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你是星辰大海

更新时间:2021-04-28 16:48:13

你是星辰大海 连载中

你是星辰大海

来源:微阅云 作者:请叫我叶子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他牵着我下车,随后长臂一揽,手臂揽在我腰上,将我圈进他怀里。感受着他怀抱的温度,我脸颊有些发热,同时脑子里也更懵了。他不是拒绝我了吗?我刚想问,可这时几个老总看到了傅司寒,他们端着酒杯,一脸谄媚的笑着走过来。傅司寒与他们寒暄,我只好把问题咽回肚子里。穿过前院,进入别墅大厅。一进去,我就看到了站在一众名媛中间,如众星捧月般的新娘子。新娘子长得极美,乌发盘起来,头戴白纱,皮肤白到透光,美的像个落入凡尘的仙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礼现场

他穿好衣服往外走,我追下床。我身上裹着毯子,由于跑的急,我脚踩在了毯子上,身体顿时失去平衡,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很疼,但我却顾不得。我伸手抓住傅司寒的脚踝,昂头看他,近乎哀求的说,“求你了,我真的非常需要这段婚姻。我叫许念,城西制药的许家大小姐,我们家跟你家有婚约的,你就当履行约定了。最多一年,我保证会消失的干干净净……”

许家和傅家的婚约是老一辈订下的口头约定,我爷爷死后,两家就断了来往,这个约定自然也就作废。要不是我被逼的没办法,我也不会想到利用这个,来跟傅司寒攀关系。

傅司寒看也没看我,只无情的将我踢开。

我看着他的背影,“我录像了。”

傅司寒脚步终于停下,他侧身看向我,“你可以发出去试试。”

他根本不怕。

求也求了,威胁也威胁了,所有的算计都落了空。

我趴在地板上,无声的落泪。

离开酒店,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满脑子想的都是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明天就要开庭了,我一个人斗不过他们一家子,我得找人帮我。可我还能找谁……

我走神时,一辆面包车突然停在了我身侧,车门打开,从车里下来两名大汉,两人走到我身旁,一左一右拽住我,就把我往车里拖。

“啊!”我惊恐的大叫,“你们是谁,要干什么!救命……救命……唔!”

嘴巴被捂住。

一名大汉对我道,“大小姐,我们奉老爷的命令送你去警局自首。法庭会看到你自首的份上,为你减刑,老爷这都是为了大小姐你好。”

不是我撞得人,凭什么要我去自首!

为我好?让我替他和小三的女儿坐牢,这是为我好?!

我气疯了,拼命的挣扎。

可男女力量相差悬殊,我根本挣脱不开。

在我要被带上车的时候,不知从哪冲过来一群黑衣保镖,几下就将大汉制服,把我救了下来。

这辈子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我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还起得来么?”一个冷漠的声音传过来。

我抬头。

一辆黑色慕尚停在不远处,傅司寒倚着车身站在车旁,他嘴里叼着烟,漫不经心的看着我。

有些人就该高高在上,好比傅司寒。

我仰望着他,心想,如此狼狈的我,的确配不上人家。

没等到我的回答,傅司寒不悦的蹙眉,“腿没断就站起来。”

我起身,“谢谢你救我……”

“上车。”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懵的看过去。傅司寒已经上了车,见我还傻站在原地,他神色不耐的重复一遍,“上车!”

我忙跑过去,有保镖为我打开车门,我钻进车里。

豪车的内部空间都很大,可跟傅司寒同坐在后座,我却有种拥挤的感觉,他的存在感实在太强了。

“傅总,”我试探性的开口,“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傅司寒没理我。

早在调查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性子冷。现在相处一下,发现是真冷。

我也没胆子再问第二遍。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一家奢侈品店门前,我在傅司寒的示意下,走进店里。

有店员围上来,换衣服,化妆,戴首饰,我还没反应过来这是要干嘛,我就被从头到脚的打扮了一遍。

然后,我又上车,想着傅司寒到底要带我去哪时,车停在了一栋别墅大门外。

别墅大门贴着大红喜字,前院里的草坪上洒满了红色玫瑰花瓣。一打开车门,就能听到别墅里传来的悠扬的音乐和人们欢闹的声音。

这是,婚礼现场?

