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破时空修真路

更新时间:2021-04-27 19:25:28

破时空修真路 已完结

破时空修真路

来源:掌中云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张浪, 欧阳钰

精彩试读:张浪望着四周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墙壁,认真地阅读着每一份历史。确实,当他认真观看记忆碎片的时候.灵魂能量流失的特别快.但是,同时源豆也向张浪的灵魂补充流失的能量.总体来说,两者维持着一个平衡.突然,一个很莫名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他在想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全是因为高考,一切都是因为高考,到现在他依然相信,自己居然会落榜。于是,他想回去高考的那段时间看一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背后的真相

张浪消失的那一刻并不是立即就去北极大陆,而是选择了回去医院看他父母亲最后一眼。现在的他最放不下的就是他的父母。

场景再一次转回医院,刚才和糟老头聊天只是花费了几分钟。当张浪回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刚好也已经完成了。

只见这时候医生打开手术室的门,张浪的母亲一下子就跑到医生面前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没有事吧?”

医生只是看了一下张浪母亲那对带着期盼的眼睛,便低下头轻轻地摇了几下,叹口气说:“我们已经尽力了,请你节哀!”然后就留下失神的张妈妈走了。

而这时候护士也推着张浪的尸体走出了手术室,只是张浪已经被白布盖上了,说明他已经走了。

张妈妈见到自己儿子被推出来后,径直地扑到张浪身上,使劲地摇着张浪那已经开始变得僵硬的身体,放声大哭,而且还不时地说道:我苦命的儿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知道,妈妈想你吗?我的儿啊!你回来啊!你回来啊!张妈妈一手抱着张浪,一手还不停的捶打着自己的心口。张妈妈那撕人心肺的哭喊声穿透了空气,传遍了整个医院,撕破了医院的沉静,使医院蒙上了一阵阵悲凉的气氛。

张爸爸见到自己的妻子哭得如此惨,也只是上前用双手捉住张妈妈的双肩,用力的握了下。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眼角边也留下了两行滚滚的泪水,一直滴落到张妈妈的头发。

谁说男子汉大丈夫没有眼泪,只是还没有来到。

现在失去儿子的张爸爸,那泪就好像不要钱似的一个劲掉落进张妈妈的头发里。无声的泪比哭出声音的眼泪,还要痛苦。

护士看了看早已经哭成泪人的两人,只是职业性的说了句:“叔叔阿姨,节哀顺便吧!”跟着就推着张浪的尸首走向太平间了,只留下张爸爸和张妈妈在手术室前互相依偎着哭泣。

突然眼角热热的,张浪知道自己哭了,但是奇怪的是他流下的不是泪水,而是一些灵魂能量,只是他真得哭了。他再也看不下去了,于是决定离去到南极大陆。张浪的灵魂,慢慢的模糊了,最后消失在医院的走廊。

当踏上南极大陆的那一瞬间,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一天了。按照糟老头所说的那样,张浪很快就找到了传送大阵。张浪看了一眼这个散发着古朴气息的大阵,那闪闪的连线,只是轻轻的微笑了一下便毫不犹豫地走进了大阵。

当他踏进大阵中间的时候,周围的景色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此时的张浪正身处一条长廊上,周围的都是由一幅幅动态的图画组成的墙壁,记载着这段时间世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望着一幅幅图画,黄唐呆了,似乎这世界的一切都存在在这时间长廊上,一切都无可避免地刻录在时间上,刻录在记忆碎片上。

突然,处在张浪身体里的那颗紫光豆-张浪是如此称呼它的,发出一束很强的紫光。随着紫光的发出,一些信息也随即传递到张浪的脑海。

顿时,张浪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静寂冥想的状态。也幸好现在时间长廊上没有人,不然张浪就会有危险了。一个惊呆的灵魂是很容易被别人吸取能量的。

只见这时候张浪身上散发着股股的紫光,只是张浪整个人都漂浮在时间长廊的半空,两眼不时闪烁着精光,脸色也不时地转换着,由一开始时惊呆,转向一副明悟的样子。

只是瞬间,他就明白了一切。确实糟老头没有骗他,这世界真得是叫做真神宇宙,也是一个残破的世界;而另外的那个也是叫假神宇宙,只是分成了三层。

原来那颗发出紫光色光芒的豆豆,不叫紫光豆,而是叫做源豆,是宇宙生来便存在的三颗源豆之一。源豆是有自我意识的,它会自由择主,而张浪可以得到这颗源豆,只可以说他真得太走运了。

说张浪好运是因为据说源豆只是在假神宇宙出现过,而且拥有源豆的另外两个人都是假神宇宙鼎鼎有名的大神。而拥有这颗源豆,张浪便可以不需要通过时间长廊就可以到达化生池了,而且他还可以不担心自己灵魂的消耗。因为源豆是宇宙最本源的能量体,它会滋润拥有者的灵魂。

