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圣尊武师

更新时间:2021-04-27 13:10:12

圣尊武师 已完结

圣尊武师

来源:掌中云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陈晓, 乔雪

精彩试读:陈岩,乃是陈成的父亲,而之前所出声的那名三长老,则是陈成的爷爷陈龙辉。见得陈战天提出了这个要求之后,这对父子便是第一个的开口反对。千年雪参,即便直接服用下去,就算天赋再低的武师也能够保证顺利进阶到炼体九层,而且炼体九层突破到圣者的瓶颈也可直接无视。因此一株千年雪参,就相当于一名圣者高手。对于像陈家这种家族来说,一名圣者高手子弟,可是极有可能能够被三大宗门的人选中的。这一点,众人心中都是知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同族欺凌

莫老的话,回绕在陈战天的耳边。一时之间,房间之内陷入到了一阵沉默之中。沉闷的气氛,弥漫了整个房间。

“传闻天云宗的玄灵阁阁主,已经达到了七阶灵师的地步,倘若能够请的动他出手的话,那就有极大可能彻底康复。”

天云宗的三长老,这等人物,可不会随便出手的啊!

半响,陈战天抬头看了一眼那床上的陈晓,掷地有声的说道。“莫老,还要麻烦你尽可能的保住晓儿。其他的,我会想办法的,我会尽快的带他去天云宗求救。”

听到陈战天这番坚定的话,莫老也只能无奈的点头,开口说道:“半个月之内,我可保晓儿生命无忧。”

“出去吧,也该让他好好休息休息了。”陈战天话音落下,两人先后走出了房间。

在两人的身影消失了之后,躺在床上的陈晓,眼角处一丝泪水悄然滑落。

陈家在这青云镇之内也是一个大家族,人丁极其兴旺。整个陈家之内,跟陈晓一般大年纪的同龄人,就有着十几人。而陈家大少爷重伤的消息,很快便在家族之内传了开来,毕竟当时在武斗场之内可是有很多人看见的。

虽然知道是那陈成暗下了阴手,但这种情况,即便是陈战天也拿他没有办法。毕竟在武斗场之上,受伤败阵,只能是怪自己学艺不精罢了。

两天后,在经过了莫老的又一次调理之后,陈晓的身体状况终于是缓和了几分,已经能够在房间之内简单的活动了。

“谢谢你,莫爷爷。”就在莫老调理好陈晓之后,准备出门的时候,陈晓开口说道。

听到了这话,莫老的脚步停顿了片刻,旋即那满是皱纹的脸上也是难得的浮现出了一丝笑意。“晓儿,你只管好好的调理,过几天就会痊愈了。”

“嗯。”看着莫老有些苍老的背影,陈晓重重的点了点头。只是其心中,却只能无奈的泛起一阵阵苦涩:“果然,只有半月的时间了么?”

这两天以来,只有莫老偶尔来过几次给陈晓调理身体,而陈战天却自从那一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陈晓躺在床上略微休息了几分钟之后,便起床下地,准备出门去逛逛。对于陈晓来说,这两天完全是一个折磨,之前的病情有三阶灵师莫老的出马之后,早就已经好了,而现在的陈晓看上去只不过是表面有些虚弱罢了。

披了一件外套之后,陈晓走出了房门。

“大少爷。”就在陈晓刚刚踏出房门的时候,两名身着黑衣的仆人便恭敬的说道。“老爷吩咐过,您还需要多休息,所以……”

“无妨,我伤势基本上已经痊愈,我只是出去走走罢了。”听到了这两名仆人的阻挠之后,陈晓微微皱了皱眉头,旋即开口说道。

听到了陈晓的话,那两名仆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迟疑。毕竟,陈战天之前可是刻意吩咐过两人的,一定要照看好大少爷的。

看着那两名仆人有些迟疑的表情,陈晓想到两人也是得到父亲的命令来照看自己的,随后便开口说道:“放心,我自己知道。”

那两名仆人见得陈晓这样说,也不好开口反驳,只能无奈的在后面跟了上去,只是在心中想着千万不要碰上家主。

“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我们家族修炼最为勤奋的‘天才’吗?”

