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

更新时间:2021-04-26 16:53:49

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 连载中

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

来源:微阅云 作者:猪肉炖粉条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步入人来人往的热闹集市,女孩子的心思一下子变活份了起来,摸摸这个,看看那个,仿佛到处都是新鲜好奇。 薛任也是很愿意当妹妹的跟屁虫,笑着走在后面。 最后,薛婷婷停在一处摊位前,望着上面挂着琳琅满目的衣裳,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有喜欢的吗?老哥买给你。"薛任连忙是上前来问道。 "老板,那一件。"薛婷婷指着一款说道。 那是一件阿迪的男款短袖,不得不说,盗版的让人一眼就印象深刻,disadi,打死阿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第4章试读

  

  望着村民胆战心惊的一哄而散,薛任嘿嘿一笑,转身进了阔别已久的小院。

  院子里的陈设还是那么的捡漏,一口井,一架晾衣杆,一盘石磨,一个早就没有鸡了的土鸡窝,再无其它。

  薛任的心里突然有些堵得慌,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不知道是怀念所照成的感动,还是愧疚产生的悔恨。

  他拉开年久失修的木门,发出'嘎吱’的声响。

  坐在屋子里的张秀珍听到门声,连忙是从土炕上爬起来,担忧地问道,"任娃子,大海他们终于肯放过我们了吗?"

  任娃子,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这么叫过薛任,就是眼前的张妈。

  薛任的眼眶有些湿润,强忍着泪水不掉下来,他弯身钻进低矮的门框进了屋子。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衣柜上糊着熟悉的风景画,熟悉的黑白电视发出熟悉的'呲滋’直响。

  妹妹长大了,张妈却老了。

  这一刻,薛任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顺着眼角便流了下来。

  "张妈!"薛任扑到张秀珍的怀里,哭的不曾样子。

  这让原本一肚子苦水想要倾诉的薛婷婷一时间有些发愣。

  这还是她记忆中那个屌丝到抠脚的哥哥吗?

  明明记得当初被判入狱,走的时候,还是一张轻浮欠揍的嘴脸。

  想着想着,薛婷婷的眼帘随着记忆一般模糊了起来,晶莹的泪珠顺着精致的侧脸滴答,滴答……

  许久,这一屋子思念伤感的气氛才褪去不少。

  薛任坐在热乎乎的炕头,双脚插在被子里,试探着提议道,"张妈,要不如——"

  他的语气停顿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接着说道,"不如咱们搬去县城吧?我在监狱可是劳改模范,攒了不少钱的。"

  想想自己临行时,狱守长卫谨塞过来的那张银行卡。

  这些年自己治病救人,积德行善,应该也是一笔不小的积蓄了,也应该给张妈和妹妹换一个舒适的环境了。

  然而,听薛任的提议后,张妈的脸上却是十分的挣扎。

  她不愿意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山沟。

  她丈夫死在这,这是和他的房子,更是将薛任和妹妹一把拉扯大,聚集所有温馨的地方。

  虽然,这也是个不幸的地方。

  薛任看出了张妈脸上的犹豫,正想开口劝说,谁知一旁的妹妹薛婷婷却是一把将手里的水杯摔在桌子上。

  她的情绪像是有点激动,眼神不停的闪动着让薛任分辨不清自己妹妹到底是怎么了。

  薛婷婷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时而惶恐,时而惊惧,甚至连呼吸都开始不顺畅起来。

  "我们逃不掉的——"

  "能逃到哪里去呢?"

  "杜宏不会放过我的——"

  语气一断一续,薛婷婷双眼空洞,神神叨叨地念叨着,蹭的一声便是站起身来,匆匆躲进自己的房间。

  薛任一脸诧异地望着自己妹妹逃离的背影,他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还没听清楚。

  "婷婷她——这是怎么了?"薛任皱着眉头,担忧地看向张妈。

  张秀珍抹了抹眼泪,一声长叹,满是自责道,"任娃子,张妈对不起你,是张妈没能照顾好婷婷,自从你入狱以来,婷婷总是一个人发呆,时常茶不思饭不想的,我,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了——"

  薛任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沉声问道,"是发生了什么吗?我听说强拆咱们家,是杜宏的意思?"

  听到'杜宏’二字,张秀珍身子一颤,明显有些抗拒地想要避开话题,吱吱晤唔地只是陈述了一些有的没的。

  薛任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不过,他也没有逼张妈说出实情,毕竟那些回忆势必是痛苦的,他也不想看到张妈难过。

  无奈,薛任只好先帮着张妈生火烧饭。

  他亲手下厨,还特地熬制了安神汤,想让张妈和妹妹享用过以后,安安心心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然而,直到晚饭过后,薛婷婷房间的门也没再打开过。

  薛任心里难安,如果真像张妈所说的那样,小妹可能是患上了抑郁症。

  曾经的妹妹是一个多么活泼阳光的女孩子,到头来,怎会如此?

