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更新时间:2021-04-26 11:41:17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连载中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来源:微阅云 作者:吃豆腐的茄子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秦渊朝着负责迎宾的中年人微微拱手,抬脚便朝着门内走去。 "小友且慢!" 中年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叫住秦渊。 岐山秦家? 身为林家的二伯,林建柏又岂能不知到这个早已破败没落的家族? 毕竟当年和秦渊缔结婚约的正是他侄女的林晗。 "秦羡是你什么人?"他皱着眉头,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问道。 岐山秦家被灭门多年,往年都是秦羡过来拜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登门

  "是陆董的车!"

  不知谁喊了一声,一群保安如潮水一般瞬间退避三尺,老老实实地站成两排。

  秃顶男人脸色大变,哪里还有方才那趾高气昂的神气模样?

  他快步上前,说是连滚带爬都不为过,然后对匆匆下车的唐装老者深深躬身,兢兢战战地说道。

  "陆董!实在抱歉,拦路的人我会马上处理掉!"

  啪——

  唐装老者满脸愤怒,狠狠地就是一巴掌,直接将秃顶男人抽倒在地。

  "混账!敢对我的贵客无理!"

  说罢,老者目光一侧,对身后紧跟着的几位彪膀壮汉吩咐道,"把这个酒囊饭袋给我处理掉!不要让我再看见这种垃圾!"

  "是!"

  几个彪膀大汉一脸肃然,雷厉风行,当即便是上前。

  "陆董,饶命啊——"

  秃顶男人吓得屁滚尿流,还不等做出任何挣扎,便被将几位虎背熊腰的壮汉制服,直接就是塞进了后面车上。

  唐装老者对身后的惨叫求饶声仿佛充耳不闻,急忙忙转身,朝着秦渊快步走来。

  "仙师息怒,这群废物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仙师尊驾。路上堵车有失远迎,恳请仙师不要怪罪。"

  一众保安见此一幕,更是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个个噤若寒蝉。

  方才还在李福面前狂妄叫嚣的消瘦保安,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噗通’一声便是瘫软在地。

  "养尊处优,本应戒浮戒躁,此人德行有失,该罚。"

  秦渊淡漠地看了一眼瘫软在地的消瘦保安,缓缓开口说道。

  "将他这身制服给我扒了,丢出去!"陆谨本能地便是吩咐道。

  这位是——

  他心中一惊,这位小友看起来如此年轻,难不成是仙师弟子?

  秦渊仿佛看出了陆谨心中的疑惑,微微一笑道,"我叫秦渊,本是沧澜宗子弟,这次下山,有劳陆老先生安排了。"

  此话一出,陆谨浑身一颤,整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秦渊?

  那不正是仙师口中那个宗门高徒,被列为三大继承者之一的那位?

  "这,这,不敢当!不敢当,在下陆谨,只不过是一介商人,仙师莅临,这沧澜公馆必定蓬荜生辉!"陆谨连忙回应道。

  "客套的话就免了。"李福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这里就交由你来处理,我家少爷舟车劳顿,先去休息。"

  "是,是——"陆谨连连点头。

  在恭送李福驱车驶进沧澜公馆后,他这才送了一口气。

  一旁的管家一脸不解,终是忍不住问道,"老爷,这仙师当真这么厉害?连您都要这般——"

  "慎言!"陆谨脸色一变,连忙警告道。

  管家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吓得连忙闭上嘴巴。

  陆谨看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消瘦保安,随后环视一周,冷声道,"以后再有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废物,直接丢进沧江喂鱼!"

  闻言,一众保安只感觉背后一阵阴风四起,纷纷求饶保证。

  陆谨冷哼一声,带着一干人马匆匆朝着秦渊的方向追了上去。

  别墅的客厅,秦渊正侧卧在沙发上休息,李福带着陆谨走了进来。

  秦渊闻声抬起头来,看到来人,眉头微微一皱,问道,"还有事?"

