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医品赘婿

更新时间:2021-04-27 17:45:49

医品赘婿 连载中

医品赘婿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苏冷, 唐欣

精彩试读:此时,面带梨花泪的女孩急忙拉着唐国强的手,道:“爸,你就让他试试吧。爷爷快不行了,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那至少也是我们所期待的希望啊。”唐国强内心纠结。不过,女孩的话显然触动了他,他急忙说道:“先生请留步。”苏冷扭头看着唐国强:“你可决定了?”“请先生出手吧。”唐国强深吸了一口气。死马当活马医吧。西医已经放弃治疗了,中医方志远也已经无计可施了,不如放手一搏,兴许还有丁点儿希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年之期

深秋,阴冷……

江北市中心医院的地下室,一名青年男子盘坐在地,他气宇轩昂,面容姣好,更是英武不凡。眉宇之间仿佛有龙凤之气。不过,他却身着保洁工的衣服,一旁堆放着不少的杂物。

这里是中心医院的保洁室,苏冷是保洁室的工人。

呼哧……

良久,

他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道:“三年了,终于突破了医道天书的三重境界了,寄人篱下之苦,可以脱离了;苏家之仇,终有一天能报了。”

苏家之仇,犹如鱼刺在心。

正所谓,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

如果连杀父之仇都不能报,此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又何在呢?

三年前,苏家惨遭横祸,父亲身首异处,母亲投河而亡,苏家风雨飘摇,一夜落败。

为救母亲,苏冷也跳进了刺骨的河水,若非因为师父路过救了他,恐怕他也陪着父母一并踏入黄泉之路了。师父救了自己,同样也传授了自己本事。

“三年了,我忍辱负重三年!”

“师父,我答应了你三年之内绝不出手,如今三年之期已经过了。”

……

苏冷双眸冰冷,又如冬夜之中阴寒的月光,冷的让人灵魂颤抖。

门外。

“唐老又发病了。”

“听说唐家人花重金请来了方神医。”

两名护士从门外路过,窃声私语。

苏冷从保洁室走了出去。

唐老不是简单人,他曾经上过战场,官拜将星。

退休之后返回家乡养老,正所谓落叶归根,这是每一个老人的想法。

没想到,这一次唐老突然病重,令中心医院的医生们措手不及。

病房里。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哭的面带梨花泪,病床上是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只见老人双面颧骨高高隆起,双目无神,嘴中似乎仅剩最后一口气,仿佛这一口气吐出来就会撒手人寰。

病床旁,站着数人。

从这些人的衣着而言,极为考究,绝对不凡。

“方老,您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一名中年男子,身穿黑色西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脸凝重的看着眼前的老人。

“唉!”方志远无奈摇头,道:“命数已尽,天命如此。唐老已经病入膏肓,毒入骨髓。恐怕大罗金仙也难救他的性命啊。”

哇……

女孩一听,顿时哭的伤心欲绝。

众人也都一脸悲沉。

“可笑!”

兀然,

一道冰冷的声音令众人纷纷抬头朝着门口望去。

“你什么意思?”方志远扭头盯着苏冷。

他可是江南圣手,国内知名的神医,多少人对他毕恭毕敬,上门求医之人可谓是踏破门槛,却如今,在江北市这个小地方被人嗤之以鼻?

“什么江南圣手,在我看来不过是误人性命的庸医之辈罢了。”苏冷冷冷的盯着方志远,往前一步,道:“这老人分明气数未尽,尚有数年寿元。你却断人生死、害人性命。你说你不是庸医是什么?!”

咝!

