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倾世毒妃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1-04-27 13:22:12

倾世毒妃不好惹 连载中

倾世毒妃不好惹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陆锦言, 池朝

精彩试读:池朝何等聪明?虽然听不大懂这狄容话的意思,陆锦言表情也没什么变化,但知道从她嘴里说不出自己什么好话来。“哎呀,殿下,我的好殿下,你就饶了我吧!”陆锦言连连求饶。原是池朝反应了过来,双手便不安分地挠了挠陆锦言腰间软肉,这一下让陆锦言只好赶紧认错。“还敢偷偷骂我?阿言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池朝一只手紧紧地擒住陆锦言的小脸,言语间带了几分威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倾世毒妃不好惹:权衡

刚走进房中, 邹阳的身体就如水蛇一般缠上了陆锦言,让她不禁心生忐忑,贴得这么近,发现她身份了怎么办?

陆锦言条件反射般地后退了一步,看向屋外:“我的同伴还在外面,这...”

“公子莫要担心,我的姐妹自然会照顾好他们的....”

眼见话说到这个份上,陆锦言不再躲避,怕惹得邹阳看出端倪。陆锦言也不由得庆幸因自己小时怕疼,死活未曾让母亲给自己打上耳洞。此时倒是成了绝佳的掩饰。

陆锦言欺上身去,鼻尖对着邹阳的鼻尖,笑得暧昧极了:“有一件事想问问姑娘。”

邹阳凑过去想要解开陆锦言的衣袍,柔声细语:“公子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

陆锦言一边躲避着邹阳想要解开她衣衫的动作,一边笑问“邹阳姑娘,可否知道这柳絮院最大的掌柜是谁?”

这话让邹阳顿住了动作,随后呵呵一笑,又继续手中的动作。

“这我怎么知道呢,我不过是一届花魁,为人做事赚钱的,若公子想知道是谁,不妨去问妈妈啊。”

这话说的,倒是滴水不漏,陆锦言捏住她的下巴:“邹阳姑娘,当真不知道?”

邹阳只是弯了弯眸子,笑道。“公子何必一直追问,莫非,公子今日无意寻欢?那邹阳便不送了。”

这话让陆谨言一顿,露出了一副委屈的神色:“姑娘这就冤枉在下了,美人在怀,我又不是柳下惠,又怎么会坐怀不乱呢?”

说着话,陆锦言的眼神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对着邹阳诱哄道:“看着我的眼睛,你困了...”

慢慢地,邹阳的眼神就逐渐迷离,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了:“公子,我这是怎么了?”邹阳试图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却发现徒劳无功。

陆锦言一手扶住邹阳的腰,一手盖住她的双眼,继续道:“你累了,每天迎来送往,你只想好好睡一觉....”

在陆锦言催眠般的声音中,邹阳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再也睁不开了。

随即邹阳就被陆锦言扔麻袋一般扔到了床上, 陆锦言又恢复了冷漠的神色,看着床上躺着的邹阳,嗤笑了一声。

这邹阳表面虽然是无害的少女,察言观色,答话的能力却远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

“阿言,你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呢?”池朝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外了,看向陆锦言的眼神中满是探究。

陆锦言摊了摊手,一脸坦荡的神色:“我要有趣一点,再有趣一点,这样殿下才能爱我爱的长久啊。”

这手把戏是她在狄容一个隐居的村落中学到的,那里的人世代被称为巫,为人治病祈福,亦有催人睡眠的能力。

“ 喝花酒调情果真是一处不落,不知不觉间就能让人睡着,记忆力绝佳...你还真是一个有待人发觉的宝藏啊。”

池朝将陆锦言揽入怀中,“怎么,为夫居然从来不知道阿言还会这种东西。”

陆锦言将自己摊在池朝中怀中,心中暗自思忖应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当年我待字闺中的时候,候府曾经买过一个身世可怜,被丈夫卖到燕朝的狄容奴仆,她家族世代为医女,颇擅长这些狄容的医术。那时我生母重病去世,我无依无靠,想着向那狄戎仆役学些保命的东西总是好的。”陆锦言说着,像是回忆起来从前的苦痛似的,神色忧愁。

池朝开腔:“倒真是苦了你。”说着陆锦言坐了起来,改为半倚靠着池朝。

其实她隐瞒了情况,当年候府确实买进过一个狄容下人,不过那个下人其实不是什么身世凄惨被丈夫卖掉,而是来到大燕之后缺食少水,将自己抵给候府,权当找个能吃饱的生计罢了。

