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霍少的哑巴新娘

更新时间:2021-04-26 19:04:58

霍少的哑巴新娘 连载中

霍少的哑巴新娘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叶满溪, 霍淼

精彩试读:说白了,其实她就是担心叶满溪真的会取代她。“叶满溪,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要让霍淼知道你正在给自己医治喉咙,我可不想一直在他面前装哑巴。”叶满溪在手机上打出一句话:“你以为治病这么简单?”“我又不是让你真的治好自己,既然你这么有本事能治好霍淼,那他一定会相信你能治好自己,总之,我说什么你就照做?”叶满溪熬药,不理她,叶绿荷死死盯着她:“你老实跟我说,霍淼还有多久才能恢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5-绿荷,我爱你

叶满溪本不想跟他多啰嗦,但想了想,还是跟着他走到屋外。

霍天齐慢慢向前面踱步,叶满溪隔了一条小路跟他并排。

走了几步她停下来,霍天齐走这么远无非是不想让霍淼听见罢了。

这里离房子够远了,霍淼听不见的。

霍天齐见她停下来了自己也停下,他眉眼都带着温和的笑意,看上去不但不凶,还非常有亲和力。

那他就是一只标准的笑面虎了。

“叶满溪小姐。”他笑着开口:“我没说错吧?”

叶满溪惊了一下,但也并不觉得意外。

霍天齐想要查她的底细,好查的很。

“你同父异母的姐姐叶绿荷不想嫁给瞎子,所以才让你替嫁,是不是?”霍天齐走到路边的长椅边,弯腰拍了拍椅背:“过来坐吧,对我不用这么有敌意,你熟悉了之后就发现,我没那么可恶。”

叶满溪站着不动,她看了看表,霍淼的药浴四十分钟,泡时间久了不好。

“好,不拐弯抹角,我们开门见山地说。”霍天齐走近了叶满溪:“做一笔交易,你帮我找件东西,或许待在瞎子身边的时间还能长一点。”

叶满溪低垂着睫毛,霍天齐笑着想要把手放在她的肩膀,被她速度极快地躲过去。

他的手落了个空,也不生气,笑嘻嘻地继续说:“那东西我不说你也知道是什么,是我爷爷的印章,看瞎子对你不错,你想办法诓出印章的下落,我不会亏待你的。”

霍天齐还没找到那枚印章哪!

他主意都打到叶满溪的身上了,想必已经黔驴技穷。

叶满溪转身就走,霍天齐又说:“我知道你会这样,你以为你对瞎子这么死心塌地会换来什么?他嘴里叫的可是叶绿荷,心里想的也是她,你想想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你骗他,他会怎样?”

叶满溪脚步没停,她对霍淼的心不是霍天齐三言两语能说动的。

霍天齐见叶满溪不理睬他,加快了脚步扣住了叶满溪的手臂:“如果你惹怒我了,你下一分钟就会被瞎子给赶出去。”

霍天齐力气很大,她无力挣扎,而且他的话也令她迈不动脚步了。

“你想想。”霍天齐语气又柔和下来:“瞎子现在这个状况,他留着印章也没用,长此以往霍氏的经营没办法正常下去,爷爷的心血就会功亏一篑,不能这样毁在瞎子的手里,对不对?”

叶满溪真想抽他,霍天齐歹毒又贪心,还想把所有的错都推到霍淼的身上。

但她又不能开口骂他,只能直直地站着,两只手捏成拳头。

“叶小姐,做人要为自己打算,迟早有一天瞎子会知道真相,等他把你赶出去的那一天你怎么办?回到叶家吗?你觉得他们还会接收你吗?”

叶满溪抬眼看他一眼,他很高,但没有霍淼高。

他长的不难看,但眼睛略显狭长,仿佛一种特别凶狠的动物。

比如有一种犬科动物,豺狗。

他和霍淼其实是有几分相像的,他就像是和霍淼同一块石头雕刻出来的雕像,霍淼是工匠精雕细琢的,而霍天齐则是虎头蛇尾,雕了一半工匠忽然偷懒,后面草草结束。

叶满溪的眼神是充满蔑视的,连霍天齐都看出来了。

他不以为意,拍了拍叶满溪的肩膀:“叶小姐,你拿到印章给我,或者提供消息,我给你五百万,这个数字足够你做你想做的事,包括把你外公的医馆振兴强大。”

霍天齐还真的认真查过她,了解的这么透彻。

她推开霍天齐的手,快步离开了。

霍天齐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叶满溪的背影,笑容一点点消失在唇角。

叶满溪回到房间,霍淼已经泡好药浴了。

他的脸有些微红,比起苍白的样子要显得有气色很多。

霍淼握着叶满溪的手说:“你今天是不是穿了一件蓝色的衣服?”