  "仙师恕罪,我已将那——"

  陆谨被秦渊这一眼吓得胆战心惊,还不等将话说完,就已经被秦渊不耐烦的声音打断,"道歉就不必了,又不是你的错。若是没什么事的话,福伯,送客。"

  "这——"

  陆谨看了李福一眼,然后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件递上前来,说道,"仙师,这便是价值三千六百万的订单合同。"

  "都说了不是你的错,莫非在你眼中,我秦渊是那种人!?"秦渊坐起身子,有些恼怒道。

  "少爷,这是苏长老吩咐留给您的……"福伯赶紧在一旁提醒道。

  "我师父?"秦渊微微一愣。

  "是的,他老人家曾吩咐过,您决定和哪一家合作,这份三千六百万的订单就将落户给哪一家。"陆谨接着说道。

  李福守在沙发一旁,也是补充说道,"现如今,为了这笔订单,沧江河畔这些金融大佬们斗得是头破血流。苏长老说,希望这订单,能够帮少爷结下善缘,助您早日查明真凶。"

  "师父还是放心不下我。"

  秦渊长舒一口气,终究还是没有拒绝。

  毕竟这里不像是在沧澜宗内,一切以实力为尊。

  凡俗世间,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至于,这笔的归属,秦渊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第二天一早,秦渊坐车来到了林家的大宅门前。

  大宅依旧保留着古时候的风格,装修也颇显讲究。

  就是不知道为何,今日的林家张灯结彩,秦渊下车的功夫就有好几拨宾客上门,十分热闹。

  "少爷,我陪您进去吧。"李福下了车,恭敬地站在秦渊身边。

  "我自己进去就好。"

  秦渊摇了摇头,看着一侧残破的车窗说道,"你去将车子修理一下,顺便去查查我大哥具体在哪栋大厦坠陨的。"

  "是,老奴这边去办。"

  说罢,李福便是驱车离开。

  秦渊抬起头来,望向林府宽敞的门庭,心中不免有些怅然。

  距离秦家遇难已经十多年了,也不知林家是否还有人能认出他来?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物是人非,早就不是一纸婚书能够牵扯住的了。

  不过,无论如何,秦渊总该来拜会的。

  当年林乾与爷爷情如手足,如今能被秦渊当做长辈的人屈指可数,自然是要且行且珍惜。

  心中思量着,秦渊抬脚便是朝着林府大门走去。

  离得近些,秦渊才听到祝贺道喜之声。

  "沧江下游东山港,李家,前来为林老家主贺寿!"

  "沧江上游灌江口,刘家,前来祝林老家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

  原来今日是林爷爷的寿辰!

  秦渊微微一愣,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

  看来自己来的还真是时候,往年都是大哥秦羡代表秦家前来,如今却是轮到自己。

  想起大哥,秦渊刚翘起的嘴角又沉寂了下去。

  "岐山秦家,前来为林老家主祝寿。"

  秦渊朝着负责迎宾的中年人微微拱手,抬脚便朝着门内走去。

  "小友且慢!"

  中年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叫住秦渊。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不速之客

  岐山秦家?

  身为林家的二伯,林建柏又岂能不知到这个早已破败没落的家族?

  毕竟当年和秦渊缔结婚约的正是他侄女的林晗。

  "秦羡是你什么人?"他皱着眉头,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问道。

  岐山秦家被灭门多年,往年都是秦羡过来拜谒。

  原本秦家人都以为,秦羡一死,这下秦家再无人前来,老爷子苦苦坚持的婚约也只能作罢,林晗也能另谋良婿,进一步壮大林家。

  谁曾想,这怎么突然又冒出一个毛头小子前来为老爷子祝寿?

  此人身份,十分可疑!

  "秦羡是我大哥。"秦渊坦然回答道。

  "你说什么!?"

  林建柏瞪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相信地上下打量了一边秦渊。

  真的和秦羡有七八分相像!是秦家人没错!

  "你叫什么?"林建柏急忙问道。

  "我叫秦渊。"

  秦渊也是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的中年人,在确定了他并不认识之后,开口问道,"您认识我?"

  "你在骗我,你不可能是秦渊!"林建柏脸色阴沉仿佛能滴出水来。

  秦家那个小子早已失踪多年,这秦羡刚死,便有人寻上门来,实属蹊跷!

  "如假包换,晚辈正是秦渊。"

  面对林建柏的质疑,秦渊依旧回答得不卑不亢。

  "你——"

  林建柏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本能地环视一周,见过往的宾客们都没有被惊扰,这才放下心来。

  即便如此,那林建柏也没给秦渊任何好脸色,冷声道,"回去吧,你来的不是时候。"

  闻言,秦渊一头雾水。

  林爷爷是今天寿辰,他前来拜谒,应该正是时候才对,怎么会不是时候?

  见秦渊迟迟不肯离去,林建柏的脸色沉了几分,说道,"秦渊,不是我不顾及老一辈们的情谊,你扪心自问,现在的秦家,如何能配得上我林家?"

