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宋先生的追妻攻略

更新时间:2021-04-25 18:15:31

宋先生的追妻攻略 连载中

宋先生的追妻攻略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沈怡, 宋廷深

精彩试读:这尊大佛可真难伺候,八年前如此,八年后还是这样。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宋廷深的背影,顺手还把吸过的烟头扔到脚下狠狠地踩了踩。这还怎么玩?闹了刚才那一番,还坐在沙发上的公子哥们都没了兴致,见最重要的人物都走了,剩下的留下来也没啥意思,于是三三两两地跟元澈告别。元澈也心知大家没了兴致,也不强留,只好约了大家下次再聚。时隔八年,再次踏在熟悉的土地上,曾经熟悉的都一一变迁,物也是,人也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亲

海城拂去深秋,枯黄的落叶洒落一地,风卷着凉意撇过每一个角落。

空旷的教室里稀稀拉拉剩下几个学生,教室的透明玻璃上浸着薄雾,墙上的喇叭播放着放学的通知。

沈怡拉了一下裙摆,忍不住跺了跺脚。

这见鬼的天气,昨天穿着毛衣裙还觉着有些热,今天一下子降温,冻得她一直搓手。

“快点收拾完,天黑得快回去的路上小心。”

看了一眼教室,沈怡忍不住催促。

海城一小位于市中心,周围商业繁华,是少有的建在商业区的学校。

而海城一小读书的孩子,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不是家长就是司机车接车送。

不过海城一小门口挨着就是交通局,家长们的车压根就到不了学校附近,都是孩子们放学了再走个几条街才能坐上家里的车。

况且今天是周五,连个车位恐怕都不好找。

“沈老师再见!”

“再见!”

跟孩子们道完别,沈怡顺手把门窗都锁上。

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六点了。

查完教室,沈怡回到办公室,如今临近期末,学校吩咐的任务紧得很,她刚忙完了一天,肩膀都是酸的。

十一班的班主任曹老师生病,她暂替曹老师任十一班的班主任,之前没做过班主任,直接赶鸭子上架,沈怡有些不适应。

整理了整理桌子上的卷子跟教案,沈怡准备回家。

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沈怡掏出来,上面写着十几个未接来电,署名‘妈’。

“喂?妈!”

“小怡啊,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沈夫人的声音有些着急,张口就是质问。

沈怡挎上包,跟同事道了个别,“啊我刚才开会呢,手机放办公室里了。”

沈怡面不改色对着手机说,“这样啊…”沈夫人的声音顿了顿。

“你沈叔叔给你介绍了个人,明天不是周末嘛,去看看,就在香格里餐厅那里。”

“妈,我不是都说了我不需要!”

沈怡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望着灯影阑珊的车流,孤单的身影在热闹的人群里愈显孤寂。

“妈知道你不喜欢,可是这都是你沈叔叔的一片好意啊,你都二十六了,你妹妹淇淇都快订婚了,你还没信儿,妈能不着急么?”

这些话在沈怡耳朵里简直能倒背如流,从她毕业到如今四年,几乎没有几天不被催的。

“要不然这样,明天我过去你那里,我跟你一块儿…”

沈怡一愣,怔在原地,连忙回到回道。

“不用了,地址给我,明天我自己去。”

沈怡挂了电话,这才喘了一口气。

回到家里,沈怡翻开手机,看着沈夫人发来的信息。

36岁,海外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年收入六十万。

沈夫人没有发图片,美其名曰地说让她明天自己去看,人高高壮壮,长的一表人才。

沈怡躺在床上冥思,厨房里留的有今天早上做的饭,就随便热热垫了垫肚子。

“什么?你还真答应了?”

手机对面传来刺耳的尖叫,充满了难以置信。

沈怡捂了一下耳朵,顺手把手机甩了出去。

“喂?喂?人呢?”

沈怡重新拾起手机,满脸的无奈,“你声音小点。”

赵圆圆激动的拍拍桌子,“她怎么那么把自己当回事啊?不就把你带到沈家吃了沈家几年粮食,还真把那个姓沈的当你爹了?”

沈怡从十八岁之后就离开了沈家,自己出去单独住,已经八年了。

“八年前都不愿意供你上学,现在倒是摆起家长的谱了!”

沈怡叹了一口气,这时手机那边又传来声音。

“喂,我说沈怡,你不会真的去吧?”

