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穿越千年来爱你

更新时间:2021-04-26 11:40:06

穿越千年来爱你 连载中

穿越千年来爱你

来源:微阅云 作者:芊芊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我的话没有说完,就感觉到那女子拉着她的手。我不解地望着她,只见她缓缓地摇着头。许是意识到方才的失态,她脸上带着微笑。不深不浅,但似乎带有几分僵硬。"三小姐,大小姐她没有怪你,她不生你的气!"我还在一脸茫然地望着那女子,旁边的那个丫鬟连忙开口解释道。啊?我仍是有些不明所以,可是那女子已经微笑着向她欠了欠身,从她身旁离去,走进了靠她右侧的那条小径。那丫鬟亦随在她身后走着,而我也到现在才发现她手里稳稳地拎着一个食盒,想必里面一定盛装着食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名孩子是漂亮花

次日天明,我不等烟儿来唤她起床,便我起床,自行整理。

在21世纪的她也是做过许多杂务的人,她不该纵然我改头换面。即使是形貌变了,身份变了,但她的灵魂和意识还依旧是我的,这就不该让我事事都依赖别人。

更何况她现在身处异地,而且是个迷雾重重的地方。她必须时刻打起精神来迎接,更必须有超强的斗志和毅力来应付。所以她必须时刻谨记我是我,我一路又是怎么走过来的,现在也要一路那么走下去。所以该做什么就要做什么,尤其是我的小事。

其实这也只是在心里在心里奋斗激昂了一番。不是她不肯做事,只是没有事情可以叫她做而已。

刚起床叠好被子以后,她就发现整个屋子干净得是一尘不染。其实屋内并没有什么陈设物,但是都非常的清洁。让她觉得再去收拾反而会弄巧成拙,打破它原有的宁静美好。这不可藏匿的功劳自是该归于烟儿。

而发现这一点其实是起源于,我想找一面镜子来梳理梳理。而这里真和第一次来一样,她四下翻找也找不到一面镜子,似是可以照物的东西也找不到一件。

不过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以慕冰盈有着如此恐怖的一张脸,怎会每天兴致阑珊地坐在梳妆台前装扮?自然不会在房内布置一面镜子;以烟儿的如此心细灵巧,又怎会留下可以照物的东西在此,让我的小姐触及伤感?

想来那天会有一木盆水在此,也一定是烟儿琢磨着慕冰盈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才会误留下来。

思忖之间,我不知不觉地已经将手抚摸在那块伤疤上了。只一下,就让她感觉到伤疤上那些狰狞地纹路,走向的是刺骨的寒烈。让她赶忙释手,不愿再去触碰,甚至不愿相信它就在我脸上。

想来也真够奇怪的,有着如此面容的慕冰盈,竟会有两个卓尔不凡的男子倾心于她。最让她不能接受的就是和齐明伟长得极为相似的慕子宸了。而现实生活中的她虽没有绝好的容颜,但自认为也不算丑。可是生活了整整二十个年头的她,却没有一个追求者。而最为重要的是她不能入齐明伟的心里。那个她一直想要进去的地方,却似乎是一辈子望尘莫及的地方。

这让她觉得是上天待她不公,但或许是待慕冰盈太好了。这让她又有何怨言呢?她又该如何怨呢?就算一切关上天的错,她又能如何惩罚上天呢?人有多少时候是可以胜过天的呢?

说到底慕冰盈情场逞意又如何,还不只是一时的。现在由我来代替她的灵魂,她若有知,岂非更要怨死。那她是该怨上天,还是我?

这算是对她凉薄残忍一些,还是对我优待宽容一些呢?我是该庆幸,还是悲哀呢?好像一切都不是尽能如人意的!

