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撑不到有你的黎明

更新时间:2021-04-26 15:36:49

撑不到有你的黎明 已完结

撑不到有你的黎明

来源:追书云 作者:鱼十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有愿意为你倾尽所有的付出,还有心甘情愿的给予。我爱你,就是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即便尝尽所有痛苦也没关系。韩颂一恍惚,低眸看她。昏黄的壁灯下,颜清胸前的肋骨根根突起,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显得尤为苍白。曾经,还是满脸婴儿肥稚气的女人,何时成了这个样子?韩颂说不出为什么,此刻竟有一阵忽如其来的酸涩卡在了他的心口出不来。正要赶紧挪开目光的时候,女人伸出双手抚住了他的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底气

“颜小姐怕是为了好在别人面前卖惨,说是我韩颂待你不好,所以你才故意瘦成这样?”

韩颂觉得眼睛有些涩痛,将落在女人身上的目光挪开,端起手边的红酒,一口饮尽。

听到韩颂这么问,颜清倏然有些激动。

毕竟结婚五年来,他从未注意过自己的胖瘦。

韩颂是在关心自己吗?

这一瞬间,甚是心里觉得委屈,她的眸中多了些湿润。

我是患了不治之症,身子才越来越瘦。

颜清想这么说,可到底没有底气。

怕是自己自作多情,又怕说了韩颂毫不在意,话到嘴边,被她硬生的憋了回去。

“最近饮食不规律,过段时间就好了。”

韩颂不再说什么,埋头吃菜喝酒。

颜清坐在他的对面,捂着有些泛疼的胃部,也没有说话,只是透过烛光,认真的看着他的脸。

五官精致,眉宇间天生就有种忧郁气息的韩颂,无论什么时候看上去都及其的优雅。

这让颜清想起刚刚认识他的那会,韩颂从来都是温柔又体贴,只不过后来因为埋怨颜清的自私占有,才变成现在这样冷漠无情。

窗外开始下起小雨的时候,韩颂刚好将第三个红酒瓶喝空。

有了些醉意的他,被颜清搀扶着回到了卧室。

“韩颂,我爱你。”

颜清枯瘦的手指划过男人的脸颊,指尖轻轻的将男人紧皱的眉头抚平。

婚后五年,我爱你这句话是颜清说的最多的。

韩颂闭着眼睛,没作任何回应,只是那贴着颜清的皮肤因为酒精燃烧得有些发烫的身子,朝着另外一边挪了挪。

他总是这样,就算是醉的深沉,也时刻不会忘记在颜清的世界里逃离。

即便是面对韩颂的冷漠已有五年之久,可每一次颜清仍旧会觉得痛。

她的身子紧跟了过去,双手紧紧的攀上男人的脖子,眼泪快要掉下来:“韩颂,再陪我最后几个月吧,你别离开我。”

说完这句话后,颜清湿热的吻便落在了男人还留存了红酒香甜的唇瓣上。

韩颂昏沉的醉意在此刻清醒几分,睁眼,用力想要推开身边的女人:“你别闹!!”

颜清贴着男人的嘴唇并没有停止,反而吻得更深。

颜清的唇瓣不依不饶的吻着韩颂。

韩颂再也克制不住,猛然翻身,纤长的手指用力的挑起她的下巴:“怎么,颜小姐想做什么?”

颜清将韩颂抱得更紧,力度大到像是要将自己镶嵌到韩颂的身体里,那样便永不分离。

她在男人耳边一遍一遍的说着:“我爱你,韩颂,我爱你。”

在这个世界上,我爱你三个字往往包含太多。

有愿意为你倾尽所有的付出,还有心甘情愿的给予。

我爱你,就是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即便尝尽所有痛苦也没关系。

韩颂一恍惚,低眸看她。

昏黄的壁灯下,颜清胸前的肋骨根根突起,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显得尤为苍白。

曾经,还是满脸婴儿肥稚气的女人,何时成了这个样子?

韩颂说不出为什么,此刻竟有一阵忽如其来的酸涩卡在了他的心口出不来。

正要赶紧挪开目光的时候,女人伸出双手抚住了他的脸。

“对不起。”颜清说:“我知道自私的占有你五年是我的错,可是韩颂,你就再让我自私最后几个月吧。”

韩颂顿住,皱眉看她。

这女人今天说的话都很让人费解,尤其是‘最后’二字她说了好几遍:“颜清,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就再陪我一段时间吧,我保证过几个月后,我一定会主动离开,永远消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眼前。”

伴随着窗外雨水落在树叶上的声音,颜清一字一句的说完,嗓音中夹杂着哽咽,微微颤抖。

主动离开。

永远消失。

再也不会出现。

弃之而去

这样决绝的话,结婚五年来,韩颂是第一次在这个女人口中听到。

颜清对他从来都是死缠烂打,不依不饶,今天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以至于韩颂觉得不适,困在心口的那股酸涩深了几分。

这种感觉让韩颂觉得及其的不舒服。

“韩颂……”

“闭嘴!”

