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幻梦圣域

更新时间:2021-04-28 11:39:14

幻梦圣域 已完结

幻梦圣域

来源:掌中云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龙筱幽, 阿若

精彩试读:阿若双手环在身前,双颊飞红,急叫道:“你干什么,不许看,快转过身去,走远点。”龙筱幽一时不知所措,急忙转身走开,一会只听身后响起了急切细碎的脚步声,龙筱幽转过身去,一道红光不知道什么东西,刹那间已经到了眼前,危机之际,龙筱幽运起从秘本上学来的法术,躲了开去。虽然躲过了那莫明的一击,可只听“啪”的一声,阿若那一记重重的耳光已经掴在了龙筱幽的脸上,龙筱幽手捂着被打的脸颊,歉意的看着满面怒容的阿若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偷看的……”阿若的脸色由怒不可遏渐渐转为不解,惊奇,不可置信……“你……你怎么下的山?”阿若急忙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修炼

也许真的太累了,不知不觉中龙筱幽觉得好象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可是偏偏就是睁不开眼睛,直到……“啊!下雨了……下雨了……”龙筱幽一跃而起,只见自己全身都已经湿透了,而阿若正站在他面前冷冷的看着。龙筱幽生气的道:“是你向我泼的水?”“是”阿若的回答冰冷得不带半点感情。龙筱幽愤然道:“你仗着自己会法术就随便欺负人?”“欺负你,你能怎么样?”阿若的语气有点嘲讽的意味。

龙筱幽不禁一窒。看到龙筱幽有气没处撒的样子,阿若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语气稍稍缓和了点说:“如果我可以叫的醒你的话也不需要用水泼你了。”龙筱幽想了想也觉有理,虽然还是有些不太高兴,不过已经不太在意了。他好象想到了什么,上下打量了一下阿若,阿若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大自在了,秀目微瞪道:“你好没礼貌,干吗这么看我?”

龙筱幽奇怪的道:“你用什么东西可以装这么多水,一下子把我全身都弄湿了?”阿若呆了一下,随即微微闭上眼睛,似是在默念着什么,轻轻的伸出右手食指向着水塘一指一提,一道水柱冲天而起,接着向龙筱幽当头罩下,龙筱幽一时不急躲避,全身湿上加湿。

看着龙筱幽全身滴着水珠,脸上微微的怒容,阿若的嘴角似乎牵动了一下。不等龙筱幽发作,阿若淡淡地道:“好了,走吧!带你到你修炼的地方去。”说罢径自转身走去,见阿若走去,龙筱幽顾不得再发什么脾气,只有紧随其后跟去。

二人走了约一盏茶的工夫,到了一处边地鲜花,香气撩人的地方,阿若淡淡的道:“这里就是你修炼的地方,我现在先教你炼气之法,然后你可以自行采集天地灵气,聚日月精华,去凡根,结仙骨。”龙筱幽问道:“那难不难啊,要多久才能练成啊?”阿若不屑的看看他道:“对我们来说自然不难,不过,我看你资质普通至及,没有一,两年恐怕是练不成的。”

龙筱幽无所谓的耸耸肩道:“没关系,这里环境这么好,别说一,两年,就是一,二十年也没什么。”阿若摇摇头叹道:“朽木不可雕矣!算了,我也懒的理你,吃了这颗丹药,听我教你修炼的方法。”龙筱幽接过阿若递来的丹药吞了下去,只觉一股清凉迅速的游遍全身,所有的疲劳马上一扫而空,精神大好,浑身上下通体舒畅。

接着阿若长篇大论的说了一大堆的口诀咒语之类的东西,说了有半个时辰,才说完,阿若舒出口气,问龙筱幽道:“怎么样,可以记住多少,算了,我还是再说一遍吧!”

