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实习系统之我是阎王

更新时间:2021-04-27 10:30:06

实习系统之我是阎王 连载中

实习系统之我是阎王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一二三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冯凯窜起来喊道,"良子,你不知道现在老吴可是咱们宿舍的土豪,看见没,苹果7,新换的,电脑,新换的,都是新换的,好不容易老吴说请咱们一顿,咱得让他出点血啊。" 良子想了想说道,"行,我一会儿去接妙妙,然后再来和你们汇合。" "嗯,等一会儿,我给咱宿舍一人做了一个锦囊,外人我可是卖他两千一个,看在咱们一个宿舍的份上,就免了。"吴敌掏出三个香囊扔给他们一人一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饭-一二三

  周末没有课,吴敌正躺在床上整理余浩刚刚给他弄好的公众号和网站,他已经将招牌挂出去了,剩下的就等着生意自动找上门来了。

  "叮咚,恭喜宿主又完成一项支线任务,我来发放奖励啦。"小萝莉的声音骤然出现在脑海里,将吴敌仅剩的一丝困意驱散。

  "小萝莉,今天又有什么奖励啊?"吴敌问道。

  "奖励丰厚哦。

  宿主:吴敌

  功法:《越绝剑谱》,《茅山道术》(5品),《大罗金刚经》(2品),锁魂链(5品),阴阳眼(4品)

  功德值:1500点

  业绩值:1800点

  宿主要加油哦,争取早日转正,成为正式阎王。"

  不错不错,现在自己有了能力,赚钱也有门路了,比起以前累死累活的给人家送快递,不知道轻松了多少倍,不过,等下次再去地府,得和老阎王商量商量,自己虽然是实习阎王,但是实习工资也不能少啊,他吴敌可是爱财之人,对想,下次再回去,得问问。

  "卧槽,又有一个女生遇害了,据说和上次被害的那个女生死法一样,很有可能是一个凶手干的。"余浩正在刷微博,看见上面的头条新闻,说道。

  "我看看,我看看,不是上个月那件案子还没有被破吗?现在又出来一起,看来警察局的人又有的忙了。"冯凯感慨道。

  吴敌拿出手机也刷了下微博,只见新闻上的女生尸体完好无损只是脸部血肉模糊,根本就看不出被害人的样貌。

  良子吭哧吭哧的穿裤子,一边穿一边说道,"哥儿几个,哥哥我先去约会了,我女朋友还等着我呢,今晚上我就不会来了啊。"

  说着穿上鞋就要出门,吴敌赶忙起身喊住他说道,"良子,今天晚上我想请你们吃饭呢,这样吧,我们哥儿仨还没见过嫂子呢,你今天请出来,咱就当给嫂子和你贺喜了,怎么样?"

  良子好笑的看着吴敌说道,"你小子下学期学费攒够了吗?等你工作了赚了钱再请哥哥我吧。"

  冯凯窜起来喊道,"良子,你不知道现在老吴可是咱们宿舍的土豪,看见没,苹果7,新换的,电脑,新换的,都是新换的,好不容易老吴说请咱们一顿,咱得让他出点血啊。"

  良子想了想说道,"行,我一会儿去接妙妙,然后再来和你们汇合。"

  "嗯,等一会儿,我给咱宿舍一人做了一个锦囊,外人我可是卖他两千一个,看在咱们一个宿舍的份上,就免了。"吴敌掏出三个香囊扔给他们一人一个。

  "卧槽,老吴,我也简直了······你这是真成仙儿了啊,这玩儿意又用吗?"良子把玩儿着说道。

  "别废话,赶紧带上,我还能害你们不成。"吴敌骂道。

  "行行行,带上带上,我走了啊,你们等我回来。"良子将香囊塞进口袋里就出了门。

  吴敌心中冷笑,看来今天晚上又要大干一场了。

  于是吴敌下了床,开始收拾东西,将冥币,香烛,三清铃,还有桃木剑都装进了乾坤袋里。

  然后铺了张黄纸在桌子上,沾了笔墨开始画符咒。

  今天晚上的东西颇有些能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必须要好好准备准备,行阳间事,吃阴间饭,可不是那么容易,一个不留神,他很有可能就魂飞魄散了。

  余浩和冯凯见吴敌举止异常,都凑过去吃惊的说道,"我靠,老吴,你这是干嘛呢?跳大神儿啊?"

