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医妃凤鸾天下

更新时间:2021-04-27 17:03:14

重生医妃凤鸾天下 连载中

重生医妃凤鸾天下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叶飞鸾, 姬束

精彩试读:“令妹伤得着实不轻,想来齐王殿下也愧疚难安,必会登门造访。”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公子倒是了解齐王。”叶飞鸾冷下脸来,“公子这般慈悲心肠,又有如此身手,方才为何不阻止齐王殿下行凶伤人呢?”她睁着眼睛说瞎话,姬束倒是没拆穿,而是道:“在下确实很想出手相助,但方才所见,令妹神色状若疯狂,她分明不会武功,却能令齐王殿下束手。其中缘由,姑娘可否告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姬束

“如此华美之物,却用做暗器伤人,实在是可惜了。”

他生得十分好容貌,声音也好听,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看起来没有任何恶意。

叶飞鸾却不敢小觑。

“小女也不曾想到,在这山中佛寺僻静之地,竟遇阁下这般梁上君子,倒是让小女大开眼界。”

这个人绝对不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只怕早已跟了她一路,她却直到此时才发觉,可见此人武功之高,只怕已至化境。

听她言语带刺,对方也不在意,依旧从容微笑。

“今年冬雪未至,山中佛寺唯有晨钟暮鼓,香火缭绕,不成想在下今日倒是观得一出好风景,实是幸哉。”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他果然看见了。

叶飞鸾暗自咬牙,她怎么就那么讨厌古人的咬文嚼字呢?

“京中繁华,什么样的风景没有?只怕公子置身已久,才觉乏味异常,偶然到这山中佛寺,聆听佛音,才会觉得风景独好,别有一番滋味。”

男子含笑点头,“姑娘这说法,倒是新鲜。”

“不过冬日严寒,固然山中景色再美,却不宜流连,以免风寒侵袭,病痛缠身。我表妹便是不慎着了冷风,才会病重加身,特来求佛光庇佑。可见做人不能太贪,公子以为呢?”

叶飞鸾面上镇定自若,心中却在揣测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佛寺之地,向来女客较多,再不然就是路过歇脚借宿的。可现在是白天,这人言行气度一看就是富家公子,也并无风尘之态,显然并非路过。后山又不是什么风水宝地,他去那儿作甚?

只有一个可能。

他是跟着齐王上山的。

圣上的儿子中,齐王生母身份最低,所以无法娶自己想娶的女子,只能偷偷私会。可这样下去也没办法,皇上不给赐婚,他就得另辟蹊径。

最好的法子,就是坐实和叶飞鸾的‘私情’。

如何坐实?

那自是有人亲眼目睹,这个人身份不能太低,最好是能直面君上,且深受陛下信任。

能和齐王相结为友,连这样的事情都据实相告,若非私交甚好就是利益勾连。

一番思索,叶飞鸾已猜到对方身份。

燕王之子,姬束。

前朝末帝暴政,南境姬氏举兵谋反,才有了如今的大昌国。开国皇帝登上帝位后,就把南境封地赏赐给了同胞弟弟,封为燕王,为一方诸侯,地位尊崇势力雄厚,难免为人猜忌。燕王为表忠心,便将小儿子送来京城为人质,以示君臣同心。打那以后,每一代燕王都会送一个儿子到京城为质子,以保太平。

姬束便是本代燕王嫡次子,去年来的京城。他为人谦和,不涉朝堂,很得陛下喜爱。

亏得叶飞鸾出身将门世家,父兄在朝为官,耳濡目染,才了解这些事。

陛下还未立太子,齐王自负有才,有心问鼎九五,可他势单力薄,自然需要外援。

联姻只是其中之一。若能得燕王支持,他日登基为帝,自会许以好处,各取所需。

“姑娘所言有理。”

姬束温雅浅笑,“只是令妹抱恙在身,方才又受了伤,这般匆忙下山,恐会雪上加霜,届时恐辜负了姑娘一番好意。”

耳坠

“公子此言差矣。”

叶飞鸾气定神闲,“正因表妹病重,才应送下山,及时医治,否则耽误了病情伤及性命,才是大大的不妥。”

姬束若真和齐王结盟,那必然不会轻易放她下山。可若其心有异,不希望齐王借静安侯府的势入住东宫,只怕今日自己性命难保。

她自诩算计好一切,把梅兰妆的命算在齐王头上,正好也能断了原身和他的那段私情,届时老夫人也无话可说。谁知道齐王如此卑劣,竟还拉了姬束做见证,以至于她现在骑虎难下。

可恶!