将说未说时,龙筱幽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看你也很不耐烦了,正好,我耐性也有限,不想再听你唠叨了,我已经全记住了。”阿若怀疑的问:“你真的都记住了?别说我没提醒你,如果你记的有半点偏差,修炼时要是稍有差错的话,你可性命难保……”

龙筱幽淡淡地道:“好了,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罗嗦……”阿若没好气的道:“好,随便你好了,你自己修炼吧,我一个月后来看你的进展……不过,恐怕到时候,我见到的就只是你的尸体了……”看着阿若渐渐远去的背影,龙筱幽无奈的耸耸肩。走到花丛中的一个石台上盘膝坐下,按照阿若传授的方法开始修炼起来。

接连几天,龙筱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象是越来越轻,行动灵敏,迅捷了很多,十几天过去了,龙筱幽觉得再按着阿若教的练,已经没任何进展了,一切再无变化,想想也许阿若当时说什么至少要修炼一,两年只是要吓他的,本想去找阿若,又怕自己道路不熟,迷了路,所以不敢乱动,只有无聊地看着大群的蜂,蝶来回飞舞。

其实龙筱幽不知道阿若教他的是修炼法术基础功,是修仙的必经之路,要是换了别人一,两年恐怕也未必练的成,可是龙筱幽天生聪明颖悟,天分奇高,才能在短短的十几天练成了别人需要很久才能练成的法术,而且这些方法本应是循序渐进由教授者在旁指导,再量才而授的,可是那样就无法能一气呵成了。可是阿若因为怕麻烦,所以把所有的口诀方法一股脑都教给了龙筱幽,他才能这么顺利,这么快的练成。

终于一个月过去了,这天龙筱幽闭目入定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升到了半空中,落回石台上,发现阿若正看着自己,眼睛里有一丝不易发觉的惊奇之色,龙筱幽经过认真的修炼,心境早已经不像以前的急噪,他根本不介意阿若的冷淡反而对着阿若微微的笑了笑。阿若眼中的惊奇早已经消失了,冷冷的道:“看起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练成了……”

龙筱幽淡淡笑道:“哦?其实,十几天前,我已经觉得没什么可练的了……”阿若冷哼一声道:“是又怎样!你别得意,这才是刚刚开始,后面的修炼可不会这么简单了,跟我来……”说完,径自转身走去。龙筱幽早习惯了阿若的冷漠,无所谓的耸耸肩跟着阿若走去。

二人一路走下去,到了一座巍峨的山峰之前,沿着小路向上走去。到了山顶,只见这山顶积雪极深,寒风刺骨,龙筱幽双臂环抱在胸前,颤抖的道:“你……你不会让我在这里修炼吧……”阿若冷笑道:“哼,就是,怎么,怕了,你前面学的是练气,在这里你要学用气,你要用你积聚的真气来抵御这里复杂多变的环境,直到能够适应,不为任何环境所感为止,这是一本初级法术的修炼秘本,你闲下来时,可以自己练练……”说着,丢给龙筱幽一本古朴的书,接着人影一闪不见了。

龙筱幽打开秘本,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文字,只看了几行,就因为寒冷的狂风再也看不下去了。只能把书放在怀里,用阿若教的运功方法抵御风暴。

不知过了多久,龙筱幽觉得渐渐暖和了起来,地上的积雪也渐渐融化,不一会儿,就露出了干燥,平实的地面。龙筱幽渐渐感到糟热难挡,全身像是被烈火烧拷一样,“见鬼,这是什么鬼地方,白天冷的要死,晚上又热的难受,那个臭丫头是不是存心整我!”龙筱幽恨恨的咒骂着,可是,无论如何咒骂,也不能让自己觉得好受点,反而是更加炙热难挡。

龙筱幽忙开始运气抵御,渐渐的好了一点,可是没多久又恢复了糟热的感觉,龙筱幽抵不住燃热,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脱下,突然从衣服里掉出了那本阿若临走时给他的秘本,秘本掉落时是打开着的,龙筱幽低头看去,只见书上写着,“静心平气,万事不侵。”

龙筱幽忙按上面所书开始练习。渐渐的糟热之感渐轻,可是太阳东升,热气逝去,寒风吹来,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没多久,山顶上又像他刚到时一样,积起了深及人膝的大雪,龙筱幽不禁绝望的叫:“天啊……!”

