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萌宝助攻:高冷前妻休想逃

更新时间:2021-04-27 17:07:31

萌宝助攻:高冷前妻休想逃 连载中

萌宝助攻:高冷前妻休想逃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林向晚, 傅靳言

精彩试读:叶梦雅脸色难看到极点,杵在那进退两难。傅靳言也足足愣了十几秒,这才看清楚怀里抱着的……竟然!是个!娃娃!靠!傅靳言一脚踹开娃娃,俊脸瞬间爆肝红,眼底霎时浮现杀机,冲叶梦雅怒吼。“滚!”扑面而来的杀气让叶梦雅头皮一麻,她赶紧退出房间,砰的把门关上。叶梦雅站在门外大口喘气,渐渐冷静下来。她可以忍受傅靳言的小癖好。但她绝对不会让出傅家少夫人的位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竟然和娃娃……

叶梦雅惊得张大嘴巴,能塞进一个拳头,更是不知所措。

要不是今早李达的助理联系她说傅靳言在这,她都不知道他居然抢了李达的娃娃……

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傅靳言有这样的癖好!

放着她这未婚妻不要,他竟然,跟娃娃……!

难怪这些年傅靳言一直不碰她……

叶梦雅脸色难看到极点,杵在那进退两难。

傅靳言也足足愣了十几秒,这才看清楚怀里抱着的……

竟然!

是个!

娃娃!

靠!

傅靳言一脚踹开娃娃,俊脸瞬间爆肝红,眼底霎时浮现杀机,冲叶梦雅怒吼。

“滚!”

扑面而来的杀气让叶梦雅头皮一麻,她赶紧退出房间,砰的把门关上。

叶梦雅站在门外大口喘气,渐渐冷静下来。

她可以忍受傅靳言的小癖好。

但她绝对不会让出傅家少夫人的位置!

此时,傅靳言胡乱裹上睡袍,发现床单上的污渍,被踹到床下的充气娃娃身上也是脏的。

他脑袋嗡的一声,羞耻地磨着牙根。

整个人临近崩溃的边缘!

哪个该死的人竟然让他跟娃娃……!

他努力回忆,可脑子里反反复复只有他把娃娃当做小野猫,不停索求……

“该死!别让我找到你!”

傅靳言恨得咬牙切齿,黑着一张俊脸冲进浴室,恨不得把自己搓秃噜皮。

门外,叶梦雅等了一个小时才看到傅靳言披着浴袍走出来。

他湿漉漉头发向下滴水,水珠划过他紧实胸膛,看的人血脉喷张。

叶梦雅痴迷地看着傅靳言,却听到他的怒喝。

“你还敢留下来!”

叶梦雅恍然回神,看着傅靳言一副要撕了她的样子,她心里咯噔一声,赶紧垂下包着纱布的头,哽咽低喃。

“靳言,酒是我朋友给的,说要帮我们助兴,我也不知道酒有问题!对不起,是我该死!”

叶梦雅捂脸跑出门。

她以退为进就是为了让傅靳言原谅她,更何况她受伤了,他还想怎样?

傅靳言坐在沙发上,冷眸微眯。

他依稀记得小野猫昨晚给他的感觉,跟叶梦雅是不一样的!

至于叶梦雅是谁,他得好好查查。

叶梦雅跑到门边,也没听到傅靳言挽留她。

她紧咬下唇,凄婉一笑。

“靳言,我是对不起你,昨晚我找不到你,奶奶又失踪了……”

“你说什么?”

傅靳言蹭得站起身,眼底遍布嗜血红晕。

叶梦雅吓得两肩颤抖。

“我已经找到奶奶,奶奶失足落水,我害怕极了,喊人来救奶奶。幸亏及时……”

她故意让傅靳言知道,如果不是她及时叫人救老太婆,老太婆早就没命了。

而她就要用救命之恩将功补过。

“出去!”

听到傅靳言语气比刚才好了不少,叶梦雅从善如流地出门。

要的就是他不敢拿她怎样!

傅靳言打给常牧,得知情况跟叶梦雅说的一样,他剑眉紧蹙。

“傅少,昨晚叶小姐担心老夫人,又怕老夫人嫌她,就在走廊睡了一夜。”

傅靳言烦躁地揉着眉心。

叶梦雅愈发不像记忆中的小野猫,可她又救了奶奶。

他念及这份情谊,暂且不会揭穿她,但他会找到小野猫的。

“昨晚进出顶楼的人给我挨个查!”

