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落魄千金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1-04-30 10:53:20

落魄千金心尖宠 已完结

落魄千金心尖宠

来源:追书云 作者:火扇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她赶紧低正襟危坐,真是的,谁愿意管他呢,她只不过是提个建议而已。司凌墨沉吟片刻,忽然又改变了注意:其实,洛雨安说的倒是有道理。因此他居然接受了她的建议,当林晓晓再次打过来的时候,他还是接了吧,如果让林晓晓死心,似乎必须亲自告诉她才行。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他接起了电话。刚刚把电话放在耳边,司凌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就传来了一个急急的女声:“是司先生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他-火扇

很快,她就看到了司凌墨,不由得嘴巴也惊讶地张开来。

--------------------

她没想到,司凌墨居然也在这里,还有,他旁边还有个女人,她是谁?

“林小姐,你来了啊。”

售货员结结巴巴地回应着,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尴尬的一幕。

洛雨安一下子反应过来,怪不得她觉得眼熟呢,这不就是大明星林晓晓吗?对了,还是司凌墨的前女朋友。

“凌墨,居然是你?你这么会在这里?这段时间,你还好吗?”

林晓晓有点儿不置信地开口。

一边说着,她的眼圈有点儿发红了,她已经和司凌墨有一阵没有见面了,两个人分手也有一点时间了。但是她明白,自己根本没有忘记他,也隐隐觉得有点后悔:当时他的父母给她压力让他分手,并且许诺出,给她一千万作为分手费。

她明白,既然司凌墨的父母反对,自己根本是很难嫁入他家的吧,何况交往那么久,司凌墨也从来没有提出过结婚。

最主要的是,她虽然是个小明星,但是这一千万对她的诱惑也是很大的。

因此,她跟司凌墨提出了分手。显然,她的提出分手让司凌墨很不可思议,但是,他从来都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两个人就这样分开了。

她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他。

旁边这个女人,难道是他的新女友?她不相信,她到底哪里比得上自己呢?

“林小姐真是说笑了,我好不好,和你有关系吗?”

司凌墨不想和林晓晓多话,拉着洛雨安就像离开:“既然衣服选完了,我们就赶紧回去。”

“凌墨,她是谁?”

一边说,林晓晓凌厉的眉眼扫过洛雨安,眼神里一股子不屑。

然后,她一下子拦住了司凌墨的去路,觉得心一阵疼痛,忽然觉得很后悔,原来,她根本没办法忘记司凌墨啊,当时这个分手真的太莽撞了。

司凌墨冷冷地看着林晓晓。

店内的气氛,越来越冷。

“我是他的未婚妻。”

洛雨安在旁边不紧不慢地开口,她饶有兴起低看了一眼司凌墨,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来解决这件事情?

前女友和现女友撞在了一起,哪个男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头大吗?她司凌墨肯定也是一样。

司凌墨没想到洛雨安居然会主动把这个说出了口,他瞟了她一眼,一下子就看到了她来不及收走的,幸灾乐祸的眼神。

很显然,她这是在想着看他的笑话呢,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女人,真的不怕事情闹大啊。

“她说的是真的?”

林晓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看起来这个女人普通的很,至少在她的眼里,跟自己是差远了,可是她居然说,自己是司凌墨的未婚妻。

要知道,以前的她从来不敢奢求嫁给司凌墨,如果可以得到他结婚这个承诺,自己当然不会接受那一千万,去分手的。

她信这个女人的话么?

自然是不信的。

不可能,肯定是这个女人自作多情了,司凌墨和她最多是玩玩。

“是的。”司凌墨没有否认、人,他的嘴角显出了意思嘲讽,“我们不久会结婚了,到时候会请林小姐来喝喜酒的,不过我觉得你这么忙,应该会没空吧。”

“司凌墨,你居然会和她结婚?不,这不可能!”

林晓晓失声叫了起来,司凌墨居然会和这个女人结婚,她怎么可能甘心!

要知道,以前司凌墨的女朋友可一直是她啊,她可是在他身边差不多有一年多,最后居然便宜了这个女人?

她一下子抓住了司凌墨的衣服:“凌墨,我觉得我们之间有误会,当时我和你分手,真的是有苦衷的……”

如果知道可以结婚,她当然不会分手!

现在司凌墨不会是因为当初和她分手以至于太过痛苦,就找了这样一个女人吧?