一个月过去了,龙筱幽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无论是冷还是热,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影响了,他已经开始修炼阿若留下的秘本上所记载的法术了。开始几页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后面则是字,画相间。白天的寒冷正可以令龙筱幽头脑清醒,心绪安静,正适合学习。而晚上的温暖则可以让他睡的很好。

刚来这里时,他每次的睡眠根本就是被冻晕要么就是被热晕,这时才真正的可以睡的舒服,白天的雪景令他觉得赏心悦目,晚上的糟热也只是温暖罩在身上,以前在地狱一般的他此时在同样的地方却有如置身天堂。

接下来的日子,龙筱幽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那本秘本上,白天苦练,晚上思索,越练越觉得乐趣无穷。人一旦心有所系,时光的飞逝便不那么明显了。转眼间,龙筱幽在这山顶已经快三个月了,他几乎已经忘了一切,全部的心思都在那秘本之上。白天或深夜,龙筱幽不知疲倦的钻研着,终于秘本已经被龙筱幽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只写着一段话:“叹天地浩浩,才智之士之茫茫,君可得见次言,足见君之智能之高,且慧心独具,至此,可赠君一言,善恶本存一念间,明者自行择其一。行之由己,幻梦唯心……”

龙筱幽呆呆的看着这最后的四个字想着:“人们都说梦是心头想,可是,那是真的吗?我现在真的是在自己的梦里?如果是梦的话,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梦,什么时候才会醒呢……”正在龙筱幽暝思遐想之际,一阵飘渺悠扬的歌声似天籁之音般传入了耳里,龙筱幽被歌声所染,不禁失神。

龙筱幽缓缓起身向歌声来处走去,从上顶到山下,与他当初上去时一般无异,走过水塘,里面朵朵娇艳的荷花迎风绽放。花团锦簇中,一个女子双手拨弄着塘水,这只可能是最伟大的画家才能描绘出的景象,就这样那么不真实的呈现在龙筱幽的眼前。正在龙筱幽陶醉于眼前景象时,“啊”一声,那女子的惊叫声让他醒了过了来。龙筱幽定睛看去,那女子不正是那个冷若冰霜的阿若吗!

阿若双手环在身前,双颊飞红,急叫道:“你干什么,不许看,快转过身去,走远点。”龙筱幽一时不知所措,急忙转身走开,一会只听身后响起了急切细碎的脚步声,龙筱幽转过身去,一道红光不知道什么东西,刹那间已经到了眼前,危机之际,龙筱幽运起从秘本上学来的法术,躲了开去。

虽然躲过了那莫明的一击,可只听“啪”的一声,阿若那一记重重的耳光已经掴在了龙筱幽的脸上,龙筱幽手捂着被打的脸颊,歉意的看着满面怒容的阿若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偷看的……”阿若的脸色由怒不可遏渐渐转为不解,惊奇,不可置信……“你……你怎么下的山?”阿若急忙问。

龙筱幽答道:“我……就是听到了你的歌声不自觉的就走了下来了。”阿若问道:“难道,你已经可以适应山顶上的气候了?”龙筱幽点了点头道:“是的,不到一个月是,就可以了,可是我自己不敢乱跑,所以就一个人开始学你留给我的秘本上的法术,刚刚才练成的,晚上我一个人无聊,听到歌声,就不自觉的跟着歌声走到了这。”

阿若越听越惊道:“你连秘本上的法术也练成了。”其实那秘本本是天星老人传给阿若的,经过了近千年阿若也只是略窥门径,难以有更大的进展,所以才把它给了龙筱幽。看龙筱幽点头阿若问道:“既然这样,那刚刚的那一巴掌是你故意让我打到的了?”龙筱幽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阿若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问道:“按理说,你练成里秘本上的法术,我根本不可能那么轻易打得到你,你为什么故意让我打到你?”