刹那间,病房里一阵冷风。

方志远脸色阴沉到了谷底,他被人尊为圣手,称为神医,如今却被人骂的狗血淋头。

“你!”方志远脸色铁青。

“敢问,小兄弟是何方高人?”唐国强沉声问道。

这般口气,要么是嚣张狂妄之徒,要么是真有几把刷子的世外高人。

虽说苏冷年纪轻轻,可唐家人毕竟不是普通人。

唐国强浸淫官场多年,有察言观色、阅人读心的本事。

“我?”苏冷负手而立,傲然道:“我是唯一能救他的人。”

众人惊讶的看着苏冷。

年纪轻轻,却口出狂言。

此时,方志远大笑三声:“哈哈哈,小儿莫出狂言,今日你若能救得唐老,我方志远便斟茶倒水,行弟子之礼。”

哗……

病房内顿时炸了锅。

方神医竟然要斟茶倒水,行弟子之礼?

这小子真有这个能耐?

苏冷眼眸冷漠,颇有一股气吞星河之势,他淡漠一笑:“今日遇到我,算是他的一场机缘。”

说完,

苏冷往前一步。

此时,唐国强不由的内心一阵警觉,他急忙拦住了苏冷:“敢问先生有几成把握救活我父亲?”

“十成!”苏冷傲然道。

咝!

众人骇然。

“狂妄,当真是狂妄至极。”方志远顿时失声而笑,道:“小子,行医者当有悬壶济世、匡扶正义之心。像你这般浮夸且狂妄之心只能害人害己。唐老已是病入膏肓、毒入骨髓,就算是我师尊鬼谷子来了也不敢妄言十成把握。”

“无名之徒,不提也罢。”苏冷不屑道。

“你!”方志远差点喷血。

苏冷盯着唐国强,道:“你若不愿,我也不勉强。”

说完,苏冷转身。

此时,

面带梨花泪的女孩急忙拉着唐国强的手,道:“爸,你就让他试试吧。爷爷快不行了,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那至少也是我们所期待的希望啊。”

唐国强内心纠结。

不过,女孩的话显然触动了他,他急忙说道:“先生请留步。”

苏冷扭头看着唐国强:“你可决定了?”

“请先生出手吧。”唐国强深吸了一口气。

死马当活马医吧。

西医已经放弃治疗了,中医方志远也已经无计可施了,不如放手一搏,兴许还有丁点儿希望。

“好!”苏冷点头。

鬼门十三针

扑通!

突然,梨花泪女孩哀求的看着苏冷:“拜托你了,你若能救我爷爷,我唐家愿奉你为宾,有求必应。”

女孩很漂亮。

精致的脸蛋,不施粉黛却美不胜收,最让人难以深刻的那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眸,睫毛上挂着几颗闪闪发亮的眼泪。如此女孩,能不让人心疼吗?

若是以前,苏冷绝不出手。

因为他答应了师尊三年之内绝不出手,这三年里,他忍辱负重,寄人篱下,任人凌辱。

如今!

三年之约已经过了。

今日,他定要让天下人臣服!

他甩手往前,气势凌人。

纵然只是一身素服,却掩盖不住他君临天下的气魄,更遮不住他眼眸中要吞天噬地的雄心。身后之人竟然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三步,梨花泪女孩停止了哭泣,她仰头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竟然令人如此动容!

唐家两兄弟都面带肃然之色,连方神医都略显诧异。

病房里,

众人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生怕叨扰了苏冷的诊治。

苏冷立于床前,手指在唐老的身体上游走,手捏命脉,气掌乾坤。

“哼,装模作样。”方志远轻哼一声。

“方老,此话怎讲?”唐国胜问道。

“中医之道,讲究阴阳平衡。”方志远轻笑一声,道:“正所谓,天地立极,人活其中。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小子用的却是最寻常的方式诊治。唐书记,他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嗖嗖!