沈怡把脸埋进杯子里,松松软软的,过了一会,“要不然还能怎么办,我妈说要是不去她就明天过来带着我一起去。”

“什么玩意?”

赵圆圆气愤,“明天就不去,看她还能怎么样。”

“算了算了,都答应了,明天就当是去吃个饭好了,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到时候拒绝了就行。”

挂了电话,沈怡一下就瘫在了床上,想想明天要去相亲就是头痛。

她明明就对这方面没意思,跟沈夫人说了无数遍了,可就是不听,隔三差五的就要给她找个人相相。

沈怡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脸,嗯,还是嫩滑的很,所以沈夫人她到底是在急什么?

唉,明天怎么办?

时间约在了周六下午三点,沈怡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香格里餐厅位于海城东城区,附近最多的就是娱乐餐饮行业。

扑面而来的是怀旧复古的设计风,微微有些做旧的地面跟复古的桌椅相得益彰,立体的小灯台夹道相迎,细细的雕刻更增添精致。

沈怡到的时候,餐厅里还没什么人。

“你好,我是昨天预约的。”

“好的,您报一下手机号码。”

身侧的服务人员将她引到一个靠窗的位置,看样子,那个人还没来。

“给我一杯冰水,谢谢。”

‘人到了没?’

赵圆圆给她发信息,沈怡看了看时间,一点四十三。

‘没呢,我来的早,现在才不到两点’

沈怡退出聊天页面,刷了刷朋友圈。

海城的冬天长,现在这个时候不到五点就天黑了。

沈怡盯着一旁墙上风格典雅的钟,滴滴滴。

指针转了一圈又一圈,窗外的天空从蔚蓝变的阴暗,沈怡转头向窗外看去,看来人家是不想来的了。

兴许是压根就看不上自己这个沈家的继女吧,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也是,她哪有沈淇吃香?人家才是正儿巴经的沈家大小姐。

海城的‘纸醉金迷’,地如其名,是海城最大的娱乐场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哪怕还是白天,也挡不住里面年轻男女的狂欢。

vip包厢里,一众男女举酒狂欢,唯独有一个身影与这奢靡暧昧景象格格不入。

隐在昏暗灯光下的男人身材高大,轮廓被迷离的灯光分割的棱角分明。

慵懒地倚在沙发上,长眸微垂,眉梢吊着几分不耐,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灯光时而划过面前,露出俊逸的脸庞。

宋廷深刚回国,曾经的好友一个接一个的约他,推了好多局,几个玩的好的实在推不开,只好答应。

元澈轻轻咬了一口怀中女子的樱唇,逗的人咯咯地笑,几个被这场景刺激到的也忍不住拥抱激吻。

看到宋廷深满脸的冷淡,元澈有些扫兴,无奈道,“我说宋少爷,宋总,怎么出国了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啊?”

宋廷深垂眸,端起面前高挑的酒杯,细长的手指细细摩挲。

“是啊,深哥怎么回事啊,今天明显不在状态啊。”

一旁喝的有些微醺的男子调笑,身侧的另一个人用胳膊捣了捣,笑道,

“咱们沈总哪能跟咱们一样,你这‘纨绔子弟’还想跟沈总比?”

“哈哈!”

几个人越说越兴奋,调笑着最开始的那个人,只见那人略微有些局促,抬头猛干了一杯酒才算事。

跟宋廷深一起的几乎都是海城能排上名号的公子哥,特别是元澈,宋廷深几乎是跟元澈一起长大,所以这一群人里也就元澈对宋廷深最为熟稔。

“当初深哥走的时候,我还真以为是为了沈怡,哈哈谁知道咱们深哥前脚刚走就被甩了,有眼无珠,活该!”

不知道是谁想起了往事,压在心底几年的郁愤终于痛快地说了出来。

包厢里突然沉寂,闪烁跳跃的灯光更显的气氛尴尬。

说话的人后知后觉,面色惨白,僵着脸扯了扯嘴角,“深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周围的人齐齐看向坐在主位上的宋廷深,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

元澈见此连忙打圆场,“好了好了!以前的事咱们就不提了,喝酒喝酒!”

