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其它 > 登云录之怒海龙宫

更新时间:2021-04-27 15:28:30

登云录之怒海龙宫 连载中

登云录之怒海龙宫

来源:掌中云 分类:其它 主角:秦川, 黄伶伶

精彩试读:只见我们刚才落脚的地方,被山上的泥石流给覆盖,那辆灰色的桑塔纳已经看不到车顶。平江和舒纪文紧跟在我们后面,看到那个场景的时候,张着的嘴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怎么会这样?”平江喃喃。我的心里则是一顿后怕,要是刚才我们没有听伶伶的话跑出来,恐怕在这里被砸成馅饼的就是我们。暴雨下到傍晚才停,我们四个人拎着一堆东西狼狈的敲响几公里外一个老乡的家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2-第12章

此刻是七月份,草木茂盛,秦岭的沟沟壑壑都被翠绿的树木和庄稼覆盖。

平江开车带我们驱车赶往地图上的点,我第一次来到这么远的地方,陌生的景色让我好奇不已,睁大眼睛看着四周后退的景物。

没想到下午的时候,暴雨突然而至。

噼里啪啦的大雨打在车上,雨刷器都擦不掉玻璃上的水,舒纪文希望平江能找个地方停一下,但是这一路上走来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村庄。

崎岖的道路上越来越泥泞,到处都是黄泥汤,车子终于在度过一个小土包的时候抛锚了。

我和黄伶伶趴在车窗上,看平江在暴雨中检修车辆,没多久他就浑身湿透的跑上车。

“车子彻底熄火,我们可能要被困在这里了。”

没想到我们兴冲冲的来盗墓,路上就遭到这种不顺的事情。

舒纪文看我们情绪低落安慰道:“没事,谁都没想到会突然下这么大的雨,反正我们在车上浇不到,等会儿雨过去再走。”

现在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我们三个人窝在后面,因为冷,舒纪文还特意给黄伶伶披了一件外套。

外面的大雨还在继续下,外面路上的积水也越来越多,平江看的直皱眉头,“这雨也太大了,看来雨停下来车也开不了了,只希望不要有洪水才好。”

就在平江的话落下没多久,一直看着外面大雨的黄伶伶忽然惊坐起来。

“不好,泥石流快来了,快跑!”

她看着我们神色焦灼,手里拢起来她的那一堆东西推开车门就往外面跑。

这突然的操作,把我们都给镇住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跑啊!”

黄伶伶见我们没跑,打开车门,哑着嗓音喊道。

“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舒纪文还想问清楚。

黄伶伶拿起车上她的那堆东西,也来不及解释,拉了她一把就往远处跑。

舒纪文一脸懵逼的被拉下车,在暴雨中淋的仿佛一只落汤鸡,我看着那个在暴雨中踉踉跄跄的小身影,心中涌起一股特别相信她的感觉,于是立刻拎起车上的东西朝她奔过去。

“你们……”

舒纪文的声音淹没在暴雨声中。

我和黄伶伶跑出去一百多米,忽然听到身后哗的一声巨响。

那声音盖过了暴雨的声音,我忍不住回头,看到雨中朦胧的场景的时候,一股寒气从脚底蔓延到全身。

只见我们刚才落脚的地方,被山上的泥石流给覆盖,那辆灰色的桑塔纳已经看不到车顶。

平江和舒纪文紧跟在我们后面,看到那个场景的时候,张着的嘴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怎么会这样?”平江喃喃。

我的心里则是一顿后怕,要是刚才我们没有听伶伶的话跑出来,恐怕在这里被砸成馅饼的就是我们。

暴雨下到傍晚才停,我们四个人拎着一堆东西狼狈的敲响几公里外一个老乡的家门。

听说我们的遭遇之后,他们表示有些为难,家里本来地方就不大,没有办法再招待我们。

平江也没有废话,直接拿出来两张百元的票子,对方立刻眼睛都直了,热情的让我们进屋。

主人把最大的房间让给我们,还给我递毛巾打水让我们擦干净。

匆忙中我们并没有把所有东西都拿出来,只拿了一些关键的东西,不过平江凭借自己那张嘴,成功要来几套合身的衣服给我们换上。

我们到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家房子很大,基本上已经成了村子里的招待所。除了我们,还有不少人住在这里。