叶满溪惊喜地低头看了看自己,她今天的确穿的是蓝色的衣服,霍淼每天都在好转,今天已经能够分辨出颜色了。

看来假以时日,在不久的将来他就能恢复视力了。

她又喜,又悲,复杂的情绪在心头交织,一时间她竟然哭了,眼泪都滴到了霍淼的手背上。

他感受到了手背上传来的凉意,立刻抬起手去摸叶满溪的脸,触碰到了一脸的潮湿和冰凉。

“傻瓜。”他用大拇指轻柔地帮她抹去泪滴:“我马上就能见到你了,别哭。”

叶满溪哭的更加厉害了,一发不可收拾,简直停不下来。

眼泪汹涌的就像决堤的洪水,她想停可是根本控制不住。

她没办法形容此刻复杂而又纠结的情绪。

一方面她希望霍淼立刻能看见,可另一方面她又希望自己能和霍淼待的时间再长一点。

她哭的像一只坏了的花洒,令霍淼无奈又心疼。

他不知道该如何让她停止哭泣,只能将他柔软的唇贴在她湿润的脸颊上。

苦苦咸咸的眼泪渗入他的唇里,霍淼干脆用嘴唇吻住了她流泪的眼睛。

叶满溪快把自己给哭的脱水了,在霍淼的怀里逐渐平静下来。

她从他怀里抬起头看他,霍淼的眼中倒影着自己的影子。

她伸出手捧起他的脸,痴心妄想着如果霍淼的眼中一直有自己,那该多好?

“绿荷。”霍淼轻声一句呼唤把她从幻想中拉回来。

呵,她不是叶绿荷啊,她只是霍淼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的小哑巴,叶满溪。

她摇了摇头,她不该这么贪心的。

想和霍淼长长久久的欲望就像火星一样,一旦点燃了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燃烧起来。

她擦干了眼泪,把霍淼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脸上,意思说她已经不哭了。

霍淼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语气宠溺:“绿荷,等我好了,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哭泣,你每天都会在我面前笑。”

叶满溪努力地扬起嘴角,把他的手拉到唇边。

他摸到了她唇角的涟漪,闭着眼睛喃喃自语:“这是我感受到的最美的弧度,绿荷,我爱你。”

16-刚才是你叫的吗?

叶满溪浑身颤了一下,泪滴更大滴地掉落下来。

落在了霍淼的手背上,凉的霍淼立刻捉住了她的手。

“怎么又哭了?嗯?”

叶满溪抬起头,正准备用袖子把眼泪擦干净,忽然看到叶绿荷正站在虚掩的门口狠狠地盯着她。

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一对怨怼的眼睛,恐怖片一般的效果。

叶满溪擦干眼泪,摇了摇头,从霍淼的怀里直起身来。

她拿药包去厨房给霍淼熬,叶绿荷紧跟着她,她刚刚把药放进药罐里就被叶绿荷牢牢握住了手腕。

她挣扎了一下,差点没把手里的药罐给打碎。

叶绿荷冷笑着看着她:“心情怎么样?霍淼跟你说我爱你,你以为真的是对着你说的?不管你现在怎么勾引他,霍淼心里想的人都是我,他爱的人是我。”

叶满溪甩掉她的手,最近叶绿荷来的越来越频繁,几乎每天都来,有时候一天来好几次。

说白了,其实她就是担心叶满溪真的会取代她。

“叶满溪,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要让霍淼知道你正在给自己医治喉咙,我可不想一直在他面前装哑巴。”

叶满溪在手机上打出一句话:“你以为治病这么简单?”

“我又不是让你真的治好自己,既然你这么有本事能治好霍淼,那他一定会相信你能治好自己,总之,我说什么你就照做?”

叶满溪熬药,不理她,叶绿荷死死盯着她:“你老实跟我说,霍淼还有多久才能恢复?”