同时,张浪还知道,真神宇宙的基础是时间,而假神宇宙的基础是空间。虽然两个宇宙似乎是一个整体,但是却被宇宙隔膜隔开的,只有化生池将它们相连。

在假神宇宙上可以成为修真者。说白了,真神宇宙只是为假神宇宙提供灵魂。当灵魂通过化生池后将会失去所有关于真神宇宙的记忆变成一个新的灵魂,在假神宇宙中重生并修真或是做个平凡人。

当修真者能量到达一定限度的时候就会迎来天劫,度过了就向上飞升一层,到达仙界。同样度过仙界的天劫后又会飞升到最高层神界。当到达神界时,领悟空间就会成为主神一样的存在。这些是后话,暂且不提。

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人知道假神宇宙的灵魂消散后将会到哪里,同样也没有人知道真神宇宙的灵魂是由哪里来的?连掌控者也不清楚,但是拥有源豆的两个大神却是可以通过源豆吸收身边刚死的人的灵魂并化为属于他们的力量。

当知道这些的时候,张浪不禁地回想到自己高中时候还和一个好朋友为时间和空间的问题而争得面红耳赤,最后却是谁也说服不了谁。只是可惜,现在确实和他天人相隔了。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还可以见到他吧!张浪心里默想到。只是真神宇宙和假神宇宙的空间时间是不相同的。真神宇宙过一年,或许假神宇宙只是过了一天,也或许过去一万年,这谁也说不定。

望着现在这空空的时间长廊,张浪想想刚才自己惊呆的样子都是一阵后怕。从源豆上的信息,他知道灵魂在真神宇宙是可以互相吞噬的。现在张浪脑中就有不少关于如何吞噬别人灵魂的功法,他也知道当灵魂达到一定强大的时候还可以借尸还魂,但是那样掌控者使者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这个还魂的念头,张浪一看就打消了。

张浪望着四周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墙壁,认真地阅读着每一份历史。确实,当他认真观看记忆碎片的时候.灵魂能量流失的特别快.但是,同时源豆也向张浪的灵魂补充流失的能量.总体来说,两者维持着一个平衡.

突然,一个很莫名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他在想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全是因为高考,一切都是因为高考,到现在他依然相信,自己居然会落榜。于是,他想回去高考的那段时间看一下。

他本来就是一个想了就去做的人,同时他也压抑不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于是,他选择了那段时间,准备通过时间长廊回到过去。

张浪决定先回到高考考试的那段时间,瞬间灵魂化成了一道细线,进入了那段时间的空间里,去观看那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

高考没有问题,自己很正常得发挥,只是最后没有对网上的答案。但是张浪还是相信自己一定考得不差的。

但是现在诱惑来了,自己的成绩确实是一团糟糕啊!根本就不像是自己的平时成绩,甚至说连一半都不是。究竟为什么这样呢?

他,决定到评卷的那段时间去看一个究竟。于是,他手中结出一些手印,只见他手印刚结完自己就再次化成一道光线。不一瞬间,张浪就回到了时间长廊。同时,他还感到自己的灵魂能量在消失,这时候他暗叹道:难怪那老爷爷叫我不要有事没事不要去穿越时间长廊回到过去。

原来穿越对灵魂伤害如此的大。虽然进入容易但是出来后灵魂就会消耗大量的能量。其实在灵魂能量开始消逝不久后,源豆也散发出一些灵魂能量滋润着张浪的灵魂,令灵魂的支出和吸收达到一个平衡。

不久,张浪的灵魂能量不再支出了,而是吸收由源豆发出的能量来恢复自身的能量消耗。幸好他还有源豆为他滋养恢复灵魂,不然他还真不敢再次穿越了,消耗实在太大了。

休息片刻,张浪再次进入历史中,回到评卷的那个时候。

只见,评卷场中一个个身影在忙碌着,那一台台电脑在运转着,一个个红色的数字出现在电脑里。语文评卷室,张浪看到自己的答案就在一个个评卷老师的电脑划过。他看到的俨然是一个个高分的数字,而最后总分也是136。但是为什么网上最后只有92呢?

