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魔妃临天下

更新时间:2021-04-26 18:52:55

穿越之魔妃临天下 已完结

穿越之魔妃临天下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洛岚欢, 云鞍灵

精彩试读:洛岚欢吸气:“能在容家毒药场中的就不是简单毒药。”苏瑾笑着点头,“小妹妹资质很好,指不定哪日就超过我这个大师兄了。”洛岚欢对苏瑾有好感,她摇摇头:“天赋或许有,但我并不是天才,我能做的仅是尽我所能补我之不足之处,若有不懂劳师兄不吝赐教。”苏瑾扶着她:“师妹客气,我是师父一手培养起来,我与师父底子上并没有区别。外人都说能在师父门下的定是炼药奇才,你又是师父亲自领入门自不比我差,不过师父在忙时你也可以找我研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之魔妃临天下第9章试读

“你会喷火吗?”

“不会。”

“那你会玩藤鞭吗?”

“也不会。”

“那你有什么私房癖好吗?”

洛岚欢抽抽嘴角。“没有。”

“那那个大长老怎么可能收你?哥哥说他好那一口,别人越欺他他越喜欢,不光如此还喜欢蹂躏水灵的小孩子,让我离他远点。”小少年神秘兮兮的看看四周悄悄对洛岚欢说。

洛岚欢心想这位哥哥为了让弟弟离容玉抛远些也是煞费苦心,不过她倒是想结识一下这位人才,问问他容玉抛怎么招惹他了。

“你哥哥没告诉不要跟陌生人讲话吗?”细看这个小少年头发带着自然卷,眼珠子快把眼眶占满了,一张脸也是肥嘟嘟的。

洛岚欢掐了一下,手指都要陷进去了,一时沉迷进去。

“说了。”

“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吧?不离我远远的就算了你还自己送上门来,小心我把你卖了。”洛岚欢对小少年爱不释手。

小少年自豪的道:“你才不敢,哥哥会杀了你把我找回来的。”

洛岚欢戳戳他鼓起来的脸颊,“我可以先把你杀了啊,就算你哥哥把我杀了也找不回你。”

小少年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然后转身跑了,看着他惊慌的背影洛岚欢笑了,笑得如释重负,来这里这么久她第一次觉得真实些,也头一次这么高兴。

“我先去上个茅房,拜托各位师叔替我善个后,去去便回。”洛岚欢这么朝自己涌来的人群十分恭敬的拜托了九位长老,然后就溜了。

不过很快她就后悔自己借口上厕所溜出来散步的决定,洛梦莹竟然在半路截了她,也不知洛梦莹这段时间哪去了。

洛岚欢虽然是废物,洛梦莹在她手上也没讨着好,现在又是舞女的打扮,洛梦莹一时间没认出她来。洛梦莹不知做了什么,狼狈得要命。

“那边的舞女,过来,容宅怎么去?”洛梦莹待别人语气还算不错,但眉宇间的傲气一点没变。

洛岚欢垂下眼皮,不咸不淡的道:“这位姑娘可是出来消食?宴席已散差不多该回去了,容宅往那条小路去。”她随手指了一条阴黑的小道。

洛梦莹谢也不道便离开,洛岚欢随之离开,她都没弄清容家的道,但回容宅的路是知道的,可怎会给洛梦莹指正确的呢?

“等等。”洛梦莹突然又喊住她,猛地扣住她的手腕,“是你?贱人!”洛岚欢心惊,难道她被这个无脑认出来了?

洛梦莹扬手就是一巴掌,洛岚欢掐住她的手,二人以这样的姿势对峙。“我还正愁没机会接近你呢,天助我也。一个贱人竟敢挑唆自己的师父侮辱洛家,就凭你?”

洛岚欢淡淡蹙眉,一脚踹在洛梦莹的腹部,洛梦莹吃痛缩起身,洛岚欢趁机脱身。“你洛家最该后悔的事就是惹上我!”

洛梦莹发狠,拽着她往那条黑道走去,手中凝聚灵力。洛岚欢冷笑,迅雷般把洛梦莹摔在地上。

灵力四散,洛岚欢被击退几步,今日折腾一整天,她不是铜打铁铸的,早就无力反抗。跑吧!

没跑几步被洛梦莹抓住,不要命地拖走。

“放手!”洛岚欢无语。

洛梦莹冷笑:“放手?你求我啊,容家因你欺人太甚,让我爹爹兄长下跪求饶,你若跪下求我宽恕你的罪,我就饶你不死。”

“哦?那便试试你有没有本事!”洛岚欢气势一凛,反手抓住洛梦莹往前去。“知道前面什么地方吗?容家毒药场,有印象吧?那里聚集天下奇毒,若是我们不小心掉进去,我有容家炼药师为我保命,你有什么?洛家会为你一个庶女求容家吗?”

