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异瞳启世

更新时间:2021-04-26 14:12:46

异瞳启世 连载中

异瞳启世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徐俊, 杨小雪

精彩试读:“果然是专属啊!”“这可是独一无二的待遇,我们林家头一次这样。”光从声音就能听出来,这个专属座位的“特殊”性。徐俊也不在意,落落大方的坐下了。林文海嘴角扬起讥讽的笑容。这个桌子,是他故意准备的,也是刻意让徐俊难看的。现在都是林家人,而等到真正的寿宴开启,那就是全燕都市的名流都能看到。保证让徐俊羞愧的无地自容!这时候,林玉茹和林文峰走了过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说徐俊没有寿礼?

“听说这个废物为老爷子准备了一份贵重的大礼。”

“呵!他能准备什么?”

“消息是从玉茹嘴里传出来的,应该不会错。”

“别多想了,据我所知,玉茹可是一分钱都没给这个废物。”

“等一下就能看好戏喽。”

人群中传来戏谑和嘲讽。

徐俊睁着空洞的眼睛,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走的很谨慎。

现在时间还早,才九点钟。

按照规定,林家人需要先对老爷子祝寿,等到十二点钟,宾客全部来临,林家人也早已经祝寿完毕,能全心招呼宾客。

徐俊无视周围的冷嘲热讽,缓慢而平静的走到林家的待客大厅。

待客大厅摆了足足百桌宴席。

每一个席位上,都放有名贵烟酒茶,还有每个人的名牌。

徐俊才走进待客大厅,就有一个人过来,拦住了去路。

这人脸上带笑,道:“姐夫,你眼睛不便,我带你去位置上。”

徐俊点点头,笑道:“文海啊,集团的事情忙完了?”

林文海眼中充斥着浓浓的厌恶。

他是林玉茹这一派的二少爷,林文峰的二哥,在公司有个高管职位。

徐俊这句话没什么毛病,但却让林文海觉得自己拉低了身份。

什么时候,一个赘婿也能过问集团的事情了?

心中虽这样想,但今天毕竟是老爷子大寿,林文海保持笑容,道:“不管公司多忙,今天是爷爷大寿,我也一定要来。”

说话间,林文海带着徐俊来到了一个角落。

这个角落,只有一个桌子,桌上也只有一个名牌,上面写着徐俊的名字。

其上没有烟酒,也没有茶水,仅有一盘瓜子。

不止如此,整张桌子,都比其他桌子低一些。

林文海扶着徐俊坐下,道:“这桌子是我们体谅你,专门为你准备的,你的专属座位。”

周围传来哄堂大笑。

“果然是专属啊!”

“这可是独一无二的待遇,我们林家头一次这样。”

光从声音就能听出来,这个专属座位的“特殊”性。

徐俊也不在意,落落大方的坐下了。

林文海嘴角扬起讥讽的笑容。

这个桌子,是他故意准备的,也是刻意让徐俊难看的。

现在都是林家人,而等到真正的寿宴开启,那就是全燕都市的名流都能看到。

保证让徐俊羞愧的无地自容!

这时候,林玉茹和林文峰走了过来。

“文海哥。”

林文峰咧嘴一笑,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为了报复徐俊,为了让徐俊在众目睽睽下跪下,林文峰已经跟林文海商量了一个方法。

林文海笑道:“放心吧,我出手还能出错?”

徐俊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中有些不安。

林玉茹也黛眉微蹙,瞥了眼两个弟弟,问道:“你们暗地里在搞什么?”

“嘿嘿……”林文海一笑,道:“姐,这是我跟文峰的事情,不能跟你说。”

林玉茹摇了摇头,索性也不问。

二弟向来比三弟靠谱,林玉茹倒也颇为放心,不怕出什么岔子。

她低头看着徐俊,道:“徐俊,再有五分钟,我们小辈就要献寿礼了。”

徐俊反问道:“哪又怎样?”