同样,他还看来其他科目的,同样也很高分。分数已经足够他考进北大了。

但是那触目惊心的472分还在黄唐的脑海回旋着,472,472真得就只是472吗?这真是我的成绩吗?为什么会这样呢?张浪呆呆的想到。

突然他呆滞的眼光闪过一丝精光,一定要弄个究竟,一定要弄清楚事情的结果,不然,他也不会安心去化生池。

这次,张浪没有回到时间长廊中去,而是结出一些与上次很不相同的奇怪而且复杂的手印。之后,他的身影再次消失。

距离评卷结束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还是同样是评卷室,只是已经没有评卷的老师在了。只有一排排冰冷的电脑,还有一个常人看不见的灵魂。

张浪已经一个一个晚上的在穿越,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线索,但是接连的几个晚上什么也没有发现,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他不相信,直觉告诉他,他一定可以在这几个晚上找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于是,他就一直的等待着。

突然,一个身影从门口进入了评卷室。只见那道身影左张右望的,猥琐的走到一台电脑前,开机,搜索资料。只见屏幕是显示:张浪,考号*******,分数668。跟着,那身影头一点,似乎就决定了一件很大的事情那样。将张浪的成绩全改了,改成了一个叫廖仙陆的名字,而张浪的成绩也就和那廖仙陆的成绩对调了。

到这时候,张浪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的成绩是被一个叫做廖仙陆的家伙换了。

做完这一切,那人影舒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这时候,张浪才靠近看清楚这人影是谁。原来是廖负责人,负责整个高考评分和成绩。而他的儿子也刚好是今年参加高考,平时那廖仙陆的成绩也和黄唐差不多。而廖负责人正是因为不可接受自己儿子考差了,就作出换成绩这件事来。

张浪狠狠地看向那身影,将他的一切都记进了脑袋,而源豆也似乎感应到张浪的愤怒,一丝那姓廖和他儿子廖仙陆的灵魂气息进入了张浪的脑海。

他很想发泄,很想杀了那个人,但是现在却是没有办法。灵魂状态下的他,不知道怎样去影响一个还活着灵魂。

"算你走运吧!"张浪恶狠狠地说了一句,那狠毒的眼光还狠狠望着那廖负责人。

这时,空气似乎也一震,而那廖负责人似乎感受到什么,看向了张浪的方向。只是那姓廖的又怎么会看到张浪呢?于是他松了一口气,走出了漆黑的评卷室,关上门,哼着小调回家了。张浪看到他那副德行就想上去踹上那家伙两脚,但现在却只可以瞪着他离开,不可以做任何的报复。

看完这一切,张浪带着激愤的心情消失在评卷室,来到一个山清水秀但是又幽静的不能再幽静的山谷里。

一来到这里,张浪就仰头长吼,并不时的拍打这自己的胸膛,犹如一只发狂的猩猩那样,向天长吼,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激愤和不甘。

我叫钰

发泄完自己负面的情绪后,黄唐就静静的站在山谷中的一处湖边,凝视着远方平静的湖水。只见月亮倒映在清澈的湖水上,随着湖水一波一波的闪着柔和的光芒,让环境染上了一抹孤寂的气氛。

虽然此时张浪很是气愤和不甘,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渐渐地也就平静了下来,认命了。他,就静静地站着,想着,想着自己接下来应该走的路。

化生池,他是一定会去的,但是是什么时候,他就真得不清楚了。太早到达化生池意味着,在这个世界的回忆将会更早的失去。虽然张浪自己觉得自己的人生并不完美,但是却是温暖的,这个世界还有着太多属于他的牵绊了。

他还不想太快的离去,甚至还有一些问题他觉得自己应该要去探索一下,那好像是他的使命那样。似乎心头总会有个声音,不断地喊着叫他完成对着个世界的最后的探索。毕竟,以后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回到真神宇宙。

望着湖光出神的眼光收了回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带着有点疲惫的感觉向北望去,双眸似乎穿透了距离,望到那始皇的墓地骊山,接着又若有所思的样子,。灵光一闪,他的双眼闪了闪,就决定从始皇的身上开始吧!

毕竟,秦始皇是第一个统一中国的皇帝。张浪多年来成绩上的第一,从第一开始也正代表了他对生前的怀念。

正当张浪准备离去的时候,一声呼救声从山谷的另一边响起了。于是,张浪立即腾空而起,向声音发出地飞了过去,想看一下发生了什么。

离湖边不远的树林中突然跑出来一个衣衫破损的那孩子,那女孩子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啊!救命啊!”

紧跟女孩后边又出现了两个面目狰狞的男子,一个脸上有着很长的疤痕,一个是平头的,白白俊俊的,只要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人。只听,那两个家伙一边追一边还呼喊着:“死丫头,你尽管叫吧!在这个穷山峻岭是不会有人啊,也活该你倒霉,居然相信我们两个真得停车了!哈哈。”

“靓女,看你还往哪里跑,前边可是一口湖啊!你跑不掉了,还是乖乖的过来服侍我们哥俩吧!服侍的开心了,就放你一条生路有怎样啦!哈哈嘿嘿!”那个平头的家伙肆意地说道,并且带着一脸的淫笑。

张浪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桩抢劫事件,本来富有正义感的他真得很想冲上去将那两个家伙打跑,但是现在却只可以沦为看客。突然一股无能为力的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恨,恨自己没有能力去帮助这个可怜的女孩。同时,他真的发觉自己在这个世界除了是一名看客外,便什么也改变不了。

于是,他只有带着痛苦的目光看着事情的发生,冷冷的泪水再次滑过了他的脸。

女孩捂着破烂的衣服,一路跑到湖边,见到前边是湖,便扭转头惊恐的看了看追上来的两个匪徒,再看看四周,只见四周已经是一片平坦,而且那平头和刀疤脸已经将两边的路都用身体封住了。女孩立刻指着平头,大喊道:“不要过来,你们再靠近我就要跳下去了!”