就在陈晓刚走出自己的房间不久,一道阴森的声音陡然在陈晓的耳边响起。

听到了这番带有一丝嘲讽的话语,陈晓原先极好的心情顿时被破坏全无。脸庞瞬间冰冷了下来,冷冷的看着远处的一道白色人影。

当看清了来人之后,陈晓脸上瞬间变得阴冷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冷声喝道。“哼,陈丰,你少在这阴阳怪气的。本少爷可没空跟你玩。”

“呵呵,脾气倒还不小啊!”听到了陈晓的这番话之后,陈丰并没有生气,而是继续开口说道。“再过一年可就是你十六岁的成人礼了,过了成人礼如果达不到炼体四层的话,其后果你可是知道的。”

听到了这话之后,陈晓脸色变了变,原先准备离去的身形停顿了下来,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陈丰。

每年立春,三大宗门都会来到各大城镇之内招收外门弟子。而加入这三大宗门,则成为了所有家族子弟奋斗的目标。

只要加入三大宗门其中一个,哪怕是成为一名外门弟子,那也是极其荣耀的。

作为青云镇的一大家族,陈家每年自然也有许多人参加这选拔,毕竟一旦被三大宗门其中一个看中的话,那几乎是一步登天。

而三大宗门的年龄限制,就是十六岁,炼体四层。如果连这个都达不到的话,那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这选拔赛。

对于那些在十六岁成人礼之后没有达到炼体四层的,则是会被家族安排进下属的各大产业之中,打理着一些简单的事物。十六岁之前达不到炼体四层,那便说明没什么修炼的天赋,自然也不可能被三大宗门的人看中。

倘若不能继续修炼的话,对于陈晓来说,之后的人生,也不过是碌碌无为而已。

陈晓现在是炼体二层,留给陈晓的,也不过是一年多点的时间了。要想在一年之内连升两层,特别是对于陈晓这等还未修炼出源力的人来说,那完全是痴心妄想。

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陈丰,陈晓的双拳紧紧的握了起来。虽然陈丰的言辞有些刻薄,但是陈晓心中也是明白,陈丰所说的也是事实。即便自己能够顺利的活了下去,但明年之后,自己将要面临着怎样的人生。

即便自己的父亲是家主,也改变不了多少。

想到了这里,陈晓不禁自嘲的一笑。心中暗道:“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一个问题呢,或许半月之后,我便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一年之后的事情,对于现在的陈晓来说实在是太过遥远了些。因此陈晓便不再理会陈丰在一便的叫嚣,摇摇头走了开来。

见得陈晓完全无视了自己的话,陈丰的心中前所未有的愤怒了起来。

看着陈晓渐渐远去的背影,陈丰不由的一声冷哼:“哼,果然是废物。”

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晰的落在了陈晓的耳中,陈晓的脚步瞬间停止了下来。

“废物骂谁呢。”停下脚步之后,陈晓淡淡的开口说道。

见到陈晓停了下来,陈丰的脸上涌上了一抹喜意,不待陈晓的话落下,陈丰立马接口道:“废物骂你。”

听到了这话之后,陈晓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咧嘴笑道:“呵呵,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啊!”

这时候陈丰也反应了过来,脸色因为愤怒而涨的通红,对于陈晓的话,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出反驳的话来。

“你给我等着。”良久之后,看着陈晓的背影,陈丰怒道。“你这个垃圾,要不是你父亲是家主恐怕你早就没有在家族里存在的必要了。”

不再理会陈丰,陈晓带着两名仆人,朝着花园走去。毕竟憋在房间之内太久了,也需要出来透透气。

对于自己的病情,陈晓现在也想的挺开的,倒不如过一天算一天。“与其每天担心等死,倒不如活好接下来的日子。”

各种娇艳的鲜花,争奇斗艳的竞相开放着,花园之内更是种植着一些珍奇的药材,微风拂过,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花园之内的空气极其清新,陈晓深吸几口,旋即便在这花园之内闲逛了起来。毕竟这等安逸的生活,自己可是好久没有体验到了。

但是每当人越想放松一下的时候,总会有几只不长眼的苍蝇主动粘上来。

“陈成表哥实力真强,三个月后三大宗门选拔,极有可能入围啊!”一道突兀的声音在陈晓耳边响起,循着声音,几道人影出现在了陈晓的视线之中。

对于陈丰的话,陈成显然也是极其的受用,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而一边的陈晓,听到了这等奉承的话,却尽是厌恶之意。皱了皱眉,陈晓便打算离开,与这伙人相处,总归有些不舒服。

“表弟真是好心情!竟然难得的来此赏花。”就在陈晓打算离开的时候。一道不温不火的声音在陈晓的耳边响起。“看样子,对于一年之后的成人礼可是没什么把握了,打算提前帮家族养花不成?”

