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重生之1990

更新时间:2021-04-27 10:49:37

重生之1990 连载中

重生之1990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秦风, 李兰兰

精彩试读:破旧的屋子里摆放着一张三条腿的桌子,周围放着三个破烂的凳子。砖头垒起来的灶台冒着浓烟,旁边还站着个正在做饭的女子。看到秦风醒来,女子脸上露出一丝恐惧,没有说话。秦风打了个哈欠缓缓起身,顺手拿起桌上摆着的破镜子。脸还是原来那张脸。秦风的身上穿着件破洞背心,下身一条短裤一双棕色老式拖鞋。这种九十年代的玩意已经不常见了。然而想到这里,秦风心头一震,九十年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零年代

一声鸡鸣,将熟睡中的秦风吵醒。

他缓缓睁开双眼,好梦被吵醒,他很郁闷。

可等秦风睁开眼后,他直接就愣住了。

“这是哪儿啊?”

此时的他躺在一张用砖头垒起来的床。

从砖缝里钻出的几条蜈蚣已经被秦风压扁。

破旧的屋子里摆放着一张三条腿的桌子,周围放着三个破烂的凳子。

砖头垒起来的灶台冒着浓烟,旁边还站着个正在做饭的女子。

看到秦风醒来,女子脸上露出一丝恐惧,没有说话。

秦风打了个哈欠缓缓起身,顺手拿起桌上摆着的破镜子。

脸还是原来那张脸。

秦风的身上穿着件破洞背心,下身一条短裤一双棕色老式拖鞋。

这种九十年代的玩意已经不常见了。

然而想到这里,秦风心头一震,九十年代?

“我靠?我穿越了?”

秦风皱起眉头,刚好看到旁边的挂历。

“1990年!”

秦风睡意全无,心头震惊。

与此同时,他脑海翻涌,记忆开始恢复。

秦风,今年刚刚二十四,上个月被工厂开除,在家待业。

站在灶台旁边的女子是他媳妇,叫李兰兰。

两人结婚三年,李兰兰挨打也挨了三年。

婚后的秦风不好好赚钱,还嗜赌成性。

家里的所有钱都被他拿去赌了,最后落得个家徒四壁。

自己的钱输光了就找李兰兰拿钱。

只要李兰兰不给,秦风就会对她拳脚相向,大打出手。

家里这点事情街里街坊都知道,平日里邻居们见到秦风就躲着走。

“这也太畜生了吧?”

秦风回想着这具身体的记忆,心里也是一阵怒火。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畜生的人?

秦风前世身为集团董事,身价过亿。

可如今却穿越成了猪狗不如的畜生!

想到这里,秦风心里一阵窝火。

然而看他这样,站在灶台旁的李兰兰顿时后撤两步,满脸恐惧地看着他。

秦风此时仔细看了看李兰兰。

高鼻梁大眼睛,身材苗条,修长的头发披在肩膀上。

因为生活做饭,烟雾染黑了她的脸颊,但却丝毫没有挡住她的颜值。

“哎,有这么好看一媳妇,怎么能下得去手?”

秦风喃喃道。

然而看到秦风凑了过来,李兰兰再次后撤一步。

“家里已经没钱了!”

李兰兰的声音有些颤抖。

秦风怔了一下,急忙说:“我不要钱!”

说着,他再朝前走了一步。

看他这样,李兰兰直接扔下锅跑了出去,像是惊弓之鸟。

显然是被打怕了。

秦风叹了口气,骂了一声:“秦风,你有这么漂亮的媳妇,你还天天打人家?真特么畜生!”

看着眼前锅里刚做好的玉米糊糊,秦风拿碗盛了出来。

他得改变现状!洗心革面!

因为秦风知道,现在的自己不光身无分文家徒四壁,还欠着赌债!

“开局就是地狱难度啊。”

秦风再次叹了口气,打算先填饱肚子再说。

然而没过多久,门外传来脚步声。

抬头一看,李兰兰正搀着个白发老人走了进来。

“秦风,你想干什么?”

老人是秦风的父亲秦大山,他拄着根拐杖,一步一晃悠。

秦大山就住在隔壁的屋子,一大把年纪了,本到了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

只可惜有秦风这倒霉儿子,他每天都不得安生。

“我吃饭啊!”

