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神武拳王

更新时间:2021-04-27 10:53:30

神武拳王 连载中

神武拳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明元, 夏子琴

精彩试读:明元懒懒的伸了腰,也直径往楼上走去。而且还是专门走入了夏子琴的房间……“你这是要去哪里?”夏子琴皱着眉头怒斥道。“我去房间睡觉呀!咋了?”“你……”夏子琴看到明元这样的态度,一时间无语凝噎,怒极生悲,眼眶都有些红了起来。自己为什么就嫁给了这样的废物!四年来除了睡就是吃,然后就是喝酒。每天都如此!她不明白,爷爷从小就很疼爱她,但那一次却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宝贝孙女的终身幸福,他都可以不管不顾,甚至不惜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软饭男

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什么事都不会做,吃软饭吃成这个样子,她吴妈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没如此瞧不起一个人。

不给好脸色?要不是在身份有碍,她更过分的都做得出来,这种废物,养条狗都比这有用。

夏子琴摆了摆手,一脸的疲态,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她确实有些累了,“今晚没胃口,我先上楼去休息了。”

明元在吴妈那里碰了一鼻子灰,也不以为意,反正几乎没有人拿正眼瞧过他,这四年他早就习惯了。

“我也困了,我也上去睡觉了!”

明元懒懒的伸了腰,也直径往楼上走去。

而且还是专门走入了夏子琴的房间……

“你这是要去哪里?”

夏子琴皱着眉头怒斥道。

“我去房间睡觉呀!咋了?”

“你……”

夏子琴看到明元这样的态度,一时间无语凝噎,怒极生悲,眼眶都有些红了起来。

自己为什么就嫁给了这样的废物!

四年来除了睡就是吃,然后就是喝酒。

每天都如此!

她不明白,爷爷从小就很疼爱她,但那一次却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宝贝孙女的终身幸福,他都可以不管不顾,甚至不惜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

为什么!

如果只是被迫嫁人,只要那个人足够优秀,只要爷爷能顺心,自己也就可以捏着鼻子忍了。

但是为什么,偏偏自己要嫁给这么一个窝囊的男人,面前这个废物身上几乎没有一个能值得托付的地方,为什么爷爷非要选择他!

夏子琴双手托住了脸,眼泪忍不住从指缝中淌了出来。

“好好好,我睡客房,我回我自己床睡,行了吧。”

明元看见夏子琴的表情,一时间也有些手忙脚乱,连忙上前准备扶着安慰一番。

“滚开!!真是废到家了!”

夏子琴狠狠的一把将其推开,转身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楼下的吴妈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心疼的自然是夏子琴,生气的自然是因为她眼中的某个废物。

死皮赖脸留在夏家混吃等死也就够了,居然还想着染指小姐,真是让人恶心!

想罢,自己也随即转身离去,独留明元一人在空荡荡的客厅之内。

明元还呆愣地杵在原地,脸上忍不住泛起自嘲的苦笑。

废物......么?

四年了,虽然他知道夏子琴对自己印象不太好,别人怎么说他都无所谓,这是他第一次从后者嘴里亲自听到这个词。

明元内心深处忽然产生了疑问,自己做的这些事,为了这个女人,为了夏家,到底值不值得?

罢了,就当是完成夏老爷子的嘱托吧。

反正也没多久了,过了这段时间,夏家、夏子琴......今后如何,便与老子无关了。

......

蜀地 天台山

山内常年充斥着巨大的水流撞击之声,那是大大小小的瀑布,白练似的从断崖下倾泻而下发出的声响。

这里人迹罕至,鲜有人能到山内来。

但密林深处,云崖峦顶之上,却有一个红砖青瓦的小院,安安静静的坐落在此。

此时,争吵的声音忽然从屋内传出,惊走了飞鸟无数。

“师父,师哥下山都四年了,这四年你一点消息都不让我去查,到底什么时候师哥才能回来!”屋内,一个年约二十,灵气十足、粉面桃腮的少女正叉着腰,气呼呼的喊着。

少女面前,香案旁边的红椅上,此刻正倚着一位同样瞪着眼睛白胡子老头。

“好你个丫头,现在大了,翅膀硬了,都敢用这种语气跟师傅我说话了!”老头年约古稀,但是精神矍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说话更是中气十足,丝毫不显老态。

“哼,那你以后别想吃我给你烧的菜了!”少女叉着腰,因为生气脸上晕开的绯红,使得她看上去像个瓷娃娃一般。

一听到这个,白胡子老头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我的好丫头,你可饶了我这把老骨头吧,吃不到你烧的菜,这不是要了师傅我的老命吗?”