此人相比于之前的陈丰,言语之间可是恶毒了百倍。而就在这话落下的时候,一阵嬉笑声便是在人群之中响起。

“也好,提前熟悉一下,免得到时候连基本的知识都不知道。”陈成话音落下,人群中,紧跟着响起了阵阵附和之声。

人群之中,先前与陈晓碰到的陈丰赫然也在。

“哼,一年之后,看谁还会庇护你?”有了陈成的带头之后,陈丰的也是语气森冷的开口说道,对于他们来说,陈晓在陈家的地位,着实太过特殊了一些。

由于先天绝脉,陈晓一直是生活在了陈战天的庇护之下,一直以来,倒也没有吃太多的亏。但是对于其他同龄人来说,心中就极端不平衡了。明明陈晓实力在众人之中属于垫底的,但是他们所能够享受到的,陈晓照样能够享受到。

所幸,这般情况,将在一年之后彻底改变。不出意外的话,区区炼体二层的陈晓,肯定是得不到家族的认可的,这般事实,即便是陈战天也改变不了。

如果陈晓成不了一名真正的武师,那么陈成相信,自己几人足有几百种方法致其于死地。

陈晓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双手紧握成拳,抿紧了嘴唇,眼神森冷的看着不远处的陈成。

此刻,陈晓的脑海之中,渐渐的浮现出这些年以来,众人对自己的嘲笑。虽然自己比寻常人更加努力,但是所得到的结果,也不过是如此而已。

而私底下,众人也对陈晓起了一个称号“最勤奋的‘天才’”,当然,这天才二字,则是充满了讽刺。

由于愤怒,手掌上、额头上的青筋逐渐暴露出来,看着对面几人那肆无忌惮的嘲笑声,一股无明业火从陈晓体内升腾而出。而看着陈晓渐渐开始愤怒起来,那边的笑声更大了。

半响,陈晓松开紧握着的双手,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只是其脸色,却是阴沉的吓人。

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眼前依旧在嘲笑着自己的几人,陈晓平静的开口说道:“我是不是废物,还轮不到你们来评论。至于一年之后我会变成什么样,也轮不到你们来操心。”

第一次,陈晓对于生命从心底前所未有的渴望起来。陈晓知道,倘若半月之后自己真的离开了人世,那么自己的父母将要遭受何等的耻辱。原本已经死寂的强者之心,在这一刻燃烧起来。

我定要向世人证明,我陈晓绝不是废物。

而这前提,便是要在半月之后,自己能够顺利的活了下来。

丢下那句话之后,陈晓便带着那两名仆人,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看着陈晓的背影,陈成等人的冷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就在之前陈晓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几人皆是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心头,其中以实力最强的陈成感受最深。

“哼,说到底不过是废物而已,看你一年之后还如何嚣张。”看着陈晓逐渐远去的背影,陈成有些色厉内荏的说道。不过其言语之中的底气,竟显得有些不足。

千年雪参

陈家议事大厅之内。

陈战天坐在首座之上,其余的人分别坐在了下方的两侧。此刻整个大厅之内的气氛极其的凝重,而陈战天的脸色也是异常的阴沉。

“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不知各位的意见如何?”见得下方众人没有反应,陈战天缓缓开口说道。

就在陈战天话音落下的时候,坐在陈战天右手边的一名白发老者忽然开口说道:“我认为此事实为不妥,你身为一家主,应该知道这件东西对于整个家族的重要性。区区为了这件小事就拿出来,恐怕……”

老者说完这句话之后,索性闭上了眼睛,老神在在的开始闭目养神了。

话音落下之后,陈战天的脸色也是微微变了变,但是终究没有发作,只是脸色又是阴沉了几分。

“三长老所言极是,这东西乃是决定之后我陈家子弟能否进入三大宗门,仅仅只是为了这小事而拿出来,恐怕是不妥吧!”就在那老者话音刚落之后,又是一道声音冰冷的响起。

听到陈岩的话,陈战天的嘴角处又是抽动了几分,虽然在这之前就已经猜想到了会有人反对,但是却未曾想到竟然反应会如此激烈。搭在扶手上的右手猛然加深了几分力度,如果不是稍微控制住力道的话,那椅子早就已经粉碎了。

小事,我儿子的生死,对你们来说还仅仅只是小事?