我出神时,傅司寒已经下车了。他绕到我这边,绅士的为我拉开车门。他将手伸给我,“不是要跟我结婚么?走吧。”

新娘子

把手放进他的大手中。

他牵着我下车,随后长臂一揽,手臂揽在我腰上,将我圈进他怀里。

感受着他怀抱的温度,我脸颊有些发热,同时脑子里也更懵了。

他不是拒绝我了吗?

我刚想问,可这时几个老总看到了傅司寒,他们端着酒杯,一脸谄媚的笑着走过来。

傅司寒与他们寒暄,我只好把问题咽回肚子里。

穿过前院,进入别墅大厅。

一进去,我就看到了站在一众名媛中间,如众星捧月般的新娘子。新娘子长得极美,乌发盘起来,头戴白纱,皮肤白到透光,美的像个落入凡尘的仙子。

身旁的傅司寒身体僵了一下,脚步停下。

我察觉到不对劲,侧头看向他。

傅司寒一双冷眸正直直的看着新娘子,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但从他骤然变低的气压中,我也能感觉出来,他生气了。

新娘子也看到了我们。她跟周围人说了几句什么,就提着裙摆,走了过来。

“司寒,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说着,新娘子看向我,“这位是?”

傅司寒没回答她,而是问,“决定嫁了?”

新娘子咬了咬下唇,一双美眸蓄上泪水,要落不落,看上去为难又委屈。

“司寒,你明知道的……你明知道我爱的是谁,也明知道我别无选择。司寒,你不要再逼我了。”

我僵在原地。

他俩是这种关系?

我看向傅司寒,他依旧看着新娘子,幽深的眸子里带着细碎的难过。可以看得出,他应该很喜欢这个女人。

“司寒,她到底是谁?”新娘子又问。

“她就是我跟你提过的,许昕的姐姐。”新娘子身旁的伴娘道。

“哦,”新娘子恍然,“你就是开车撞死了孕妇,又潜逃的那个人。”

新娘子声音很大,再加上她身份特殊,这一嗓直接把周围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一句话就把我变成了杀人犯。我想反驳,可我又怕怼了新娘子,惹傅司寒生气,于是只能装哑巴忍着。

众人似是把我的沉默当成了默认,一个个看向我的目光,露出直白的恶意。

我心里有气,便用力抓着傅司寒的衣服撒气。

傅司寒扫了一眼我的小动作,然后口吻平淡的介绍我,“她现在跟我在一起。”

“什么?司寒,你怎么能跟个杀人犯在一起,”新娘子伸手,一把拉过傅司寒的胳膊,诚恳的道,“司寒,我希望你幸福,你不要因为生我的气,就随便找一个女人,你应该找一个配得上你的,而不是……”

新娘子看我一眼,那眼神里的鄙视简直满的溢出来。

我知道我配不上傅司寒,但她这个已经嫁给了别人的前任,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先前我觉得她美的像个仙子,现在我觉得,她美得像朵大白莲!

我有些忍不了了,刚要说话,就听傅司寒突然道,“我觉得她很好。我女朋友,我喜欢就够了。”

在一起和女朋友,可不是一个意思。傅司寒等于当众承认了我的身份!

我一怔。

众人也都是一惊。

新娘子脸上的笑僵住,她努力维持着镇定,“司寒,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一个杀人犯,哪配得上傅总!”

“就是,那个案子我从报纸上看到了,说是明天开庭。搞不好明天就进去了。”

“看来傅总心里还是有阮小姐的,故意找了个女人来气阮小姐……”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新娘子的神情才好转过来。她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你们别瞎猜,司寒才不会做这种幼稚的事。”

说着,她看向傅司寒,诚恳的道,“司寒,你以后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人……”

不等新娘子把话说完,傅司寒突然俯身,唇贴在了我的唇上。

他,在吻我!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