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律师娇妻惹不起

更新时间:2021-04-28 10:59:40

律师娇妻惹不起 已完结

律师娇妻惹不起

来源:追书云 作者:幽篁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齐陌烜依靠在总裁椅上,双手交握,一双黝黑的眼睛看着云染,淡淡开口:“坐。”下一秒,云染拉开齐陌烜对面的椅子入座,瞥了一眼放在一旁的袋子,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都下午四点了,齐总居然还未吃午饭,果然总裁也不是那么好当的。”齐陌烜扯了扯西装领结,倒是一副很随意的模样,却并没有回应云染的话题,反而开口询问:“说吧,你今天过来的目的。”话音落下,云染勾了勾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将手中的文件放在齐陌烜的面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律师娇妻惹不起第11章试读

云染虽面容带着笑,可心中却藏着千般万般的愁丝。

一个经历了丈夫和妹妹双重背叛,以及被杀死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开心起来。

如果,这个仇她报不了,云染想这辈子她都不会过得去,她一定一定要加倍让他们把欠自己的补偿回来,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此生无憾。

离开浩云事务所,云染直接开车前往帝盛。

前台小姐姐看着站在面前的云染,温柔地开口:“请问你找谁?”

“你们总裁。”

云染直截了当地开口,表明自己前来的意图。

话一出口,前台小姐姐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面前这个女人看起来如此青涩,像是刚毕业没多久的样子,居然过来,就直接找我们总裁,这不是笑话吗。

“请问小姐你有预约吗?”

前台小姐姐憋住自己的笑意,依旧保持温柔的态度。

“没有。”

理直气壮的话语让前台小姐姐感到一丝压迫的气息,眼中闪过一丝不羁。

“没有预约,是不可以见我们总裁的。”

云染微微皱眉,这前台的小姐姐的说话语气让她十分不悦,堂堂帝盛的前台就是这种素质和态度,不免太差劲了吧。

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便被熟悉恭敬的男音打断。

“云律师。”

宋毅下楼为齐陌烜取外卖,正准备乘电梯上楼,看到前台有个熟悉的身影,过来一看,竟真的是云染。

“宋助理。”

前台小姐姐见到宋毅,立马变换了脸色,亲切恭敬地开口问好,完全不似刚才与云染对话的样子。

“来找总裁的吧。”宋毅看了看两人,轻易就猜出之前发生了何事,对前台小姐姐叮嘱道:“以后这位云律师过来,不需要预约。”

“是是是,云小姐,刚才是我怠慢了,希望您不要计较。”

因为宋毅的话语,前台小姐姐马上转变了对云染的态度,一副阿谀献媚的态度,让云染有些反感,并没有搭理她,反而开口对宋毅说:“齐总在吗,我有些事情要与他商量?”

“在,云律师跟我一同上去吧。”

“好,陈先生如果还有任何消息,都可以跟我们警方联系。”

警察先生从沙发上面站起来,对陈岩伸手。

“会的。”陈岩面上带着笑,回握着。

警察们离开别墅后,陈岩立马又换了脸色,眉头揪在一起,表情严肃。

“阿岩,怎么办,现在警方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

卓悦紧紧抓住陈岩的胳膊,眼神紧张地看着他,仿佛他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我会想办法的。”

陈岩虽口中这样说着,但他的心中也很悬,毕竟网上的新闻就如同背后有人操控似的,怎么也卸不掉。

这下大众对此事的关注一定极高,要想撤销警方对他们的怀疑,看来只得从云染这边下手。

总裁办公室门口,宋毅抬手敲门,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进来。”办公室内发出低沉磁性的男音。

缓慢推开办公室门,宋毅和云染一前一后进入办公室内。

正在低头办公的齐陌烜,耳朵清晰地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抬起头便见到云染站在宋毅身后,手中还带着一些文件,眼中却并不意外。

“总裁,云律师来了,这是您的外卖。”

宋毅上前一步,将手中的深褐色的袋子放在办公桌上。

“嗯。”齐陌烜颔首点头,放下手中的文件,说:“你先出去吧。”

齐陌烜依靠在总裁椅上,双手交握,一双黝黑的眼睛看着云染,淡淡开口:“坐。”