“那你快说,师哥现在在哪?我要下山去找他!我等不下去了!”

“你!”老头被少女气的吹胡子瞪眼,偏偏又无可奈何,随后长叹了一口气。

“唉,罢了罢了,你要想去,就去吧。”

少女听后眼睛一亮,“真的!?”

“去吧,去吧!”

少女听后,连忙上前撒娇道:“就知道师父您老人家最好啦,那我先去收拾东西啦。”

说罢,少女就飞快的跑回了自己的屋内,看其雀跃的模样,似乎是早就按耐不住了。

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老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不知不觉四年了,也不知道臭小子阳脉打通了没有,算算时间,估计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了,让这丫头去看看也好。

不过,一想到这丫头平时古灵精怪的性子,和她的背景,老头又忍不住头疼了起来。

希望这次下山,不会惹出什么大麻烦吧。

......

翌日 夏天大厦

可以俯瞰整个海市的顶层会议室内,夏家正在召开董事,但此时的氛围却显得有些压抑。

“啪!”一个留着八字胡的肥胖中年人,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道:“胡闹!”

此人叫做夏有德,乃是夏家上一辈人中掌权的一人,也是现如今夏氏集团的股东之一。

夏家此次大会,各大股东、董事几乎都到场了,但个个脸色都很难看,首座的夏子琴更是低着头,紧咬着薄唇,没有说话。

“这事确实处理的有些过分,龙耀刚在我们夏家的栽培下,拿到了这一届拳王。只要在公众面前稍微包装宣传一下,今后可以给我们夏家带来多少可观的利润,现在倒好,人被打的昏迷不醒,现在还躺在医院,下午的记者交代会,怎么去说?”

夏有德一开口,周围人都显得有几分郑重,毕竟此人虽然挂的是副董事的名,却几乎总览了董事长的大权,众人还是颇为忌惮。

夏子琴眉头紧皱,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对着年长的那位冷静地说道:“二叔,是龙耀自己太嚣张了,出言轻薄,我若是不给他点教训,岂不是以为我夏家无人?”

“是吗?我怎么听说,事情可不是你说的这样的?”一个股东看向了夏子琴,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

我是来拿钱的

夏子琴正要辩解,却见夏有德一挥手,生生打断了她的话。

“行了,事情我们已经听说过了。不就是龙耀说了你那个入赘的老公明元两句吗?那个废物,我夏家没将其扫地出门,那都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怎么,为了一个废物,你就做出这种蠢事来了?”

夏有德冷冷的开口,然后瞥了一眼夏子琴继续道:“一个只会吃喝的废物和一个能给夏家带来巨大收益的拳王,孰轻孰重,这你都分不清了吗?若真是这样,我看董事长这个位置,还得再重新定夺一下!”

听闻此言,其他人顿时神色各异起来,这帮人各怀鬼胎,却没有一个不觊觎现在夏子琴所坐的董事长的位置的。

平时夏子琴一向处事冷静,虽然谈不上滴水不漏,但始终无法被人抓到机会,现在好了,总算是有小辫子抓到手里了,于是各个都蠢蠢欲动起来。

“我看确实得好好考虑一下,这种对于集团来说重大的失误,要是再来上几次,那集团的未来、前景堪忧啊!”

“不错,集团的未来不能儿戏,还是得选个行事稳重些、经验谋略都老道些的人才行。”

“换人吧,以前有很多处事不当,我们也就忍了,但这次必须的重新推选董事长了。”

看着这帮董事的反应,夏子琴虽然心底早有些准备,但还是忍不住生了些怒意,“虽然这次是我没处理好,但诸位董事也用不着如此小题大做吧,说到底也就是一个拳王而已,夏家能培养出一个,自然也能培养出第二个。”

“什么!小题大做?你觉得是我们这帮叔长的在为难你了?”