  画符咒本就是不能一心二用的事情,必须一气合成,被两人这么一打岔,吴敌手中的笔一动,多化了一笔,吴敌无奈的扶额,将那张废了的纸扔进垃圾桶,将钱包扔给两人,说道,"去去去,出去买东西,晚上咱们去学校的后山上烧烤,你俩去买些食材,别在这儿烦我,赶紧滚。"

  将两人打发出去,吴敌才开始接着画符咒,然后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了画的八卦图中央,瞬间,整张符咒散发出金色的光芒,罡气十足。

  吴敌将东西收好,看了看表,朝宿舍外走去,等着和几人汇合。

  晚上的后上夜风习习,清凉无比,因为是夜晚,并没有人来,树荫在月色中投下影子,远远看去,一排排的有些渗人。

  远处时不时的传来几声不明生物的嚎叫,让人忍不住后背发麻。

  "草,老吴,你选的这是什么破地儿啊,老子还以为要请我们去个五星级饭店吃饭呢,原来就是这个破地儿烧烤啊。"冯凯脚下不稳,差点滚下去,踢了一脚旁边的乱石头骂道。

  "良哥,人家害怕,你看这里阴森森的,要不咱们回去吧。"良子身边跟着一个浓妆艳抹,身材火辣的女生,说话声音嗲嗲的,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良子见女朋友紧紧抱着自己的胳膊,时不时的发抖,有些犹豫,毕竟自己兄弟第一次说请大家一起吃饭,就这么走了实在是有点不仗义,但是转身又一看自己女朋友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自己,看的自己心里痒痒的。

  良子说道,"那个,老吴,你看,妙妙这怪害怕的,要不我先带她回去,一会儿再回来找你们。"

  吴敌走在最前面,停下脚步回头冷笑道,"呦,嫂子还会害怕啊,一般情况下不应该是别人对你避之不及么?"

  

 

妙妙-一二三

  "哎呀呀,妙妙一个女孩子,难免害怕不是?她不是故意不给你面子的,老吴,这样,我先带他回去,等我回来和你们不醉不归怎么样?"良子见自己自己女友和自己哥们儿有些冲突,忙站出来圆场。

  吴敌眼神凛冽,将良子拉到自己身边,对对面的妙妙冷声道,"妖孽,我今日本不想置你于死地,刚刚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给脸不要,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番话说的几人莫名其妙,良子更是不解,之前吴敌和自己女朋友也没有见过面啊,不可能有什么过节,怎么今天第一次见面就发生冲突?

  三人刚要说些什么,就听见对面的妙妙仰头大笑,声音瘆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哈哈哈哈,既然你能看出我的身份,那我也不用演戏了,今天你们四个,谁也跑不了,都得成我的盘中餐,哈哈哈哈······拿命来吧。"说着,刚刚还美若尤物的妙妙瞬间双目变得狠厉,青眼獠牙,,咧着嘴桀桀的笑着,那声音阴冷尖利无比,仿佛要刺破耳膜一样,良子三人不禁头痛欲裂,不由得捂住了耳朵,要不是之前吴敌给了他们三个一人一个装有护身符的锦囊,他们仨的魂魄已经被这夺命女鬼吸食进去了。

  吴敌将三人向后一推,抽出湛泸剑在三人周围化了一个圆圈,又将之前带来的香烛灰烬散在圆圈周围,一气呵成,嘱咐道,"你们三个听着,一会儿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准踏出这个圈子半步,听见没有?"

