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重生之天降甜妻

更新时间:2021-04-27 10:10:54

重生之天降甜妻 连载中

重生之天降甜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沈瑜, 藤柏彦

精彩试读:赵一玮显然也被眼前的阵仗吓坏了,他惊魂未定,看着村长,连忙扑了过去,“爹,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一来就被那个女人缠上了,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爹,你要相信我,我是被人陷害的。”他原本是想来找沈瑜的,可是一进门,黑不隆冬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一个女人缠上了,这个女人是真的不要脸,他挣也挣不开,刚才一直没看清是谁,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沈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贼喊捉贼

藤柏彦的话,让沈瑜心神一震,有些奇妙的感觉在心中蔓延,她暂且压下,才算平复心情。但他的话,也让在场的人都回过神来了。

是啊,沈瑜怎么会傻到这种程度,跟别人私会还下了药,这怎么看都多此一举。

大牛摔在地上,痛的直嚷嚷,且因为药物作用,所以也是十分难耐。

大牛娘不满了,看到儿子这么痛苦的模样,她认定是沈瑜做的。

指着沈瑜鼻子,便骂道,“你放屁,就是你勾引我儿子,我儿子平日里最乖了,若不是你成日勾引他,他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样?你说不是你给我儿子下的药,难道是我儿子自己吃了这种药?沈瑜,我儿子若是有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说过,我没有,我没有做过任何事,谁也别想往我身上泼脏水。”若只有她自己,倒是无所谓。

可现在,藤柏彦那么坚定的站在她身边,又那般信任她,她不可能无动于衷。

哪怕是单纯的因为不想牵连他,她也绝对要澄清所有的事实真相。

这一刻的沈瑜,目光坚定,态度强势,让人不敢小觑。

尤其是吴春红,她原本就是觉得这个小女儿好拿捏,才会想到这一出,可没想到她竟然会反抗。

果然,有人撑腰翅膀就硬了。

吴春红心中愤怒,面上表情便更显凶恶。

“沈瑜,你可别仗着有人护你,胆子就大了,若真的是你做的,那你就承认了,别叫爹娘难看。你年纪还小,做点错事也没什么的,爹娘不怨你,你就说实话吧,别再骗人了。”

沈瑜看着吴春红,眉头紧皱。

为什么所有人都相信她,偏偏自己的家人就是不相信她呢?

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她沈瑜,从来就不是绵软的人,谁也别想把这种脏水泼到她身上。

“娘,您为什么一而再这样说我,我也是你的女儿,您这样伤我,到底是为什么啊?”她呐呐疑问,没有咄咄逼人的腔调,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腔调更让人觉得心疼。

说着,她似悟到了一般,惊愕不已的看着吴春红,言语间带了些责问,“娘,难不成您到现在还想着要把二姐嫁给藤大哥?所以您才这样对我,冤枉我,只有我这般不知廉耻,您才有借口让姐姐替我嫁,对吗?”

她这话,摆明了说给旁人听的。

吴春红都不怕丢脸,她又怎么会怕。

既然他们想玩,那她就跟他们好好玩玩,看谁能笑到最后。

果不其然,沈瑜话才出口,所有人都惊了。

大家伙议论纷纷,实在不敢相信,这是亲爹妈能做出来的事情。

可事实就是,他们不仅做了,还做的这么正大光明。

吴春红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本以为沈瑜绝对不敢讲这事说出来,可偏偏,没料到她翅膀真的硬了,当即就怒骂,“你这个臭丫头,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自己做了羞耻的事情,还要扯上你姐姐做什么,你还觉得不够丢脸吗?你姐姐从小到大不管做什么都让着你,怎么会跟你抢丈夫,你别以为这样说就能大伙相信你了。你勾引大牛娘不怪你,你自己做过的事就别推脱了,认了吧。”

吴春红一直让她承认,可沈瑜偏就不愿如她的意。

她四处看了看,果真没瞧见沈佳,想到那碗鸡汤,便立刻说道,“二姐呢?娘,你不如让二姐出来,我们当面对质,问问二姐,是不是想让我一头撞死,好自己嫁给藤大哥。”

“你二姐才不会这样想,你别乱说……”

吴春红气急,差点冲过去打她,偏人被藤柏彦护的严严实实,她根本找不到机会。

“既然娘说没有,那咱们就把二姐叫出来,问问清楚。”

