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赊刀人传

更新时间:2021-04-26 11:26:26

赊刀人传 连载中

赊刀人传

来源:微阅云 作者:超品橘子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女子吓了一跳,毫无威慑里力的威慑道。 "嘿嘿,那是你说的算的吗,你尽管捅,你捅死我们哥三一个的话另外两人也不会让你好受的,嘿嘿!" "来啊,来!" 三原色都是真正的地痞流氓,白衣女子这种人对上他们这种真正的人渣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可言。 三人齐齐向前迈出一步,女子受惊,就后退一步,然而背后一米就是墙壁,退到那里也就真的无路可退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赊刀人传:炁感

  "哥,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你,而且我们这辈子也不可能打起来的。"

  陈沉憨厚一笑,伸手挠了挠头,结果却是不小心的把刚刚被他砸碎的大理石的粉末蹭到了脑袋上面。

  "你这憨子,有时候真不知道你是真老实还是假老实!"

  阴昭见到了陈沉心情大好,话也多了起来,两人后来又聊了一些近况和家常,而后探视的时间到了,阴昭与陈沉道别之后,一个人出了监狱。

  "阿陈哥,这位兄弟看上去身体有点虚啊,你可是从来不说假话的,玩笑也不开,看来今天你是破戒了,你这身手还放不躺下那个兄弟?"

  陈沉回到牢房前刚刚也在接待室里的一个犯人目睹了这一切上前忍不住问道。

  "我与我哥从小在师父的逼迫下切磋,因为我师父和阴爷爷之间总想分出来一个胜负,他们赌地,如果我赢了属于阴爷爷的居所就要让出来一米,如果我输了,我师父的佛堂也要让一米。"

  陈沉抬起宽厚的大手摸了摸脑袋回忆道。

  "后来呢,后来呢?"

  犯人着急的追问道,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他显得相当的感兴趣。

  "后来,后来我师父把佛祖搬到后山的山洞里面祭拜了……"

  陈沉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而一旁问话的犯人,张大了嘴巴久久没有合拢。

  ……

  "阴大师我们接下来去哪?"

  见到阴昭出门以后,夏阳天忙凑上来替阴昭拉开了车门热切的问道。

  阴昭心情不错,看到这一幕以后点了点头道。

  "送我回去吧。"

  "好嘞,阴大师请上车!"

  夏阳天直接充当了阴昭司机的角色,将阴昭送进车关好门以后自己才去到了驾驶的位置亲自开车,因为监狱这种地方必然有着隐秘,因此夏阳天并没有带上自己的司机,而是亲自驾车。

  "以后不必叫我阴大师了,你我年纪差不多,直接称呼我姓名即可。"

  阴昭的心情很好,通过细微的表情留意到夏阳天并没有什么潜藏的情绪,只是单纯的处于一个报恩和交好的目的以后,阴昭开口说道。

  "啊,这……这不太好吧……"

  夏阳天听到这话之后心中大喜,不过表面上还是委婉了一下,这也是出于礼貌,不过他心中的欣喜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对方如此说话,这分明就是把他看做了熟人甚至是朋友,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让他直呼姓名!

  而跟阴昭成为朋友或者说是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可以说是夏阳天一开始以来的重要目标。

  至于理由,那无疑就是发生在他们夏家的事情了,经过这个事情,夏阳天明显的意识到了对于一个大家族而言,在某些东西上容不得你不信,而且躲是躲不掉的,与知道出事了以后连夜买火车票跑了的罗白举不同,阴昭显然是有着真本事的,与他交心,留一份香火情,将来夏家再遇到此类事情……也好开口。

  "无妨。"

  阴昭摆了摆手道。

  "至于你想入圈这件事情,我不会做你的师父,不过可以帮你一把。"

  夏阳天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自己对自己的崇拜。

  自己当真是何其锐利的眼光!

  何其好的运气!

  还好自己想的细,亲自送阴大师来监狱,不然的话,万一对方不满意,那今天这番收获,全然是不可能了!

  "谢谢你……阴……阴昭兄弟!"