池朝手中把玩着陆锦言微微散开的青丝,却是一副玩味姿态,陆锦言何等聪明,微微抬头看到他那一副作态,便知他没全相信呢。

陆锦言话头都已经开到这儿了,她想着索性也就多讲一些:“在侯府之时,自母亲去世后,如夫人便手握掌家大权,为了安身保命我把能学的东西都学了。除了医术我还学了狄容话,甚至偷偷学了些功夫,虽然充其量就是些小打小闹的功夫。”陆锦言说着,朝池朝眨眨眼。

“那你说两句狄容话让为夫长长见识?”池朝生了几分玩心,眸中闪过狡黠。

看池朝一副逗弄猫儿狗儿的态度,陆锦言不禁有些恼怒,她神色如常,口中说出的话却不是什么好词:“池朝是个大傻子!”

池朝何等聪明?虽然听不大懂这狄容话的意思,陆锦言表情也没什么变化,但知道从她嘴里说不出自己什么好话来。

“哎呀,殿下,我的好殿下,你就饶了我吧!”陆锦言连连求饶。

原是池朝反应了过来,双手便不安分地挠了挠陆锦言腰间软肉,这一下让陆锦言只好赶紧认错。

“还敢偷偷骂我?阿言 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池朝一只手紧紧地擒住陆锦言的小脸,言语间带了几分威胁。

“我知道错了,没有下次了。”这个时候的低头服软,并不丢人嘛。陆锦言在心中自我安慰道。

....

“去查查吧,候府当年的事情。”夜色昏暗,星疏云淡,池朝端坐在书案前,手上书卷未放,连个眼神都没有给跪在堂前的人,却见那人迅速离去,声响都未曾带出几分。

池朝印象中的陆锦言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或许有些事情陆锦言已经忘记,但他却是记得十分清楚。

小时候的陆锦言咋咋呼呼的,梳着双丫髻十分可爱,在宫宴中几次抓着他要去看灯。

那个时候的他刚刚失去了母妃,像个刺猬一样,把任何想要靠近自己的人都扎得鲜血淋漓。只有这个她,像个暖融融的小太阳的一样,把自己身边凛冽的寒冬驱散。

想到自己的母妃,池朝的手不由地一顿,当年他母妃病得十分蹊跷,他至今都怀疑这是皇后的手笔。

倾世毒妃不好惹:对开青楼

自柳絮院一行,陆锦言心中便盘算出一个计划,这二皇子既将青楼作为据点遍布爪牙,那她何不也办个青楼,好以此相抗?

不过,这么大的事情,凭她一人之力怕是无望,还是得去求那尊“大佛”。

这日一早,陆锦言就开始安排怜星去往各个享誉京城的酒楼采买,东城的丰花人家,西城的谷满楼,全被怜星买了个遍,陆锦言这是想用一桌美食来讨好池朝,虽不知道这一番安排他是否受用。

该说不说,这一大桌子美味佳肴色泽鲜艳,香气诱人,池朝醒来看到这幅情景,心中还是有些意外之喜。

“阿言,这是你为我准备的?”池朝刚起身不久,面容慵懒,声线中还夹有一丝倦意。

“是啊,我一大早起来精心准备的。”陆锦言笑颜如花。

池朝抬眉打量她,双眸微眯,他也算是了解了她的秉性,像狐狸般狡猾的女人哪会无事献殷勤,必是有求于他。

“有什么话直言便是,无需这般费周折。”池朝伸手将乖巧的她揽入怀中,大手将她的细腰锁紧。

他这一钳紧,令陆锦言身形一僵,连忙夹起一筷子菜送入池朝口中,笑颜道:“瞒不住你,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我想开青楼。”陆锦言直言不讳,因为她知道拐着弯和池朝说全然是浪费口水。

“青楼?”池朝嘴里咀嚼着美食,也不耽误他挑眉瞪着陆锦言。

一双眼眸如墨色深潭,陆锦言却从这看似古井无波中却感觉到了危险。

“殿下先别急,且听妾身为你细细道来”陆锦言连忙解释,“二皇子靠着柳絮院势力扩大,刺探朝堂消息,妾身开青楼,就是为了和他对垒,有了这样的场所,能给殿下排忧解难不少呢!”话落,陆锦言眨眨眼,示意池朝。