林玉茹平静道:“今天有多热闹你也能感受到吧。”

徐俊点头道:“当然。”

林玉茹微微一笑道:“我准备了两份礼物,只要你认错,寿宴过后,抽自己两个耳光,我保证你在寿宴上极其风光,赚足面子。”

徐俊缓缓摇了摇头,道:“抱歉,我没有受虐的习惯。”

林玉茹也不恼,淡淡笑道:“那你就在大庭广众下出丑吧。”

说完,她就带着两个弟弟离开了。

徐俊微微低下头,眼神闪烁。

他倒不怕在宴会上出丑,但林文峰和林文海的对话,让他觉得心里不安。

很快,到了献寿礼环节。

林家老爷子林九牧出场,直接坐在大厅最上位的太师椅上。

管家站在林九牧旁边,朗声道:“三代祝寿。”

三代,自然指的就是第三代的人。

林玉茹上前,手里捧着一个匣子,笑道:“玉茹祝爷爷寿比南山。”

“好好好。”

林九牧连连点头,中气十足的道。

下人接过礼物,打开匣子。

管家看了一眼,朗声道:“直系林玉茹,送书法‘福寿绵长’一幅。”

场中一片欢呼。

众所周知,书法可好可坏,有一字千金,也有一文不值。

不过,林玉茹送的,自然是珍品。

接下来的时间,管家接连开口。

“直系林文渊,送龙形玉佩一个。”

“直系林文海,送金寿桃一个。”

“直系林文峰,送文玩核桃一对。”

祝寿先从直系开始,林文渊是家主长子,其次林文海、林文峰。

这几人送完之后,又轮到其他嫡系。

待到嫡系送完,则是旁系。

光是三代,就用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管家声音洪亮道:“三代礼毕。”

人群中忽然响起一道讥讽的声音。

“管家,玉茹姐的老公还没有祝寿。”

说话的人,正是林文峰。

他懒洋洋的说道:“徐俊姐夫也是我们林家的人,怎能忘了他?”

场中哄堂大笑。

“文峰,管家都不说那个废物了,你怎么还专门提起来呢?”

“那个废物能送什么礼物?”

“话不能这么说,我可早就听说,徐俊今天要送一份珍贵的大礼。”

“哈哈哈……”

笑声,声声刺耳。

徐俊坐在矮小的桌子旁,悠闲的嗑着瓜子,浑然没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老爷子林九牧看向徐俊,皱了皱眉。

管家沉声道:“徐俊,你的寿礼呢?”

寿礼?

徐俊微微一笑,他根本就没准备。

正要开口说话。

坐在左前方的凌秀娟忽然站了起来,道:“谁说徐俊没有寿礼?”

知道林玉茹要让徐俊出丑时,她就准备了礼物。

万一徐俊在冷嘲热讽下情绪激动,说出那些事情,她就完了。

说到底,还是做贼心虚,现在只能巴结着,维护着徐俊。

“管家,我家女婿早就有心准备了寿礼,只是因为担心丢失,所以交由我保管。”

她从抱着一个盒子,走到了林九牧面前,笑道:“爸,徐俊祝您福如东海。”

全场,目瞪口呆。

发票

任谁都想不到,徐俊竟然能准备礼物。

最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个徐俊的礼物,存放在他丈母娘凌秀娟的手里。

众所周知,这徐俊明明是一个废物赘婿,而且现在已经是一个瞎子,谁愿意理会这个人!

“妈,你在说什么啊,您……”

林玉茹脸色微变,带着一种震惊之意,问道:“这怎么可能是徐俊送的礼物,他根本就没有钱,这是不是你……”

“住口!”

忽然,凌秀娟喝止道,目光偷偷看向徐俊,注意他的表情,生怕徐俊讲自己的事情说出来。

不仅是林玉茹,在场的很多人都纷纷露出了如此表情,小声议论起来。

“姐。”

此时,面对林玉茹的震惊,林文海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衣袖。

林玉茹偏过头去,看到了林文海淡定的神色,心中疑惑更浓。

“姐,别担心。”

林文峰更是淡然一笑,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狡黠的神色。

林九牧的目光平静,缓缓抬起手,轻轻一挥。

“呈上来看看。”

管家看到后,立刻会意,随后对凌秀娟说道。

凌秀娟双手捧着这个礼盒,呈了上去。

“这件礼物是徐俊千挑万选出来的宝贝,是从古玩商城的专柜买到的。”

林秀娟一边说着,一边交到了管家手中。

管家也非常恭敬,双手接了过来。

“确实不错,这盒子也是上等的木料,最少值上千块。”

管家微微一笑,将这个盒子呈给林九牧。

林九牧接过来之后,缓缓打开了。

但是他再打开了盒子的一刹那,瞬间瞪大了双眼。

“嘭!”