  夏阳天强行的按耐住自己心中的激动到。

  "这本书,照着练,不许给外人看,等到你感觉到什么的时候,再来找我我教你入门。"

  阴昭伸手入怀,取出一本看上去很有年头的旧书,放到了夏阳天座驾的一旁说道。

  "谢谢!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到的!"

  夏阳天此刻就感觉心中像是有蚂蚁在爬一样,恨不得赶紧拿起那本书研读,这二十多年来他所不了解的另一个圈子里的一切,就像是一块巨大的蛋糕,正在对他释放着无穷的吸引力。

  "如果你始终没有炁感,那就说明你根本不适合。"

  阴昭看到夏阳天明显有点兴奋过头了,于是泼了一盆凉水。

  "阴昭兄弟,炁感是什么?"

  夏阳天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心绪,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

  "如果把我们这些人称为汽车的话,炁就是发动机,是燃油,而炁感就是你找到了发动机的钥匙,不然的话这辈子也只是一辆没有油不能动的汽车。"

  阴昭想了一个切合现代人和现在这个场景的解释道。

  "我明白了,如果万一,万一我成功了的话,阴昭兄弟,那就拜托你了!"

  夏阳天不是傻子,阴昭如此直白的解释他瞬间就明白了炁感的重要性,不过商人身份的他不到了真正无法翻盘的时候是不会认输的,如果练一遍不行那就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

  无论是夏家的未来,还是炁感这把钥匙,我都要握在手里!

  夏阳天将阴昭送回了旅馆之后,便被阴昭赶了回去,对方的那个态度想来今晚估计会抱着《通玄论》整整一个晚上,自己当初这一步的时候,可是完全没有一丝兴奋的。

  小旅馆附近都是旅馆小卖部一类,到了晚上,阴昭有些饿了,想起来学生曾经提过一嘴,在衡水大学的另一侧新开了一条步行街,入驻了许多摊贩,有些怀念老头子赶集带回来的羊肉串的阴昭整理了一下长衫之后背着破帆布兜子叮叮当当的就出了门,冲着步行街的方向走去。

  清江是一条贯穿东江市东西的河流,因为江水清澈、环境优美,市民都喜欢到江边来游玩。

  前几年,东江市政府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在江的两边建成了长达十几公里的江滨公园,沿线更是开发出好几个大型的购物、饮食中心,现在已经成为东江人游玩消费的首选场所。

  而且热度只高不减,不断发展之下,终于是联通了衡水大学北侧的临江路段,因为有学生的缘故,这一段的夜市自从建起来之后就始终热度不断,三教九流之人皆来往于此。

  阴昭沿着夜市的街道走着,看着东江市的市民在这条街上享受着盛夏夜晚的喧嚣和凉爽,一路上还遇到了不少衡水大学的学生,大多数都是成双成对的,显然是不满足于压操场了。

  阴昭嘴里嚼着羊肉串散着步,心情大好,下山之后第一次有了一种心情不错的感觉,也许大概率是因为见到了陈沉的关系,然而走着走着走到了一段路灯坏掉没有什么摊位的地方以后阴昭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个味道不是牲畜的血,而是人血,不仅如此,拐角箱子里面隐隐传来了女子哭喊的声音。

  "山外的垃圾就是比较多一些。"

  嘴里的羊肉串一下子没了那股鲜香的味道,阴昭吐到一旁,低声骂了一句,然后整个人化为一道残影瞬间消失于巷口。

  巷子内。

  三个头发染成了三原色的男人组成了一个人墙挡住了巷口的路,其中红色系毛的家伙不仅仅头发是红色的,就连手掌也彻底变红了,不过倒不是染了色,而是因为被开了口子见了血。

  "你妈的臭娘们!"

  红毛看着手掌上的口子神色狠戾的骂道。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爷爷也好狠狠的把你干了然后拖回去卖给老鸨子让你彻底成为婊子!"

