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糟糕!这世界是假的

更新时间:2021-04-26 10:03:08

糟糕!这世界是假的 连载中

糟糕!这世界是假的

来源:微阅云 作者:冰糖葫芦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洛清焰,我认识你这么多年,才知道原来是你这种圣母。"洛清焰瑟缩了一下。她当然知道自家好友说的是什么,她自己肚子上被人捅到住院,好友夏悠悠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扇巴掌。平常人能忍耐这些?换做是以前的洛清焰,这事儿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不要说原谅她甚至交好对方了,她还能在娱乐圈里混一下就是不拿她洛清焰当一回事!只是现在,就算夏悠悠这么讽刺她,她也只能解释:"悠悠,不是这样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窒息-冰糖葫芦

"哥!"看到夏文瑞的身影,夏悠悠脸上唯一的倔强都化为了委屈,直接扑向了他,"她是个神经病!"

"受了什么委屈直接说,哥为你做主。"夏文瑞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直接看向林若夕,声音变得冰冷,"林小姐,可以解释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显然,这个一向都很绅士的男人这次是动了真火,不然他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质问一名女生的。

林若夕倒是非常淡定,她理了理自己的裙子,非常冷静甚至是淡然地看向了夏文瑞:"怎么,只准你妹妹将酒泼到我身上,不准我回敬她一巴掌?"

夏文瑞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为什么泼她?"

夏悠悠的眼中含着泪水:"她说、她说……"

"她说什么?"夏文瑞皱眉。

"她说沈渊就是只喜欢自己,所以清清被退婚是很正常的事!"夏悠悠瞪了一眼林若夕,"还说她也没想到清清被捅了一刀还能带她来这里!"

夏文瑞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慢吞吞推着轮椅回来的洛清焰:"老实说,我也没想到。"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洛清焰,想要听她一句解释。

洛清焰张张嘴,她要怎么说?

说林若夕实际上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她为了站在林若夕的身边所以一定要这么做?

这些人会相信吗?

或者说,当她说出去的那一瞬间,自己还有活路吗?

"大概可能是因为必须要带我来这里吧?"林若夕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看着洛清焰的眼睛里带着亮光,"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洛清焰不知道,她甚至想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要怎么办才好,所以她只能张张嘴:"我不是……"

夏悠悠显然已经无法忍耐了,她直接笑了起来,眼神却冷得像冰。

"洛清焰,我认识你这么多年,才知道原来是你这种圣母。"

洛清焰瑟缩了一下。

她当然知道自家好友说的是什么,她自己肚子上被人捅到住院,好友夏悠悠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扇巴掌。

平常人能忍耐这些?

换做是以前的洛清焰,这事儿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不要说原谅她甚至交好对方了,她还能在娱乐圈里混一下就是不拿她洛清焰当一回事!

只是现在,就算夏悠悠这么讽刺她,她也只能解释:"悠悠,不是这样的。"

夏悠悠非常愤怒地指着林若夕:"你一定要护着她?你知不知道她刚才做了什么?!"

洛清焰迎着夏家兄妹俩不敢置信的眼神,第一次无言以对。

整个室内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这里的情况。

洛家和夏家可以说在娱乐圈里瓜分了这个娱乐圈,现在洛家那个洛清焰发疯了,要护着一个抢了自己男人、打了自己闺蜜、还捅伤自己的女人?

她是不是脑子坏了?

洛清焰第一次就感觉到了很浓厚的孤独感。

这个世界就像是和自己隔了一个薄膜一般,所有人都面色怪异地看着她,仿佛她已经变异成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而自己唯一能看清的林若夕甜美微笑着,却像是深渊一般拉着她无限坠落。

窒息感像是潮水一般淹没了她,她甚至无法发出一点声响,只觉得世界距离自己越来越遥远。

这就是自己窥见"真实"的代价吗?