看到这两父子的一唱一和,陈战天的心中不由的产生一阵厌恶。

陈岩,乃是陈成的父亲,而之前所出声的那名三长老,则是陈成的爷爷陈龙辉。见得陈战天提出了这个要求之后,这对父子便是第一个的开口反对。

千年雪参,即便直接服用下去,就算天赋再低的武师也能够保证顺利进阶到炼体九层,而且炼体九层突破到圣者的瓶颈也可直接无视。因此一株千年雪参,就相当于一名圣者高手。

对于像陈家这种家族来说,一名圣者高手子弟,可是极有可能能够被三大宗门的人选中的。这一点,众人心中都是知道。

要知道,就算是陈家的家主陈战天,也不过是炼体八层而已,距离圣者还有一段距离。

当然,千年雪参对于灵师的诱惑却绝不仅于此。对于灵师来说这可是极其难得的珍宝,陈战天知道要想能够治好陈晓的病,却必须拿出足够份量的宝物,才能打动天云宗的人,而这千年雪参绝对是一株绝世珍宝。

这一株千年雪参乃是陈晓的爷爷,上一代的家主陈陨在一次偶然之下所得到的,之后更是定下遗言,只有在十六岁成人礼之前达到炼体五层,方才能够食用。毕竟天赋越高,往后的修炼成就也越高。

而到了陈晓这一辈,陈成无疑是天赋最为出众的一人,现在已经是四层了。按照这个情况下去的话,一年之后陈成绝对会达到五层的水平。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陈战天提出要这个千年雪参的时候,陈岩和陈龙辉会出言阻止了。毕竟这乃是关乎到陈成未来的成就的,这两位直系长辈岂能大意?

有了陈龙辉父子两人开口阻止,原先就属于陈龙辉这一边阵营的几人也纷纷开口,虽然不敢明说,但是其话语之中的意思却是责怪陈战天擅自就把千年雪参拿出来。

见得这些人开口之后,陈龙辉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笑意。陈龙辉心中明白,今日之事陈战天想要独自拿走这千年雪参,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坐在首位之上,虽然脸上没有显示出任何的表情,但是心中陈战天却是有些苦涩。自己这个家主做到这般地步,却是太过失败了些。

“大哥留下这千年雪参的确是为了培养后代子弟。但如今晓儿危在旦夕,恐怕也只有这千年雪参能够打动天云宗的人了。”场中沉寂了半响之后,一道苍老的声音猛然在众人耳边响起。“若是为了救人,拿出来也无可厚非。”

伴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原先有些洋洋得意的陈龙辉父子等人的脸上瞬间拉了下来。要说还有谁能够压制陈龙辉的,恐怕也就只有陈龙辉的二哥陈龙天了。对于这个二哥,陈龙辉还是有着几分忌惮的。但是在这般情况之下,陈龙辉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二哥,当初大哥留下这雪参可是为了我们家族的后续发展所考虑的。而晓儿先天绝脉,即便是医治好了,恐怕之后的成就也高不到哪里去吧。”

“再说,这些年大家都有目共睹的,我们也一直给他提供与其他人相等的资源,但是到如今还只是炼体二层而已,就连源力都未曾练出来。”

炼体三层,本命源粒觉醒之后,才能修炼出源力。

陈龙辉的话,又是在场中激起了一层激浪,虽然这些年以来陈晓的修炼努力乃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甚至于比陈成都勤奋几倍,但是奈何身怀先天绝脉,即便是再勤奋修炼,也始终达不到炼体三层的实力。

“各位。”

原先一直未曾开口的陈战天忽然开口道。

“这千年雪参的确是我父亲留下不假,也确实是有言说留给家族后续子弟服用的。”陈战天声音掷地有声,在陈战天开口之后,所有人也都静下来看着陈战天。

“但如今,我却不得不拿出来,陈晓乃是我陈战天的儿子,也是众位的后辈。身为一个父亲,我不能眼看着自己儿子的死亡。”