  "小娘们,把你手里的东西扔了并且把我们哥仨伺候舒服了,我帮你说情这事就算了,不然的话,呵呵。"

  三原色的黄毛一脸淫笑的道,对于红毛流血的手视而不见,现在早已习惯血腥。

  

  

  

  

  

赊刀人传:夜市

  "跑你就不要想了,今天你没有别的选择了,把手里的东西扔了一切还有的聊,放心吧,哥哥们会好好怜惜你的,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小丫头,跑到这个地方来干什么,多危险呀,是不是!"

  组成三原色之中蓝毛的存在最为高壮,将近一米九的身材在这阴暗的小巷之中就好像是一只狗熊直立起来一样,明明是一幅高大的身躯却是学出一幅暖男的语气,十分恶心。

  "嘿嘿,你他妈的,每次都是你最粗暴,跟没见过女人一样,这次你最后,别给老子好不容易遇到的极品货色弄坏了!"

  黄毛笑骂道。

  三原色心情各异,但是大多都是好的,而被他们堵住的人,此刻却是已经濒临绝望。

  那是一个秀丽的女子,一身白衣,脸上并没有施染粉黛却有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黛眉秀丽,眉眼动人,仿若是从古代穿越回来的仙子一样,有一种不染于世的出尘之感,而此刻这个女子却是脸色慌张,眼神慌乱,显然是没有见过这种阵仗,手中拿着一柄木柄的小刀,上面还沾染这一丝血迹,显然红毛手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此刻,这一柄小刀就是这女子唯一的精神支柱。

  "我他妈的告诉你话呢,你个臭婊子是听不明白话吗,把你那柄破刀给我扔了!"

  红毛向前逼近一步骂道。

  "你!你别过来!"

  女子吓了一跳,毫无威慑里力的威慑道。

  "嘿嘿,那是你说的算的吗,你尽管捅,你捅死我们哥三一个的话另外两人也不会让你好受的,嘿嘿!"

  "来啊,来!"

  三原色都是真正的地痞流氓,白衣女子这种人对上他们这种真正的人渣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可言。

  三人齐齐向前迈出一步,女子受惊,就后退一步,然而背后一米就是墙壁,退到那里也就真的无路可退了。

  女子看看了看脸上带着淫笑逼近的几人,又看了看手中的刀,原本慌乱的眼神一下子就坚毅了起来。

  "抓住她!这婊子想自尽!"

  黄毛看到这个眼神的变化之后率先反应了过来,立刻吼道。

  女子果然正是这么想的,刀锋掉转冲着自己的脖子就刺了下去!

  "当!!!"

  一声清脆无比的声音响起,女子手中的匕首瞬间脱手,被一股大力击飞,划过一道银光坠落到一旁。

  "谁?!"

  三原色皆是吓了一跳,脱手而出的匕首差点飞到他们身上。

  "当啷当啷。"

  一阵铁器碰撞的声音传来,阴昭缓步从巷子另一端的阴影处走了出来,面无表情,手中还握着一把羊肉串的木头签子。

  "哪来的傻逼,滚!"

  借着昏暗的月光看清了阴昭的造型之后,脾气暴躁的红毛当即破口大骂道。

  "给你三数给我马上滚,不然爷爷先弄死你再弄死这个婊子!"

  阴昭不为所动,也不发一言,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红毛三人。

  "一!"

  红毛伸出一根手指开始倒数。

  阴昭的眼睛逐渐弥漫上一层黑色。

  "二!!!"

  红毛再次伸出一根手指,神色变得狠辣。

  阴昭以变成了黑色的眼眸扫视了一圈三人,他视线中的三原色身上同样的缠绕着黑色的雾气,只不过这雾气十分浑浊,像极了污秽。

  阴昭眼中的黑色逐渐散去,神情也变得更为冰冷。

  "三!"

  "咻!!!"

  红毛的三刚喊出来,一根木签子瞬间从阴昭的手中爆射而出,瞬间就到了红毛的面前,而后,钉在了女子身后的砖墙之上。

  女子吓了一跳,转身看去,只见一根带着红色和白色的木签已经半截都没入了砖墙之中,淡淡的羊肉串的烧烤味道和一股奇怪的腥甜气息混合在一起,女子闻到这股味道之后脸色立刻变得惨白。

  "噗通!"