见宋廷深没有要计较的打算,众人才算松了一口气。

话说这海城里,谁是最能在海城商圈呼风唤雨的,当属宋家。

宋家不仅经商,宋廷深的外公赵老先生更是曾经的政界高层,虽说如今退了下来,但是多少还是能说得上话。

更别说如今上台的领导人,不少都是被赵老先生提拔的。

宋廷深的妈妈是赵老先生的独女,凭着赵老先生的庇护,宋家更是顺风顺水,况且宋廷深可是宋家的独子,全家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从小就是海城这一代公子哥里的太子爷,说一不二,都得恭着他。

所以刚才失语的那个人心里最是害怕,但凡得罪了宋廷深,估计自家生意在海城也要做不下去了,咬咬牙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怎么就这么嘴欠,非得提那个。

沈…怡

宋廷深以为再也不会听到这个名字了,微微阖上双眸,脑海里回忆起记忆中的模样。

元澈见宋廷深有些异样,心中忍不住念叨,沈哥还真是长情啊,这么多年都忘不了,那沈怡到底有什么好的?

“你说,张景阳和沈怡,分了?”

冷不防的,宋廷深突然张口,看着刚才说话的那个人。

空气中又是一阵凝滞,才喘了一口气的那个公子哥心口又突然一提,猜不透宋廷深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些支吾。

“是,是啊。”

“什么时候?”

那人愣了愣,“就在深哥你出国没多久。”

见宋廷深竟然有些跑神,这些公子哥们忍不住面面相觑,一个胆子稍大点的试探地说道,

“好像沈怡后来也一直没再谈吧,没听过她的动静。”

元澈狠狠地瞪了一眼,沈怡沈怡还提沈怡,被元澈狠狠瞪了一通,大家接到信号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过了一会,见宋廷深起身,理了理有些皱的衣角。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见宋廷深要走,元澈也赶忙起身。

“这才四点,你就要走了?”

这场局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凑起来的,都是他们当年玩的好兄弟,特地庆祝他回国的,这局开场也就不过两个小时,对这个有声有色的场所来说,不过是个预热,现在走未免也太早了些。

宋廷深没有回答,只是瞥了元澈一眼。

元澈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低声骂了一句。

这尊大佛可真难伺候,八年前如此,八年后还是这样。

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宋廷深的背影,顺手还把吸过的烟头扔到脚下狠狠地踩了踩。

这还怎么玩?

闹了刚才那一番,还坐在沙发上的公子哥们都没了兴致,见最重要的人物都走了,剩下的留下来也没啥意思,于是三三两两地跟元澈告别。

元澈也心知大家没了兴致,也不强留,只好约了大家下次再聚。

时隔八年,再次踏在熟悉的土地上,曾经熟悉的都一一变迁,物也是,人也是。

哪怕还是上班时间也难掩东城区的繁华,宋廷深没有开车,出了‘纸醉金迷’沿着路边慢慢往前走。

完美

沈怡又看了一眼手机,估计今天是不会来了,不过正好,自己也省事。

刚准备起身,一个身影突然落座在自己对面,沈怡有些惊讶,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子。

宋廷深坐在椅子上,盯着面前有些惊讶的女子。

“你就是沈叔叔介绍来的?”

沈怡默念,她这次算是信了沈夫人的话,这何止是一表人才,光这张脸都貌比潘安了吧,一点都看不出来有三十六岁了,出去说二十出头估计都有人信。

面前的男子身着贴身的西装,将结实的身线勾勒十分精致,微微有些凌乱的头发,几缕发丝垂在眼眸,原本有些锐利的眼神都柔和了许多。

见宋廷深不说话,沈怡略有些尴尬,这时宋廷深抬手示意,早就观望的服务员及时过来。

“您需要什么?”说完就将准备好的菜单递给了宋廷深。

沈怡见他一转手,就将手里的菜谱递给了自己,“让我点么?”

沈怡指了指自己,见宋廷深点头,于是翻了翻菜单。

沈怡是老师,其实工资并不高,在海城连中等的水平都谈不上,因此鲜少来餐厅一类的地方吃饭,多是跟赵圆圆两人一起蹲大排档,偶尔兴致来了会讲究个情调什么的。

也就上高中那会能蹭蹭沈淇的饭局之类的,沈怡回回神,“要两杯拿铁,一杯多加糖,还有两份黑森林和两份意点。”

服务员退下,不一会就把东西端了上来,沈怡微微泯了一口,缓解了一下紧张感。

“听说刘先生在海外企业工作,具体是从事什么的?”