不等吴春红反应,沈瑜又已经快速对沈莉说道,“大姐,麻烦你回家叫一下二姐,我想当面跟她问问清楚。”

“好。”沈莉也想帮沈瑜,便转身回了家。

吴春红拉不住她,脸色有点难看。

大家伙都在等着,本想听听沈佳的解释,却不想,只听到沈佳一声尖叫。

“哎呦,我的儿啊,这是怎么了?”吴春红假意大叫了一声,趁机飞快往回跑。

“藤大哥,我们也去看看吧。”沈瑜看向藤柏彦,声音瞬间软了几分。

面对她,藤柏彦便无法拒绝,点点头,“好,我们一块去。”

于是乎,一大群人又往沈家赶。

可到了门口,吴春红却坚决不愿让人进门,并且脸色慌张。

沈瑜轻哂,“娘,您怎么不让我们进去啊,是姐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吴春红心中一慌,急的跳脚,“没有的事,你别乱说话,你……你姐姐她,她已经睡下了,我只是担心大家吓到她。”

这个解释,太过牵强,根本没人相信。

而就在此时,屋内传来了男人低吼的声音,“怎么是你,你他娘的怎么在我床上?”

这一声,将所有人都惊到了。

原来,是屋子里藏了男人啊。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若是闹大了,那可是要在整个村子里批斗的呀!

吴春红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她连忙要去关门,可大家伙都想看热闹,谁也不可能让她真的将门关上。

一拥而入的人群,瞬间站满了小院。

“快,快叫你家二丫出来,这屋子里有男人的声音,该不会是进贼了吧。”有人好心提醒,可说的话却叫人难堪。

沈佳那屋,灯火一瞬亮了起来。

沈莉从屋子里跑出来,站在人群前,脸颊通红,看起来惊魂未定。

“姐,二姐怎么了?”沈瑜出声询问。

沈莉正要开口,吴春红一下冲过去,一巴掌劈在她脸上,“闭嘴。”

沈莉眼眶一瞬泛红,低头不敢再说话,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显然委屈极了。

沈瑜心中气恼,将这笔账记在心里。

不过片刻,不消沈莉解释,大家伙也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

因为,一个男人衣衫不整,穿着一条短裤就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看样子,像是被惊到了似的,那模样,就仿佛身后有恶鬼在跟着他。

众人仔细看去,却发现此人竟是村长的儿子,赵一玮。

发作了

赵一玮显然也被眼前的阵仗吓坏了,他惊魂未定,看着村长,连忙扑了过去,“爹,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一来就被那个女人缠上了,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爹,你要相信我,我是被人陷害的。”他原本是想来找沈瑜的,可是一进门,黑不隆冬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一个女人缠上了,这个女人是真的不要脸,他挣也挣不开,刚才一直没看清是谁,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沈佳。

赵一玮越想越觉得不值。

当着那么多人,村长也是要面子的,直接一巴掌甩在赵一玮脸上,怒骂道,“赶紧把衣服穿上,还嫌不够丢人?”

而与此同时,沈瑜的眼也被一直护在身旁的男人的一双大手给挡上了。

嗯,别的男人的身体,绝对不能让沈瑜看。

藤柏彦暗暗鄙视,这人瘦的只剩骨头了,一点也不健康,没什么好的。

沈瑜倒是没所谓,毕竟是外科医生,见惯了身体。

只是忽而被人这么护着,里里外外都保护起来,她还真觉得有些不习惯呢!

但……被人保护的感觉,莫名的好呀!

沈瑜窃笑,不由弯了唇角。

“笑什么?”藤柏彦瞧见了,忍不住小声问她。

沈瑜侧目看向他,因为身高的原因,只能仰着头,这个角度,恰好对上他线条分明的下颌骨,以及那双深邃狭长的眸。

眸色如墨,正凝在她身上。

沈瑜笑意更深,摇摇头道,“没什么。”随后,轻轻眨了眨眼,睫毛刷在他手上,掌心一阵痒。

那痒意从掌心蔓延,直到心口,藤柏彦心上一颤,险些收回手。

还好,很快稳下心神,而眼前那男人也穿上了衣服。

藤柏彦放下手,很快便将手掌背过身后。

可掌心那股暖意,却仿若还在。右手的指腹擦过左手的掌心,藤柏彦才总算静下心来。

沈瑜看向那边,见赵一玮已经穿好衣裳,跪在村长面前。

村长自然疼爱自己儿子,已经斥责过,便要问问清楚事情到底如何。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跟爹说,爹给你做主。”

