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化作浮云伴君侧

更新时间:2021-04-26 18:40:29

化作浮云伴君侧 已完结

化作浮云伴君侧

来源:追书云 作者:悠悠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原来她什么都不是。夏知芯转身下了楼,可每走一步胸口就传来一阵钝痛,窒息般的感觉,双腿好似被人掏了骨头般无力,只能一路扶着墙壁走出了门。这一路仿若半个世纪般漫长。她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把母亲的遗物交出去吗?不!还有一个办法!只要她和顾景川离了婚,那遗嘱就不会生效!她不会让那对狗男女得逞!她绝不会让他们这样轻松算计!绝不!夏知芯焦急地站在马路边拦的士,可没有一辆的士在她面前停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家-悠悠球

书房外,她却听到了让她直接崩溃的谈话。

---------------------

“仲先,过了这个月我们该接碧儿回家了。”这是她继母孟喜云的声音。

“也该回家了。夏知芯已经当了十年唯一的夏家大小姐,只要她和顾景川在这十年中没有离婚,她妈廖子清的遗嘱就生效了,以后所有属于廖子清生前的股份都可以归我们所有了。”

“仲先,碧儿这几年可受了不少委屈,她毕竟比夏知芯大,这夏家的大小姐身份也该给碧儿了。”

“你放心!这夏家财产的继承权和夏家大小姐这位置最后都会是碧儿的。”

“嗯,有仲先你这句话,我和碧儿所受的苦都不算什么。”

“喜云啊,碧儿可是我的宝贝女儿,我做这些也都是为了她。”

“我知道。碧儿当初跳海你明明已经安排好了四五个救援队,可你却比我还要担心碧儿的安危。”

夏知芯靠在门旁墙上,头仿佛突然重了千金般,整个身子晃晃悠悠的,好似随时都会倒下般。

原来她不是父亲喜爱的女儿,夏碧儿才是他的宝贝女儿。

原来她的继母这十年来对她好不过是演戏而已。

原来夏碧儿跳海也是他们设计好的,她不过是他们设计里的冤大头角色罢了。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原来她什么都不是。

夏知芯转身下了楼,可每走一步胸口就传来一阵钝痛,窒息般的感觉,双腿好似被人掏了骨头般无力,只能一路扶着墙壁走出了门。

这一路仿若半个世纪般漫长。

她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把母亲的遗物交出去吗?

不!还有一个办法!只要她和顾景川离了婚,那遗嘱就不会生效!

她不会让那对狗男女得逞!

她绝不会让他们这样轻松算计!

绝不!

夏知芯焦急地站在马路边拦的士,可没有一辆的士在她面前停过。

眼看着就要错过和顾景川约定好的时间了,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暗沉得可怕,紧随着暴雨倾盆而下,夏知芯根本就找不到一个躲雨的地方,瞬息间全身都湿透了。

雨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大,整个世界一片朦胧。

一股热流从鼻腔流出,她慌乱地用纸巾的擦着,可是她越擦,血流得就越多,似泉眼般,就算堵住也会慢慢溢出。

“知芯!”模糊中,夏知芯听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一遍一遍呼唤着她。

夏知芯再次苏醒是在医院,她刚睁开眼,映入眸子是一张熟悉而阳光的脸,夏知芯吃惊的叫出了他的名字:“明格?”

明格是她的大学同学,学的是临床医学,一毕业就出国深造,没想到他居然回来了。

“是我。”

明格明白她眼神中的疑惑,于是开口解释道:“我刚回来两天。”

夏知芯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明格。”

“幸好你没事。”可能是许久未见,明格看着夏知芯出了神,想到大学那段时光,原本平静的眼神多了一丝笑意,可突然间又被悲伤覆盖。

他静静地看着夏知芯,她是那么的美好,可是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她。

“知芯,你的病他知道吗?”

夏知芯知道自己的病瞒不过他,笑着说:“他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明格,我拜托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我只想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开开心心度过。”

明格叹了口气,竟不知道以自己的立场该说什么。

他叹了口气,站起来说:“我去给你拿检查报告。”

夏知芯目视他的背影离开,只觉得烦恼重重,她又一次爽了约,以顾景川的性格来说不知会多么生气。

她想了很久,终于还是拨了顾景川的电话。

电话-悠悠球

电话打了七八遍才打通。

“夏知芯,看来你不仅是恶毒,连脸皮也足够厚啊。”

熟悉的男人声字字清晰却直戳她心窝子。

夏知芯喉头一梗,深呼吸说:“我临时出了点事,不是故意不去的。”

顾景川嗤笑一声,说:“我不想再听你的连篇谎话,有什么就直说!”

夏知芯知道,自己在他那里的形象大概已经不堪到了极点。

她看着惨淡的病房,决定什么都不告诉他,因为即使他知道了这件事,也只会以为自己又在骗他,甚至拍手称快吧……

“离婚的事,我说到做到,你不用担心我会耍赖。”夏知芯最终只说了这句话。

电话那头,却只是嘟了一声,顾景川直接把电话挂了。

夏知芯拿着电话的手一顿,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敲了敲。

她慌忙擦去泪水,说:“请进。”

明格推门而入,看到她的眼眶微红,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是有结果了吗?”夏知芯随口问了一句,但其实她已经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了,只是想找个话题,不让明格关注其他事罢了。

明格知道夏知芯是在转移话题,可他却不愿拆穿她,他沉默了会问:“你知道你怀孕了吗?”

怀孕?

这两个字把夏知芯彻底打懵了。

明格心情复杂,但还是说:“知芯,为了你也为了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只能打掉。你这个病已经不能再拖了,你必须马上接受治疗。”

打、掉?

“不!不能打掉他”夏知芯反射性的回道。

这是她和顾景川的孩子啊,怎么能打掉!

夏知芯心里五味陈杂,一时想到她命不久矣,一时又想到她和顾景川要离婚的事。

“明格,我要留下这个孩子,哪怕是我死!”

夏知芯最终还是坚定的说道。

“知芯,我刚刚在门外听到,你要离婚是吗?”明格单膝跪地,抓住夏知芯的手,“那今后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夏知芯吃惊的抬眸望向明格,嘴里轻声地呢喃着:“对不起……”

“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人重重推在了一边,顾景川看着手握在一起的两个人,咬牙切齿说:“夏知芯,我当真是小看你了,你最好不要忘记你现在是谁的妻子!”

五年了,这是夏知芯第一次从顾景川口中听到妻子这两个字。

她不知道自己该开心,还是该哭泣。

夏知芯对明格恳求说:“我们有些事要单独解决。”

明格犹豫再三,还是在顾景川狠厉的目光下出了门。

夏知芯从病床上下来,她似笑非笑的看着顾景川:“反正被你看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正好,你有你的夏碧儿,我有我的明格,我们公平了。”

夏知芯一边说着话,一边心里却似淌着血。

这样一个恶毒,谎话连篇,还背叛的女人,顾景川现在只怕是想她死的心都有了吧……

可她现在只想尽快和顾景川把婚离了,这样才能保住她母亲生前所有的心血。

顾景川看着夏知芯那恨不得立马离婚的表情,心中有股莫名的怒火第一次突然窜了出来,他步步紧逼将夏知芯逼到了墙角,关节处早就泛白的拳头一拳打在墙上,“夏知芯,你以为你说结婚就结婚,你说离婚就离婚,你把我顾景川摆在了什么位置。”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