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越时光爱上你

更新时间:2021-04-27 16:58:14

穿越时光爱上你 连载中

穿越时光爱上你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慕冰盈, 聂翃飞

精彩试读: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的糟糕,从她来这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一个人。自然她也又饥又渴了好久,如果再没有人来,她单这样下去就一定会死的。但是她坚信,那些人费了那么大力气把她弄到这儿来,绝对不会是想饿死她那么简单的。她听人说过那个羊胡子老头是什么医学院的研究者,他五湖四海地走动都是为了搞研究,那么他现在把我抓来,一定是要拿我当试验品了。想到这里,我身上的毛发都不寒而栗了。对于搞医学研究的人来说:人身上的每个器官,每个组织可都是很有运用价值的。那他们该不会把我身上的东西切割下来研究吧?那他们会先切哪儿呢?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波动着的生命

我现在想来真是后悔不已,当初真不该把道士当成是信口雌黄,危言耸听之辈,将他的忠告于不顾。

害得我现在堕入这般境地,连再感受一下大地上的一缕阳光,再看看一株野花的变成奢望了。

所有活着的人都可以简单享受的美好,在我身上却变成了一种奢靡的想法。

一瞬间,我悲哀的发现我已被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没有人会想死!我也不想死。

她真的不想死,尽管她在这个世上一无所有:家人,金钱,权利,房子,车子……好多好多东西她都不曾拥有过。

若要问:她在这个世上拥有过什么,还有什么?

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从小到大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的人,这便能够使她一直那么努力地想要活下来。

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的糟糕,从她来这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一个人。自然她也又饥又渴了好久,如果再没有人来,她单这样下去就一定会死的。

但是她坚信,那些人费了那么大力气把她弄到这儿来,绝对不会是想饿死她那么简单的。

她听人说过那个羊胡子老头是什么医学院的研究者,他五湖四海地走动都是为了搞研究,那么他现在把我抓来,一定是要拿我当试验品了。

想到这里,我身上的毛发都不寒而栗了。对于搞医学研究的人来说:人身上的每个器官,每个组织可都是很有运用价值的。那他们该不会把我身上的东西切割下来研究吧?那他们会先切哪儿呢?是……

我真的好想痛哭一场,可笑的是她发现想要哭起来也是那么的需要力气,而她似乎支付不起这份力量。

不过转念一想,世界那么大,地球上又那么多的人。如果他们只是想找一个活人来做实验,可以有万千的选择。那个羊胡子老头就不会找30年那么久了,更不会那么激动了。

难不成因为我有三颗红痣,我的器官就与别人的不同吧。

反正要我做试验品,我宁愿饿死在这里。

可是……

可是当初道士并没有说我会有生命危险,只是说我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表示着我还能活下去。来迎接发生了翻天覆地后的生活啊!

也许到最后关头会有人来救我呢!想到这里我提了提精神,她不能等不了救星啊!

就在我祈祷奇迹来临的时候,伴随着一连串铁链的落地声,一扇沉重的铁门缓缓打开了。那声音像极了勾魂使者的银钩铁链。

没想到啊!救命的没有来,索命的已经来了!

当羊胡子老头的声音响起时,彻底敲碎了我的最后一线希望。我顿觉世界动荡得天昏地暗。

只见羊胡子老头及两个中年男子向我走来,他们身穿白色工作制服。除了打着手电筒的羊胡子老头之外,其他两个人手中的端着装着药物的瓶瓶罐罐,哐当作响。

"你去把灯点亮。"羊胡子老头命令右手边的男子。男子应声而去。

他又示意左边的一个中年男子"去看看她神志怎么样了。"

待灯点亮,令一男子也来报告:"师傅,他已如您所料,神志不清,快要支撑不住了。"

羊胡子老头大手一抬:"好,我们依计行事。"

那两人便往方才端来的药物处做准备。而羊胡子老头则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向我走去。