“嗯,也没什么,就是手底下管着人。”

宋廷深开口,盯着沈怡的眼眸深了深。

沈怡顿了顿,沈夫人当然不是什么都没有跟她说,大致的还是讲了讲的。

“刘先生今年应该有36了吧,能冒昧地问一下,为什么一直没谈恋爱么?是工作太忙了?”寻常的客套,沈怡微微抬眼。

“喜欢一个女孩,可是她不喜欢我,跟别人在一起了,一直没再找。”

仿佛是触碰到什么禁区,沈怡顿了顿身子,这怎么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这个刘先生竟然还是个痴情的人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刘先生今天很忙?”沈怡终于提到最重要的一点了,虽然看到美男很是养眼,但是这种迟到行为她很是不喜欢,她可是在这里足足等了两个小时。

“抱歉。”没有解释,仅仅是一句道歉,温和磁性的声音在沈怡耳边环绕。

跟变戏法似的,宋廷深就从手里变出一束玫瑰,沈怡接过花,心中的不忿微微有些平息,这个刘先生还算是绅士。

“歉礼,抱歉来晚了。”

见他如此诚恳,沈怡也不好意思再多纠缠,又问了些别的。

等天色彻底晚了的时候,沈怡这才注意到时间,宋廷深先起身,“我送你吧,车就在附近。”

沈怡欣然地答应,这个刘先生跟她以往的相亲对象都不一样,人虽然话少,但是却很幽默风趣,而且见识颇广,跟他聊什么都聊的来。

沈怡轻叹一口气,如果刘先生不是沈夫人介绍来的,她还真想跟他试一试。

“你家在哪里?”

“国贸小区,三环那里。”

车窗外是熟悉的景象,“到了。”

车停了下来,沈怡下车,走到一旁轻轻敲了敲窗户,车窗缓缓下降。

“那我就先回去了。”

宋廷深点头,突然又喊住沈怡,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加个微信?”

沈怡还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一下,“可以。”

沈怡扫了扫宋廷深的二维码,跳出来一个猫咪头像的账户,噗。

沈怡乐了,这个猫咪就是最近表情包里最火的沙雕猫,没想到刘先生看起来这么斯文正经的,也会用这种当做头像。

“我加了。”沈怡亮了亮手机,宋廷深这边收到好友申请,点了同意。

“天黑了,回去小心点。”

听着宋廷深的叮嘱,沈怡勾了勾嘴角,道别之后小跑着进了小区,满身的愉悦遮挡不住。

沈怡的身影在黑夜中早已不见,宋廷深还是不舍得离开。

元澈打电话过来,“宋廷深!不是说好今天晚上来我家咱几个再喝的吗?你人跑去哪里了?”

“不去了。”

勾起的嘴角微抿,眼神里闪过一瞬,元澈在那头暴怒,“宋廷深你就是个鸽子精!”随即愤恨地挂了电话。

宋廷深不在意,车窗缓缓升起,黑夜中一辆白色的车转了个方向,向市区驶去。

沈怡脱了毛衣外套,换了一套小熊睡衣,卸了卸妆。

赵圆圆发来视频通话的申请,沈怡正在敷面膜,赵圆圆看向镜头就是一张白漆漆的脸。

“今天怎么样,是不是跟以前一样?”

沈怡回想今天见到刘先生的场景,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赵圆圆眼尖,“怎么,难道你觉得很满意?”

简直难以置信,赵圆圆想想沈怡她妈那种人,怎么可能会给她介绍什么好的对象,都是些什么大龄未婚或者是离异油腻男,不是身体有问题就是性格有问题,还美曰其名青年才俊,都是些快奔四的人了,要是真这么优秀怎么不介绍给沈淇认识?

“说,你是不是被谁威胁了?我怎么就不信啊?”

沈怡摇摇头,“真没有,那个刘先生挺好的,人长的帅,而且还特别绅士,很有涵养。”

“那怎么会三十多了都没个对象?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啊?我就知道你妈怎么会给你找个好的!”

“不不不,不是,”沈怡解释,“听刘先生说他是以前的时候喜欢的女孩跟别人在一起了,大概是情伤吧,后来又工作忙就耽搁了。”

手机那头沉默片刻,赵圆圆还是有些不信,不过这也是沈怡自己的事,她也不好多插嘴。

“唉。”沈怡叹口气,“如果这个刘先生不是沈叔叔介绍的就好了,我倒是挺愿意接触接触的。”

“那还是算了,就沈从善那种人,八成也不会想着你好,谁知道这人到底有什么毛病啊?”