  三人已经被吓得开始冒冷汗了,纷纷点头。

  "老吴,我女朋友······"良子看着对面双眼眼眶欲裂,嘴角染血的妙妙,支吾道。

  "草,你丫的是不是精虫上脑啊你,你张开眼,看看,这他娘的是人吗?这是女鬼,专门与你啪啪啪的时候吸食你精血的女鬼,在这儿等着,要他娘的不是我上次回来撞见你,你那天晚上就被这东西害死了。"吴敌骂道。

  "你是什么人?竟然能识破我的幻术?"对面的妙妙已经戾气越来越重,嚎叫着就朝圈子里的三人冲过来,哪知刚刚碰到吴敌画的圆圈,就被一阵金色罡气给震了出去。

  "啊!"妙妙躺在地上,刚刚触碰到那金色圆圈的手指都被灼伤,"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大罗金刚经》?"妙妙尖叫着。

  吴敌一袭黑色风衣立于山头,夜风吹过,夜色正浓,更加衬的他宛若神抵般,凌冽果断。

  "阴虎符在此,我是什么身份,不用我再多说了吧?乖乖受死吧。"吴敌说着手握湛泸剑,飞身而上,直接朝那女鬼刺去。

  那女鬼见吴敌竟然有阴虎符,瞳孔骤然变大,尖叫着,"不可能,不可能,你肯定是骗子,这些年阴间混乱,阎王力不从心,你算什么东西,你这个冒牌货!"

  吴敌冷笑一声,手中剑气直逼那女鬼的面门,说道,"看来你是摸准了地府最近管理松懈了,才找准时机跑了出来,还偷走了地府冥器,你可知这是十恶不赦的大罪!"

  说着吴敌手中长剑一挑,直接将那女鬼脸上的面皮挑下,"刺啦"一声,只见一张人面皮脱落,露出一张血肉模糊,没有五官的脸,只有两个血淋淋的空洞的眼睛,还有一张血盆大口,恐怖之极,恶心之极。

  "呕······"在圆圈里的良子三人瞬间吐了个翻天覆地,尤其是良子,一想起自己前些天一直和这样一个顶着人皮的女鬼啪啪啪,就觉得头皮发麻,胃里忍不住的恶心。

  "啊······拿命来,我管你是谁?今天,你坏我好事,我就让你死!"女鬼叫嚣着,手中瞬间抽出一条白绫,戾气宛若长剑,与吴敌在空中打斗起来。

  "去你妈的,你他妈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还敢跟爷爷斗,爷爷今天就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说着吴敌从乾坤袋里抽出锁魂链,手腕一转,便夹着风抽了过去。

  那女鬼显然修为不低,舞动着手中的白绫丧心病狂的朝吴敌扑过来,道道白光,宛若刀光剑影。

  吴敌见她自己找死,瞬间发飙了,将《大罗金刚经》的佛力注入到锁魂链中,口中默念,"万古佛法掌中存,普度众生随缘分,厉鬼邪神若逢此,顷刻之间化成尘,灭!"

  咒语一出,锁魂链"啪"的甩了出去,直接将那女鬼抽的七荤八素,扭动着身子瘫软在地上动弹不得。

  "哼,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私自出逃,私偷冥器,霍乱阳间,残害无辜,哪一条不是大罪,还死不悔改,我看你还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啊。"吴敌甩出锁魂链将那女鬼绑的结结实实,一步一步走向她说道。

  "我错了,大人,我错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以后给您做牛做马,都可以,求您放过我,放过我吧······"女鬼动弹不得,挣扎不开,这才意识到吴敌法力无边,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是以卵击石而已,连连求饶道。

  吴敌反手一链子抽在她脸上,厉声道,"闭嘴吧你,你他妈的还敢求饶,我说过,我刚刚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给脸不要,你害了这么多的无辜的女孩儿,上个月那个被剥了脸皮的女孩儿,还有今天新闻报道的女孩儿,死法一模一样,都他妈的是你干的,你还有脸跟我求饶!"吴敌说完又是一铁链抽过去,直接将那女鬼抽的满地打滚。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