下一秒,云染拉开齐陌烜对面的椅子入座,瞥了一眼放在一旁的袋子,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都下午四点了,齐总居然还未吃午饭,果然总裁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齐陌烜扯了扯西装领结,倒是一副很随意的模样,却并没有回应云染的话题,反而开口询问:“说吧,你今天过来的目的。”

话音落下,云染勾了勾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将手中的文件放在齐陌烜的面前。

“这是关于卓思染案件的所有资料和详细信息。”

“不是有你。”

既然齐陌烜这样说了,云染也没有加以掩饰,将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

“ok,既然关于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爆出来了,我相信齐总也应该相信我说的话,卓思染的死因并不简单,跟陈岩和卓悦两人必然存在关联。”

提到陈岩和卓悦两人名字的那刻,云染的脸色就不对了,哪怕她极力隐忍,但齐陌烜还是从她的脸色读到了异样的情绪。

齐陌烜专注地听着云染说话,并没有开口,云染说了一段话后,便看了看齐陌烜,似乎想听听齐陌烜有什么看法,而他则是一副等待云染下文的状态。

见此,云染并没有表达自己不悦的态度,毕竟解决此案,齐陌烜缺不了。

“现在已经有不少舆论开始指责,是陈岩和卓悦两人为了在一起,才出谋划策杀死了卓思染,出钱请人制造了那一副残忍不堪的画面……”

每当云染想到那一幕,她的身体没来由的就会感觉到抗拒,甚至恶心到想吐。

云染脸色忽然间变得有些惨白,努力压抑住自己心中的那股恶心的欲望。

“你好像对于这些很忌讳。”

明明是一句疑问句,从齐陌烜的口中说出来,却带着肯定的意味。

云染莞尔一笑,假装不在意的模样,她并不想要让人看清自己的内心。

“没,只是心疼卓律师。”

两个人又简单的谈论了一下关于案情的一些发展,全程几乎都是云染在发言,而齐陌烜都处在一个听的状态,只是偶尔才会简单说几个字。

离开前,云染提出陆媛也想要加入此案件的调查中,齐陌烜并没有反对。

出了帝盛,云染便被陆媛打了电话告知此事,让陆媛很是开心。

随后,两人便专注在案情的发展上面,努力地从中寻找有利的线索。

而两个人为了方便,打算搬进帝盛财团的员工公寓。

云染询问了齐陌烜,得到了同意,而云城这边也同意了。

并且,还给两人安排了很好的住宿环境,一切用具俱全,甚至连食物和水这方面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律师娇妻惹不起第12章试读

由于云染和陆媛全面调查关于卓思染的案件,事务所那边云城也就没有再让她们过去。

甚至有时候,云城还会抽空去看两人,为两人提供一些他的想法,也给了她们不少有利的帮助。

这天晚上,云染坐在沙发上翻阅着资料,而陆媛则软趴趴地窝在沙发上,手中还拿着一袋薯片,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着零食。

“阿染,你这几天几乎全天都趴在这些文件资料上,连觉都没睡几个小时。”

“吃你的东西吧,零食都堵不住你的嘴巴。”

云染依旧精神抖擞的察看着资料和文件,看她专注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来,这几天她只睡了几个小时。

“这些东西,你已经反复的看了好几遍了,我知道你想要找出证据,但是你这样了不是办法,人不是铁,会熬不住的。”

陆媛面带担心,心疼地说。

云染却毫不在乎的模样,证据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她必须一步一步,仔细仔细再仔细地翻看,每一个点都很重要,她赌不起,她怕错过任何一条可能有用的线索。

放在一旁的咖啡,早已凉了,云染并不介意,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阿媛,我想明天再去案发现场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发现?”