可惜了,沈怡心中默念,打开手机微信,点开刘先生的对话框,对着删除键有些犹豫,到底删不删?

“叮咚”

沈怡端着手机的手晃了晃,来信息了!

‘很抱歉今天来晚了,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你事情忙来的晚点也没事。’

沈怡回复道。

‘还是觉得很抱歉,不如这样,下周末我定了一家餐厅,听说你很喜欢川菜,那里的川菜很正宗,就当是我赔礼道歉了。’

沈怡按着键盘有些纠结,原本想着就把他删了,可是这个刘先生人挺好的,这样做会不会很没礼貌?毕竟沈从善跟他又不是同一个人…

或许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复,又发过来了几条信息。

‘生气了么?’

‘给我一个机会吧!给你赔礼道歉,要不然我心里也很过意不去。’

思考了一会,沈怡还是发了一句‘好的。’

对话框没有再弹出来新的信息,就把手机关上,然后把贴在脸上的面膜撕下来。

海城别苑公馆。

元澈从挂了电话之后,直接驱车来了公馆这里,门口的警卫认识他,直接放行。

躺在沙发上过了挺久,才听见门口有车停的声音,元澈三两步跳到门口,宋廷深一开门就是看到元澈光着脚一副懒散的样子。

忍不住皱了皱眉,“把鞋穿上!”

宋廷深有洁癖,不论是出门还是在家都是那一丝不苟的样子。

元澈凑合着踩着鞋,一脸怨妇样,“你到底去哪了?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

宋廷深瞥了一眼有些疯癫的元澈,脱下外套,轻薄的衬衣裹着结实的身躯。

“卧槽槽槽!”元澈轻轻捏起夹在西装缝里的一片玫瑰花瓣,满脸的不可思议,“你你竟然去约妹子去了?可以啊!”

其实说到底,也不怪元澈大惊小怪的了。

宋廷深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冷心冷情,除了当年的沈怡,他还没见过宋廷深对别的人或事有什么‘渴求’。

作为宋家的独子,其实宋廷深多数时间都是端着的,对人疏离有度,宋家多少年的世家,虽然后来下海行商,但是骨子里的气度是消不了的,别看平时海城的公子哥们都追着捧着,除了宋家的名门之势,还有的就是宋廷深的自持与矜贵都是他们学不来的。

元澈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是谁,能让这个向来只有让别人伺候的宋大少爷开窍的,送花这种事怎么会出自宋大少爷之手?

宋廷深抬了抬衣袖,拿出手机打了几个字,元澈好奇,忍不住偷偷瞟了一眼。

沈…沈沈怡??

这也太劲爆了吧?

白天在包厢里的时候,提起沈怡宋廷深还是一身的冷气,怎么前后脚这才几个小时就加上了沈怡的微信?看样子这是已经撩上了啊!

元澈忍不住咂咂嘴,他今天也是才知道当年宋廷深走了之后沈怡就跟张景阳分了,要是早知道他们会分,当初就劝宋廷深别走了。

沈怡第二天就呆在家老老实实的备教案,头一次做班主任,虽然是临时的,她还是觉得紧张。

她原本担任的是五班,九班跟十五班的语文老师,本来是挺轻松的,现在又多了一个十一班,任务量直接翻了一倍。

而且十一班在这个年级里是出了名的难管,海城一小的入校要求高,很多海城官商家的子弟都在海城一小,而十一班简直就是这些子弟们的聚集地,十一二岁的少男少女最是头疼,等明天夏天就是小升初,这些孩子们如果再不加紧学习,估计就只能指望家里砸钱才能进个说得过去的初中了。

唉,简直头疼。

沈怡合上教案,准备跟曹老师打个电话,毕竟她刚接手没几天,还是先跟曹老师讨论讨论才行。

过了好几天,沈怡都有些惊讶沈夫人没有给她打电话询问相亲的情况,以往结束沈夫人都是巴不得下一秒就把她的电话打爆,这次的确有些奇怪。

赵圆圆宽慰她说估计是不记得了,最好一直忘了别再打电话过来。

沈怡, 宋廷深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