洛梦莹脸色一变:“毒药场?你要做什么!你不能!”她挣扎中挠了洛岚欢几爪,洛岚欢直接甩了她一巴掌过了结界。

她已入容家族谱,结界对她而言不存在。

洛梦莹到底是个有灵力的,几下甩开她。眼睛触及处一片黝黑,这里灵力虽然充沛,但透出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气息,也不似别处的光明。

她心里有些没底,狠狠推了洛岚欢一把:“别以为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我就会怕你,你若敢动我丝毫光凭容家仗势欺人这一点就能让容家自砸招牌!”

“威胁我?容家会怕这些,一个小小庶女也配跟本小姐叫嚣?你是觉得天下你洛家独大?洛梦莹,做人要学会低头。”洛岚欢边说边走动,毒药场她并不熟悉,听说毒药场占十几亩地,不小心掉下去可能半条命就去了。

她往来的地方靠去,洛梦莹突然就机灵了一下。“你难道没有灵力?”自己心中又否定了这个可能,容家收个废物做什么?

但她还是出手了,洛岚欢迅速躲开,洛梦莹再进她再退,逐渐洛梦莹胆子大起来,可下一秒洛岚欢的簪子抵着她的脖子。

冰凉的触感冻得她一个激灵。“莫要把别人对你的宽容当做软弱。”洛岚欢扫着漆黑的四周,踹了一脚洛梦莹,洛梦莹感到自己离那片灵力充沛的地方越来越近,顿时觉得不妙。“你要把我丢进去!?”

洛岚欢嘴角噙着冷笑:“知道又如何?”洛梦莹瞪着她额头上冒出冷汗,洛岚欢把簪子一挑,刺进洛梦莹的大动脉,洛梦莹知道她来真的连忙道:“你不能这么做,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吧!不要……”她颤抖地揪住洛岚欢的袖子乞求着。

眼里泪水打转,明明很急可脸色反而越来越白。

洛岚欢脸色没有任何改变。“杀人对我来说再简单不过,方才你若就这么离去或许我就放你走了,你不来招惹我你又为何会被我丢下去?一开始就是你在辱骂我不尊我,现在求饶晚了!”她迅速撤开簪子顶了洛梦莹一下。

洛梦莹尖叫着往后仰:“贱人!你竟敢独活?”她指尖穿出丝线,距离太近洛岚欢避不开,被丝缠上拉扯中惯性栽进药田。

洛岚欢定睛看着身下的洛梦莹,洛梦莹吓得皱起脸,涕泪交错,洛梦莹离她越来越远,掉进了药田并惨叫一声没了声息,结界处突然发出刺眼的白光。

穿越之魔妃临天下第10章试读

洛岚欢在空中看看自己的又转头望着白光,她被定在了半空,她只看见一晃而过的蓝色吊坠。

再一眨眼白光消失,她坠落,掉进一个人的怀抱。

“小师妹。”洛岚欢身下传来一声闷哼,淡淡的药香扑满她的鼻子,耳边是强健的心跳声,感官的唤醒让她以为刚才只是自己眼花了。

“大师兄?你怎么在这?”洛岚欢抬眼立马爬起来把大师兄扶起,这人虽是她的师兄,可一天下来见了不出五次面确实不熟。

大师兄苏瑾推开她的手爬起来:“这话该我问你,师父说你还不曾知晓容家格局,刚才我远远的见你和人往这边来很担心,叫你你也没听见我就跟着来了。”说到这他的眼神望着洛岚欢,“我才到就看见你差点掉下去,不过怪异的是你在空中滞停许久,我到你身后你才落下。”

洛岚欢目瞪口呆,刚才并不是她的臆想?那人又是谁?

苏瑾一笑:“看来你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容宅这种奇怪的事常发生,你不必太在意,我怕你钻牛角尖一定要想个通透。”他眨眨眼,他这一笑周围的黑暗似乎都被他点亮。

洛岚欢点点头,随手指指药田。“大师兄,那个人掉进去了,你比我熟悉容家,你要不捞捞她?”

苏瑾又眨眼,歪头一笑,拍着胸脯:“好嘞,交给师兄我吧!”片刻洛梦莹被他提上来时已经没了人形,他把人举在洛岚欢面前。

“她该庆幸这一片近岸种的药毒性不强,来,小师妹你看,中此毒后唇色会偏粉,指甲出现红丝,还有这次会出现半指肿块。”苏瑾把人丢在地上拉起洛岚欢的手去摸他所说的肿块。

洛岚欢轻轻点头:“那中了这个毒患者会如何?”

