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高冷权少黏人妻

更新时间:2021-04-27 16:09:38

高冷权少黏人妻 连载中

高冷权少黏人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景夏月, 权琛瑞

精彩试读:前台李琪琪本来正躲在桌下偷偷化妆,听到声音吓了一跳,她最怕被别人看见素颜影响自己的"完美"形象。所以当抬起头看见是景夏月后,她眼中迅速闪过一抹不悦。见自己打招呼反被瞪,景夏月摇摇头在打卡机上按上指纹,心里暗道:"这人一定是来大姨妈了!"到了清洁间刚换好服装,她就收到一条微信。【少夫人,您和权总还没和好吗?】景夏月扶额。【我和他压根没好过,李秘书,我求你以后就叫我夏月,景夏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高冷权少黏人妻:水点儿风波

夏月。

望着女孩转身走进宿舍楼,他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原来你也在A大。"

"姐妹们,我回来啦!"

有阵子没见,她都怀念和室友住一起的时光了,兴奋地推开门。

"人呢?"

"诶?夏夏!失踪人口总算回来了!"

景夏月好笑的看着几乎"喜极而泣"的乔若,"她们人呢?这么晚就你一个?"

"还说呢,说到这个我就来气!一个两个都住外面。"

被乔若一脸委屈小媳妇的模样逗笑了,景夏月粗着嗓子调戏。

"好啦,'爱妃’辛苦了,咱们就寝吧~"

熄灯后乔若挤到景夏月床上躺好,神神秘秘的开口:"夏夏,你到底在哪工作呀?"

景夏月拿她没辙,"在恒瑞。"

"什么?恒瑞?"她名字叫乔若,声音却一点不弱。

"嘘~若若,你这嗓门方圆十里能安寝吗!"景夏月戏谑到。

"可这也太夸张了,恒瑞会收你这么年轻的实习生?"

乔若满脸的不敢相信。

"对啊,想来那真是基层狗屎运呢。"

景夏月拍拍乔若的脑袋瓜子,"睡吧,明天要上班的。"

她闭上眼,不知怎的就浮现出权琛瑞那张脸,时而天神般睥睨众生、时而妖孽般蛊惑人心,可大部分时间却是像撒旦般冷酷无情。

"可是,我好像有点喜欢他,怎么办……"

她喃喃,不知道究竟是想说给旁边的人,还是自己。

第二天,景夏月顶着两个黑眼圈起了个大早。

"夏夏,你要常回来看看知道吗?"

听着乔若老母亲般叮嘱,景夏月拍了拍她的肩膀。

"知道啦~"

和乔若"依依惜别"后,景夏月算好时间提前到了公司。

"早上好。"

前台李琪琪本来正躲在桌下偷偷化妆,听到声音吓了一跳,她最怕被别人看见素颜影响自己的"完美"形象。

所以当抬起头看见是景夏月后,她眼中迅速闪过一抹不悦。

见自己打招呼反被瞪,景夏月摇摇头在打卡机上按上指纹,心里暗道:"这人一定是来大姨妈了!"

到了清洁间刚换好服装,她就收到一条微信。

【少夫人,您和权总还没和好吗?】

景夏月扶额。

【我和他压根没好过,李秘书,我求你以后就叫我夏月,景夏月!】

李秘书对着手机屏叹气,"唉,没好过能酱紫酱紫?还办公室接吻?"

【好吧。对了,权总的安排,就是……】

【他又想怎么整我?】

李秘书欣慰:还说没关系,少夫人啊,短短时间,你竟然比我还了解权总!

【呃,今天让您打扫一到五楼,其他保洁放假了】

【凭什么?算了我知道了】

景夏月懒得和权琛瑞再争辩,毫无意义。

那混蛋是"氪金玩家",她再"舞刀弄枪"也架不住血槽亏空!

因此偌大清洁间就剩她一人,过一会儿还有更大的五层,也只有她一人。

景夏月从一大早忙活到近中午,一楼才收拾了个七八分,最后只剩下前台部分。

她拎着清洁工具和水桶往前走,没注意到李琪琪落在地上的充电线,结果脚下一绊,水桶里的水向前溢出了一些。

"你干什么!"只听见李琪琪气急败坏的开口。

景夏月慌忙道歉,"抱歉抱歉,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我裙子上面都沾了脏水。"

李琪琪怒意更盛,景夏月只好再次表示抱歉。

"那要不我给你洗一下,然后你先穿我的将就一下?"

像听到什么天方夜谭般,李琪琪要不是穿着高跟鞋,早就跳了起来。

"你衣服?你那衣服我怎么穿?我是前台,穿你那地摊货能登台面吗!"

