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情不可待你不归

更新时间:2021-04-27 18:17:28

情不可待你不归 已完结

情不可待你不归

来源:追书云 作者:蔚歌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不出三天,她就得死在这儿。“吱嘎——”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地走了进来。“褚天宇?你怎么来了?”此时袁清溶应该在医院就医吧?他不用陪她么?“溶溶让我来跟你谈谈生孩子的事。”听到是袁清溶让他来的,袁清浅心里有些难受。不过,在褚天宇一次次绝情中,她对他的爱也渐渐变了,不再执着,因为他早已不是之前的褚天宇。“你若是不同意,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6-强行

夜晚,偌大的老宅别墅里,漆黑一片。

袁清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屋外的天空。

这里没有佣人,没有喧哗,安静得让她莫名心安。

若不是一身的伤痛,她都要以为这儿,是褚天宇送她的安乐窝了。

这里虽然没有袁清溶,也没有褚天宇,但空无一物的老宅,比精神病院要来的可怕。

她看过了,这里没水没电没吃的,除了一盒外伤药,在没有其他。

落地窗的玻璃是防弹的,门更是经过精心制作的。

没有钥匙,她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不出三天,她就得死在这儿。

“吱嘎——”

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地走了进来。

“褚天宇?你怎么来了?”

此时袁清溶应该在医院就医吧?

他不用陪她么?

“溶溶让我来跟你谈谈生孩子的事。”

听到是袁清溶让他来的,袁清浅心里有些难受。

不过,在褚天宇一次次绝情中,她对他的爱也渐渐变了,不再执着,因为他早已不是之前的褚天宇。

“你若是不同意,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袁清浅突然听到褚天宇带着寒气的话,怒极反笑,双眼湿润,却死死撑着不愿再流泪:“褚天宇,你的良心还在吗?你是如何能在害死我一个孩子之后,再若无其事说这种话的?”

看着眼前的袁清浅,褚天宇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复杂,只是想想这个女人的坏历史,又恢复了冷硬。

他一把上前,握住袁清浅的手腕,把她拖拽起来,逼得袁清浅直视他。

“呵,良心?你都没有的东西还好意思提,我看你又是欠教训了!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说完不顾袁清浅的反抗,把她翻转过身背对着他。

毫无温情可言的亲密,因为她的几度失神,最后草草结束,不欢而散。

因为失去褚天宇的支撑,袁清浅狼狈地瘫倒在地,褚天宇甚至没多看她一眼,将别墅的钥匙扔在地上,就准备离开。

“褚天宇,你简直不是人!”袁清浅借着沙发艰难爬起来,对着褚天宇背影一字一句吐出这句话,声音虽小,但在安静的别墅里却异常清晰。

一脸怒容的褚天宇转身就给了袁清浅十成十的一个耳光,将她从沙发上,一下子扇到了离沙发不远的茶几上。

袁清浅猝不及防地狠狠砸在茶几上,刚上了药的伤口也再一次崩裂。

没有通电的别墅,伸手不见五指。

褚天宇只看到袁清浅伏在茶几上一动不动,只以为她又在酝酿什么情绪玩花样,于是头也不回地离开别墅。

袁清浅伏在茶几上,忍了许久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小腹不断向外渗着鲜血,疼痛已经让她麻痹。

她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能死,死了就没人去救她的亲人们了。

撑着一口气,她硬是爬到了门外,失血过多已经让她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意识渐渐模糊时,她感觉到有人朝她跑了过来。

7-撞破袁清溶的秘密

醒来时,袁清浅已经在医院里了,是别墅区里换班的保安将她送来的。

主治医生给她做完检查后,告诉她说:“袁小姐,你胃里有个肿瘤,是恶性的,已经开始向周围扩散。治疗的话,目前的医学……”

袁清浅不想治疗,于是,她问道:“我只想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保守估计,只有一年。”

一年就够了。

该做的事,应该都能够做完。

从诊室走出来,袁清浅便看到了包着额头的袁清溶跟着一个男人,走进了防火通道。

“溶溶,我想你了!咱们的孩子,还好么?”

袁清浅跟在他们身后,悄无声音息地将防火通道的门推开一道缝隙,却听到了这样令她震惊的话。

身子一下子将门缝挤开,整个人落在了袁清溶的眼前。

“呵~妹妹,还真是巧呢?”

知道自己撞破了袁清溶的事情,一定不会放过她。

袁清浅毫不犹豫起身就跑,但没跑几步,就被之前抱着袁清溶的男人给抓了回来。

男人的手抚向袁清浅的脸颊:“你们长得还真是像呢!”

“喜欢你就带走,正好她碍了我的眼。”袁清溶想也没想地恶狠狠地说道。

可以想象,一个漂亮的女人,落在一个猥琐男人手里,会是怎样一个下场。

“袁清溶,你不想我生孩子救你的孩子吗?”情急之下,袁清浅冲她大声说道,以此作为缓兵之计。

但听到她的话,袁清溶却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根本就没有什么血友症,都是骗你的。”

袁清浅顿时大惊,脸色也瞬间白了几分:“你说什么?”

享受袁清浅绝望而又惊恐的样子,她又说道:“我的孩子,只是因为在肚子里憋得太久,所以才会那么虚弱。”

“不可能,亲子鉴定……”

不等袁清浅问完,袁清溶便接了她的口,继续道:“有钱什么买不到?”

“你说你爱他的,这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袁清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给男人递了眼神,然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随后转身离开。

意识到他们是要杀了她,袁清浅再次奋力地挣扎。

她不能死,她死了就没人去救她的亲人了。

就在男人戏谑地跟她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时,医院防火通道的楼梯上,走上来一个人。

“子寒?”

听到袁清浅的声音,那人抬起头,刚好与她打探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是褚子寒,褚天宇二叔家的堂弟。

与此同时,那男人也追了上来,一把抓住了袁清浅墨色的长发。

“子寒,救我,我不认识他!”

小说《情不可待你不归》 第6章 强行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