“什么苦衷?因为我父母给你的一千万吗?”他的声音冷冷的,凌厉的刀锋终于从眼睛深处迸出来,一下下切割着她的神经,林晓晓觉得的空气变得稀薄冷冽。

她张大了嘴巴,没想到这一切,司凌墨已经知道了。

她结结巴巴:“不是因为钱……当时你的父母逼着我离开你,我为了你不为难,才会主动提出分手的……”

然后,她嘟着水蜜桃一样的嘴巴可怜巴巴看着司凌墨,林晓晓是个演员,当然全身上下都是戏,戏的主题就是,怎么能让这个男人对她再次接受。

司凌墨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他当然明白,林晓晓是一直很虚荣的,但是他没想到当时居然会因为那一千万离开他,他不否认,自己没有给过她承诺,但是他从来没想过她会先退缩。

“行了,我们要回去了。”

他不想和她费口舌。

洛雨安怜悯地摇了摇头,很显然,这个林晓晓不甘心,很不甘心。

既然如此,她当初干嘛还要分手?

她不知道吗,和司凌墨在一起不分开,以后岂止得到的是一千万?

“你凭什么和他在一起?”司凌墨不回应她,林晓晓一下子抓住了洛雨安,“你真的以为可以嫁给他吗?你要知道,他爱的是我,一直是我!”

“可惜啊,现在我真的要嫁给他了。”

洛雨安的声音柔柔的,但是每个字眼都让林晓晓快要发狂:“你看,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没有哪个男人会站在原地等你,希望你能记住这个教训。”

特别是司凌墨,他更不可能站在原地等着哪个女人。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教训我?”林晓晓气急败坏,她从一开始就对洛雨安没看上,也没觉得司凌墨会多喜欢她。

她想也没想,就伸出了巴掌朝着洛雨安挥过来。

洛雨安大吃一惊,她赶紧躲闪,并迅速伸出手来打掉她的手臂。

林晓晓的手落了个空,因为惯性,她居然一下子踉跄向前。惊叫出声,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脑袋撞到了旁边的桌棱上。

洛雨安愣住了,没想到林晓晓的头居然撞在了桌子上,现在她坐在哪里,痛苦地捂住了脑袋。

“赶紧走。”

司凌墨眸子里的立刻被寒冰所覆盖,对林晓晓刚才的行为很是厌恶,他拉着洛雨安就离开,一眼也没有看身后的那个坐在地上的女人。

洛雨安被他拉着出了们,直到到了商场门口,他的脚步才慢了下来。

“走那么快做什么啊?”

她刚才是猝不及防,被他拽到了商场门口,一直被他这样拽着,她都差点没摔倒在地上,现在觉得很没好气,不由得抱怨问道。

司凌墨根本不理她,稍微停了片刻,他拉着洛雨安继续上前。洛雨安无法,只能踉踉跄跄低跟着,直到来到他的车前。

他打开车门,把洛雨安塞进了副驾驶的位置,然后他也坐了上来,很快就发动了车子。

洛雨安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看来是见到了前女友,心情不好?

要不然,他逃那么快做什么?

莫非,对她是旧情难忘?也是,林晓晓确实很美,她是个女人见了都会心动。

更何况,当时还是林晓晓甩的他……

“如果还是放不下人家,就去追回来啊,很明显,她也对你旧情难忘呢。”

她看着他的脸,有点试探低说出这句话来。

洛雨安还想继续说什么,就被一道阴冷凌厉的瞪视瞪得舌头打了结。

司凌墨一边开车,一边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缓缓地吐出一句话来:“你是觉得你很聪明吗?还有,我做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所以,既然我已经选定了你是我的结婚人选,就不可能再有任何的改变,你就不要再幻想着从我这里逃走了。”

洛雨安撇了撇嘴巴,什么啊,她可是好心。

难道他现在的行为,不是对林晓晓还没放下的表现吗?

而林晓晓刚才对她的动作,还想着给自己一巴掌,那分明是吃醋到失心疯了。

自己好心想成全,却被他说的那么难听。

……

中午两个人在外面随便吃了点饭,原本洛雨安想着回去,但是司凌墨却说,还是先回趟家里收拾收拾,下去直接去他的父母那里。

洛雨安没有反对,也好。

吃完饭,一个小时以后,司凌墨带着她来到了家里

回到家里以后,司凌墨仍然脸色如霜,洛雨安实在是忍不住了:“我说大少爷,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你干嘛一直板着脸?”