  红毛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眉心的位置缓缓流出一缕鲜血,而他的手上,还保持着"胜利"的剪刀手,第三根手指这辈子他已经没有机会再伸出来了。 

  "你!你你杀了他?!!!"

  黄毛瞬间懵了,指着阴昭难以置信的道。

  "咻!!!"

  阴昭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回应了一根签子,下一秒钟,女子身后的墙壁上又多出来一根木签子。

  "你究竟是谁?!!!"

  蓝毛已经吓傻了,明明接近一米九的身高,此刻却是感觉脊背发凉,腿肚子转筋,他虽然手上也有着人命,不过像是对方这种方式解决掉两个人眼皮都不眨一下的角色,只让他感觉到恐惧。

  "你身上的罪孽已经超过了你生命的价值。"

  阴昭开口平静甚至是淡漠的说道。

  "我的工作里,清扫,也是一项任务。"

  "你!你不能杀我!我是三手……"

  蓝毛大汉的话还没等说完,就断掉了。

  "呜!!!"

  仅仅几句话的功夫,原本嚣张跋扈的三个地痞流氓此刻已经变成了三具冰冷的尸体,白衣女子脸色苍白,吓得蹲坐了下去。

  "你……"

  阴昭走上前去,看到蜷缩在一团的女子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对方的精神状态在经理过这些事情之后应该好不到哪里去,现在当务之急还是离开这里,不然的话一会他附着在签子上面的炁发作,那这个女人可能会精神崩溃的。

  "得罪了。"

  由于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阴昭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办法,道了一声歉之后瞬间出手一掌拍向女子后颈,女子两眼一翻爽快的昏了过去。

  "哎……"

  阴昭叹了一口气,单手像是抱狗一样将女子夹在腋下,几个闪身消失在了小巷之中。

  阴昭走后不久,地上三原色尸身额头的孔洞突然泛起黑色的雾气,雾气将三具尸体逐渐包裹,片刻之后,黑雾自行散去,地上,早已没有了三人的痕迹……

  ……

  舒白蕊今天特别倒霉。

  由于自己爷爷忘了钥匙并且拿走了她的钥匙,导致她回不去家,而楼下的饭店在装修也没有办法做饭,她肚子太饿只能跑去夜市解决,然而因为她的样貌再加上独自一人,立刻就被晃荡在夜市里面的地痞流氓发现,并胁迫着带到了巷子里。

  而后面对着地痞流氓的威胁舒白蕊本已经决定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刀却被一个奇怪的家伙打飞,而后她便看到了人生阴影的一幕,对方用木签子直接贯穿颅骨杀了三个地皮流氓,羊肉串的味道和脑浆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真的特别恶心。

  再后来,再后来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嗯?!!!"

  鼻息之中传来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淡淡的潮湿霉味,舒白蕊神色一惊,瞬间转醒!

  入眼所见,是一片绝对陌生的环境,不过看上去应该是破旧的小旅馆,鼻子里刺鼻的消毒水是小旅馆卫生间的方向传来的,显然居住在这的人十分讨厌卫生间的味道于是用了相当大的剂量盖住,以至于这股味道跟医院停尸房差不多一个级别。

  "啊!!!"

  舒白蕊惊呼一声,思绪回到了脑子里,自己现在是醒在了一个绝对陌生的环境!

  她立刻开始检查起来自己的衣物,以及……

  最后万幸的发现自己的衣服依旧完成,也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这无疑让她舒了一口气。

  "咚咚咚。"

  旅馆的房门被敲响,顿时吓了她一跳,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你应该已经醒了,方便的话我进去了。"

  舒白蕊有些惊疑不定,不过不知为何听到这声音之后竟是觉得有些心安,于是发出了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的"嗯"一声。

  然而门外的人却好像是撞了窃听器一样,直接推开了门。

  

  

  

小说《赊刀人传》 第16章 炁感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