“太过分了,听听这是什么话!”

“再培养一个?说得轻巧,你知道一个拳王,夏家需要投入多少心血和精力吗?”

周围群情激奋,夏有德眼中也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冷笑,现在的场面正合他意,只要把夏子琴拉下来,董事长的位子,他自然有把握抢到。

一帮愚蠢的家伙,再怎么闹腾也不过是给自己做嫁衣罢了,董事长的位置还能轮得到他们?

想罢,夏有德清了清嗓子,场面安静了些,这才转身对夏子琴说道:“子琴啊,你父母早亡,你也算是二叔一手看大的。当时老爷子将董事长交给你,二叔是没有反对的,但是现在看来,老爷子的决定还是有些欠妥。”

夏有德顿了顿,继续说:“你还是太年轻了,有些事情思虑得还不够周全,再磨练个几年,二叔相信你会成长的。这样吧,集团先由我们这帮叔叔暂时帮你管理,等再过几年,你经验丰富些了,董事长的位置你再接回来怎么样?”

这一番话,要是旁人听去,真可谓是语重心长,怎么听都是为了集团、为了晚辈考虑的样子。

但是夏子琴听来,心中却暗生怒意,就差没直接翻脸了。

说得好听,什么帮忙管理,几年后再还回来,真到那时候,别说还回来,自己在这集团还能有容身之地就不错了。

集团是父母留给自己的最后的东西了,绝对不能让这帮家伙霸占了去!

但是现在,这帮人摆明着就是要逼自己交出董事长的位置,一时间,夏子琴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先生,您不能进去!”

忽然间,门外传来一阵骚乱,随后只听“嘭!”的一声,会议室大门便被人粗暴的推开了。

来人一头细碎凌乱的头发,眼神浮肿,估计是昨晚睡眠不太好。一身行头虽然都是名牌,但却穿的无比随意,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颓丧模样。

推门而进的不是别人,正是明元!

“老婆,我搁外面等你半天了,这破会什么时候才能开完啊?”完全没有在意身后焦急阻拦的秘书,也似乎没有感受到会议室内的火药味,明元一进门,就大喊着抱怨道。

“你是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是你能随便乱闯的吗?安保人员呢?还不把人给我轰出去?”一个股东站起来呵骂道。

明元听后用眼角瞥了那人一眼,随后仍若无其事的看着夏子琴,一副完全没有将前者放在心上的样子。

“你......你来干什么!”见到明元闯了进来,夏子琴先是一怔,看清来人后,夏子琴几乎是咬着牙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哦,我的钱包昨天丢了,我没钱了,找你拿钱。”明元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没钱了?来拿钱?

夏子琴听完,两眼一黑,差点没气晕过去。

这时候终于有人认出明元了,“呦,这不是入赘到夏家的那个废物吗,怎么跑到这来了,平时都没人看着吗?”

“呵呵,真不愧是窝囊废,大男人的居然找自己的老婆要钱。”

一帮人顿时开始冷嘲热讽,不过夏有德现在还有重要的事情,并没有功夫搭理这种“垃圾”,只是蔑视地看着明元冷冷的说道:“明姑爷,这里是集团董事会议,不是你这种身份能随便来的地方,要钱的话还是出去候着吧,等我们开完会了,再要不迟。”

说罢,他又转过头来对夏子琴说道:“子琴,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后天召开全体股东大会,重新选拔集团董事长!”

听着这些人的嘲讽谩骂,明元仿佛充耳不闻一般,完全没有理会。

但是,听到夏有德的最后一句话,明元神色忽然冷了下来。

他转过身,身上的气势开始咄咄逼人起来,慢慢的顺着会议桌走到了夏有德面前。

整个过程明元一直冷冷地盯着夏有德,盯着后者后背生凉,这才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你,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

夏有德说完,所有股东都把目光转向了夏子琴,等着后者开口。

此时,夏子琴眼中终于闪过了一丝慌乱,现在的情况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手足无措的羔羊,周围却是虎视眈眈的饿豺,都等着下一秒准备扑上来将其撕扯、分食干净。

小说《神武拳王》 第4章 软饭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