赵一玮连连点头,指着后面的屋子,道,“爹,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这儿,反正她家大门是敞开的,我迷迷糊糊就进来了,一进屋就被沈佳抱住了。我……爹,我根本不喜欢沈佳,我才不会跟她做什么呢!是沈佳勾引的我,爹,你要为我做主啊。”

“你放屁,你若是不喜欢我女儿,怎么会半夜摸到我们家,你就是看我女儿姿色好,才对我女儿见色起意。”吴春红见事情兜不住了,便立刻改口,将污水泼到赵一玮身上。

反正不管怎么样,她都绝对不能让沈佳背上这种污秽的罪名,否则……这村里就再无沈佳的立足之地了。

“那照你的意思,是我儿子勾引的你家沈佳?”村长大人却是不依的,在他看来,自家儿子要长相有长相,要家世有家世,想娶沈佳,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需要半夜三更的来此私会?

“你放屁。”村长老婆早已经闻讯赶来,见到儿子被人这般诬蔑,立刻就怒了,气势升腾,冲着吴春红就骂,“你自己养的女儿不要脸,还怪起旁人来了。刚才没听我儿子说吗?他一进去就被你女儿抱住了,你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我倒是想问问,你儿子为什么会来我家?”吴春红不满的回怼。

“那就得问你们了,是不是你女儿故意把我儿子叫来的,现在却又不敢承认,简直可恶。”说着,村长老婆就跑进了沈佳屋子里,三两下就把人给揪了出来。

沈佳衣衫凌乱,脸色看起来也极差,眼神迷乱,双颊绯红,看起来……

那模样就跟大牛没什么区别,一瞧见藤柏彦,她就往藤柏彦身边钻。

“藤大哥,我好难受,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我不要旁人,我只喜欢你。”

说出口的话,也是娇柔的让人觉得恶心。

这下子,大家伙还有什么不明白。

藤柏彦脸色也是难看极了,瞬间躲开沈佳的触碰,顺带还将沈瑜捞进怀中,带着她一起避开。

沈瑜看着沈佳,满目的不敢相信。

“娘,二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瞧着好像跟大牛一样,是不是也被下了药?”

想到那药,原本是送给她吃的,沈瑜就觉得心寒。

这就是她的家人,若是她当着吃了那药,现在怕是没有任何理智,早已经被大牛侮辱了。

听了沈瑜的话,吴春红显然更气,转过来一巴掌就扇在她脸上,怒骂道,“你这个贱丫头,是不是你陷害你姐姐,是不是你给你姐姐下的药,说啊,到底是不是你?”

因为她动作突然,谁也没料到。

藤柏彦想挡,却也没来得及,只护住她一些。

那巴掌,一半落在沈瑜脸上,一半扇在藤柏彦胳膊上。

吴春红农家出生,手劲大,沈瑜脸上瞬间就泛了一片红肿,叫人看了便觉心疼。

她捂着脸,呐呐说道,“娘,我没有。藤大哥离开家以后,你就把我关在房里,我怎么对姐姐下药?而且,这种药我怎么会有,娘您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非得我死了,您才相信吗?”

“娘,姐姐是您的女儿,我也是啊,为什么您总是向着姐姐,从来都不曾顾念过我们的母女情分啊?”沈瑜声音哽咽,望着吴春红,眼底泛着泪,看起来无助又可怜。

吴春红面上挂不住,只得道,“我……我哪有啊,我对你们姐几个都一样,哪有偏颇过?”

这话,众人可是都不信的,沈家那点事,谁人不知道。

不过,也是别人家的事,旁人是无法操心的。

但藤柏彦不一样,看到沈瑜被打,他第一个不依了,“婶子,小瑜是我未来的妻子,若您再这样动手,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你……你想如何,你,你还不是我家女婿呢,就这么嚣张,我……”吴春红想骂他,却被一旁的沈老爹拉住。

沈老爹心中还是有些忌惮藤家的,轻易不敢得罪。

“娘,我好难受,娘……”而此时,沈佳摊在地上,整个人叫嚣着,撕扯着衣服,模样难堪又羞耻。

“娘的乖女儿,快起来,娘带你回屋,咱们回屋去。”吴春红搂着沈佳,想将人带回去。

沈瑜, 藤柏彦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