池朝知道她有野心,但一方面觉得开青楼不是三言两语间就能解决的事情,又觉得乍然就摆出一副要与池旭两相抗衡的架势实属不妥,所以,他并不打算答应。

“时机尚未成熟。”池朝说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答案。

陆锦言觉得他对这件事态度冷淡,不妨就暂时先按下不表,免得惹恼了他,鬼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场“鸿门宴”就这么过去了,但陆锦言并未打算放弃,要知道,青楼在她的计划中也是十分重要的一环。

饶是她斗着胆子又试探了几回,池朝还是没有松口,陆锦言有点苦恼,这池朝真不是个不好商量的,几次探口风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舞,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触他的逆鳞。

陆锦言已经在悄悄打探奴隶市场的消息,贸然现身去买女奴肯定不行,会拂了他的面子,但提前准备总是好的。

这日一早,怜星便将她叫起来,服侍她洗漱用膳之后就带着她一起坐上了一辆马车,陆锦言心中不安,怜星这是做什么?

“怜星,你这是做什么?要带我去哪里?”

“回夫人的话,这是主子安排好的,说是您到了就知道了。”

池朝的目的有些难参透,陆锦言暗自分析是不是这些日子青楼的事将他惹恼了,否则这好端端地将她送出府是出何目的。

很快马车停了下来,陆锦言一撩车帘,此处正是她打听好的奴隶市场!

真是万幸,池朝还是同意了。这让陆锦言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池朝也不是那么顽固不化。

尽管她开青楼的主要目的不是要做个好营生,但既然是做生意,赚钱还是第一要务。

上一世在她在狄容待过十年光景,知道狄容的美人风情与大燕截然不同。

所以她专门挑了一些眼眸深邃,五官精致,身段高挑的狄容女子。

陆锦言看了看一旁殷勤望她的奴隶贩子,不发一言,转而用狄容话和那些女奴交谈。

狄容的女子作风大胆,陆锦言看向她们的时候能看出来她们神态并不像其他女子那般怯生生的,但多少还是有些戒备,陆锦言直截了当地问:“有谁要自愿跟我走?不会亏待你们的。”

有一个长相明艳出挑的女子先看了她一眼,陆锦言看到其他女孩子都在看她的脸色,便想着这预计是这些女孩子的领头人,想来是个机敏的,她便走过去对这个女子说:“你叫什么?”

“丽拉。”这女子不卑不亢,话音清亮。

“愿意跟我走吗?”陆锦言问。

“不知奴斗胆问一句,您买了我们去,是要做什么?”

陆锦言眼前一亮,这个丽拉居然敢和买主讨价还价,实在是难得的大胆。

“我要开一家青楼,”陆锦言并不避讳,她要的是心甘情愿,“平日里陪客人喝酒唱曲。”

丽拉等人相互看看,随即行了一个标准的大燕礼节:“奴等愿意追随主人。”

“怜星,我要买下这些狄容人。”陆锦言示意怜星。

很快她就带走了十几个水灵聪敏的女奴,紧锣密鼓地去确定青楼的位置。

经过几日的甄选,青楼就选在池朝名下曾经的一处酒楼,这酒楼地段繁华,人来人往,是个做生意的好地方。

她决定要将室内改装的更异域风情一些,设计了很多彼此独立的厢房雅间,这样更能保障隐私,也别具风情。

整个装饰别具巧思。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烫金匾额上书“醉红楼”三个大字,跨过作为门槛的颜色古朴大气的枕木,就能看到一副犹如塞外画卷般的场景:

绛红色和绀蓝色为主色调绘制的屏风,用图案绚丽色泽亮丽的皮毛铺好的沙发和软榻,地上铺着厚厚的毯子,上面有着精致的暗纹……

陆锦言还特意挑选了一些狄容特供的香,和摇曳的烛火一起烘托了暧昧梦幻的氛围;

狄容美女或是弹奏着精妙独特的乐器,或是伴着乐声跳着艳丽的舞蹈,眼波流转身姿曼妙,手腕脚腕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媚态自生。

陆锦言想要打出的招牌,正是以异族美人和异族风情为特色。

这样,即使二皇子池旭的柳絮院在京城扬名已久,她也有信心能与其分庭抗礼,竞争一番。

陆锦言, 池朝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