不过不管如何,她现在都要学会接受现实。接受慕冰盈的一切,她才能够在这里或下去。

反正她头上有伤,我也不能自行处理,也就只有等烟儿来帮她处理。思及无事,我决定到院子里走走。

早晨的空气是最清新的,尤其是那宁静中带份安然的美好。

东方此刻也只是显现鱼肚白色,离太阳出来还有些时候。清风袭来,送入阵阵桂香,清淡颐神,使人心神一振,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眼前这排桂花树,我久久凝视。现在才发现她从来这里到现在似乎经常接触它,但却到现在才有时间好好注视它一番。它太白了,白得似乎是有点令人炫目。我是见过桂花树的,只是并没有见过那么而已。

算起来也不算太多,只是它们成为了整座小苑的中心亮点,自然占去了人的大部分眼球,自然会感觉多一点。

她并不太能懂得为何会在这里单单栽种一长排桂花树,而不选些其他树种。或许是因为出于喜欢,或许是因为觉得它象征吉祥吧。毕竟古人爱用"折桂"来寓意仕途得志,飞黄腾达的人。

另外桂花还有很多美好的象征:像友情、爱情、荣誉……或是高尚的道德和崇高的品质。而在此处并不知道具体要表示些什么?那就要看安置它们的人是处于什么心态了。

我对其他可能不了解,但是一涉及花类的。她多多少少都会明白些的。而这些了解都要感谢孤儿院里的那位百花妈妈。

百花妈妈在我心中有着无可比拟的位置。她是个很和善仁慈的人,对他们那些孤苦伶仃的孩子就像是我的孩子一般,所以大家都十分亲和的称呼她为妈妈。而我自是由她一手拉扯大的,就连名字也是她给取名的。

不只是我,只要是没有名字的孩子,她都会为他们取一个美丽的名字。凡是女孩子她会为她们选取一朵漂亮的花作为她们的名字,就像我的名字一样。

大家都知道她非常喜欢花,知道上百种花的名字,对花也颇为深知。所以就尊称她为"百花妈妈"。我听百花妈妈说过她曾经是帮人种植栽培花草的,所以对很多花都十分了解。

其外百花妈妈还知道很多关于花的美丽传说,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她小时候历历在目的情景,经常伏在她膝上听它讲那些花的美丽故事。或是陪着她一起呵护院里仅有的几株花草,现在想起来百花妈妈应该是第一个为我打开美丽童话向往的人吧……

鸟儿们雀跃地活动声惊扰了思绪翻飞的我。抬眼望去,东方霞光万丈,立刻向四周铺洒开来。

我独身一路小跑出小苑,时不时地侧头往后看。她头上的纱布已被烟儿换过了。

她承认她是欺骗烟儿说我不会出小苑,她是没有听烟儿的嘱咐,她是趁烟儿出去的时候悄悄溜出来的。

因为她坚信烟儿是受了慕子宸的指示才会干涉她的行径,从烟儿听说她想在慕府中转转,烟儿脸上出现的恐慌,和决绝的反对。我就敢肯定我只要出来一定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

而这些就是她现在想要了解的!

玉石奇遇

我陷入思索之间,未顾及前方,才会拐角处与人相撞。

因为剧烈的相撞,让她脚下险些失去平稳。头部也晃动得震痛,她忙用手去揉揉。在听见一个女子的轻声叫唤后,我才回过神来。匆忙放下捂着头的手,垂下头去向她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三小姐好!"我闻声抬眼一看是一个长相清秀的丫鬟。而她的旁边有一个女子,正是我方才撞到的那一位。她此刻已经站定,想必刚才也撞得厉害。女子芳龄大约二十前后,她面容姣好,清秀静美。但她此刻却略带惊讶惶恐地看着我。

她奇怪的神情惹得我窘迫难堪,只好不自在地又向她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我刚才……"

我的话没有说完,就感觉到那女子拉着她的手。我不解地望着她,只见她缓缓地摇着头。许是意识到方才的失态,她脸上带着微笑。不深不浅,但似乎带有几分僵硬。

"三小姐,大小姐她没有怪你,她不生你的气!"我还在一脸茫然地望着那女子,旁边的那个丫鬟连忙开口解释道。

啊?我仍是有些不明所以,可是那女子已经微笑着向她欠了欠身,从她身旁离去,走进了靠她右侧的那条小径。那丫鬟亦随在她身后走着,而我也到现在才发现她手里稳稳地拎着一个食盒,想必里面一定盛装着食物。