  薛任的内心极度的自责。

  父母的车祸过世、周围人的白眼、同龄人的疏远,杜宏的欺凌都给她幼小的心灵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再加上自己入狱两年,这期间张妈和妹妹受苦受难,薛任真的不敢想象,这个孩子的心里会多么的扭曲。

  辗转反侧,薛任安顿好张妈睡下之后,便再次来到妹妹薛婷婷的房间门前。

  薛任敲了敲门,这一次,薛婷婷没有回应他。

  他也没等妹妹回应,便已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几乎没什么摆设,一张床,一个柜子,一架随时会破碎的梳妆台。

  薛婷婷抱着双腿,蹲坐在偏靠墙角的位置,一张憔悴的脸贴在膝盖上,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薛任深吸一口气,抬脚走上前去,却发现,妹妹的手里正紧紧握着一个相框,照片上,是年轻的张妈抱着小时候的她和他。

  "哥——"

  薛婷婷胀红着眼眶哽咽了一声,转身便是扑进薛任的怀里痛哭起来。

  随后,她将心中的委屈尽数娓娓道来。

  薛任这才知道,原来妹妹电话中说要结婚了,不过是万般委屈下说出来的气话。

  那个杜宏在诬陷他入狱之后,一直在觊觎小妹,想让小妹做情妇。

  而村长的儿子刘大海甚至连杜宏的狗腿子都算不上,他只想利用这件事巴结上杜宏,这才不依不饶,大张旗鼓地闹到家里来。

  什么拆墙改造,什么村民大会一致同意,无非是想让张妈和小妹无家可归,比她们娘俩就范的恶心伎俩罢了!

  薛任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立马找到这个杜宏,将其大卸八块!

  他心疼地摸了摸妹妹的后脑,柔声说道,"婷婷,你放心,从今往后,没人再敢欺负你和张妈,有哥呢!"

  "嗯!"薛婷婷重重地点头,满眼幸福的答应道。

  见妹妹的情绪似乎稳定了下来,薛任在她头上的穴道轻轻按了几下,让她沉沉入睡。

  "睡吧,睡一觉就都好了。"

  薛任长舒一口气,将妹妹安顿好,还没等站起身来,只觉得脚下地面突然间颤动起来。

  随后,数道大灯明晃晃地照进室内!

  低矮的土墙外,几辆小型挖掘机正朝着小院碾压而来!

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第5章试读

 

  薛任寒着脸朝着窗外看去,只见刘大海一脸神气地跳到土墙上,放肆地大叫道,"装神弄鬼!老子现在跳上来又怎样?呸!狗屁!"

  说着,刘大海还不服气,一脚踢翻了晾在墙头的簸箕,里面的萝卜干散落一地。

  "薛任!缩头乌龟!给老子滚出来!"他高声叫嚣道。

  在诊所得知自己只是肾虚过度导致痉挛之后,刘大海当即就觉得颜面扫地,立刻就从邻村招呼来几个挖掘机,连夜就直接找上门来报仇。

  薛任此时正在气头上,却没想到这个混账竟然主动送上门来,简直就是在找死!

  他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抬脚就是推门走了出去。

  "刘大海,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薛仁怒目圆睁,整个人仿佛都被怒火点燃。

  "狗屁的报应!老子就不信那个邪!"

  刘大海一脸蛮横,直接大手一挥,"给我把他们家推了!出事我担着!"

  "好嘞!"

  后面几台挖掘机的老师傅异口同声地应喝着,三辆挖掘机瞬间发动,朝着院门便是推了过去!

  找死!

  薛任眼睛一眯,手上屈指一弹,一道细小入微的银针便是激射而出!

  犹豫夜已经深了,天色很暗,再加上挖掘机的轰鸣声,根本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原本还站在土墙上耀武扬威的刘大海突然面目表情一抽!仿佛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啊——"

  他惨叫一声,捂着裤裆便是从土墙上栽落下去,狠狠地摔了个狗抢屎!

  薛任这一针虽小但力道却是十足,而且精准无误,直接洞穿了对方裤裆里的宝贝,还顺带震碎了两颗蛋蛋,让它像皮球一样瞬间泄气。

  刘大海捂着裤裆惨叫连连,脸上表情狰狞,看上去异常的渗人。

  几个邻村的老师傅那曾见过这等架势,连忙跑到近前来查探情况。

  "这——"几人面面相觑,皆是一脸的茫然。

  没多大一会儿,刘大海就开始口吐白沫,痛得白眼连翻,整个人都昏死了过去。

  男主看着眼前这一幕,环顾一周,冷笑着说道,"都说了,邪门得很,非得自讨苦吃!"