“是,傅少!不过,老夫人办理了出院手续……”

听到这话,傅靳言一个头两个大,烦躁地拧着眉心。

老夫人得病不去医院,非要他把林向晚找回来!

一个死了五年的人,他上哪找去!

傅靳言叹口气,换衣服出门,得想办法劝老夫人动手术。

……

帝豪酒店酒店一楼。

林星舞穿着滑冰鞋滑到休息区,咻得停在一张桌前,冲正在喝茶的男人眨眨眼。

“叔叔,你有女朋友咩?”

戴耳钉的男人看到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顿时乐了。

“叔叔没有,但叔叔可以等你长大。”

“那叔叔可以给小宝做爹地咩?”

林星舞眼巴巴盯着长得还可以的叔叔。

她昨晚听妈咪说要去酒店工作,然后妈咪一夜都没回来。

大宝二宝都在找爹地,小宝也要给妈咪找个老公,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啦!

所以她一大早就偷溜到妈咪说的酒店寻找目标。

咦,这个太胖!

唔,那个脑袋没有毛毛!

哎,都好丑呀!

服务员李俊上前制止四处乱窜的林星舞。

“小朋友,这里不能滑冰,你家长呢?”

林星舞乌溜溜的眼睛一转,掉头就跑。

唔,她是偷跑出来的,不能被抓住呀!

不然妈咪就要打屁屁啦!

林星舞穿着滑冰鞋咻得滑远。

“站住!”

看着李俊使劲跑也跟不上,林星舞调皮地吐着小舌头。

略略!

追不上小宝吧!

可她一时没留神,小肉身子朝着装饰花瓶就去了,她立即瞪大眼。

李俊跟在后面撵得满头大汗。

这小丫头脚上穿了火箭吧,怎么跑的那么快!

可他抬头就看到小丫头直奔着一百万的花瓶去了,瞬间拔高声音惊呼。

“喂,快停下!”

话音未落,他就听到稀里哗啦的声音。

砰!

啪!

李俊眼看着小丫头像保龄球似得,撞倒一排花瓶。

他呆在原地,手指哆嗦地抬起来数着地上的花瓶碎片。

“一百万没了,两百万没了,嘶,五百万的也没了!”

这丫头砸了酒店总价一千万的花瓶!

要是她不认账的话,那不就是他来赔偿?

李俊脑袋嗡的一声,顿时天旋地转,更恨得咬牙切齿。

“死丫头,我要杀了你!”

呜呜,小宝好疼

此时,林星舞一个旋转稳稳地停下来,后怕地拍拍胸口。

“呼,吓死小宝了!”

幸好她扶了几个瓶子,这才没倒下呢!

小宝真是天才!

而她还没高兴多久呢,后衣领就被人揪住提起来,她瞬间两脚离地。

“死丫头,我看你往哪跑!”

李俊提着林星舞,恨不得掐死她!

这死丫头惹了祸,害他也受牵连。

他一个打工的,别说一千万,一万块都拿不出来,拿什么赔!

可酒店是傅氏集团的,他想赖账也没那个胆子啊!

林星舞不停扭动小身子,鼓着小嘴嘀咕。

“放开小宝!”

“叫你家长来赔钱,我就放了你!”

一听这话,林星舞小脸瞬间垮了。

妈咪要是知道她偷跑出来惹了祸,肯定要打小宝屁屁啦!

想到这,林星舞抿紧小嘴,左右扭动身体,穿滑冰鞋的脚直接踢在李俊膝盖上。

“哎哟!”

李俊疼得呲牙裂嘴,弯腰去捂膝盖。

林星舞顺利从李俊手中逃脱,乌溜溜的大眼亮晶晶的,掉头继续跑。

却不料她身后还有人,她又一头撞上了上去。

“哎哟!”

林星舞身子一晃,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小肉手摁在地上,尖锐的瓷器碎片唰得划破她的手,她顿时疼得两眼泪汪汪。

李俊这才缓过疼劲,看到小丫头坐在碎片里还伤了手,他幸灾乐祸地狞笑着,瘸腿上前去收拾她。

“死丫头,敢打我,我弄死……!”