听那个丫鬟称呼她为大小姐,那她就该是慕冰盈的大表姐了。见她一路步履轻盈却沉稳有序,真不愧是大家闺秀出身,我在心中静静称赞。一直目送着她们消失在小径的尽头。

我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是也具体说不上来。

就在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脚下的浅草坪处,有一个硬物搁湴着。拾起来一看,原来是一个类似饰物般的方体型石头吊坠。我不敢肯定她是不是玉石做的,她自然没有见过玉石。可是听说他们古代的大户人家都有玉石饰物的,这块也该是才对。

想来应该是刚才撞到那个慕冰盈的大表姐,从她身上掉下来的。那该是她的东西,我决定去还给她。

一半是出于歉意,另一半则是出于好奇。现在的她对于整个慕府都有种要探究透彻的心理。

我将东西攥在袖口里,依照那条路寻去。那条路很长,走完之后便出现了很多分岔路径,而且每条小径的尽头又有分岔。她一边寻思着该走哪条路,一边茫然感慨这慕府的路径曲折。

不知是该怪她们两人的步伐太快,叫我更不上;还是该怪这些小径一些短一些长,总之是我跟丢了人。

本来是要找人的,可是我发现她越走越清静,越来越觉得奇怪。等她驻足思索时,才惊讶地发现我脚下已是杂草丛生。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走到杂草丛中,让她第一时间惊慌是否会有蛇从草丛中窜出来,向她下毒口。想来她都觉得可怕,决定还是早些离开的好,以免中毒了就悔之晚矣。

她在心中感叹万千,想那慕府也会有如此狼籍的地方。即使没有人居住,也不应让它如此荒凉啊!那么大片地荒废下来多可惜啊?那慕府的老太太如此爱顾及面子,但连门面功夫都不懂得要做足。不过恐怕她都不知道,想必她是不会来这儿的,又会有谁敢去让她知晓呢?

可是在要离开时才发现我似乎迷路了,方才她一门心思只顾着寻人,竟然忘记了是走哪些路来的。

不过她还有可以勉强当做路标去依靠辨认的那些杂草。她知道杂草越少的地方,一定就是有人烟来往的地方。所以她一直细心留意着脚下的那些杂草,这还是她第一次那么关注这些草呢?在心里无可奈何地自嘲着。

在快要耐心用尽的时候,她终于在一处较深的草丛里,喜出望外地发现了一道凌乱的脚印。似是出于同一人的脚下,可是却有些杂乱、扭曲。但此时的我已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像抓住救命草一般,加快脚步追寻而去。

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后,那些脚印居然消失了。我为此很是心烦意乱,却又无可奈何。

望着莽苍地一排排树木,她心里也满是苍茫。太阳在头顶越来越辣地关注着她,叫她的头晕得难受。然而此刻除了努力寻找其他突破口,是别无他法的。而就在又她在她打算放弃,等着有人来找她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小声低语。那声音真的很小,若非她聚精会神地听,是不会发现的。

犹如茫茫汪洋中抓到了一根浮木,我带着无与伦比的喜悦循着声音箭步而去。

果然在十几步之外,果然被她找到了房屋!果然有人在那里说话!果然她"得救"了!她的心激烈地跳动着,也不曾考虑到停下来听听她们的话,是否对她有帮助,这使她事后想起来非常后悔。

因为一个急冲,我未顾及脚下的路。一个趔趄使她险些摔倒,但她稳定身体的姿势真是让她,在两个正在轻声细语交谈的丫鬟前大损形象。在她而言是没关系的,可是在慕冰盈而言是否有失体统呢?

"三小姐!您怎么会在这儿?"我闻声有些错愕望着那个说话的丫鬟,她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她就是先前在那个大表姐身前的丫头。原来她们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她们居然会到这里来了。

不过现在她顾不上想那么多,看到眼前有两个人,已经叫她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了。她丝毫无视二人惊愕不已的模样,走向前去想向她们探听探听回去的路。

可是还未等她开口,方才那丫头急忙跳出来阻止她:"三小姐,您不能去,你不能进这里去。这里是二小姐的居所,老夫人吩咐过了,除了大小姐之外,谁都不能进去。"

小说《穿越千年来爱你》 第19章 没名孩子是漂亮花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