只见林九牧赫然将手中的盒子摔在了地上,如同摒弃一件令人作呕的东西一样。

他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一双如同鹰隼满锐利的目光,怒视着凌秀娟。

“这就是你说他挑选的礼物?”

林九牧怒斥道:“你都不看看这个混账买的什么东西?”

顿时,这一连串的动作,立刻让整个大厅变得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静!

死一般的静!

所有人都诧异起来,纷纷将目光看地上的礼物。

只见精致的盒子已经被摔碎了,零落的盒子外,正放置着一个……

一个钟!

这是一个非常小巧的钟表,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年头了。

“怎么会这样!”

顿时,凌秀娟大惊失色,道:“这里面明明是一块古玉,怎么会成了钟!”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然间转过头去,看向徐俊。

徐俊的脸色一如平常,那双空洞的双眼中,好像是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此时更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了,要是让徐俊说出自己的那些事情,这该如何是好?

“大胆徐俊!”

忽然,林文海站了出来,看起来非常恼怒,来到了徐俊的身边。

“你竟然公然侮辱我爷爷,这不摆明了要给我爷爷送终吗,你这是何居心!”

林文海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将其从地上拽了起来。

“呵呵。”

徐俊冷冷的笑了一声,他那双空洞的眼睛,在看到那座古钟的时候,脑海中已然闪过了一切。

随后,他将脸面对凌秀娟的位置。

“不,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

凌秀娟如临大敌,赶忙解释:“我明明将古玉放在了盒子里,然后放在我卧室的桌子上,不可能有人换,除非,除非……”

她的身上微微颤抖,好像自己的亲人都能进入她的房间。

只是,到底是谁呢!

“够了!”

还未来得及凌秀娟解释,就听到林九牧大喝一声。

他的威严顿时令整个大厅变得一片压抑起来。

“徐俊,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今日就让你尝到人世间最痛苦的惩罚!!”

任谁都能够感受到林九牧的怒意,寿宴之时,竟然受到如此侮辱。

甚至,这是在咒他,早点去西天一样。

而徐俊却轻飘飘的看了看此时拽着自己的林文海。

“解释可以,但是你能不能松开啊。”

徐俊淡淡的笑了一声,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丝讥讽。

“哼!”

林文海松开了手,威胁道:“这是我爷爷脾气好,否则,我直接将你打废了!”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就这么想要将这个罪名安在我身上?”

徐俊嘴角微扬,轻蔑的说道。

“这本来就是你做的,还用得着我诬陷你?”

林文海轻斥道。

“徐俊,你快说清楚这怎么回事,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林玉茹黛眉微蹙,对其冷冷的说道。

徐俊则轻飘飘的说道:“我不需要别人帮忙。”

说完,他循着地上的古钟,缓缓的走了过去。

不过他并未表现得能看见,手中的拐杖还在摸索着。

他思虑了很久,脑海中闪过了很多很多画面。

他看到了凌秀娟从古玩市场买了一个价值十万的古玉,装进了盒子里面,离开古玩市场。

她又把盒子放在了梳妆台上,随后离开了。

不过,徐俊又看到了有一个男人拿起来,打开盒子,将古玉取出来,又把钟放进去了。

徐俊已经了然,冷哼一声。

“你干什么,还不赶紧解释!”

林文海恼怒道,他甚至下意识的以为,徐俊是不是真的知道什么。

“古玉买来的时候,是有发票收据的,不过吗,这古钟要是也从某个破地方买来,也是有发票的。”

徐俊带着一种戏谑的神色,露出洁白的牙齿。

“你!”

顿时,林文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惊愕的看着徐俊,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怎么了,是什么发票,我买古玉确实有发票!”

凌秀娟有些激动的说道,拿出了在背包的发票,同时有些疑惑的看着林文海。

“我不知道什么发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林文海立刻回绝道。

而徐俊却朗声喊道:“这古钟,可不是我送的,而是另有其人!”

“胡说八道,我倒是想听听,不是你,还能有谁?”

林九牧阴沉着脸,冷冷的看着他说道。

“对!”

林文海更是激动,大喝道:“你说,是谁!”

徐俊冷哼一声,道:“当然是谁拿着发票是谁了,这发票,恐怕就在某个人的床头柜里面吧。”

小说《异瞳启世》 第5章 谁说徐俊没有寿礼?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