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厉太太她辣又飒

更新时间:2021-04-28 13:16:06

厉太太她辣又飒 已完结

厉太太她辣又飒

来源:追书云 作者:悦色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阙森的喜欢总是轻柔的,礼貌的,少了些私欲和肆意妄为,过于庄重而显得太不随性。满足不了她对爱情的憧憬和渴求。“好啊,我很乐意!没准,还能钓个金龟婿呢。”楚孟涵欣然答应,能扩充人脉圈的事,她乐得其所。阙森但笑不语,两人约定好周日晚上七点一同前往,楚孟涵答应地如此爽快,还有一个原因,既然是本地商界大佬的聚会,必然少不了厉卓煊。聚会当晚,楚孟涵穿了一条红色露背长裙,裙摆点缀着细细水晶,整体看起来霸气又不失女子温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赖着不走-悦色

“交好这个词可不能乱用,交易就是交易。”

厉卓煊直言不讳,两家只是交易关系,并没有所谓的“友谊”。

“卓煊,你不要怪长辈们太刻薄了,这件事的确是你的不对,不管怎么说凌果都是你的未婚妻,你这样做,可有顾忌她的感受?”

厉媛是厉卓煊的表姑,知道厉卓煊性子刚硬,以为温柔点他便能听进去。

但,厉卓煊一点都不买账。

“她如果接受不了这样的我,可以解除婚约。”

这个婚,他本来也没有多想结,在楚孟涵回来后更不想了。

“荒唐!失去凌家这样一个合作伙伴,厉家等于断了左膀右臂!你现在就去凌家和凌小姐道歉!”

厉俊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希望用威严压住厉卓煊。

这才是真正的他,一个暴君般的父亲。

即便他有时露出慈祥,也不过是把温柔刀。

“我厉家何时变得如此受制于人?是我厉卓煊败了你们的祖产,还是让你们每个人都赔了精光!”

厉卓煊俊眉微拧,语气已经凌厉几分。

他的话音一落,众人都沉默了。

听起来,他们确实小题大做了一些,再怎么说厉家也是第一家族,还不至于和凌家服软。

“丑话说在前头,之前你们未经我允许布置了这门亲事,所以现在……就麻烦各位叔叔伯伯,自己去解决!”

厉卓煊冷哼一声,语气无比坚定。

“你这说的什么混话!且不谈生意,就说情分,凌家大小姐对你一往情深,这么好的女孩你也不该轻薄她!长辈们跟你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要是还不懂事,就别怪大家伙狠心!”

厉三叔拉长了声音,他早就猜到厉卓煊会是这样的反应。

“我记得三婶是十年前去世的吧,三叔要是觉得凌家小姐好,不如娶回去好好疼惜!左右都是两家联姻,我也不介意多个小婶婶。”

厉卓煊的话毫不客气,气的厉三叔差点犯心脏病。

和那女人待久了,连他都变得伶牙俐齿。

“混账!我看你这个总裁的位置真是坐腻了!我提议,立刻召开董事会,由每位股东重新投票总裁人选!”

厉四叔起身大骂,直接挑了底牌。

他们来之前便商量过,若是厉卓煊听话就罢了,若是不听话,他们立刻换人。

“呵,重新投?厉文璋吗?别不自量力了。”

厉卓煊嗤笑,起身潇洒离开,他向来不怕别人威胁,即便是自家人。

他早就知道这群人狼子野心,尤其是厉四叔家的独苗厉文璋,盯上自己的总裁之位已经很久了。

只可惜,那样一个浪荡公子哥,还不配和他抢。

虽说厉氏集团是家族产业,但大半个江山都是母亲在世时打拼出来的。

厉俊昌什么事都想着自家人,母亲在世时,他没有商量就把大量股权送给了那些亲戚,母亲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句埋怨。

可这样的贤妻良母,却被他诬陷与人私通,整日被戳脊梁骨,最终难忍羞辱跳楼自杀。

以至于厉卓煊早早离家独居,更是在二十二岁那年一举夺下厉俊昌的总裁之位。

这本就是属于他和母亲的位置!

……

另一边,楚孟涵死皮赖脸不肯离开厉卓煊的家,她还要等他回来烛光晚餐。

“楚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了!这要是让老爷知道,得扒我一层皮!”