此时,

苏冷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锦囊,两排银针整齐排放,长短不一,各不相同,若是眼尖之人必然能够发现这银针之上有一条条细弱的符文纹路。

银针化作一道银光,以极快的速度刺入了唐老的六穴七脉。

银针入体,黑血顺着银针的针尾往外涌。

“这?这是……”方志远轻蔑的眼神瞬间凝重而颤抖。

“方老,这是?”唐国胜惊讶的看着他。

“这是传说中的鬼门十三针!”方志远浑身颤抖,激动的说道:“真没想到,失传已久的针灸之法竟然能够重现于世,真是令老夫惊喜啊。”

三年的时间,

凭借一部医道天书,以医入道,夺阴阳、窃造化……

踏上了一个他曾经从来不敢想的境界。

而三年后的今日,不过是小试牛刀罢了。

“大……大师,我父亲怎么样了?”唐国胜凑了过去。

苏冷施展玄妙的针灸之法,彻底让唐国胜改变了对他的看法,甚至变得无比的尊敬,连称呼都从小兄弟变成了大师。

苏冷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我若出手,阎王都带不走。”

啪!

话音落下,苏冷击掌收针。

十三根银针迅速落入了锦囊之中。

咳咳……

银针收走,唐老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黑血喷了出来。

“爷爷!”

“父亲……”

众人顿时紧张了。

苏冷拿起锦囊,道:“身体太虚,承受不住我金针的劲道。不过,他现在没事了,缓过神来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老爷子睁开眼睛。

“爷爷,你差点就……”梨花泪女孩激动的看着他,并且指着苏冷说道:“多亏了这位先生救了你啊。”

唐老抬头看着苏冷,却发现眼前的年轻人竟然让自己看不透。

老爷子是何许人?

那可是了不起的开国名将,参加过多次战斗,身负无数荣耀,他身居高位,慧眼识珠。

可是!

他唯独看不穿眼前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唐老极为诚恳的说道:“年轻人,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客气。”苏冷收起了锦囊,说道:“遇到我,也算是你的一场机缘,这是你的命。”

呃……

众人愕然。

唐家在江北市那是何等的高高在上。

虽说唐老已经是荣归故里,但是唐家在京城的势力同样不可低估。

况且,唐家二子,皆为真龙。

长子唐国强乃是军中翘楚,身居高位;次子唐国胜更是官场红星,前途大好。

多少人对唐家溜须拍马,恨不得跪在唐家大门之外而不能?

可偏偏,

这小子竟然对唐老如此冷淡,不屑。

唐老讶异的看着苏冷。

终究,

他内心有些释然,这般年纪,便有这等了不起的医术,有些心高气傲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是!”唐老真诚。

突然,

苏冷抬头看着唐老,到:“你身中奇毒,我只是暂时吊住了你的性命;你若想要活命,三日之后找我续命!”

续命?!

凭借唐家权倾一方的家势,竟然需要找别人续命?

向来不都是别人登门找唐家续命吗?

唐家人惊骇的看着苏冷。

苏冷却压根就不理会唐家人的震惊,而是折身看着方志远,沉声道:“你可服气?”

“我……我服!”方志远躬身立足,垂眉顺耳。

能不服吗?

技不如人,只能臣服。

况且!

在杏林界之中,向来没有长者为尊的道理,而是达者为师。谁的医术高人一等,便可以傲视群雄,便可以得到八方膜拜,更能够令四方来朝。

苏冷一招鬼门十三针,便足以奠定了他在杏林界的地位。

哼!

苏冷一甩手,大步离开。

留下唐家人目瞪口呆。

“此人果然嚣张!”唐国强说道。

“他救了爷爷的命。”唐欣望着苏冷的背影,极为神秘。

唐欣自幼跟着爷爷生活,对老爷子有极为深厚的感情。这次苏冷救了老爷子的命,也算是唐家的大恩人了,于情于理应该得到唐家的尊重,哪怕他气势嚣张,态度桀骜不驯。

“年轻人有点本事,理所当然。”老爷子轻声笑道。

医院门口。

阳光璀璨,天空蔚蓝。

深秋的下午,地面上铺满了金黄色的银杏叶。

苏冷仰望着天空,从医院走出来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只从笼子里飞出来的鸟儿,重新回归了天空。他呼吸着自由的空气,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可以为自己而活了。

“寄人篱下,忍辱负重,有些事终该要有一个了断了。”

苏冷, 唐欣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