颜清还想说些什么,韩颂却并不想听,他抓住她的手臂就想推开她。

颜清却不放他走,她紧紧抱住韩颂,双手的指甲都快要陷入他的皮肉里。

突然,温热的血水从颜清鼻中流了出来,韩颂顿住,立马停下了推开她的动作。

鲜红的液体顺着颜清的脸颊滑落,洁白的床单一角瞬时被浸染的通红。

韩颂愣在那,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怎么流鼻血了?”

胃里的绞痛密密麻麻的袭来,颜清的背脊冒了一层冷汗。

她虚弱抬手慌忙的抹了抹鼻子,试图将血液抹掉,可是埋在皮肤下面的毛细血管像是裂开了一道口子似的,血液像泉水般不间断的从鼻孔里溢出来。

抹掉,又溢出来。

再次抹掉,又再次溢了出来。

这样血流不止的情况,颜清也是患病来第一次遇到。

体内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痛感,她知道病情恶化了的严重性,可仍旧不想韩颂被自己这幅样子吓到,她抿了抿泛白的嘴唇,扯着嘴角朝着男人笑了笑:“没,没事。”

这一瞬,可谓是触目惊心的场景。

韩颂身子不禁颤了颤,翻身起床,去浴室拧了一条湿毛巾,将颜清扶起来坐好:“把头抬起来。”

颜清一眼不挪的看着替自己冷敷的男人。

是担心,还是心疼?

这是结婚五年来,颜清在韩颂的目光里,看到了除了嫌恶和冷漠以外的神情。

很久以来累积在心中的那些作茧自缚的委屈和孤寂,透过心脏的薄壁从缝隙里缓缓的溢了出来。

如果这个时候韩颂开口问她,这是因为什么。

颜清想,她一定会告诉他说“韩颂,我过不久就要死了,我真的爱不了你多久了,你可不可以好好待我一次,就一次。”

眼泪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决堤,颜清早已泪流满面。

韩颂收回落在她脸上的目光,画面过分触目惊心,以至于韩颂鼻头忍不住的酸涩,他终于开口:“颜清,你这是……”

只是话还没说完,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在此刻响起。

或是手机显示屏上的名字让韩颂震惊,他脸色瞬变,手略微颤抖,连攥在手里替颜清冷敷的毛巾也滑落掉在了床上。

韩颂侧身接起电话,双眸中夹杂的是颜清从未见过的深情。

“我马上就来,你等我。”

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知道韩颂说完这句后,便挂断电话,立马起身穿衣收拾。

“韩颂。”

颜清看着眼前欲要离开的男人,心里有着前所未有过的慌乱。

这一秒,她倏然有一种他们像是即将就要诀别一样的错觉,好似男人这次离开,便再也不会回来。

“韩颂,你别走。”

男人没有说话,已经穿戴整齐,朝门外走去。

鼻血还在断断续续的流,可颜清什么也顾不着,迅速起身跟了过去。

在韩颂就要推门出去的那一刻,颜清拽上了他的衣袖,眼含热泪,哽咽开口:“韩颂,我想活,你别不让我活。”

颜清像是抓着最后一丝期望一样,死死的拽着男人的衣袖。

她渴望着这个男人能转头看一眼自己。

她渴望着能在生命最后一段时间得到韩颂的陪伴。

她渴望着哪怕有一次,这个男人不会丢下她不管不顾。

或是颜清脸上的血迹过分刺目,韩颂终究没有转头看她。

他低着头,脸上回归那一如既往的冷漠,淡淡一句:“去请个医生看看吧。”

男人以这八个字结尾后,一把甩开颜清的手。

这一秒,他好似将颜清给过他的,那些整整五年的爱意和深情一同甩开那样。

干脆利落,坚定又决绝。

鼻间的血液仍旧没有停息的流着,颜清那被甩开的手僵硬的落在空气中。

她就这么定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韩颂一点一点消失在黎明厚重的雾气里。

而后,她那虚弱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跌坐下去。

“韩颂,你是真不让我活啊。”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