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么厚脸皮的女孩。

“我是你们少爷的朋友,留下吃顿饭怎么了?厉家何时这么小气了!”

楚孟涵光脚在客厅溜达,顺手拿起一颗草莓。

“可是刚才……”

无可奈何,管家准备把少爷被叫回去训话的事说出来,却被楚孟涵电话打断了。

她接起来应了几声,迅速穿好鞋离开。

领导告诉她有人来找,要她赶紧回去,好不容易一炮成名,万不可让人觉得她在耍大牌。

风尘仆仆赶到会议室门口,她瞧见里面有个熟悉的背影。

白色风衣,干净清爽。

“阙森?是你吗?”

楚孟涵推开门,试探性地问。

男人闻声转头,在看清她的脸时立刻笑了起来,“孟涵,你回来了!”

“还真是你啊,怎么找这来了?”

楚孟涵有些惊讶,她回国的事没告诉几个人。

阙森是她大学时的学弟,两人曾在学生会一个部门共事过,因为志同道合,所以关系一直比较不错。

但五年前楚孟涵瞒着所有人出国留学,和阙森也几乎断了联系。

“你现在可是界内新兴翘楚,想找你还不容易?”

阙森的夸奖很自然,他也没胡说,虽然那片采访今天才发表,但迅速造成轰动。

也正因如此,阙森才得知她回来了。

“不至于,现在离我站稳脚跟还有段路要走呢。”

楚孟涵微微一笑,来到他对面坐下。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阙森望着她不掺杂情任何绪的目光,心稍微收缩了一下,但很快笑容灿烂,他晃了晃手中的礼品袋。

“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吃学校旁边的核桃酥,想着你回国应该还没尝到吧,买来送你。”

楚孟涵对视上他满怀深情的双眼,微微一愣,但很快嬉笑起来。

“堂堂阙少给我跑腿,多难为情啊!不过这个人情呢,我可不打算还~”

她一边说,一边拿起一块尝着,阙森看着她满足的样子,目光愈发温和。

楚孟涵内心却在打鼓,她从早就晓得阙森欣赏自己,只是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他还能坚持如初。

这份情谊的确难得可贵,可她没办法予以还报。

所以,只能慢慢用朋友相处的方式来暗示阙森,他们之间不可能。

“其实这次来,我还有另一件事。”

阙森望着她,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他不似厉卓煊那般气场强大,用翩翩公子来形容最合适。

陌上人如玉的阳光少年,说的也是他。

“哦?看到核桃酥身上,我可以勉强帮你一回。”

楚孟涵打趣道,心中却稍稍松了口气,她不怕别人对自己有利可图,最怕的是无事献殷勤。

死敌出现-悦色

“我想把公司的新闻报道都交给你。”

阙森一副完全信任她的样子。

楚孟涵挑挑眉,着实没想到他想授权给自己独家。

上学时,她对阙森的家世也有所了解,他是个实打实的富家子弟,这样算来,独家新闻也是笔非常可观的收益。

“这么大的见面礼?我怕我受不起啊。”

“你的能力我很清楚,我这也是为公司着想。”

阙森很认真地说,虽然他这么做确实有私心,如果楚孟涵接受他们的独家,那以后两人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楚孟涵微微动容,她不会和钱过不去,“那,你们之前是哪个报社负责?”

“好像是春晖报社。”

阙森并没有多了解公司这方面的安排,只是想到之前在春晖报上看到过自己公司的新闻,又是独家,所以才想到的。

他今天来,也只是为见楚孟涵找个由头。

楚孟涵听完扁扁嘴,“真不巧,换作别的报社我就答应了,但我们和春晖是兄弟报社,所以我不能接你这单。”

她虽然爱钱,但从来不做抢朋友生意的事。

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因为她两家结仇,那就得不偿失。

“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

阙森点点头,不管楚孟涵做什么决定,他都很欣赏也很赞同。

楚孟涵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两人喝着咖啡,气氛逐渐变得微妙起来。

但没想到好景不长,楚孟涵悄无声息地出了国,几乎和所有老同学都断了联系,一走就是五年。

当他今早看见那片“桃色采访”满天飞的时候,心都快跳出来了。

“将女”是楚孟涵的笔名,他第一时间派人搜查这个作者的来历,一路找到这来,没成想还真是楚孟涵!