景夏月看了看她裙摆处那个不起眼的小污点儿,"我衣服入不了你的眼,那你想怎么办?"

"我的裙子可是Prada今年新款,你以为洗洗就可以吗!"

听她说完,景夏月打量了一下眼前女人,嚯!恒瑞这油水是得多大?这一个前台都满身奢侈品!

"所以呢?"她本来就累得不轻,此时更是懒得听这人胡搅蛮缠。

"你赔我一条吧!"

李琪琪趾高气扬扯了扯自己的裙摆,眼底满是不屑。

"抱歉,洗可以,但是要我赔的话做不到!"

无视她的眼神,景夏月继续用拖把清理着地面。

李琪琪有些急了,上前一步搡了搡景夏月,"这可是我第一天穿,是全新的!不赔当心我告你!"

"这恒瑞招前台光看脸蛋儿身材,不看脑子的吗?"

景夏月被搡了也不恼,整理了一下微乱的衣服站直,淡淡开口:"李小姐!且不说您放在地上的卷发棒充电线,刚刚把我绊了一下。就单说这'卷发棒’您觉得是应该带进公司的东西吗?"

景夏月擦了擦额角的汗珠,看也不看旁边的女人,"再说,你这东西故意绊倒我,我却是无意把水滴在你裙子上,咱这算是扯平了明白吗?"

李琪琪气的险些咬碎一口银牙,"景夏月!你一个破保洁有什么资格管别人?!"

"哦,我确实什么都管不了,尤其是我的嘴。"说着她指了指自己的嘴,"真怕自己一个管不好就去告状啊!"

"你!"景夏月直接打断:"你什么你,一个水点儿而已,坏不了你整件人民币。"

洗洗就成了,矫情!

"呵呵,别以为你攀上权总就了不起了,还不是被安排当了保洁!"

她鄙夷的眼神让景夏月觉得好笑,怪不得这女人最近总是眼带嘲讽,合着是嘲笑自己抱大腿没抱明白呢!

"景小姐看来过得一般嘛~"

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女声,景夏月顿时只觉头疼。

坏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沈菀。

她今天一头长发散开,身着一袭酒红色及膝裙,趁的皮肤白皙,V领设计露出漂亮的锁骨和傲人的事业线。

"沈小姐。"李琪琪立马换上标准好听的声音,面带微笑的看向沈菀。

从某个角度来讲,景夏月佩服她的专业。

但细看就能看出李琪琪满脸写着"得意",她在等新任与前任之间"撕逼大战"的开始。

无视李琪琪的问候,沈菀径直走到景夏月身边,靠近她的脸。

"景小姐,最近是和琛瑞感情不顺吗?看看这小脸脏兮兮的啧啧,琛瑞有洁癖的,看了应该会反胃吧。"

景夏月不喜欢她身上香气过郁味道,避开了一点点,拿出看神经病的眼神,同情的回视着沈菀,"沈小姐,您自己喜欢的人,就光明正大自己追去,在这言语挖苦我又不疼不痒的。"

说完她拎起清洁工具准备坐电梯到二楼。

她看了眼电梯,在顶楼。

"别急着走啊,一会儿琛瑞就下来了。"

沈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好看的红唇中冒出尖酸的语气。

打量着周围越来越多双耳朵,景夏月有些烦躁。

她倒是光明正大,但那个沈菀不是省油的灯!人多嘴杂指不定说成什么样儿,还不如躲着点。

高冷权少黏人妻:真相重要吗?

索性她转身朝楼梯口走去。

还没等走出几步,背后高速电梯"叮"的一声。

"你怎么来了?"

磁性好听的声音让景夏月脚步一滞,转念继续朝前面走去。

"站住!"

沈菀忽然朝她喊了句,景夏月此刻一心避开,就想佯装没听到。

"琛瑞,就是景夏月,偷了我的耳环!"

景夏月这次终于没办法装聋了,转过身不可置信的看向沈菀。

"沈小姐,我什么时候偷你耳环了?"

她压根就没看见她带没带耳环,哪来的偷?再说了她学法懂法,脑子进脏水了要去偷东西?

"刚刚,就在这里。"沈菀眼中噙泪,拉着权琛瑞的胳膊。

景夏月看着沈菀几欲贴在权琛瑞身上,而他也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推开沈菀,眼中闪过一抹自嘲。

"沈小姐,说话凭证据,刚刚周围眼睛不少……"

话音还没落,景夏月就发现刚刚"洗耳"偷听的,早就不知所踪。

也是,权总来了,还有谁敢。

"怎么不说了?景夏月,勾引别人不成也就算了,可也不至于缺钱到去偷东西吧?"