她不就是提个建议,让他和林晓晓和好吗?他不愿意就不愿意呗,干嘛一直这么冷着脸。

司凌墨没有回答,只是忽然走近了洛雨安。

洛雨安觉得周围的空气一下子急促起来,她不由自主地后退。司凌墨哪里会同意,他的手想也没想就揽住了她的细腰,她一个不及防,就跌落进了他的怀里。

她的大眼里闪过一丝惊恐,不由自主低挣扎,低低声地喊着:“司凌墨,你放开我,你干嘛啊?”

他没有放手,另一支手也放上她的脸庞,那细腻的触感让他的心一热,看着那红艳艳的嘴唇,让他忽然就想再次尝尝。

他一点也没有犹豫,低头就吻上了她的红唇。

洛雨安之觉得嘴唇一热,整个人都飘飘忽忽的,她的手抵着他宽厚的胸膛,整个人都要喘不过气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浑身被抱的越来越紧了,禁不住喊起来:“司凌墨,你把我弄疼了!”

不要多管闲事-火扇

司凌墨一怔,看到洛雨安的大眼里都有泪花闪出了,手的力气不由得放松了很多。

洛雨安终于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气,把他推到了一边。

“这是对你刚才多话的惩罚。”他的声音沉沉的,“看你以后还会无法无天吗?”

“司凌墨,你说话不算话,说好的,要三个月……”

“三个月这么了?难道我还真不能碰你了?还有,不要给我提那个什么劳什子契约,你要是你再惹烦了我,我就提前让你与我开始真正的夫妻生活。”

司凌墨打断了她的话,而且话里带着很明显威胁,洛雨安听到他的“真正”两个字,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是气还是羞愤,她的脸一下子火辣辣的。

她深吸一口气,更远地躲到了一边,心底暗暗发誓。

司凌墨,鬼以后才懒得管你的闲事!

父母说让他早点过去,司凌墨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他思考片刻,决定还是马上过去。

“你赶紧换好衣服,收拾一下,我们等会就过去。”

他对洛雨安下了命令。

洛雨安点点头,顺从地走进了房间,很快换好了衣服,又把那一头乌黑的秀发理了理,这才走出门来。

司凌墨微微地抬头,看着洛雨安娇俏的模样,虽然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心底还是有几分赞叹的,无论如何,洛雨安,至少打扮后的她,还是能够担当起“秀色可餐”这个称呼的。

“既然如此,我们走吧?”

洛雨安试探低询问道。

听到洛雨安悦耳的询问声,他忽然有点失神。

从一开始,他就明白,自己虽然不是心血来潮,但是确实没有把洛雨安太当一回事。

只是恰巧而已。他需要一个女人去应付父母,她需要钱去救命。而当时的她,似乎条件完全符合父母的条件,而且看起来,这个人也不是那么的惹人厌烦。因此就是她了。

对她,他一开始是轻视的,一个被前男友抛弃的女人,要说能有什么魅力,那真是笑掉人大牙吧,充其量,是个木头美人而已。

可是现在,他却觉得,他似乎看不透她了。

“你和我想的不一样。”

他轻轻吐出这句话。

洛雨安在他的目光下无处躲闪,心底也隐隐有些后悔。

也许,刚才见到林晓晓的时候,自己不该那么多话的,她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以前的她,是名门大小姐,从来都是性格柔顺的,对谁就算是不满脸上也是充满笑容,因为所谓的教养。

其实,从没人知道她真实的性格,甚至连交往那么久的徐家伟都认为,她是没脾气的,所以他也认为,她像是白开水一样平淡。

可是现在,她的家已经破产,但是似乎也有了额外的好处,不用再遵循那些繁文缛节了。

难道司凌墨现在觉得自己受骗了吗?也是,现在她的表现,和自己的以前真的很不搭。

“我们还不走吗?”

洛雨安开始有点紧张了,刚才那一幕的场景,让她真的怕忽然又再重演。

“雨安。”司凌墨的眸子眯了眯,主动叫她的名字,“以后,不要自作主张,我和林晓晓,早就是过去式了,也不可能有任何的联系。更何况,你刚才在商场的时候,不是用力把她推到一边以至于让她撞了下吗?显然,你也很讨厌她,还真的想我们和好?”

洛雨安一下子听出了不对劲:“我刚才没有想着推倒她,是因为……”

“是因为她自作自受。”司凌墨言简意赅,“也好,她自大惯了,也该让她知道,并不是四海之内皆她妈,每个人都要让着她的。”

洛雨安愣住了,他的话,是在赞赏她在服装店里做的好吗?

至少,不是责怪她!

洛雨安疑惑看他:“可是,她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如果不是她甩……和你分了手,你们现在仍然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如果他是被甩的那一方,不应该是她放不下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像是到了个个儿呢?