苏瑾立刻道:“倒也不是大毒,不过就嗜吃嗜睡脉象如喜脉而已,解也是十分简单的,三钱白芍蕊……”洛岚欢光靠脑子记下七七八八。

苏瑾又把她带到药田旁,照亮给她讲解药形,药用。

完毕后带着洛岚欢走了,洛岚欢发现,容家的人都是把别人的仇看成己恨,无论跟我有仇没仇惹到我容家人算你没运。

“这个毒看似简单,什么是嗜吃?胃口大概是一顿一头牛,每顿相隔半时辰,嗜睡一日只能清醒两个时辰。解药要用秋水夏露熬成,一个时辰喝一盅,连喝七天方能解此毒。”

苏瑾唇角挂着笑,露出两颗虎牙拍拍洛岚欢的头。

洛岚欢吸气:“能在容家毒药场中的就不是简单毒药。”苏瑾笑着点头,“小妹妹资质很好,指不定哪日就超过我这个大师兄了。”

洛岚欢对苏瑾有好感,她摇摇头:“天赋或许有,但我并不是天才,我能做的仅是尽我所能补我之不足之处,若有不懂劳师兄不吝赐教。”

苏瑾扶着她:“师妹客气,我是师父一手培养起来,我与师父底子上并没有区别。外人都说能在师父门下的定是炼药奇才,你又是师父亲自领入门自不比我差,不过师父在忙时你也可以找我研讨。”

苏瑾是个让人相处起来十分舒服的人,只因他阳光大方,同人说话令人如沐阳光般舒心。

苏瑾和洛岚欢回了容宅,且说洛家大少爷接到通知到毒药场把洛梦莹接回来,好说歹说用千金买下解药给洛梦莹服下。

洛梦莹悠悠醒来,看着熟悉的家人,即使这些人她并不喜欢,一下扑在大少爷的怀中:“大哥!”

大少爷被她吓了一跳。“我在,莹儿妹妹快别哭了。”待洛梦莹抹够泪大少爷耐心问道:“莹儿妹妹为何会到容家的毒药场去?”语气中满是关怀,没有一丝责备。

洛梦莹有了底气又不怕了,撇撇嘴:“爹呢?”大少爷把洛锦叫进来,洛梦莹瘪瘪嘴边哭边把事道出,事到如今她是不敢有半点隐瞒。

洛岚欢和苏瑾与贺兰舒汇合,刚吃了碗茶药童来报洛家又闹上门来了。

洛岚欢和苏瑾对视一眼,把这件事当堂说了出来,容家大骂天下怎会有这样无耻的人?抄家伙事到大门口。

此时人已散去,容家宴客来得快去得也快,容家又恢复了宁静,只有空气中弥漫的酒肉味说明方才有过客人。

“带她去的是我,推她下去的也是我,即使她想害我可终究没把我怎样反倒是她被我整了,从哪方面说我都没理,容家的留影石也不能证明我的清白,不过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真当我是软柿子好拿捏呢。”洛岚欢摊手,容玉抛看她一眼,她低下头。

“在容家,容家就是万物法则。”容玉抛平静说着转身走向大门,洛岚欢负手抬起头耸耸肩做了个鬼脸。

苏瑾探探她的额头:“小机灵,你是吃准容家帮亲不帮理了。”洛岚欢一笑,“你说得没错哦大师兄。”贺兰舒瞪苏瑾一眼拉着洛岚欢走了。

“二弟,你怎么连大哥的醋都吃啊?”

贺兰舒懒得搭理这个傻子。

“容家务必给我一个解释,容家小小的徒弟就这么心狠手辣,天下谁不是容家毒药场非容家人不得进的?连三岁孩提都知道毒药场的厉害,她偏带着我的女儿去那还狠心把人推进毒药田!”洛锦俨然是为女申冤的慈父模样。

洛岚欢靠在门边,容玉抛往那一站洛家的气焰都消减许多,他慢慢重复着方才在屋内跟几人说过的话。

洛家人脸都气绿了。“好猖狂的容家!”

“纵使容家人把天盛城墙捅破我容家也有法子堵上。”苏瑾挡住几人望洛岚欢的目光。

“你们如此纵容这个妖女霍乱天下,总有一天会自食恶果的!”洛梦莹恼怒不已,“我不过找她问路她却冷血至此还指望她用那双杀过人的手拯救天下人吗?做梦!你们痴心妄想!”

“无知小儿休得胡言!容家岂容你污蔑。”九位长老不屑,大家更是戏谑望着十长老,“老十,这就是求着你收徒的弟子。”十长老一阵尴尬,脸上发烧。

反正容家和洛氏是闹掰了,洛梦莹不怕闹得更大,她暗自捏紧拳头,面目狰狞:“她怎能同我比,一个平民百姓家养出的妖女,恐怕连草药都分不清,就这样也配让你容家奉为小姐?”

洛岚欢, 云鞍灵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