“作为陈家家主,我却没做到一个家主的责任。因此,我愿放弃家主之位,来换取这一株千年雪参。”

轰……

陈战天的话,无疑是在场内激起了千层巨浪,在陈战天话音落下的时候。在场的众人没有想到,为了陈晓,陈战天竟然甘愿让出这家主之位。

下方坐着的陈岩,在陈战天此话落下的时候,嘴角处涌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不禁怦然心动了起来。

要是陈战天退了这家主的话,自己可是有着百分之九十的希望当上这家主的。

想到了这里陈岩心中变的极其激动了起来,那千年雪参固然是极其重要,但是相比于自己当上这家主之位,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毕竟,只要自己能够当上家主,那么陈家的一切资源还不是让自己随意支配?要知道这长老会之内,自己这方所拥有的人数可是超过了一半。

对于这家主之位,其实陈岩早就已经窥探已久了,但是无奈陈战天的实力乃是家族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再加上其父亲又是上一代的家主。虽然私底下谋划许久,但是却未曾成功一次。

而现在,这陈战天竟然主动提出要放弃者家主之位,陈岩的心中立马就激动了起来。

相同的,在陈战天这番话说出的时候,那原先一直老神在在坐在那里的陈龙辉猛然睁开了双眼,眼眸之中迸发出了精光。他也未曾想到,为了救治这众人口中所谓的废物,陈战天竟然能舍弃这家主之位。

“如若还有人反对,那我便奉陪到底。”凌冽的寒光,猛然自陈战天的身上爆涌而出,在场的众人五一不是打了一个寒颤。陈战天的袖袍之下,隐隐间还有着一丝光泽流动。

嘭……

伴随着陈战天手掌拍下,那摆放在陈战天身边的桌子轰然炸裂,一时之间,漫天木屑在大厅之内弥漫开来。

“呵呵,家主何须动此大怒,区区一株千年雪参而已,尽管拿去就是,晓儿也是我的孙子。这孩子的勤奋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的,若是就此夭折,我等也是不忍心啊!。”

看着陈战天的这般威严,陈龙辉干笑了几分之后,面不红心不跳的开口说道,仿佛之前那名百般阻扰陈战天的人不是自己似的。

大厅之内的众人听到了陈龙辉的这句话之后,皆是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老狐狸,这陈龙辉变脸也着实太快了一些。

“只是不知道这家主之位……”未了,陈龙辉微笑着开口提醒道。只是他的微笑在众人的眼中看来,却是增添了几分厌恶。

此话出口之后,陈龙辉便是等待着陈战天的回答。陈龙辉早已在心中盘算好,如果此刻陈战天胆敢反悔的话,那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好过。

看着陈龙辉脸上那一抹微笑,又撇了一眼坐在远处的陈岩,陈战天的心中不禁一阵冷笑。旋即缓缓开口道:“如此战天便多谢三叔了,至于这家主之位,等长老会选定出接班人之后,我立马便交出来。”

陈战天心中也明白,这接班人十有八九就是这陈岩了,至于这所谓的长老会却也只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

陈战天此话落下之后,陈龙辉父子两人便不再隐藏,脸上涌现了明显的笑意。两人心中都是明白,几天之后,这陈家的家主,就是这陈岩了。

一直坐在旁边的陈龙天,见得这般情形之后,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自己这个二长老在陈家之内的辈分是最高的,但是其中的势力却比不上陈龙辉,对于这般结果,即便是陈龙天也无力改变,只能苦涩的干笑了几分。只能在心中暗叹:“大哥,你可曾想到,我陈家竟然衰弱至此。”

现在的陈龙辉父子却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得意了,毕竟现在的陈战天乃是陈家当之无愧的家主。因此仅仅只是欣喜片刻之后,两人的脸上便很快恢复了平静。

“既然如此,大家都散去吧!”看着陈龙辉父子脸上那明显的喜意,陈战天揉了揉太阳穴,摆摆手说道。

虽然有些人对于这个结果不太满意,但是却也无能改变这一切,因此众人也只能无奈的退去。心中都是明白,这陈家之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陈晓, 乔雪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