  "该不会真撞邪了吧!"

  闻声赶到现场的村民们一看刘大海无缘无故竟然这般惨状,顿时面露惊恐。

  几位老师傅四下一打听,这才听说了傍晚刚发声的邪门事件。

  "这活老子不特么干了!"

  "阿弥陀佛,佛主保佑!"

  "都是刘大海,是他叫我们做的!"

  "诸邪退散,诸邪退散!"

  四个邻村的老师傅吓得连挖掘机都不要了,扭头便是连滚带爬地逃离了现场。

  薛任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心中的怒火久久难以平息。

  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当初那些欺辱陷害自己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尤其是杜宏!

  薛任环顾一周,语气中甚是惋惜道,"哎,我都这么劝了,这孩子咋就一根筋呢!乡亲们呐,看看谁行行好,救救孩子吧?"

  村民们愣了一下,更是对这间茅草屋邪门的事情信以为真,连忙是将刘大海抬走。

  "哎哎!别走啊,这挖掘机是谁家的,开走开走!"

  薛任不耐烦地嚷嚷了一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从地上捡起簸箕,将萝卜干捡起来筛好,又放回了原位。

  第二天一早,村西头张寡妇那件茅草屋闹鬼的事就在大街小巷里传开了。

  一时间,可谓是人心惶惶,别说再来闹事了,就算是路过都恨不得绕远走。

  然而,张秀珍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她手里挑着簸箕里晒好的萝卜干,准备跟黄豆放在一起酱一下,也算是能吃上十天半把月的伙食。

  薛任坐在一旁哼着小曲,不时地,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屋里妹妹醒了没。

  "任娃子,有时间,你多带婷婷出去走走。"

  说着,张秀珍拉起衣摆,从缝在裤子内层的口袋里取出一沓褶皱票子。

  随后,她从中间抽了几张面值比较大的,差不多三五十块钱,然后递给薛任,说道。

  "今天县城那边有市集,带你妹妹去逛逛,散散心,随便给她买身新衣裳,剩下的钱,留着零花。"

  薛任眼睛一红,连忙是坐起身来,将钱又塞了回去。

  "张妈,我手头有钱,怎么能用您的呢,放心,有我在,婷婷她会好起来的。"

  以免张妈坚持将所剩无几的钱给自己,薛任说罢便故作轻佻地站起身来,"我去看看婷婷醒了没有。"

  张妈一脸苦涩地笑着,教训道,"你这孩子,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陪着张妈吃过早饭,薛任便拉着妹妹来到县城周边的集市上。

  "都说了人家不想出来的——"

  薛婷婷心疼钱,所以一路上接连嚷嚷了几次要回去。

  薛任故作阔绰地拍了拍口袋,"放心!老哥有的是钱,花!使劲花!"

  "瞧你那熊样儿!"

  薛婷婷被薛任逗笑了,一时间仿佛昙花一现,笑道花枝乱颤,声如银铃般悦耳。

  薛任还是第一次看到妹妹这么开心,不知不觉就有些痴了,咧着嘴跟着嘿嘿一乐。

  步入人来人往的热闹集市,女孩子的心思一下子变活份了起来,摸摸这个,看看那个,仿佛到处都是新鲜好奇。

  薛任也是很愿意当妹妹的跟屁虫,笑着走在后面。

  最后,薛婷婷停在一处摊位前,望着上面挂着琳琅满目的衣裳,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有喜欢的吗?老哥买给你。"薛任连忙是上前来问道。

  "老板,那一件。"薛婷婷指着一款说道。

  那是一件阿迪的男款短袖,不得不说,盗版的让人一眼就印象深刻,disadi,打死阿迪。

  "这是男款吧?"薛任十分不解地看向妹妹。

  薛婷婷点了点头,然后将衣服塞进薛任的怀里,"不喜欢吗?给你挑的。"

  薛任愣了愣,然后笑了起来,开心道,"哈哈!喜欢!"

  说着,他直接将旧外套丢到一边,将这件爱的短袖套在了身上。

  正合身。

  薛任笑着打趣道,"嘿嘿,小妹买的,穿着都暖和!"

  薛婷婷白了他一眼,还不忘将一旁薛任丢下的旧短袖收回口袋里,没好气地说道,"油嘴滑舌。"

  薛任心里高兴,带着薛婷婷东走西逛也是买了不少东西。

  不得不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句话一点不错。

  穿着新衣裳的薛婷婷看着就像是小仙女一样,薛任是怎么看都顺眼。

  然而,就在此时,薛婷婷表情却是突然一僵,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娇躯躁动不安地颤抖起来。

  原本就嘈杂的人流中,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咒骂声!

小说《出狱后,我成了无敌神医》 第4章 痞汉柔情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