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闪婚娇妻宠上瘾

更新时间:2021-04-26 16:18:51

闪婚娇妻宠上瘾 连载中

闪婚娇妻宠上瘾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许韵, 傅行思

精彩试读:没想到,得到了这样劲爆的消息,傅行思结婚了。至于他跟傅行思的关系,其实也很少有人能猜到,毕竟傅行思很少公开。两人是青梅竹马的那种关系,一起长大,后来墨寻就去国外。家里的人都想着两个人肯定没有任何联系。其实他们在背地里,还是有联系,而且关系一直挺不错。墨寻也是回来不到半年,知道傅行思要办这个酒会,特意过来。“傅行思,我可从来没见你这么着急一个女生,你要是真的喜欢,就不要再一副这样生人不近的样子,会容易把许韵吓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是我老婆

许韵在房间里已经躺了二十多分钟,这会才来人,应该是安排好的。

如果那个人敢对自己乱来,许韵一定会杀了他。

脚步声突然在许韵床边停下,现在许韵睁不开双眼,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动手。

可是……

许韵想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他反而坐在许韵身边,推了推许韵的手臂。

“许小姐,你没事吧?”

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又欠打,又耳熟。

许韵只能努力的睁开眼,看到了墨寻那张脸。

“墨少爷?”

她无力的说着。

墨寻看着许韵这幅样子,学医的他,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赶紧抱着许韵去了浴室,直接将许韵放进浴缸中,然后打开水龙头,让许韵整个人都泡在水中。

许韵在触碰到凉水的时候,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还好这一次她碰到的人是墨寻,如果换成是别人,恐怕许韵早就不是这样的状态。

“谢谢你,墨少爷。”

“我都救了你一次,许小姐再这样叫我,就太陌生,直接叫我墨寻吧,我还是想跟许小姐交朋友。”

墨寻真是为了交朋友?

许韵的确不敢确定,可是这次救了她的人,也的确是墨寻。

“墨寻,谢谢。”

许韵没有再那般生疏,直接说了墨寻的名字。

“不用谢,许韵。”墨寻也改口,一直还守在许韵身边。

就这样浸泡了十五分钟,许韵体内的燥热已经褪去,只是还有些使不上力。

“到底是谁给你下药?你都吃了这酒会里的什么?”

“除了一一给我的果汁,没有别的。”许韵说完,就看到墨寻那怀疑洛一的眼神,立马改口,道:“你放心,一一跟我认识很久,她不会害我的,应该有人动手脚。”

许韵就是这样信任洛一,怀疑任何人,都不会怀疑洛一的。

“既然如此,这件事查起来还挺麻烦。”

“墨寻,你过来的时候,难道没看到其他人在附近?”

听到许韵的话,墨寻摇摇头。

他就是路过这里的时候,看到许韵被带进来了。

害怕许韵会出事,墨寻一直在这边守着,等人走后,才偷偷的溜进来。

许韵觉得,既然给她下了药,肯定会安排人来,恐怕没一会,便有人过来。

就在许韵刚想着,真有人在开门,墨寻也警惕起来。

他站在浴室门口,手握着拳头,随时准备下手。

那个进来的人,听着步子十分急促。

看着浴室亮着灯,马上就朝着这边走来,许韵心跳声也越来越快。

至于那墨寻,等人来了后,立马挥出拳头,却打到空气。

“你在做什么?”

这冷漠的声音,还有语气,不就是傅行思?

墨寻出来,也看到了傅行思的脸,与他大眼瞪小眼。

“傅总,难不成你要对许韵做什么?”

“我是因为她朋友的嘱托,过来找她的。”

如果仔细看着,这傅行思浑身是汗,找了许韵很久,都没有发现她的踪影,最后想到了这个地方。

没想到还真被他撞见。

只是。

这房间里,怎么还会有别的男人?

傅行思看着许韵那质问的眼神,真是让许韵原本不舒适的身体,立马精神。

“不是你想的那样,傅总,墨寻是帮我,不是害我。”

墨寻?