龙筱幽支吾着道:“恩!刚刚我偷看了你,虽然不是故意的,可是让你打出出气也是应该的,只是开始那道红光,我不知道是什么,不敢接,后面那一巴掌我看清了,知道打上也不会怎么样的,所以……可是,我也没想到你一个小姑娘会那么大的手力,这一巴掌可真疼啊!”阿若扑哧一笑。龙筱幽第一次见到阿若笑不禁看的呆了。

看到他呆看着自己,阿若不禁脸上一红,心里一阵慌乱,忙撇开头道:“就算你适应山顶的气候练成了秘本上的法术,可是我没允许你下山,你怎么敢自己就下来了?”龙筱幽轻声道:“我……我只是听到了你的歌声,不知不觉的就自己下来了,还冒犯了你,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要不我回去好了……”

阿若嗔道:“好了,别说了……本来你私自下山是要重重惩罚的,可是,念在你也情有可原,就饶你一次,可是要是再有下次,一定重罚,反正你已经下来了,就在这里先露宿一也,明天我来找你,试过你的法力,再看传你什么法术。”说罢转身快步走去,走了几步阿若突然回头向龙筱幽嫣然一笑问道:“我唱歌好听吗?”

龙筱幽连忙道:“好听,好听,真好听……”阿若悄脸飞红,贝齿轻咬,想了一会儿,转身走去。龙筱幽望着阿若远去的方向,耳边回荡着悠扬悦耳的歌声,整晚都沉浸在那让他毕生难忘的笑容里……

整夜明月当空星光灿烂,四周的虫鸣声,微风拂过树叶带起的沙沙声,这一切伴随着正凝视池中红莲的龙筱幽,几个月来,他决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怀着对一切的未知去生活的。大概是从小生活境况的原因,所以虽然他年纪轻轻,但早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得过且过。他从不关心任何人任何事,他对一切的一切都表现的那么不屑。

这时,在这如诗般的静夜中龙筱幽不禁在想:“到这里已经几个月了,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找不到我,她一定急坏了吧!应该已经报警了,可是警察一定是消极怠工的,毕竟我不是什么名人,我家又不是什么大富之家,又有谁会去在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学生呢!不过,也许我可以占那些同学一些光也说不定,嘻嘻……也许和平时一样,等日子到了,按失踪人口把我打发了也说不定,他们一向是这样办事的,相对于那不大稳定的人类社会,这里的确是舒服多了,只是……妈妈……哎!想再多也没什么用,可是,师父说的那么悬,一时半会我还真有点适应不了呢!呵呵!管他呢!反正我也没什么办法,就陪他们玩玩吧!”打定了随遇而安的主意,龙筱幽开始打坐休息。

3-年轻

清晨,温暖的阳光洒遍大地,龙筱幽正舒服的享受着日光浴,心神俱畅,全身懒洋洋的,真想一直这么呆着。突然,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向自己全身罩了下来,情急之下忙施展法术把自己的身体平移开丈余,只听“哗”一声,龙筱幽跳了起来一看只见自己刚才躺的地方已经湿成一片,而阿若正面带微笑的站在一看着他。

本来龙筱幽还打算发通脾气的,可是看到了阿若的笑容,却什么脾气也发不出了。于是无奈的道:“你有完没完啊,又是这招,你不腻啊!麻烦你有点创意好不好,再说,昨天晚上的事,我已经道过歉了,你也打了我一巴掌,干吗还这样啊?”

阿若笑笑道:“我只是想试试你的工夫练的怎么样了,看来这招已经对你没什么作用了,我要想些新招数了。”龙筱幽走到阿若面前道:“其实,你现在这样多好,干吗总是板着一张脸,好象人人都欠你钱似的,多笑笑人不是也轻松好多吗!”

阿若闻言悄脸一板冷冷的道:“少废话,从今天起,我开始教你本门仙法,你要认真修炼,如果有半点松懈,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龙筱幽叹了口气道:“哎!又来了,你现在对我很客气吗?”看着龙筱幽无可奈何的表情,阿若不禁扑哧一笑,随后嗔道:“人家本来修习的是静心之术,要做到心静无波,你以后要是再故意逗我笑,毁我清修,我一定不饶你。”

龙筱幽不屑的道:“哼!很了不起吗,什么静心之术,就是让人变成像木头一样的法术!有什么好练的?我看毁了正好……而且,你那么容易就被我逗笑证明你的工夫不到家,我看你也不是很聪明的人,那么深奥的法术,你是练不成的,不如放弃算了,要是你还执迷不悟的话,也随便你,不过,我要事先声明,可千万别把你那个什么静心之术教给我,我没兴趣……”说完,轻轻地走到池塘边蹲下,双手捧起一捧清水泼在脸上。