叶满溪没理她,时间不可能确定的那么准确,她知道现在叶绿荷一秒钟都不想再等了。

“叶满溪,你听见了没有!”叶绿荷用力地拉了一下叶满溪的手,她正在掀开药罐的盖子,被叶绿荷一拉,手抖了一下碰到了药罐,整个罐子就从灶台上掉了下来。

药罐里面滚烫的药便从里面洒了出来,有很多都流到了叶满溪的手背上,疼的她低哼了一声。

明明没有烫到叶绿荷,她却叫的特别大声,这时楼上传来了霍淼的声音:“绿荷,是你吗?”

药罐掉在地上摔成碎片的声音,把梅姐和管家都给引来了。

他们跑进来看了看,碍于叶绿荷没敢发作,陪着笑脸道:“这是怎么了?”

“还不快收拾!”叶绿荷小声尖叫着道。

这时,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霍淼拄着盲杖从厨房外面摸索着走进来。

叶绿荷赶紧躲到了管家的身后,模模糊糊的,霍淼看见了有三个人的影子,然后浓烈的中药味道蔓延在整个厨房里。

“绿荷。”霍淼向她走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药罐掉地上打碎了。”梅姐说:“没事。”

霍淼走到叶满溪的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叶满溪的手被药汁给烫红了,有的地方迅速地起了泡,霍淼不知情,他的手摸在了那些泡上,疼的叶满溪吸着凉气。

“你受伤了?”霍淼赶紧缩回手:“我没弄疼你吧?”

“没事没事。”叶绿荷狠狠掐了一把梅姐,梅姐疼的挤眉弄眼地说:“就几滴药滴在少奶奶手上了,没大碍,我去拿个药箱给少奶奶上药吧!”

梅姐说完就走出了厨房,她身后的叶绿荷正好站在霍淼的面前。

霍淼是听到了梅姐的脚步声走出厨房的,但他环顾厨房里好像除了他仍然还是三个人。

一个是管家,一个是叶绿荷,还有一个是谁?

霍淼立刻拧起眉头,语气都严厉了起来:“厨房里还有谁?”

叶绿荷浑身颤了一下,她动也不敢动,没想到霍淼的眼睛真的有了起色,都能辨认出身边有几个人。

她又高兴,又慌张,一个劲地朝叶满溪使眼色。

叶满溪打开手机,打了一行字,语音转换给霍淼听:“我和管家两个人,你看到的应该是柱子。”

“刚才,是你在叫?”霍淼眼睛看不见,耳朵可是灵敏的很。

叶满溪又打了一行字:“是,我一直都在给自己治疗,最近也有了些效果,刚才情急我居然叫了出来。”

霍淼激动地要去握叶满溪的手,又怕弄疼了她,伸出去的手落在半空中,没有舍得握下去:“真的,你的嗓子真的能恢复?”

叶绿荷趁机躲在了叶满溪的身后,小声叫了一声。

霍淼冷峻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笑意:“绿荷,等到那一天,我能看见,你能说话。”

梅姐拿着药箱走进来,对霍淼说:“少爷,我给少奶奶上药了。”

“小心点,别弄疼她了。”霍淼叮嘱道:“把撒了的药给打扫了,家务活这些不要让少奶奶做。”

梅姐翻了个大白眼,心说要不是看叶绿荷的钱,她才不会理他们。

霍淼走出了厨房,叶绿荷松了口气,梅姐也立刻收回手,把药膏扔进了药箱里。

叶绿荷冷哼一声,刚迈步又停了下来,回头对梅姐说:“你给她把药膏涂上吧!”

梅姐愣了一下:“哟,叶小姐真是好心,宅心仁厚。”

“那是。”叶绿荷笑道:“毕竟是我妹妹,别人不心疼我也得心疼。”

叶绿荷当然没那么好心,她是怕叶满溪的手伤严重,等霍淼能看见之后发现她的手背白白净净的,她不好圆场。

难道让她也把自己的手给烫了?

她才没那么傻。

叶满溪上好了药,叶绿荷扫过去一眼,只见她的手背上大大小小有不少的伤疤。

有的是烫伤,有的是擦伤,叶绿荷皱了皱眉头,嫌弃地道:“你也就是一个烧火丫头的命,如果不是我给你这个机会,你连接近霍淼都不可能,我告诉你叶满溪,这段时间老老实实地把霍淼的眼睛治好,不要打鬼主意。”

小说《霍少的哑巴新娘》 第15章 绿荷,我爱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