你是海城人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不,我是江南人,一年前才到的海城,说起来,一直听说海城的暮江夜景极美想去看看,可惜一直无空。”

“那便去暮江吧!”慕容祁看着她。

君醉墨瓷白的脸上映出几分潋滟的悦色。

走在暮江边,两人不论气质容貌皆是上上,惹得路上行人不断回望。

慕容祁和君醉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许是有了一年前那段渊源,两人之间聊起天来也随意了许多。

“你一个小姑娘怎一个人从江南跑到了海城做这样的工作?不怕危险吗?”想到那些男人看君醉墨的神色慕容祁有些不舒服。

“几年前家中亲人出了意外都亡故了,只剩了我一人。在家乡过得孤苦,听说海城繁华,十里洋场,容易养活自己,便来了。”君醉墨说起这些语气淡淡的。

“原先也想过做其他工作的,不过一个长得有些姿色又没有背景的女人,总容易招惹些麻烦,所幸嗓子好,还能靠唱歌养活自己并且过上不错的生活。”说到这里君醉墨有些自嘲的一笑,嗓音略带些沧桑,“我替秦爷赚钱,他保我平安无事,各取所需,少帅看不起这份工作?”

慕容祁猜不透她这番话是真是假,心头淡定无波,嘴上却安慰道:“醉墨靠自己的本事吃饭我为何看不起?比那些坐吃山空的富家子弟和坑蒙拐骗的渣滓岂不是强上万倍。”

君醉墨抬眸看他,绽出粲然笑颜:“若人人都是少帅这般心思澄明通透的人多好,现在看似万千人追捧我,在他们眼里我不过一个风月场上的轻贱伶人罢了。”

“在意他们作甚?一群醉生梦死的蝼蚁!”慕容祁不屑道,君醉墨定定看向他,终于感受到他骨子里不自觉流露出的霸气和贵气,看来有些人,天生便是上位者。

走了一会儿,君醉墨脸上又露出掩饰不住的慵倦,慕容祁询问,“平日极累?”

“可不,一年到头来就没有几日休息的,少帅怎这般关心我?”君醉墨一双勾人眉目眼波流转。

“是啊!”慕容祁和她对视,“既然这么累,不若让我把你带回北城藏起来。”

君醉墨被他逗得笑起来,正欲说些什么,慕容祁脸色一变,揽住她退了几步,只听见两声枪响,刚刚站立的地方被突如其来的子弹擦出一片火花。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