阿若听了他的一篇长篇大论不禁一窒,接着气得跺脚道:“哼!你懂什么,既然你这么看不起我的法术,我这就去和爷爷说,让他以后亲自教你,我再也不要管你了……”说着就要转身离去。龙筱幽听了转身向阿若做了个鬼脸,使阿若又不禁失笑,阿若气苦的道:“你这个家伙真是死性不改,我……”

龙筱幽笑着来到阿若面前讨好道:“好姐姐,别生气了好吗?你刚才用水没泼到我,现在我把自己弄湿了,当帮你出气好不好,你可千万别让师父亲自教我啊!”阿若冷冷的道:“为什么,爷爷的法术可比我厉害多了。”

龙筱幽道:“不是这样的,这地方本来就咱们三个人,够无聊的了,要是让我整天和师父一个老头子在一块,他至少也有几十万岁了吧!年代差那么多,我和他之间的代沟就已经是不可能填平的,和他在一块根本就没话可说,那不是闷死我了?和你在一起至少大家年龄差不多,也应该聊的来的多了。”

阿若无奈的摇摇头道:“偏就你这么多麻烦,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告诉你吧,我现在也有几万岁了,你就不怕和我也有代沟?”龙筱幽无所谓的道:“几十万岁和几万岁,我还是选后者了,况且,你的样子看起来和我差不多,至少不会太多压力。”阿若的脸色稍微松弛了点道:“你想和我学也可以,不过,你一定要听我的话,要是有一点违逆我,我就马上把你交给爷爷。”

龙筱幽小心的问:“要是我有半点违逆你,怎么办?”阿若气道:“你……”龙筱幽马上道:“好,好,好,我答应听你的话就是了。”阿若又道:“还有,以后别姐姐,姐姐的叫我,怪肉麻的,你就叫我阿若好了……”龙筱幽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从龙筱幽在山洞里见到师父天星老人的第一眼就开始对这个深不可测的老人存了敬畏之心,少年人心性当然希望对这样的人避而远之。

龙筱幽跟着阿若修炼了一年多的时间,期间龙筱幽不时小心的逗弄着阿若,虽然因此遭到了阿若的追打,可在这荒寂的地方,这也成了他唯一的娱乐,有时阿若生气一连好几天都不理他,但他也总有办法去哄阿若开心,渐渐地,两个人的话也多了起来,毕竟对阿若来说,以前来到这里的人,见到她天仙一般的绝世姿容就会产生些东西,说的话也都是些溜须拍马的话去尽力讨好她,所以对这些到这里的人类,她从没什么好感。

虽说阿若也已经是几万岁的神仙了,可是,她的心性却和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没什么区别。一年多来,龙筱幽的法术进步神速。把阿若传授给他的法术一一练得滚瓜烂熟,阿若越来越觉得自己已经黔驴计穷了,可是在她心理却不知道为什么总希望可以多和龙筱幽相处在一起,不想早早的把他送到爷爷那去,于是她就把以前教给过他的法术换个方式再从教一遍,虽然如此可龙筱幽总是很快的就学会了,若不是这样根本就用不了一年。渐渐地阿若的笑容越来越少了,一连几天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天,龙筱幽练完功见阿若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池塘边,眼睛望着水中出神。于是他便悄悄地走到她的身后不远处拾起一颗小石子扔到了水中,水花飞溅,阿若一惊脸上已经溅到了几滴水珠,回头见龙筱幽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气道:“你戏弄我?”

龙筱幽双手一摊道:“谁叫你自己想事情,想得那么出神,连我到了你身后你都没发觉……哈哈,当初,你趁我不注意泼了我一身水,这一次只被溅了几个水滴真是便宜你了,不过,我这个人一向很大度的,这样就算是报了仇了,哈哈,痛快。”

龙筱幽早就发觉了阿若的失常所以想逗她开心,引她来追打自己,可是,只见阿若脸上的怒容很快的消失了,并显得很失落的样子。龙筱幽奇怪的走过去,看着她问:“你怎么了,干吗啊!这点小事也值得伤心?你不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啊!好了,好了,大不了,我我让你打我出气好了,你别难过了,好吗?”说着把脸轻轻地凑了过去,阿若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情,伸出手轻抚在他的脸上轻声道:“以前我总是借故打你,骂你,你会不会恨我?”