“令妹伤得着实不轻,想来齐王殿下也愧疚难安,必会登门造访。”

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公子倒是了解齐王。”叶飞鸾冷下脸来,“公子这般慈悲心肠,又有如此身手,方才为何不阻止齐王殿下行凶伤人呢?”

她睁着眼睛说瞎话,姬束倒是没拆穿,而是道:“在下确实很想出手相助,但方才所见,令妹神色状若疯狂,她分明不会武功,却能令齐王殿下束手。其中缘由,姑娘可否告知?”

叶飞鸾脸色一变。

齐王这个当事人都没察觉出异样,姬束不过远远观之就看出了端倪,果然是个不好糊弄的角色。

梅兰妆有此惊人之举,自然不是无缘无故,而是被叶飞鸾催眠了。昨夜她去探视梅兰妆,可不是只为说几句不痛不痒的废话的。就是要激怒对方,令其神智混乱不备,才好趁虚而入。

此事隐秘,连子矜和子佩都不知道。

“看公子也是风流人物,如何不知‘窈窕佳人君子好逑’?齐王冒犯舍妹,舍妹宁死不从,却不料他兽性大发,意图杀人灭口,实在可恨。”

姬束笑笑,“令妹病中憔悴,若论窈窕之姿,不及姑娘分毫,齐王岂会不懂取舍?况且方才所见姑娘身手不凡,既眼见令妹受辱,缘何没有出手相救呢?”

他一直云淡风轻波澜不惊,看似谈论天气般,却每句话都暗含威胁之意。

话到此,叶飞鸾已不能继续装聋作哑下去。

“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公子都看到了,却未对齐王殿下谏言,特地在此阻拦,想来另有所求。”她深吸一口气,道:“表妹命在旦夕,小女需立时送她下山求医,还望公子体谅,不妨直言。”

姬束眼里闪过欣赏之意。

“姑娘无需如此,在下方才已经说了,只是好奇令妹方才异常是为何故。姑娘若能为在下解此疑惑,在下定不再相扰。”

叶飞鸾自不能据实以告,“此事小女也甚为疑惑,只等表妹醒来,再行询问。”

姬束轻笑,“姑娘方才还道明人不说暗话,却三缄其口讳莫如深,当真令人伤心。莫非在下形如此可怖,令姑娘这般避如蛇蝎?”

长得不恐怖,心黑。

“男女有别,我与公子在此言谈已是不妥,若是传出去,悠悠众口人言可畏,届时我亦性命难保。公子仁心,今又居佛门圣地,当不愿双手染血。”

叶飞鸾面不改色,“公子所问我已回答,若无其他事,还望公子归还私物,以免坏了公子清誉,我百死莫赎。”

要走其实也不难,毕竟佛门重地,人口繁杂,她不信姬束敢当众杀人。但她的簪子在姬束手上,必须得要回来。

姬束看了眼手中的白玉簪,又看了眼面前的那只手,葱白如玉,一看就养尊处优,完全不像个练武之人。这种脸更是美得毫无瑕疵,实在难以和‘借刀杀人’‘狠毒决断’等词汇挂上钩。哪怕此刻,明知事情败露,却也能处之泰然,巧言善辩,聪慧绝伦。

有趣,实在是有趣。

他笑一笑,突然出手,将那发簪重新插回叶飞鸾头上。

叶飞鸾还以为他要偷袭,下意识往后一躲,姬束收回手的时候指尖便从她耳廓划过。短暂的肌肤接触,让两人同时一愣。随后姬束笑道:“玉簪虽利,却不宜做暗器。如若不慎,恐伤人伤己。”

叶飞鸾目色微变。

“多谢公子良言,告辞。”

姬束含笑侧让,竟没有再为难的意思。

叶飞鸾看他一眼,心中虽疑,却也知道此时确实不宜再与他多做纠缠,便转身上了马车。

子矜忽然惊呼一声。

“姑娘,您的红宝石耳坠怎么少了一只?”

叶飞鸾下意识伸手去摸,果然右边耳坠不见了。脑海中立即浮现一个画面…刚才姬束归还发簪的时候,手指拂过她耳廓,难道就是那个时候?

她登时沉下脸色,咬牙道:“卑鄙,无耻!”

此时,姬束站在山阶之上,看着手中红如血的耳坠,眼中笑意莹然。

小说《重生医妃凤鸾天下》 第9章 姬束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