说着,她把自己的身子和权琛瑞贴的更近了。

"琛瑞,如果是别的,我不要或者送给景小姐都是可以的,但偏偏是你送我的那个全球限量款~"

略微带着发嗲的鼻音,光是景夏月听着都觉得动容,沈菀还真不愧是天生的"演员"。

"你有证据吗?"沉默半天的权琛瑞终于冷冷开口。

沈菀握着他胳膊的手瞬间松了一下,感受到男人强大的气场,她转头看向站在前台的李琪琪。

李琪琪仿佛收到指令一般,怯懦的开口:"权总,刚刚沈小姐进门时我清楚看见两只耳环。"

权琛瑞瞥了她一眼示意她继续。

李琪琪又看向景夏月,眼神中藏了一丝得意,"沈小姐和景夏月打过招呼,但景夏月似乎不高兴,最后和沈小姐争了几句嘴,最后就要上楼。"

景夏月失笑,这证词,关键东西一点没有,但却短短几句把她说得"不知好歹"。

"你笑什么?"沈菀瞪了她一眼。

"笑我自己'不知好歹’呗~"景夏月慢慢走回到沈菀这边。

"不过说了半天,关键证据一个没有不说,当事人里也不只有我一个,还有她啊!"

景夏月冲李琪琪扬了扬下巴。

"我看见了!"李琪琪突然开口,"我看见景夏月拿了耳环,还把它藏了起来!"

"哦?那你倒是说说我藏在哪了?"

"水桶里!你就是料定那里没人去查!"李琪琪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开口,"我刚刚只是不敢说,权总。"

景夏月无语,刚刚光顾着躲得快,水桶都忘了拿。

沈菀听完,踩着7厘米的高跟鞋哒哒哒跑到水桶边,"果然在这里,琛瑞你过来看!"

权琛瑞并没有移动脚步,而是把目光转向景夏月,"是你吗?"

景夏月嗤笑,"那就看你们希不希望是我了~"

权琛瑞眼中闪过一抹怒意,这丫头就不能向别的女人那样服软一次吗!

"说。"

听着冷冷的命令,景夏月"啧"了一下。

"这个故事就告诉我们,不能只做花瓶,要带脑子!"

景夏月实在忍不住先调侃了一句,接着走到水桶边:"沈小姐,我们俩贴的最近的时候就是你们说的'案发’地点,敢不敢和我来。"

权琛瑞了然,嘴角不自觉勾了勾。

"嘁。"沈菀斜了眼身边的女人,率先走到前台附近。

"好,就是这里!按照你们的设想,首先我特别凑巧的接住了你掉下来的耳环。"

景夏月靠近沈菀比划了一个"接"的姿势。

沈菀有些反感,"别穿着你那一身靠近我。"

景夏月挑眉,"然后呢?"她看向李琪琪,"我是不是立刻就藏进水桶了?"

李琪琪想了想,点点头。

"噢,那就好办了,我站在这个位置,并且要向身后两米的桶里扔东西,不能回头……这么说我又凑巧投进去了哈。"

点了点头,她表示对自己的认可,"那你还记得我水桶里的水,是为什么会溅在你的裙子上吗?"

李琪琪握紧手指,"和这个有关系吗?"

"没关系啊,不过就是因为那个水桶非常满,当你在远距离抛物进去时,尤其是像沈小姐耳环这种重量,除却声音不说,地面上不该有水吗?"

"应该是干了。"李琪琪不以为意。

"那要不要再试试?"

沈菀跺了跺脚,又回到权琛瑞身边,"哎呀算了,琛瑞,没想到景小姐这么嘴硬!既然找到那就看在她是你员工的份上,不计较好了。"

"景小姐!麻烦帮我把水桶里的耳环捡出来吧~"

"我凭什么!"

看着景夏月一脸拒绝,沈菀眼中闪过讥讽。

"琛瑞,我也是不想为难夏小姐,可是夏小姐是保洁嘛~我要是碰那个水桶,弄脏了衣服你会嫌弃的~"

说完她凑近权琛瑞耳边:"琛瑞,合同。"

权琛瑞看向一脸气鼓鼓的人儿,"捡出来吧。"

"我……"没等说完,景夏月就看见男人眼里的警告。

他终于还是偏袒了沈菀不是!所以说,有钱人的世界里无论事情大小,"真相"远没那么重要!

她忽然想起妈妈的那句"有钱人不会对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赋予真心"。

自嘲一笑,她挽起袖子,白皙纤细的小臂就伸了进去抓住耳环。

"哎呀,景小姐,麻烦再帮我清理一下好吗?"

沈菀用抱歉的眼神看过来,"刚刚我的态度也不好,你别介意啊景小姐。"

"倒是不敢和您介意。"

景夏月, 权琛瑞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