  "你什么意思?"秦渊眉头一皱,声音顿时清冷了几分。

  "我说的话还不明白吗,当年的秦家已经不复存在了,你根本配不上我家林晗!就不要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林建柏厉声警告道。

  闻言,秦渊脸上闪过一丝恍然,不禁冷笑道,"原来,你怕我是为了当年的婚事而来?"

  "难道不是?"林建柏自以为已经看穿了秦渊的来意,带着几分轻蔑地说道,"我家林晗天资独厚,岂会看上你这种乡野之徒?"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来拜谒林爷爷的。"秦渊强忍住胸口的怒气,开口解释道。

  毕竟对方再怎么说也是长辈,一直在沧澜宗进修,秦渊对这些规矩早已刻骨铭心。

  "哼,若要拜谒,改日再来便是!为何专挑这般特殊的日子?"林建柏双眼一瞪,全然不相信秦渊的话。

  秦渊最后的一丁点耐心也被耗尽,抬眼看向林建柏说道,"今天这门,我要非进不可呢?"

  "你敢强闯?"林建柏没想到秦渊突然会这般无理,当即就是一吓,张口便是想想叫人。

  谁知恰在此时,一道惊疑声却是打破了二人的争执。

  "秦渊?你怎么在这?"

  潘婧茹亲昵地挎着杜天明的手臂,款款走来,在秦渊面前站定。

  杜天明笑着和林建柏问好,做摸做样地也是道了一句,"小子代表洛城杜家,前来为林老家主贺寿。"

  "你们有心了。"看到来人,林建柏的脸上颇有些不自然。

  很显然,他对潘婧茹这么快就改嫁也是充满费解,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潘家因为有秦羡的缘故,向来和林家交好,他身为长辈,也不方便多说什么。

  但秦渊就完全不一样了,见到来人,他的脸色顿时一寒,转身就走。

  冤家路窄,真是晦气!

  "慢着!"

  杜天明见秦渊不待见自己,顿时觉得脸上无光,开口教训道,"就算婧茹现如今不是你大嫂,那也是你姐姐,你就这般怠慢无理?"

  见杜天明发火,一旁的潘婧茹暗下冷笑。

  这个秦渊,真是没有脑子,他这般傲慢无礼,只会让林家对他失望透顶。

  这诺大的江都郡,林家若是放弃他,又有谁能帮他?

  眼下,正和她意!

  潘婧茹装作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神情落寞地伸出手拉住杜天明,劝道,"天明,这孩子从小命苦,如今能回来就已经是幸事,我又岂能奢求他叫我一声姐姐——"

  不得不说,潘婧茹的演技确实逼真,就连一旁的杜天明都是一愣,不知其用意。

  林建柏将眼前一幕尽收眼底,阴云密布的脸上果真闪过一道失望,道,"真是没想到,秦家老二竟是如此没有教养的人,真是丢秦羡的脸!"

  "你说什么——"

  秦渊离去的身形微微一顿,转身过来,便是语气冰冷地问道,"刚刚的话,你再说一遍?"

  "林伯伯,秦渊他还小,不懂得人情世故,您大人有大量,不要生他的气。"潘婧茹站在一旁,也是推波助澜的劝道。

  "哼!还小?"

  林建柏冷笑连连,说道,"可惜,与我林家联姻的竟是这般狂妄之辈。"

  "我说了,我只是来给林爷爷祝寿的,信不信随你。"秦渊和林建柏四目相对,气势针锋相对,丝毫不让。

  林建柏看着秦渊,余光扫了扫潘婧茹二人。

  这二人都是洛城出身,又和秦羡颇有渊源,若是当其面将秦渊赶走,未免要落人口舌。

  "也罢,既然是来祝寿,那你们便一同进去吧。"

  林建柏权衡再三,认为秦渊一人也闹不出什么风浪来,这才点头妥协道。

  虽然秦渊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与潘婧茹二人同行,但一想到此次来是是为了给林爷爷祝寿,也只能是默不作声,埋头跟在潘婧茹身后。

  这一路上,潘婧茹和杜天明向前来林家祝寿的宾客们一一问候。

  每当话题的最后,潘婧茹总是主动为其介绍秦渊,那份惠外秀中的模样,让不少人感叹杜天明真是好福气。

  秦渊双拳紧握,牙根恨得紧咬,不停地咯吱作响。

  他清楚,这潘婧茹就是在有意羞辱自己。

  从进门到现在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在场的宾客亲朋就传遍了。

  今天林老爷子的寿宴上,似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小说《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第7章 登门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