听到许韵的称呼,傅行思蹙眉,还没来得及质问墨寻,门外又有其他人的声音。

墨寻跟傅行思突然就默契起来,同时躲在浴室门口。

进来的人,也是跟傅行思一样的情况,直接来了浴室内。

傅行思跟墨寻一个眼神相对,两人便一起出手,扯住了此人的胳膊,傅行思又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此人怎么也没想到,房间里还有别人,竟然敢对自己下死手。

“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对我出手,你们不要命了?”他说完后,突然就对上了傅行思的眼神,立马怂了。

“表…表…表哥…你……怎么……”他说话吞吞吐吐的样子,看来傅行思真是个魔鬼,将人吓成这样了。

不过他叫傅行思“表哥”,看来还真是跟傅家有关系。

墨寻也放开了这个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傅行思,看看他要想着怎么解释。

“苏沛,到底怎么回事?”傅行思质问的语气十分冷酷,苏沛哪儿敢胡说八道,立马就交代出来。

“真的跟我没关系,表哥,是烟儿,她看到你在大厅帮了这个人,所以不高兴,就立马找人对付她,给她下了药,你也知道我就喜欢美女这一挂,烟儿说的,就是让我来解决,其他的真不是我做的。”

听到苏沛的话,许韵的脑子里,突然想到了那天在办公室看到的女生。

她好像就是叫苏烟。

可是当时见到苏烟,觉得她是一个特别可爱又有活力的女生。

怎么做的事……这么阴暗……

傅行思踢了苏沛一脚,道:“滚。”

“好好好。”苏沛现在哪儿还敢对许韵动手,能活着出去就算不错。

墨寻在一旁,就好像在看戏一样。

“傅总,看来这苏家的人,都这么神气,还在你的酒会上,干出这种事。”

墨寻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收到了傅行思一记冷眼。

“你还在这做什么?”

“傅总也在,我怎么不行?”墨寻耸耸肩,就是不走。

可如今尴尬的,就是许韵。

她泡在水里,衣服早就湿透了,要是站起来的话。

傅行思看了许韵一眼,这为难的样子,也猜到她的想法,只见傅行思打了个电话,就让助理送衣服过来。

果真是速度,不到五分钟,这助理就匆匆将全套衣服买来。

“还不走?”傅行思去门口提着衣服进来,看墨寻靠在墙上,心中不悦。

“傅总,你这话就有点矛盾,这许韵跟我是朋友,同傅总好像没什么关系,要走的人,不应该是傅总吗?”

墨寻的话,无疑是在挑战傅行思的忍耐度。

许韵真怕两个人就在房间里打起来,到时候她可阻止不了。

“墨寻,你先出去吧。”许韵只能先把一个人支开再说。

“为什么不是傅行思走?”

“她是我老婆。”

两人是好朋友

傅行思的话,就好像是一颗定时炸弹,突然就爆炸了。

墨寻疑惑的看着傅行思,又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许韵。

他不相信傅行思已经结婚,如果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为什么没有告诉所有人,而是选择瞒下来?墨寻觉得没这个必要。

“傅总,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是不是也能说,许韵是我的老婆?”

“你再说一遍。”

傅行思明显黑脸,毕竟他跟许韵是真的拿了结婚证。

许韵同墨寻才见了这一次,墨寻就这样大言不惭,不正是在挑衅傅行思?

“墨寻,我跟傅行思真的领证了。”

许韵怕自己再不说话,到时候两个人真的打起来,她可就真的拦不住。

墨寻不可思议的看着许韵,她竟然跟傅行思领证了?!

这件事情对于墨寻来说,的确是有点儿打击人。

毕竟墨寻见到许韵的时候,觉得两个人特别合得来,对许韵有一点兴趣,可现在连兴趣都只能淹没。

“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傅行思冰冷的语气,让许韵都忍不住发抖。

墨寻的确没有再争执,从房间里出去,在门外等着。

傅行思就看了许韵一眼,在浴室外面等着,许韵赶紧起身,换下了这一身湿透的衣服,在浴室用吹风机,将头发全部吹干。

她出来后,看到傅行思就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盯着她。

许韵咽了咽口水,走到傅行思面前。

“傅总,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许韵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想来是耽误了傅行思的时间。

傅行思没有开口,打量了一遍许韵。

“以后在这种场合,自己注意。”

傅行思最后,默默的吐出一句话,许韵愣了一下,立马点头。

“对了,傅总,你把我们结婚的事情,告诉了墨寻,会不会……”