云染透露出自己的想法,既然这里没有发现,那她就努力去寻找有利的线索。

陆媛自然明白云染的用心,本来她想说这都好几天了,再有什么线索,也早被之前下的一场雨水给冲走了,可是想了想,陆媛到底是没有狠心说出那句话。

“好,明天一早我陪你过去。”

虽然陆媛是答应了云染提出的建议,但下一秒陆媛就按住了云染的动作,抽出她手中的资料。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也应该好好休息,恐怕案件的真相还未出来,你就已经倒地不起了。”

哪怕云染再三坚持,在陆媛的阻扰下,还是放弃了。

在云染冲澡的途中,陆媛贴心地替她煮了一碗面,洗完澡后,云染简单的吃了几口,被回了房间休息。

电灯关了,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月光透过窗帘洒进来的一点点亮光。

明明应该躺在床上就直接入睡的,可是云染闭上眼睛,脑海中全都是自己前世前死去的画面,让她怎么也睡不着。

索性,云染就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漆黑的光线让人看不清她眼底的色彩,更加猜不透她的心声。

什么时候睡着的,云染已记不清,但她醒来的那一刻,却格外的清醒。

是的,她做噩梦了,在梦里,她又一次被杀了,可以说,她在梦里将前世的场景再一次经历了。

醒来后,云染的脸颊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而头下的枕巾也早已湿透了一部分。

云染坐在床上,大口地喘着粗气,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浸湿的发丝湿答答地黏在脸上。

云染伸手捞起挡在眼前的发丝,呼吸着空气,原来这只是一场梦。

拿起放在床边的手机,凌晨四点左右,天还未亮,关上手机,云染继续躺下来休息,可是一闭眼,那些画面全都夹杂在她的脑海中转悠,让云染格外不舒服。

索性就不睡了,起床,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换了一身轻便的服饰,将头发随意地扎了起来,云染便小心翼翼地离开宿舍。

离开宿舍,云染也不知道去哪里,就在楼下的院子里,找了一个长椅坐下。

这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天渐渐亮了,身边也开始有行人走动,云染依旧还是最初的那个姿势,静悄悄的一动不动地坐在长椅上,如同一具栩栩如生的玩偶。

不知又过了多久,云染才动了动身子,长时间的坐立让她的身子有些麻木,以至于没有什么知觉。

云染提着早餐回到宿舍的时候,陆媛打着哈欠正从屋里出来。

“阿染,你起这么早。”

“洗漱一下,过来吃早餐吧。”

云染淡淡开口,像一个生硬的机器人。

“好的,等我。”

香喷喷的食物冲刺着陆媛的味蕾,让她忍不住开始流口水,急忙冲进了洗手间,惹得云染哭笑不得。

吃完早餐后,两个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带着一些工具前往案发地点。

因为齐陌烜借给云染的一辆车,所以两人出行很是方便,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案发地点就在距离陈岩别墅旁边的一块空地上,两人开车将车停在一旁,纷纷下了车。

云染站在草地上,注视着不远处的别墅,太阳的光芒洒在屋顶上,有些耀眼。

以前每天来别墅,云染都怀着一颗甜蜜感动的心,因为这是属于自己和陈岩的一个家。

而如今,这里对于云染来说是无间地狱,只剩下心寒……

“阿染,你在看什么呢?”

望着出神的云染,陆媛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啊……没事,没什么……”

回过神来的云染,摇了摇头,如果你仔细注意,会发现她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苦笑。

“我们开始找线索吧。”

云染收回目光,专注到案情上来。

“好。”陆媛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包裹放在草地上,拿出一些用具。

看着熟悉的地方,那一幕幕的往日仿佛就在眼前,重新上眼着。

“不要……求求你……不要……”

……脑海中被曾经的画面冲着,云染的眼神渐渐不对劲,脸色逐渐苍白,眉眼紧皱,本来就没有血色的唇,因牙齿用力撕咬,浸出微微的血丝。

云染无力地蹲在地上,想要从恐怖中挣脱出来。

“阿染,阿染,你怎么了,阿染……”

意识到云染不对劲的陆媛连忙跑了过来,关切地询问。

“没……”嘶哑声音艰难地从喉咙发出来,云染本想说自己没事,可是她的头越来越疼越来越重。

“阿染……你等下,我去车里拿瓶水给你……”

话还未落下,陆媛便急忙站起来,朝着车子停下的方向跑去。

一道身影出现,挡住云染面前的光亮,云染还以为是陆媛回来了,艰难地抬头,却发现出现的人是他!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