秦风回答道。

“不行吗?”

秦大山微微一愣,然后看向了身边的儿媳妇。

“他没打你?没和你要钱?”

李兰兰点点头,一脸怯懦地说:“今天还没有。”

“什么?”

秦大山皱起眉头,死死地盯着秦风。

他有些不明白,这不合乎常理啊.

“这小子肚子里一定还憋着坏水!”

秦大山这样想着,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在两人的注视下,秦风把早饭吃完,然后款款起身,准备出门。

到了门口,李兰兰转身就跑,不敢有丝毫的耽搁。

秦风看到这一幕更是心痛。

他只是想出门看看九十年代的世界。

与此同时,一根拐杖横在了秦风身前:“我告诉你,今天老子我在这儿,你休想动兰兰一根头发!”

秦风挠了挠头:“我没那个意思!”

“我只是想出去走走。”

秦大山怒瞪着秦风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想着什么!”

“你是惦记着你老丈人的遗产!”

“那是兰兰的,你一分钱都不能动!”

“啥?”秦风急忙说:“那是畜生干的事!”

脑海中也跳出回忆。

秦风的老丈人,李兰兰的父亲去年走了。

老李家一辈子就只有李兰兰一个闺女。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没有儿子必定要穷。

最终李兰兰的父亲只留下八十块钱和一间小房子,然后便撒手人寰。

在这个年代,八十块钱能做很多的事情。

已经足够一家三口人一个月的伙食费,大部分人两个月工资才够三十块的。

“你以为你还不够畜生吗?”秦大山怒骂道。

这句话,秦风还真不知该怎么反驳,一时语塞。

“出去就出去,不能再去赌钱了!”秦大山从口袋里掏出两毛钱递给秦风。

秦风很是感动,但是没有接,正要说话时大门被砸响。

“秦风,给老子滚出来!”

木头做的门弱不禁风,很快就被人卸了下来。

一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五六个小弟,个个手上都提着家伙。

“秦风,你以为你躲在家,老子就找不到你了吗?”

大汉举着木棍说道:“欠我的债该给我清一清了吧?”

“你们都是干什么的?”秦大山质问道。

大汉笑了笑,说:“老东西,你儿子欠了我们一百块!今天我就是来要债的。”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什么?”听到大汉的话,秦大山气急攻心,两腿一软瘫了下去。

好在李兰兰眼疾手快,急忙过来搀扶。

一百块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一般人根本拿不出来。

彪形大汉显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他对秦风说道:“上次是你说的,今天还不上钱,就把媳妇抵给我!”

“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给钱还是给媳妇你说句话!”

说话间,几人的目光已经放在了李兰兰的身上。

赚钱方法

“也不知道秦风这小子哪来的福气。”

大汉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地说。

“这小子不成个气候,却能有个这么漂亮的媳妇,真是让人想不通。”

大汉凑到了李兰兰的身前,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猥琐。

正当他要动手的时候,秦风开口说道:“钱我会还你,不过今天不行!”

秦风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

大汉转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秦风。

“怎么着?你说个数?”

秦风的脑子开始飞快运转。

“半个月的时间,钱我会还给你的。”

秦风满脸认真地说。

大汉挑了挑眉毛,满脸的不屑:“半个月你凑一百?兄弟,别开玩笑了行吗?”

“你以为你谁啊?除了卖房卖地,你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凑够一百?”

“要不你小子说句话,我给你找买家?”

秦风则是说道:“有没有这个能力不是你说了算!”

“半个月之后,如果我没凑够这么多,任你处置!”

听秦风这么认真的说了,大汉也没办法再耍无赖。

他伸出粗壮的手指着秦风:“行了,这可是你说的!”

“秦风,半个月之后老子亲自前来,到时候你要是掏不出钱,你家我都给你拆了!”

说罢, 大汉一转身,带着他的小弟们纷纷离开。

临走时还不忘给秦风一个眼神。

看着他们离开只有,秦大山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哎,真是造孽啊,我们秦家怎么会过成这样?”

秦大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随后他就被李兰兰给搀扶回屋,没再去管。

直到坐在床上的时候,李兰兰才终于开口说话。

“爹,要不我把嫁妆拿出来,然后把我爹留给我的钱也....”