我和平江很快擦干净换好衣服出去,留下舒纪文和黄伶伶。

招待我们的农妇看到我们好了,操着一口陕北话,热情的让我们到堂屋去。

不大的房间里坐了五个人,看到我们两个进来,他们一直盯着我看。

平江拉着我在一张小桌子上坐下,农妇立刻端上来热腾腾的两碗羊汤,“浇了那么多雨肯定冷坏了,喝碗羊汤去去寒。”

在雨中走了几个小时,我们早就饥肠辘辘,平江直接把桌子上的馍馍拿过来,掰开放到碗里然后大快朵颐的吃起来。

我也学着他的动作,低头开始吃。

这个时候,邻桌的一个瘦高的男人过来,自来熟的坐在我身边,看着平江:“先生看起来有些有些眼熟。”

“是吗?我不记得。”平江头都没抬,三两下把一碗羊汤给吃下肚。

“老板,再来一碗。”

老板娘赶紧过来,又给他添了一碗。

瘦高个还没走,继续开口:“兄台是为地下的东西来的吧?一起组个队怎么样?”

“你误会了,我只是过来玩玩。”平江头都没抬。

瘦高个脸色难看,我都害怕他突然跳起来给平江一拳。

幸好瘦高个虽然看起来很凶,但是并没有为难平江,见得不到他的回应转身离开。

在这吃完饭,平江又要了两碗羊肉泡馍送到房间里,然后带着我回去。

“盯上丹凤墓的好像不止我们一个人。”刚一进门,平江就对舒纪文说道。

“什么意思?”

“我刚才在这里看到几个同行,他好像认识我,想让我加入他们。”

舒纪文听到他这么说舒了一口气:“也许他盯上的不是丹凤墓呢,毕竟这里的墓那么多。”

平江不在说什么,他也意识到自己可能紧张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明天看看能不能把车弄出来,里面的东西都是我们需要用的。我看过地图,那个点应该不远,我们一会儿打听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人带路。”

“好。”

晚上的时候四个人睡在一个炕上,虽然有点挤,但是在这个山村里能有住的地方,不睡在草垛已经很满足了。

第二天一早,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生病了。

自从落水之后,我的身体就不太好,昨天淋了一下午的雨,能坚持到早上非常不容易。

舒纪文早上喂我吃完药让我安心养病,平江则是带着几个人去把桑塔纳给挖出来。

一整天我都昏昏沉沉的,黄伶伶守在我的床边。清醒的时候我看到舒纪文在写信,然后交给妇人,让她帮忙找人送到城里。

13-第13章

我病了两天,也昏睡了两天,这几天我睡得并不踏实,梦里一会儿是在老钱的书店里,一会儿是姑姑指着我破口大骂我天煞孤星的样子。

还有就是那片深沉的海。

虽然算命的说我命里不能靠水,但是并不妨碍我对于河海的向往。之前我在老钱的书店里,看过各种关于河海相关的书籍,甚至连传说都不放过。

看到我身体渐愈,最高兴的就是黄伶伶,虽然她没有说出来,不过脸上时不时扬起的笑容已经出卖她。在这四个人中,我们两个算是同龄人,所以很容易就站成同一战线。

晚上的时候招待我们的妇女送过来一封信,舒纪文拆开看后就决定继续往山里进发。

第二天一早我们收拾完东西出来,平江不知道从哪里雇来一辆牛车。

赶车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带着发黄的白色头巾,干瘦干瘦的,皮肤就像被黄土高坡的黄风吹干的树皮。

平江路上跟他搭话这里有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老人敲敲烟杆点头。

“那咋没有呢,28年到30年三年大旱的时候,到处都是光溜溜的树干子,那个地裂开的一尺多的缝隙。为了活命,人们都去林子里挖东西,后来越挖越深。

就在你们要去的这个地方,还要更深的林子里,挖出来一个洞,里面涌出来老多的五色怪鼠,色彩斑斓的,长得像狸猫那么大,把那些人咬死的咬死,吓死的吓死。”

五色怪鼠?我和黄伶伶面面相觑,畏惧的同时,眼中同时浮现出兴奋的色彩。

“后来呢?”平江追问。

“后来就没有人敢去了,不过这几年外地来的人倒是多了,虽然没说,但是我们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不就是盗墓吗?可惜那些来的人一波又一波,最后都灰头土脸的回去了。”