这时候,张浪也已经看清楚了女孩的模样。那头已经凌乱的秀发正在风中飘舞着,破损了的衣服露出一块块嫩白的肌肤,让人一看了就有一种冲动。张浪可是还没有看过女孩子这样的,顿时也感到自己脸上一红。

那张脸真得很漂亮,有点像洋娃娃的味道,白皙的脸上透着一股股可爱的气息。只是现在女孩是可怜不是可爱,两行泪水将原本白皙的脸颊热的有点红红的,但却是别有一番美感,也真得难怪那两个家伙会这样的,女孩实在太美了。

平头和刀疤脸这时候也不跑了,只是分别从两边慢慢地靠近那女孩,而且还一边调侃着:“刀疤,你看这女孩多水灵啊!看那身材怎么一个靓字了的啊!”谁知道那平头居然还会小小的文化,便即场卖弄起来了。

刀疤脸有点喘气地说道“色平,要不是你刚才在车上捉不住她,我们也不用跑那么远来追她了,在车上解决不就好了吗?非要跑大老远!呼”接着又长长地呼了口气,随即便色迷迷的望着女孩,连看都不看平头一眼。

“刀疤,看这里风景多好啊!我还没有在湖边做过的,现在我们有机会了!享受吧!”平头色色地说道,并逐渐地向女孩靠近。

“不要过来,我真得跳了!”女孩再一次着急地喊道,并作出了随时要跳到湖里的样子。

“小妞,你跳吧!你不怕死就跳吧!现在那么冷,你跳下去一定会死的!除非你游惯了冬游。哈哈”刀疤脸调笑道,一点也不给余地女孩。

在刀疤脸说话的时候,平头已经飞身向女孩扑过去了。

女孩见如此,也很干脆地向湖里一跳,“噗通”一声,溅起了一大片水花,女孩便消失在湖面上了。远处女孩的头部出现了,只见她拼命的想向另一边游去,游了一段后,女孩伸伸手,沉没在湖水中了。

一个本该有大好前途的少女就如此魂消香陨在这个偏僻的湖泊里。而这个过程张浪一直在看着,却帮不上任何的忙,一丝愧疚出现在他的心。

而刀疤脸和平头也一脸的伤心样,那是因为没有得到这个美女而作出的伤心样。刀疤脸只是叹了口气,还骂了一句:“臭婊子,真不是好歹!”骂完就转身向森林那边走回去了。

正当张浪在感到内疚的时候,一束亮光从湖里升起,女孩的灵魂向着湖边飞过来。双眼睁开就看到前边不远的张浪,此时他也正好看到女孩,四目相对,只见女孩一脸怨色,似乎在抱怨,这死坏蛋为什么不救我啊?分明想看到我死啊!跟着就瞪着张浪不放,好像想把他杀掉那样。

张浪对着女孩抱歉的笑了笑,走到女孩跟前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其实我想阻止他们,但是我同样也是灵魂,是影响不了他们的!真得很抱歉啊!”

女孩见到张浪走过来已经有点迟疑了,然后又听到张浪道歉,她才清楚原来张浪也是很自己一样只是灵魂来的,便不好意思的向张浪投以抱歉的一笑。因为在成为灵魂的那一刻,女孩也明白正常情况下灵魂是影响不了正常人的。

同时,女孩眼中闪过一股精光,脸上也犹豫了一下,但是后来又放松了。似乎放下了什么决定,或许是在打算吞噬张浪的灵魂吧!

张浪将女孩的脸上的一切变化都看到眼里,他知道人性最大的缺点便是贪婪和人性深处有着一股嗜血的冲动。但是看到女孩转变的脸色后,盯着女孩看了好一会儿,呆呆地问道:“你的名字叫什么?”

“钰!你呢?”女孩羞羞的回答道,而且两眼还带着温柔的目光望上张浪.其实她本来就是一个善良的女孩,要不也不会一瞬间就放弃自己那想吞噬张浪的念头。

好美的一个名字的,人也一样是那么漂亮。“我啊,张浪,弓长张的张,浪荡才子的浪。钰,你的名字好美的,人也一样美!”张浪望着钰的脸呆呆的说道,似乎恨不得在那俊美的脸上亲上一口。

钰被张浪看得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就将头低得更低了。但是那样,反而是铸就了另一番风景。

小说《破时空修真路》 第5章 背后的真相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