毕竟从一开始,是傅行思自己说,要保密这件事。

谁知道现在傅行思还先开口,的确让许韵意想不到。

“没事。”

傅行思肯告诉墨寻,自然有自己的道理,更何况,他知道墨寻不会出去姑说八道。

许韵看傅行思不担心,那就放心了。

她转身离开,傅行思还是无动于衷,许韵果然又想多了。

许韵打开门,看墨寻还站在门口。

墨寻跟许韵打了个招呼,许韵还有些尴尬的点头。

“我先走了。”

“好。”

两人对话完,许韵离开。

而墨寻走进房间,跟傅行思面对面站着,两人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墨寻没忍住,开口道:“傅行思,你也太不够意思,已经结婚,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句?”

“现在你知道了。”

“我就说你对许韵有点不一样,看来是春心萌动。”

墨寻还在一旁打趣傅行思,两人关系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糟糕。

“别乱想,我结婚完全是为了应付老爷子,跟她没关系。”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完全可以找个有钱人的女儿结婚,何必是许韵。”

墨寻的一句话,直接拆穿了傅行思的小心思。

其实。

墨寻对许韵感兴趣,也是因为傅行思。

这傅行思向来不爱跟女人打交道,可是还帮了许韵。

所以墨寻看到这一点后,就去接近许韵。

没想到,得到了这样劲爆的消息,傅行思结婚了。

至于他跟傅行思的关系,其实也很少有人能猜到,毕竟傅行思很少公开。

两人是青梅竹马的那种关系,一起长大,后来墨寻就去国外。

家里的人都想着两个人肯定没有任何联系。

其实他们在背地里,还是有联系,而且关系一直挺不错。

墨寻也是回来不到半年,知道傅行思要办这个酒会,特意过来。

“傅行思,我可从来没见你这么着急一个女生,你要是真的喜欢,就不要再一副这样生人不近的样子,会容易把许韵吓跑的。”

“别胡说八道,我没这种想法,不过这件事,的确应该找苏烟问清楚。”傅行思提到许韵的事,立马就冷着脸。

墨寻无奈摇摇头。

这还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傅行思自己不知道心里的想法,可是墨寻看得清楚。

只是许韵发生的事,的确算是一个很大的巧合。

唯一让人担心的,就是许韵被苏烟盯上了。

如果苏烟下次再做些什么,两个人都不在许韵身边,就真的危险了。

“傅总,那这件事,也算是你的家事,我就不插手了。”墨寻拍了拍傅行思的肩膀,相信他可以处理好。

他先离开房间。

傅行思坐了一会,随后起身,到后台去见了苏烟。

苏烟看到傅行思之后,立马就扑了上来。

本以为傅行思会像往常那样接住自己,可傅行思没有,他冷漠的看着苏烟,实在想不明白,苏烟为什么会这么做。

“怎么了?傅哥哥。”

“苏烟,你为什么要对许韵这么做?让苏沛去侮辱一个女生?怎么想的?!”傅行思上来就是质问,虽然压低了声音,可他这无情的脸色,让苏烟有些寒心。

“傅哥哥,那不过别人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

苏烟还是不为所动,她只是不想让傅行思对别人好。

她也是看到,傅行思帮了许韵,两个人还互相看了一眼,就觉得许韵想勾引傅行思,这才想下手。

这些年。

只要对傅行思有一点想法的人,都会被苏烟直接逮住,要么逼着离开,要么直接动手。

傅行思将苏烟当成妹妹,是因为觉得苏烟单纯,需要人保护。

这样看来,还是他想错了,苏烟压根不是这样的人。

苏烟狠起来,可是比什么都要狠心。

“那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跟许韵结婚了,过些日子,也会带去见爷爷。”

傅行思这些话,如同晴天霹雳,击中了苏烟的要害。

苏烟差点站不稳,总觉得傅行思是在骗自己一样。

“不可能,傅哥哥,你怎么能结婚,你怎么会喜欢别的女人?”

苏烟想要抓住傅行思的手,却被傅行思躲开了。

“我不仅会结婚,我以后也会生孩子,有自己家,明白吗?”

傅行思没想过以后的事,只是想用这样的话刺激苏烟别乱来。

许韵, 傅行思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