“兰兰,你可不能这么做,我们怎么好拖累你呢?”

秦大山急忙站起身,对李兰兰说道。

然而李兰兰已经下定决心:“爹,我们都是一家人,说这些话就见外了!”

“钱就是拿来用的,现在这种情况你就别再和我客气了!”

说罢,李兰兰起身就走,准备去变卖自己的嫁妆,给秦风还债。

秦风虽然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但看到李兰兰坚定的表情,他已经把事情猜了个差不多。

“兰兰!”

秦风站在李兰兰的身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看到秦风这么做,李兰兰出于本能的退后一步、

“你不用这么做,钱我会想办法的!”

秦风满脸认真地说:“这毕竟是你的嫁妆!”

李兰兰的脸上露出些许惊讶,她不知道秦风为何知道她的想法。

但,李兰兰还是继续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看着眼前听话懂事又漂亮的李兰兰,秦风的心里就是一阵刺痛。

他再次骂了自己一声畜生,这媳妇他能娶回来,那简直就是光宗耀祖。

可是秦风这畜生居然还天天对她动手。

简直不能忍了!

想到这里,秦风非常坚定地拦着李兰兰:“钱的事情我想办法,如果到最后我没凑够,你再拿出来!”

他知道自己不这么说,李兰兰就不会善罢甘休。

说完这些之后,秦风直接转身离开,跑出了院子。

李兰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中不由得多出了很多想法。

听到动静的秦大山也走了出来,一脸疑惑地问道:“兰兰,他怎么了?”

李兰兰对秦风今天的状态很是不解,也不知道他是搭错了哪根经,或者,难道是秦风改过自新,洗心革面了吗?

这些猜测都在李兰兰的心里萌发,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当然是好的。

但是她的心里不敢抱有任何的希望,因为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她只敢在心中默默祈求。

走出门后,秦风的心中不由得澎湃起来。

周围的建筑只有在老照片上见到过。

如果他现在有相机,照些照片回去那就非常有收藏价值了。

不过当前关头,他想的更多的还是该怎么去赚钱。

曾经身为集团董事的他如今落魄到一百块都拿不出来,他醒来很不得劲。

有钱才有安全感,没钱寸步难行。

要想创业,可他现在一分钱的创业资金都没有。

正在这时,秦风脑海中突然咯噔一声。

他回想刚才面对李兰兰的时候。

李兰兰只是匆匆忙忙地走路,他心里居然能猜出她想做什么。

而且她会怎么做,秦风的心里都很清楚。

“我之前也不这样啊?为什么?”

秦风仔细回想了一下,顿悟之后,他忍不住大喊了一声:“我靠!”

原来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穿越而来,没有点金手指怎么能行?

想到这里,秦风的心中不由得畅快了许多。

有这项能力,赚钱都是小事。

若是曾经的他获得这项能力,他就能轻轻松松的踏上世界巅峰。

正当他高兴的时候,一声叫喊从不远处传来:“风哥,在这儿干嘛?”

转头看去,秦风翻找记忆,知道了那人的身份。

他叫刘海子,秦风的同村好友,从小两人一起长大的。

如今秦风虽然堕落了,但刘海子并没有因为这事远离他。

反而还会时不时地帮助他一点。

刘海子急忙凑过来,还没开口,秦风已经率先说道:“行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啥?”刘海子微微一愣,有些纳闷。

秦风则是认真地说:“我知道你想给我钱,帮我度过难关。”

“不过将来的事情我还是想靠我自己来做。”

“自己欠的债自己来还!”

秦风突如其来的一番话给刘海子看得愣了。

曾经好吃懒做的秦风,如今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风哥,当初你不是还叫嚷着卖媳妇吗?今天怎么变了?”

刘海子愣了片刻后,嘴上也露出了笑容。

秦风拍了拍刘海子的肩膀:“谢了哥们,过几日我打算创业,带你一起如何?”

听到创业二字,刘海子的心潮有些澎湃。

“风哥,你打算做什么啊?只要你一句话!”

刘海子家庭条件还不错,养了几头奶牛,开了个牛奶厂。

致使他一直都是个无业游民,不过好在他心眼好,不做坏事,还经常帮助秦风。

“我打算开个糖果公司!”秦风说。

秦风, 李兰兰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