她下意识伸手想要抓住林若夕,然而下一秒,自己的手被人打开,洛清焰猛地回神,愕然发现站在面前的人是沈渊。

此时此刻他面沉似水,表情里透露出非常危险的气息,林若夕就窝在他的怀里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儿,和她对视的时候还眨了眨眼,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洛清焰愕然,她是感叹自己刚才愣神了一瞬间,那种窒息感甚至还残留在自己的体内,让她非常不舒服,可是怎么看现在都像是发生了什么一般。

"洛清焰!你别太过分了,若夕是无辜的,有什么你冲着我来!"沈渊怒喝道,如果不是对象不对的话,这话怎么听都非常有男子气概。

然而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洛清焰下意识有些反胃,她狠狠皱眉:"沈渊!你竟然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沈渊眼神闪烁了一瞬,但很快他就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如果不是知道若夕在你这里的话,我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她什么都没做错,你有气冲着我来!"

夏文瑞和夏悠悠此时此刻站在一边,看着沈渊的表情都变了。

就算是在刚才夏悠悠和夏文瑞两个人这么逼迫洛清焰,想要她和林若夕翻脸,洛清焰都是一副为难的样子,结果沈渊突然出现,还说洛清焰有什么都冲着他?

"沈渊,你还要不要脸?!"夏悠悠忍不住怒斥道,虽然洛清焰刚才的反应让她非常生气,可毕竟已经认识多年了,闹别扭时依旧还要帮自己的姐妹说话。"林若夕刚才还打了我一巴掌你怎么说?!"

"那只可能是你自找的。"沈渊看都不看夏悠悠,而是依旧盯着洛清焰,"谁不知道你们俩是好姐妹,你做什么事还不是她的意思?洛清焰,认识你这么久了,才知道原来你是这种女人。"

"……"洛清焰张了张嘴,看向夏悠悠。

此时此刻的夏悠悠瞪着沈渊和林若夕,显然并没有让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结束的意思:"她是哪种女人我最清楚不过了!沈渊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想这么做的,我看你和这女人都不爽很久了!就凭你那一巴掌,林若夕,从今天起夏家绝不容你们!"

夏文瑞并没有阻止自己的妹妹,反而是站在她的身后,以一种很无声的方式来赞同她的话。

洛清焰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她只能紧紧握住轮椅的扶手,抿紧自己的嘴唇直直地看向林若夕。

"林若夕,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从一开始到最后,她就摆出拿衣服人畜无害的模样,做出各种各样的恶魔行径,直接将她的生活搅成一团乱麻,在狂风之下,甚至连自己都无法立足。

她为什么这么狠?

反击-冰糖葫芦

林若夕眨巴着眼睛,洛清焰甚至能感觉到她那双盈满了泪水的眼中实际上连一点感情都没有,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这场闹剧,看着她狼狈不堪。

听到她的问话,林若夕只是眨了眨眼睛,随后露出了一个非常不解的表情:"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洛清焰的心在往下沉。

只听林若夕用非常委屈的声音道:"渊,他们欺负我孤家寡人、没有任何背景,谁都不帮我,都在看我的笑话……"

洛清焰只感觉有一块石头,直接将自己心脏压到了地底,她连自己指尖已经握紧到泛白都没注意。

夏悠悠差点就冲上去打人了:"林若夕你好好说话!"

沈渊直接将林若夕往怀里护了护,拧着眉看她:"夏悠悠,如果你要用自己大小姐的身份压人就选错人了,我知道你和洛清焰是好姐妹,但还是那句话,有什么就直接冲着我来,不要对弱女子下手!"

洛清焰终于忍不住开口:"沈渊,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和悠悠就不是弱女子了吗?!"

"你们从小到大锦衣玉食,根本用不着我庇护成长,林若夕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她怎么禁得起你们摧残。"沈渊的眼神闪烁,他依旧还是不敢看她,话语里的冷硬还是不自觉消失了些许,无论如何,都是他对不起她,所以面对洛清焰的时候,沈渊问心有愧。

但除了洛清焰之外,他问心无愧,所以在面对夏悠悠的时候,他横眉冷对,完全没有让步的意思。

他这番话让洛清焰差点笑出声来:"林若夕是普通的小姑娘?"

这话谁估计除了刚来的沈渊自己,谁都不会信的!

他只看到了林若夕脏了的裙子,和洛清焰伸向林若夕的手,却看不到夏悠悠脸上那鲜红的巴掌印!

或者在他的心里,林若夕只是奋起反击而已吧?

沈渊的回答毫不犹豫:"和你们比起来,她是。"

洛清焰看着他,心一点点沉没了下去,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她问道:"我是谁?"