老汉吸了一口烟,咂咂嘴说道:“看你们给我这么多钱的份上,老汉儿就好心提醒一句,别过去了,看你们也不是没钱的主儿,要是为了那点财把命丢了不划算。”

“尤其是那两个娃娃,那么小,要是真把命留在那里多可惜,那里面可怕啊,恐怕刚进去,就被咬死了。”

老人撸起袖子露出胳膊上遍布的伤痕。

“那么多人去,我们哪可能不眼馋,三十个人呐就回来三个,我幺儿才二十多岁都留在那了。”老人声音平淡,听不出喜怒。

我们都没说话,已经走到这里了,哪里还有回去的道理。

“怕不怕?”舒纪文看着我们问。

我感觉到老人的话似乎对她有触动,这一路上她征求过我们两次意见,问我们到底去不去,我们都坚定的选择来,这个时候哪有不去的道理。

很快老汉把我们送到地方,赶着牛车回去。

平江整理了一下东西,重的东西他都背着,我们两个小孩子跟在他们后面,趟着草走。

平江路上一直问老人下面到底有什么,但是他什么都不肯说,闭着眼睛直摇头。对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来说,墓下发生的一切应该让他吓破胆了。

我们走了很久,发现前面的草有被踩过的痕迹,平江和舒纪文对视一眼,加快了脚步。

前面有一个帐篷,看上去新搭没多久,四周散落着不少生活用品。

“你们看!”黄伶伶喊了一声。

我们过去,发现是一个大洞,想必那些人在这里挖了盗洞下去。

“这倒是省事了,不用我们自己挖。”平江笑了一声。

“还是要小心一点比较好。”

平江抓了一只活老鼠用绳索套着放下去,然后又拉出来,老鼠依然活蹦乱跳的。

“大概四米多深,安全。”

他说完就要先下去,但是一旁的黄伶伶却拦住他,“不对。”

“什么不对?”

“味道不对。”黄伶伶对着洞口吸吸鼻子,“有血腥味,还有一股刺鼻的味道。”

“怎么可能?”平江疑惑。

我也凑近洞口,只有雨后泥土的腥味和四周草木的味道,根本就没有她说的血腥味。

“会不会你太紧张闻错了?”

“还是小心一点,再放点东西下去。”舒纪文开口。

平江点头,搬了一个石头放下去,等到沉底的时候再拉上来,看到包着石头的衣服下面已经被腐蚀的面目全非。

“是浓硫酸!”平江震惊。

“看数量应该不算太多,我下去处理一下。”

平江把自己绑在绳子上,带着一个防毒面具拎着铲子下去,我们等在上面,过了约莫半个小时,绳索用力拉了几下。

这是安全的信号。

舒纪文带着我们两个下去。

洞内阴冷潮湿,我的心底压抑不住的兴奋。

越往下,血腥味越重,很快我看到打着防水矿灯的平江。

“这是什么?”

刚一下去,我就看见地上一个肉色的东西,正想凑过去,被平江喝止,“那是人!要是不害怕晚上做噩梦你尽管过去看。”

“那是人?”

我立刻明白过来,一定是下来的时候没注意毁坏了防盗砖,里面的强硫酸倒出来,把他给腐蚀了,而后面的人正是踩着同伴的身体过去的。

想到这我一阵后怕。

“这就怕了?后面的路比这还危险呢。”

“谁害怕了?”男子汉的尊严被挑衅,我当然不愿意,梗着脖子看着他,“既然来了我就不会退缩,谁害怕了,谁不是爷们儿。”

“好,继续往前走。”

平江对我竖起拇指,示意我往前走,身后的舒纪文上来推了他一把,“一个小孩子你逗他干什么?前面多危险,要是他受伤了怎么办?”

“怕什么,前面被人走过一遍了,至少这段路是没有什么危险的。”平江不在意的说道。

“而且我也想看看他在老钱那里都学会什么了,不能这几年一点皮毛都学不会吧?”

他们在我身后旁若无人的交谈,我听的一清二楚,但是没有开口。

黄伶伶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你别怕,这种地方我经常来,我会保护你的。”

“你?”

“当然,我们村子附近的墓都被我走了一遍。”她脸上带着骄傲。

秦川, 黄伶伶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