她的话音刚落,司凌墨的脸上就现出了一丝的玩味。

“是林晓晓和我分了手,也许,有些事情,在对方做出决定的那一颗,一切都已经改变了。”

“你是说,你不爱她了?难道,你的感情可以这么收放自如吗?”

洛雨安话语里有点揶揄,怪不得都说男人是喜新厌旧的动物呢。

“对啊,你没发现吗?我现在的心思,已经全部放在了你这里了。我需要你。”

他半真半假,凑近了她,把她胸前的一缕秀发攥在手中。

洛雨安忽然觉得心跳漏了一拍。

这个男人,即便说着明显的假话,也居然能做出这番让女人心跳的动作来。

而且,看他那副云淡风轻、理所当然的模样洛雨安就头皮发麻,忍不住晒笑一声:“想和司先生您结婚的女人一定多如过江之鲫,何需要我啊!”

“可偏偏是你呢?”

他低头瞟了她一眼,手没有松开。

“我们赶紧走吧,要不然会晚的。”

她赶紧挣脱了他,缩着脖子,心虚呐呐着,朝门外逃去。

司凌墨嘴角含笑:她刚才的模样,紧张的很。

不过,也真的可爱的很。

去司凌墨父母家的路上。

洛雨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直歪着头看外面的风景,白皙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心底是七上八下的。

这去见对方父母,还是第一次呢,她虽然和徐家伟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可是都没有走到去见家长的这一幕。

没想到,和司凌墨猜认识才多久,这就要去见他的父母了,虽然她也知道,只是一场名义上的婚姻,但是,确实也让她紧张。

司凌墨一边开车,一边观察这她的神情,张口刚想说什么,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手放在方向盘上,一手拿起了手机,瞟了一眼上面的电话号码。

那号码让他愣了愣神。

是林晓晓打过来的。

想起今天在商场的那一幕,他的眉头皱的紧紧的,想也没想,就挂掉了电话。

拖泥带水从来不是他的作风,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他不想和林晓晓有一点的牵连。

可是刚刚挂掉电话,林晓晓就再次打了过来,司凌墨不接电话,她就一刻不停地继续,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势。

司凌墨烦不胜烦,想着是不是要把她拖入黑名单完事。

在一旁的洛雨安,因为他的动静过大,不由得好奇地转过脸来,无意中就瞟到了他手机上来电人的名字。

“你就接了吧,这样一直不停地打,我觉得,她可能有什么事情找你。就算没事,她也得亲自听你说了两人不可能了,才会死心吧。”

洛雨安试探地开口。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洛雨安一下子噤声,是啊,他说了,不让她管这个闲事,自己怎么就不长教训呢?

她赶紧低正襟危坐,真是的,谁愿意管他呢,她只不过是提个建议而已。

司凌墨沉吟片刻,忽然又改变了注意:其实,洛雨安说的倒是有道理。

因此他居然接受了她的建议,当林晓晓再次打过来的时候,他还是接了吧,如果让林晓晓死心,似乎必须亲自告诉她才行。

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他接起了电话。

刚刚把电话放在耳边,司凌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就传来了一个急急的女声:“是司先生吗?”

他愣了一下,不是林晓晓的声音。

那边继续:“司先生,我是林晓晓的助理,现在晓晓在医院呢,她的头今天被撞了一下,回去后就觉得很难受,现在就到医院来了,现在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她一直在昏睡。”

司凌墨愣了一下,被撞了一下?

就是因为今天在服装店的时候,她想要给洛雨安一巴掌,然后弄出那个大乌龙吗?

当时看着她确实撞的挺狼狈的,但是居然夸张到去医院的地步?

“在哪个医院?”

他沉吟片刻,决定还是过去看看,毕竟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和自己也是有关系的。

林晓晓的经纪人说了地址后,司凌墨就挂掉了电话,把车转了方向。

洛雨安有点奇怪,他这忽然改变方向,不准备去他父母家了吗?

“林晓晓和你说什么了?”

凭着直觉,她也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和自己有关系。

“我们今天没办法去我父母家了,只能我告诉他们再改个时间了。”他轻轻吐出这句话,觉得头有点疼。

肯定得再给父母好好解释,他们不会认为自己又是在糊弄他们吧?

“没关系没关系的,你是有事情吗?那你赶紧去忙吧。”

听到司凌墨的话,洛雨安赶紧开口,心底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是真的没准备好去见他的父母啊。

“林晓晓在医院里。”

他的话很简短,但是洛雨安已经把这话当成了他的解释,她有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你是说,你得现在去看望她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