"什么?"沈渊一愣。

洛清焰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说道,此时此刻她完全是在反思自己:"我是洛家千金,是洛神影业的副总,是集万千宠爱在一身的洛清焰!"

夏悠悠噗嗤一声,一双眼都笑得弯了起来:"洛大小姐终于不再低调了吗?"

洛清焰扶着轮椅的扶手,勉强自己站起来,中间踉跄了一下,沈渊眼神一闪,夏文瑞甚至紧张地上前两步,然而洛清焰在他们动作之前就已经站稳,挺起了胸膛。

"低调是没用的,一忍再忍也不是我的风格……我现在已经忍无可忍了!你说她是个好姑娘,那我洛清焰算什么,她对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误会?!"

沈渊无言以对,这些天对洛清焰来说的确难熬,尤其是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创伤让她已经心力憔悴,可就算是如此,站在他面前的女人依旧昂首看着他,那双眼中燃烧着灼灼的烈焰,直接刺痛了他的眼。

"沈渊,我问你,我洛清焰做错了什么,要被这么对待?!"

洛清焰几乎是喘着气说完最后一句,无力地后退,跌进了轮椅里,这次夏悠悠直接惊呼着扑了过来:"清清你没事吧!?"

她一开始的确是心里有些别扭的,然而毕竟是多年的闺蜜,看到洛清焰从没有过的爆发,她心中只剩下心疼。

洛清焰轻喘着摇头,她的眼睛依旧看着那两个人,如果此时此刻眼神能伤人,面前的两人早就已经三刀六洞了:"沈渊,既然你有喜欢的人,何苦要来招惹我?"

沈渊张了张嘴。

夏悠悠轻咳一声,阴阳怪气道:"估计他不是想娶你,而是想娶半个洛神影业吧?"

"夏悠悠,你别太过分了!"沈渊怒喝一声。

洛清焰皱眉:"有什么不满直接和我说,不要对悠悠发火!"

沈渊的目光终于和洛清焰对视,他皱眉:"清焰,我不想和你吵,但今天我要带若夕离开这里,你们别欺负她了。"

"不行!"夏悠悠立刻抗议,"她必须要向我和清清道歉!"

沈渊低头看向林若夕,看戏半晌的林若夕抬起头,一双眼泪水盈盈,就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沈渊心里一痛,直接拒绝:"你们已经惩罚过她了,还想怎么样?!"

夏悠悠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这算是惩罚吗,啊?!沈渊,我敬你还算是清清名义上的老公没骂你,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和我大呼小叫?这里没你的事,今天你就是护着这个女人也没用!"

夏悠悠和洛清焰的身份地位不相上下,而沈渊则是洛神影业的执行总裁,平日里夏悠悠虽然有大小姐脾气,但也对沈渊算是比较客气。

可是今天沈渊实在是太过分了,甚至不拿她们放在眼里,这让夏悠悠怎么能忍?直接就发作了。

沈渊脸色当即就阴沉了下来:"夏先生,你难道不打算管管你妹妹吗?!"

夏文瑞一直站在洛清焰的身后没有开口,他其实心里也很难受,妹妹可以作为朋友和闺蜜帮洛清焰开口说话,可是他又有什么立场开口呢?

追求者?那只会让沈渊多一个骂洛清焰的筹码。

朋友?他不甘心。

所以只能沉默。

而现在沈渊主动将矛头对准了他,已经压抑了许久的夏文瑞抬起头,一双眼黑沉沉地看着他,直看得他心里发毛。

夏文瑞的声音依旧温柔,但话语却非常不客气:"沈先生,你转移别人注意力的方法倒是非常高明,我只想说在管教别人的妹妹之前你先端正自己的行为态度,现在你的所作所为算什么,出轨?!"

沈渊如遭雷击,直接后退两步,甚至下意识松开了一直揽着林若夕的手。

夏悠悠立刻发现了他的弱点:"怎么,沈先生,你不会还没发现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叫出轨吧?!"

"我没有!"沈渊几乎是立刻反驳,"我只是、只是……"

"只是?"林若夕终于再度开口,她握紧了自己的裙角,张口叫了沈渊的名字,哭腔直让人心都快化了,"渊,你不喜欢我了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