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时光如歌情难诉

更新时间:2021-04-25 18:31:59

时光如歌情难诉 已完结

时光如歌情难诉

来源:追书云 作者:再来一瓶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玩味至极的话叫江如歌再忍不住,猛地起身怒然瞪向秦诗语:“秦诗语!你不要胡作非为!”生气的江如歌却叫秦诗语的气焰更加高涨,狂妄地看着前者张扬一笑:“沈临渊护着我呢,我就是要胡作非为!”话音刚落,秦诗语便猛地朝前几步伸手去推江如歌。江如歌猝不及防,又兼站得离亭栏很近,这一推之下叫她惶然后仰失足翻下。而在最后一刻,她眼神一狠,死死拽住了秦诗语的胳膊,扯着她一同摔落湖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你所愿

在沈临渊得到释放之后,终于放开了江如歌,还好心的叫了沈家专属的陈医生来给她处理伤口,就出门去医院看秦诗语了。

江如歌绝望的躺在床上,茫然的盯着天花板,任由陈医生处理她的手臂,再痛的药敷上去,她也不吭一声。

看的陈医生都可怜她,连连摇头,只下手越发轻柔。

窗外云卷云舒,阳光明媚,可江如歌,心里没有半分温暖,就这样,从白天到黑夜,她都未曾挪动半分。

晚上沈临渊回家,听到佣人说了江如歌的情况,他怒气冲冲的到了江如歌的房间,啪的一声打开灯。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江如歌不由自主的眯了眼,淡淡的看了眼门口的沈临渊,继续躺尸。

沈临渊看着这样的江如歌,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气愤,气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他只是想让她生孩子罢了。

沈临渊瞥见床头的白粥,佣人说,从上午到现在,江如歌什么都没吃。

“你装的这幅死样给谁看!想绝食威胁我?”沈临渊一步一步向前,压抑着内心不知名的烦躁。

江如歌还是躺着,一言不发,甚至看都不看沈临渊一眼,仿佛他只是一阵空气。

沈临渊受不了这样的漠视,一把扯起江如歌,一手捏开她的嘴,一手端起那碗凉透的粥,硬灌了下去。

一晚粥,一大半洒在床上,只有小部分进了江如歌的嘴,喂完后,沈临渊一甩,瓷碗应声而落,在安静的房间内格外刺耳。

陡然被灌了一大碗粥,江如歌趴在床上,低低的咳嗽起来,双眼因咳嗽微微泛红,看起来十分的难受。

“江如歌,我告诉你,你再绝食,我不介意天天来这样喂你!”说完冷哼一声,摔门离去,门外的佣人战战兢兢的进来收拾残局。

此后,江如歌每天倒是配合,乖乖吃饭,乖乖上药,也不知道陈医生用了什么药,不过一月,手臂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秦诗语也早在半月前就出院了,只不过有广告要拍,就一直没再过来生事,沈临渊最近也早出晚归,似乎工作忙碌的很,这样也好,给了江如歌一个养伤的好时机。

这天,陈医生例行过来给江如歌检查,江如歌正在用早餐,佣人端上一碗熬得浓白的鲜鱼粥,本是补身体的,江如歌一闻味道却直接跑到卫生间吐了起来。

陈医生见了,顺势就给江如歌做了详细的检查,还抽了血,拿了血样回了医院。

第二天,难得沈临渊在家,陈医生喜气洋洋的过来,看见沈临渊,递给了他一张检验单:“恭喜沈总,夫人怀孕了!”

沈临渊接过检验单,满意的笑了。

晴天霹雳,江如歌傻站着半响,陈医生也只当她一时高兴傻了,也没多在意,换了药就回去了。

沈临渊把检验单递到江如歌眼前:“既然怀了,好好养胎。”

江如歌看着这张检验单,五味杂陈,沈临渊如愿了。

像个笑话

江如歌坐在亭子中失神望着平静无波的湖面,手无意识地抚摸着平坦的小腹。

秦诗语听闻江如歌怀孕的消息,急急结束工作,赶来了沈家。

看见沈如歌坐在亭边发呆,她缓缓从背后靠近,银牙紧咬。

一不小心,竟让这贱人怀上了!

“你说,”秦诗语上前几步走到江如歌身后,俯下身在她耳边如最亲密的人一般轻语。

“要是我从这里跳下去,再和沈临渊说是你推的,你觉得会怎么样?”

她的语气里带着笑意和柔媚,听上去就像是在说着情话,却叫江如歌的后背起了一层细疙瘩。

怎么样?江如歌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

“人工湖里假山怪石嶙峋,磕着碰着,或者毁容了,得不偿失。”江如歌嘲讽出声,可细微颤抖的手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秦诗语了然点头,又撇过脸问她:“那如果你掉进去,磕着碰着了,沈临渊会不会叫人来救你呢?”

玩味至极的话叫江如歌再忍不住,猛地起身怒然瞪向秦诗语:“秦诗语!你不要胡作非为!”

生气的江如歌却叫秦诗语的气焰更加高涨,狂妄地看着前者张扬一笑:“沈临渊护着我呢,我就是要胡作非为!”

话音刚落,秦诗语便猛地朝前几步伸手去推江如歌。

江如歌猝不及防,又兼站得离亭栏很近,这一推之下叫她惶然后仰失足翻下。而在最后一刻,她眼神一狠,死死拽住了秦诗语的胳膊,扯着她一同摔落湖中。

初夏时节,人工湖里的水仍旧带着春天的凉意,叫落入湖中的两人俱是有些承受不住。

江如歌和秦诗语都不会游泳,两人拼了命的挣扎着,最后抓着湖中假山上的石块,堪堪浮在水面上。

两人中明显是江如歌更弱势一些,她自小身子便不好,现在又有了身孕,顾虑更多,一刚下水片刻脸色就已经变得惨白。

两人纠缠不休,逐渐体力不支。

更让江如歌惊恐的是,她的肚子也开始疼痛起来,让她的脸色更加僵白。

可即便这样,她也依旧用尽全力抓住秦诗语,无论受伤多重都不放开。

既然要死,就一起死!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江如歌和秦诗语快要脱力沉入湖中时,岸边响起一声惊呼,紧接着立马有呼救的声音传出去,引来别墅中的佣人。

原来是例行过来检查的陈医生,听见水声赶了过来。

“江如歌,你撑住!”陈医生抓住江如歌的胳膊将人往岸边拖,好不容易将人拖上来,那边赶来的佣人也下水救了秦诗语。

陈医生还没来得及查看江如歌的情况,眼角便瞥见从小路上疾步而来的沈临渊。

“诗语!”身形颀长容貌俊朗冷硬的男人一眼便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躺在地上虚弱不堪,顿时觉得整个天空都暗了!

浑浑噩噩中,江如歌只听到沈临渊不停呼唤秦诗语的名字,她微不可闻地笑了一声,这笑声轻得谁都没有听见,连陈医生都未察觉,却含着沉重的失望和难过。

江如歌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笑话。

小说《时光如歌情难诉》 第4章 如你所愿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