我在心灰意冷之后只希望我赶快死掉,以求得解脱。

朦朦胧胧中只感觉有人往我的手上戴了样东西,一下子凉意由手腕上袭来。

接着又有人往我嘴里灌了些苦涩难闻的药物,一股腥辣的味道由舌尖开始向胃部蔓延开来,疯狂流窜至每根血管中。仿似要吮吸干毎滴瑟缩的血液。

嗜血之痛瞬间爆发,难以忍受的痛苦令我剩余的意志消失殆尽。耳畔羊胡子超度亡魂般的声音挥之不去。

一直听着,跟着这呢喃魅惑之音,在它的牵引下飘离这个世界,飞往那遥远的国度。

魂入丑女身

我感觉我一直在随着那声音飘荡,周遭的空气仿佛可以在我身体中来回穿梭。眼前闪过好多的画面,我只对房屋比较有映象。

而唯一可以在这儿一瞬间而闪过的画面中确定的是:那些房屋组成的画一幅比一幅远古。

仿似时光在迅速逆流,我也随着它们不由自主的回转。

我觉得过了好长时间,也许时间并不长,只是眼前出现过的景物太多了,才会让人错误的感觉时间太长。

终于眼前的画面不再跳跃了,有一股力量将我向下拼命地拉扯。

将她带进一处偏僻清幽的小苑之中,苑中有一大片浅白的桂花。桂花满树,花开淋漓,随风飘逸轻洒。仿似在下一场桂花雨!

在一排整齐的桂花树之后,有一个干净的木屋。

有一妙龄少女自木屋前掩门而来,我凝视着眼前眼前这个女子,清秀的模样,挽着两个发髻在两耳处。看起来很好看,只是这仿似古装剧中小丫鬟真的很滑稽。

等等!这不会真的是古代吧!我穿越到古代来了?

我在心里忐忑不安地揣测着的时候,少女正从我眼前经过,我看见少女望着大半碗的药,眼中有闪耀的泪光。

几片桂花洒落在女子手中的陶瓷碗里乌黑色的汤药上,原本浅白花色已染上浑浊一身。

我一直看着她走出小苑,而那少女却似乎看不见我的存在,仿佛在她周围的活动的只有空气,而无一人。

一切都还不留时间给我惊讶,她已被那股力量迫不及待地带进小屋内。径直将她带到床前,我只一眼功夫就知道床上躺着一个受了伤的女子,因为她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上还遗留着一片腥红。

然而不容她多想,下一秒,我就惊恐地看见我钻进了女子的身体。她试过拼命抵抗,可是起不到丝毫作用。她只吓得紧闭双目。

当我再度睁开双眼时,她发现我正躺在床上。

我惊讶又恐惧地四处寻找方才我看见的那名女子,可是在这简简单单的木屋内的的确确只有她一个人。

再当她翻身下床时,更惊讶地发现我的头传着剧烈的疼痛,因着疼痛而用手去触摸的地方正缠着厚厚的纱布呢!

我记得我的头并未受伤,受伤的是明明是先前躺在床上的那个女子。

还有我竟然跑进了她的身体,那她呢?

借尸还魂,我脑中一下闪出这个念头,不禁吓了我一大跳。

她已然顾不上头上的疼痛了,她用手捂着头,四处慌忙的寻找着镜子,她要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变成了方才床上的那个女子了。

可是搜遍整个房间也找不到一面镜子。正在她茫然之际,忽然瞥见了木桌上的木盆内装有水。

她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前去,一见之下整个人便呆若木鸡了。

水中的那张脸果然和刚才的女子很相似。而且令她更为惊讶的是:

在那张脸的左边上有一块近半个手掌大的疤痕,它宛如千疮百孔的马蜂窝一般,蜿蜒狰狞着爬在整张脸上。它挣扎着,触目惊心,令人惊惧万分。

我用颤抖的手去触摸那块可怕的疤痕,不能令她接受的是她深切地感觉到:它在我的左脸上!

不!这不会是真的!

我还在为这张脸惊恐着的时候,方才庭苑中的那个妙龄少女忽然惊慌地夺门而入。

她看见我时,脸上又惊又喜:"小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直到少女跑到我身边,用手直摇她,才令她从梦魇般地恐惧中会转过来。

"小姐,你吓死我了……"少女激动的泪水自眼眶簌簌而下。

我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少女,看着她喜极而泣的样子。我心中有着莫名的感动,尽管她也不明白这感动为何而来。

我只是一直在心中措辞,不知该如何向这个,也许与我现在这个身体情非泛泛的少女开口。

忽然远处传来的吵闹声,打破了少女的喜悦。她手足无措地说:"这可怎么办,要是他们知道小姐你已经醒来了。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慕冰盈, 聂翃飞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