话没说完,他突然发现小丫头旁边站着一个身长如玉的人。

赫然正是傅氏集团总裁傅靳言!

李俊吓得哆嗦,惊魂未定地鞠躬问候。

“傅,傅少!”

完了完了!

傅少一向眼里不容沙子,他怎么这么点背,正好让傅少撞见小孩子把花瓶打碎了!

这下可躲不过去了!

“怎么回事?”

看到傅靳言皱眉问话,李俊哆嗦回答。

“傅少,这丫头打碎花瓶!您放心,我一定联系家长协商赔偿……”

“立即清理现场。”

傅靳言甩下这话,迈步离开。

他一大早就心烦的不得了,下楼又看到大厅一片狼藉,还被小丫头撞在身上。

他有严重洁癖,被人碰过的地方让他觉得恶心,只想快点离开脱下脏衣服!

李俊始终大气不敢喘。

虽然傅少没说什么,但他肯定免不了受罚,这月工资肯定又泡汤了!

都怪那死丫头非要作死!

他受的气可得在死丫头身上找回来!

李俊拽着林星舞在碎片里拖行,恶狠狠地怒骂。

“死丫头,赶紧叫你家长来,不然我弄死你!”

“呜呜,好痛!”

林星舞胳膊被划破了,疼得她扯着嗓子哭喊。

傅靳言听到这撕心裂肺的喊声下意识拧眉回头,看到李俊在一堆碎片上拖行小女孩。

那孩子胳膊手都被划破了,豆大泪珠扑簌簌划过她惨白的小脸,那乌溜溜大眼里更是溺满惊恐无助。

不知为何,看到那孩子哭,傅靳言的心像针扎似得疼。

他立即掉头折回去,两道剑眉紧拧。

看着李俊还在碎片里拖行那孩子,傅靳言瞬间暴跳如雷,上前狠狠踹开李俊,接着小心翼翼抱起受伤的小丫头。

“哎哟!”

李俊一屁股跌坐在碎片里,手掌摁在地上瞬间被碎片划破。

疼得他倒吸冷气,更火冒三丈。

他可是帝豪酒店的人!

谁敢对他下手!

“傅,傅少?”

李俊陡然愣在原地,看着傅少抱着那死丫头,他更不敢置信地瞪大眼。

清城谁人不知傅少有严重洁癖,一般人别说碰他了,就连靠近都会被嫌弃。

而这死丫头竟然到了傅少怀里!

这……

“呜呜,小宝,好疼……”

傅靳言听到小家伙一抽一抽的哭泣声,心跳瞬间漏了一拍,莫名其妙觉得疼,疼得他皱紧眉头烦躁地不得了。

而罪魁祸首还在那疼得龇牙咧嘴,傅靳言冷眸一眯,怒不可遏地低吼。

“你还知道疼?”

“傅少,这孩子打碎一千多万的花瓶,肯定赔不起……我,也是想替您出口气!”

李俊哆嗦地解释。

要让傅靳言看到他是忠心耿耿的,就别让他赔钱了。

“你也配替我出气?”

傅靳言冷眸一眯,脸色越来越沉。

这人不是要丧心病狂地对待一个孩子?

“来人,把他在碎片上拖行一个小时!”

“傅,傅少饶,饶命啊!”

李俊吓得跪地求饶,哆嗦地一抖,两腿之间溢出骚臭的液体。

可他什么都顾不上,哭喊着磕头求饶。

在碎片上拖行一个小时,他非死了不可!

傅靳言居高临下睥睨着吓尿了的李俊,偏头看向愣住的工作人员。

“在等本少亲自动手?”

“是,傅少!”

工作人员立即拖着李俊从碎片上滚过,大厅传来杀猪般的吼叫声。

“啊,好痛!傅少饶了我吧!”

傅靳言看到怀里小丫头吓愣了,他眉心一蹙,不耐烦地看向其他人。

众人立即捂住李俊的嘴,不让他喊出声。

傅靳言抬手擦掉小丫头脸上的泪痕,淡淡一笑。

“叔叔替你出气,不怕了,嗯?”

小说《萌宝助攻:高冷前妻休想逃》 第10章 他竟然和娃娃……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