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缘尽情已轻

更新时间:2021-04-28 10:12:21

缘尽情已轻 已完结

缘尽情已轻

来源:追书云 作者:悠悠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她的身体已经虚弱不堪,再也承受不住任何伤害了。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韩抒辰转身离去时留下一句,“陈妈!韩家家法,顶撞先辈,三十鞭!”三十鞭!卿以以浑身一颤,倘若这三十鞭下去,那她真的就要去见阎王了。她鼓足了勇气,沙哑而颤抖地说:“韩抒辰!你口口声声说是我害死奶奶的。证据呢?证据在哪?你要是将证据摆在我面前,我一定以死谢罪!”韩抒辰脚步倏地一顿,偏过头冷冷地看向她,“卿以以!一旦我再次打开证据,我定要你偿命不可!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缘尽情已轻第5章试读

卿以以静静地看着韩芙依离开,也多亏韩芙依的话让她更加确定自己是被冤枉的。

可惜,想要洗脱冤屈的前提是她需要撑过七天活下来再说。

墙上那张纸清晰的陈列着她每一天的任务。

她搓了搓手,扶着供桌站起身,缓缓走到灵前,看着躺在里面的奶奶,想到昔日奶奶对她的种种好,泪水终于溢出了眼眶,“奶奶……”

豁拉一声,墙上有个小窗被打开。

陈妈狠厉的声音响了起来:“还不快干活!活干不完今天就别想吃饭!”

卿以以一惊,寻着光线看见了墙上的小窗,陈妈正鼓着眼睛瞪着自己,连忙拿过毛巾开始替奶奶擦拭身体。

豁拉一声,墙上的小窗又被关上。

卿以以暗了暗,她一定要从这里活着出去,自己不会平白无故替人背锅,也不可以让人如此污蔑她的母亲,更也不能让奶奶死得冤枉。

她擦拭完奶奶的身体又给奶奶换上了新衣,这才拿过扫帚将这房子打扫了一遍,早中晚三个时辰点她便跪在灵前给奶奶烧纸。

做完这一切后,豁拉一声,墙上的小窗又打开了。

陈妈扫了卿以以,扔了一瓶清水粥进来,“以后,你每日两餐,每餐一瓶粥!”

豁的一声,墙上的小窗又关上了。

在微弱的烛光里,她摸索了好久才找到那个瓶子。

一个拆掉标签的塑料瓶,装着半瓶清水粥,她拧开水瓶喝了一口,粥水里没有几颗米,而且半生不熟,“咳咳……”

喝第一口时卿以以怎么咽也咽不下,后面她直接一口吞了下去。

一连三日下来,卿以以整个人消瘦了许多。

房子的温度控制得刚刚好,奶奶的肉身并没有什么腐烂的味道,而陈妈丢进来的清水粥一日比一日少,甚至有些都馊了。

许是饿久了的缘故,她每次喝着喝着会时不时作呕,有时她还会听见奶奶的声音。

“以以……你吃的好香啊!奶奶还饿着呢!”

“以以,奶奶死得好冤啊!你来陪奶奶好不好?”

每到晚上,她的耳边还会响起各种各样的声音。

“抒辰哥哥,你是喜欢芙依多一些还是以以多一些?”

“当然是你多一些。要不是因为姑姑临死前托付,我才不会娶那个女人!”

“以以,妈妈一定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我会把你前面的绊脚石一一铲掉!”

即使她知道是韩芙依模仿的,可听到那些话,心中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不好受,她捂着耳朵蜷缩在墙角。

“吱吱……”

一只老鼠突然蹿过,卿以以强忍着心中的害怕,立马起身驱赶。

她不记得从第几天开始,房子里莫名其妙多了许多老鼠,总是往奶奶的棺材里钻。

陈妈将这一切陈述给韩抒辰听时可添了不少油,韩抒辰脸上表情如故,依旧看着手中的文件。

见韩抒辰纹丝不动,陈妈硬着头皮说:“韩先生!你是不知道,今天太太像是发疯了一样,抱着老夫人的尸体到处走……”

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韩抒辰“啪”的一声扔下文件向那栋房子走去,后面的陈妈连忙跟上。

缘尽情已轻第6章试读

“哗……”

一泼冷水将卿以以从头淋到脚,她颤颤巍巍地睁开眼睛,抬头看向韩抒辰,委屈和伤心瞬息交融在一起,她立即低下头,“你有什么事?”

“什么事?卿以以,韩家自从有了你,这日子就没安宁过!”

“自从?韩抒辰!你是不是也知道我是韩家收养的孩子?”

这两个字刺激了她浑身的细胞,她缓缓抬起头,扶着墙壁颤颤悠悠地站起来,湿漉漉的衣服紧紧的贴合着她的身子,将她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余。

韩抒辰别开眼,压制住心中的异样,冷冷的说:“你这个女人又发什么疯?你要不是姑姑的孩子,我早就将你赶出去了!”

卿以以不怒也不笑,如此看来,韩抒辰并不知道,她倚靠在墙上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不知为什么,被这样的卿以以看着,韩抒辰说不出的别扭,冷冷地问:“你刚才是不是抱着奶奶的尸体到处乱走?”

她点了点头,“是。”

“你!”韩抒辰眉头皱起,“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奶奶还不够!你还想让她死后也不得安宁是吗!”

卿以以笑了,笑得凄凉无比,“韩抒辰!那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抱着奶奶的尸身到处走?因为你安排的陈妈,让人放了一些老鼠进来,这些老鼠紧追着奶奶的尸身不放,迫不得已我才那样做的。我也知道,现在那些东西肯定被人弄走了。”

后面的陈妈听到卿以以这样说,全身寒毛直竖,言语之间却极尽委屈,“太太!你可不能乱冤枉人!我所做的一切可都是遵从先生的吩咐!”

“闭嘴!”韩抒辰突然厉声吼道,“在奶奶灵前争执不休,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吗!”

而后他伸手将卿以以扯到灵前,“跪下!”

感受到韩抒辰眼中那焚烧的怒火,她跪下了,毕竟刚刚是她不对,这一跪,就当是给奶奶赔罪。

一股寒气从她的膝盖穿透而进,漫遍了全身,刺骨寒心!

若不是心中那份信念一直支撑着她,恐怕她早已晕死了过去。

她的身体已经虚弱不堪,再也承受不住任何伤害了。

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韩抒辰转身离去时留下一句,“陈妈!韩家家法,顶撞先辈,三十鞭!”

三十鞭!

卿以以浑身一颤,倘若这三十鞭下去,那她真的就要去见阎王了。

她鼓足了勇气,沙哑而颤抖地说:“韩抒辰!你口口声声说是我害死奶奶的。证据呢?证据在哪?你要是将证据摆在我面前,我一定以死谢罪!”

韩抒辰脚步倏地一顿,偏过头冷冷地看向她,“卿以以!一旦我再次打开证据,我定要你偿命不可!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这样的韩抒辰,卿以以还是第一次看见,他浑身散发的冰寒之气在周围扩散开来,好似能把人的骨头冻断。

可是她没得选择,反正退一步也是死,不如进一步让自己死得明白,“我不后悔!”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