他很想问问,问清楚她是不是和厉卓煊破镜重圆了。

“我们两个,现在就是普通朋友关系。”

楚孟涵云淡风轻地回答,她说的可是实话。

而且这朋友关系刚刚建立,还热乎着呢。

“挺好的。”

阙森端着咖啡杯的手都紧了紧,心情大好,这意味着他还有机会。

可楚孟涵的下一句话,又让他从天堂掉入地狱。

“不过未来会发展成什么也说不准,万一他再被姑奶奶的才华所吸引,甘愿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我也不介意收了他。”

楚孟涵冲阙森眨眨眼,全然一个俏皮的小恶魔。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阙森无奈地笑了笑,可笑容却藏了些苦涩。

“虽说你没接受我们公司的授权,但这周末有个商业酒会,我觉得你该去参加一下,认识认识当地的商界大佬。”

他很快转移了话题,这也是楚孟涵不讨厌他的地方。

阙森的喜欢总是轻柔的,礼貌的,少了些私欲和肆意妄为,过于庄重而显得太不随性。

满足不了她对爱情的憧憬和渴求。

“好啊,我很乐意!没准,还能钓个金龟婿呢。”

楚孟涵欣然答应,能扩充人脉圈的事,她乐得其所。

阙森但笑不语,两人约定好周日晚上七点一同前往,楚孟涵答应地如此爽快,还有一个原因,既然是本地商界大佬的聚会,必然少不了厉卓煊。

聚会当晚,楚孟涵穿了一条红色露背长裙,裙摆点缀着细细水晶,整体看起来霸气又不失女子温婉。

白皙的肩颈和美背暴露在外,使她本就超群的气质,更加夺人。

在楚孟涵下楼的瞬间,阙森简直看呆了,他有点后悔把她叫过来,这样的姿色和气场,真保不准会被谁抢走。

两人一路来到世豪酒店,大厅内已经热闹非凡。

阙森带楚孟涵认识了一些商人之后,她便觉得无趣,躲在角落里喝独酒。

目光随时扫量着,可始终没看到自己想等的人。

再过半个小时厉卓煊不出现,她就要拍屁股走人了。

“怎么,觉得实在无趣?”

阙森应承完几个老板,赶紧跑过来陪她,生怕她会觉得无聊。

“没有呀,我只是说话多了嘴巴有些干,喝点酒润一润。”

楚孟涵耸耸肩,轻松的看着她。

她不想让阙森觉得自己不悦,好歹是人家把自己带进来的,再说,她刚才也确实换来几张名片,算是有所收获。

就在这时,门口终于响起一阵骚动。

楚孟涵放眼望去,果然看到了自己期待的人影,他身边花团锦簇,站满了人列队欢迎。

“厉总好。”

“厉总好。”

还是那副派头,到哪都必须兴师动众!

楚孟涵心里鄙夷一番,可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厉卓煊面色依旧如霜,没有多余的表情,面对那些人连客套话都懒得说,直接点点头越过,朝着大厅中央几个熟人走去。

在没有楚孟涵捣乱时,他真真切切是冰冷霸道型人格。

“你要等的人来了。”

阙森察觉到楚孟涵的视线,内心狠狠抽搐了一下,可他愿意尊重她的选择。

“还是你懂我。”

方才蔫头耷脑的楚孟涵立刻像打了鸡血般兴奋,她补了补妆,又理好裙摆才优雅地站起身,架势像极了要开屏的孔雀。

可她刚朝厉卓煊迈出一步,就看见有个女人挽上了他的胳膊。

厉卓煊只是身子一怔,并没有推开她!

楚孟涵仿佛被雷狠狠击重,五年前的过往一幕幕在眼前闪过,她不自觉地咬紧了牙关。

即便这女人只留下背影她也能认得出!

不是旁人,是她的死敌——冷月!

五年前她之所以离开厉卓煊,和冷月有着直接联系!可以说,是中了他们的圈套。

定了定神,她回眸看了看阙森。

“你不和我一起吗?去打个招呼也好。”

面对她的要求,阙森向来是有求必应,于是紧跟着她的步伐,来到厉卓煊面前。

“好巧啊厉总,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楚孟涵笑意盈盈地望着他,神情自如。

完本试读结束。