龙筱幽微微一笑仰身躺在草地上,随意的道:“不会啊!说实话,修炼真的是即枯燥又乏味,偶尔和你打打闹闹的,我就当作是这无聊生活的调剂了,怎么样也比在这傻呆着好吧!况且……我知道,你对我很好的……”阿若心里一颤道:“谁对你好了?”“不是吗?你从没真正的打过我,只是不痛不痒的做做样子而已。”龙筱幽道。

看着龙筱幽含有深意的眼神阿若忙别过头去,沉默了片刻,阿若轻声说:“以后我再也不会打你,骂你了,也没有机会了……”龙筱幽淡淡笑道:“你该送我去师父那了吧?”阿若道:“是啊!你还挺聪明的,这也想到了。”

龙筱幽缓缓道:“反正你也没什么可教我的了,那些法术被你翻来覆去的变了又变,也真难为你了,这几天我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我估计你也变不出什么新花样了。”阿若悄脸一红道:“你……你早知道了?”龙筱幽笑道:“是啊!”“那你为什么不……”阿若问。

龙筱幽道:“要是我早拆穿你的话,我哪来的这一年多的快活日子?”阿若轻声问:“你觉得很快活吗?”龙筱幽点点头凝视着她道:“恩……以前家里只有妈妈和我两个人,妈妈起早贪黑的工作,我只有自己照顾自己,我这个人从小性格偏激,孤僻,很难交到朋友,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也没人理会,活了十几年,仔细想想也就是这一年多才是我真正最快乐的日子,我体会到了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你虽然表面上对我凶巴巴的,可是,我每次练功到紧要关头时,你都会偷偷的在一边看护我,每次你打伤打痛我,你都会一个人躲在树林你伤心,我之所以没揭穿你,就是因为我喜欢这种被人在乎的感觉……而且你反复教我同样的法术,无非就是不想离开我,反正我也不想离开你……”

阿若避开龙筱幽的眼光轻轻咬着嘴唇道:“你胡说什么,谁关心你,在乎你了,我巴不得你赶快走,我才不会不想离开你。”看着羞气交加的阿若,龙筱幽的声音深邃的问:“真的是这样吗?”龙筱幽坐了起来,把阿若搂在怀里,阿若想要挣脱,可是却全身无力,而且她觉得自己好象很喜欢这种感觉。

龙筱幽缓缓道:“我知道,我没的选,我一定要去和师父学法术了,可是,我希望在我临走之前,真实地面对自己的心和……你,如果我并不是一相情愿的话,我希望这一刻即成我们彼此心中的永恒……”

阿若依偎在龙筱幽的怀里黯然道:“你刚到的时候,我以为你和以前来的人一样,他们一见到我就只会大献殷勤,对我百般夸耀,经过了几万年,我早已经厌倦了,直到你来了,你和每个人都不一样,你会不时的故意惹我生气,然后在千方百计的逗我开心,我发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你,所以,我才把法术变来变去换了不同的样子教你,其实还是那几样。虽然我知道那样也并不能维持多久,但我想可以多一刻和你相聚,我便会多开心好久,我是神仙,我没想到自己也会动情,这是不被允许的,最近,我已经想不出什么办法能留下你了,所以,我很烦,而且,你有你自己的使命,我也不能耽误你,大战将至,如果因为我而使你有什么不测,我……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

龙筱幽微笑道:“我之所以会到这里就是来完成我的使命的,这是不能改变的,遇到你也许只是个以外,可是,能和你相爱,相知,即使战死,我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一个人心里有我,在想我,在惦记我,这就足够了。”

阿若伤感的道:“你马上就要去跟爷爷修炼了,那将是非常辛苦的,而且等你学成的时候,也就该是开战的时候了,你这次一走,恐怕我们……”龙筱幽并起两指挡在她的唇上凝视着她的双眼道:“愿此刻即成永恒……”

两个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彼此心心相印。远处山洞中的天星老人轻轻地感叹着:“年轻……真好啊!”

龙筱幽, 阿若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